首页 > 跨越十二年的对话 > 第一一五章 《大物》(4)

我的书架

第一一五章 《大物》(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妨碍公务罪?在直播中宣泄自己的个人感情?”

  ‘河悼也’翻着资料,洛成则是进入了‘挂机’模式。

  他记得,接下来是徐慧琳开始宣泄她对她那位去逝的丈夫的感情,这顶着西卡脸的徐慧琳,让他感觉很别扭。

  而且,他感觉对面坐着的,应该是徐慧琳,而不是西卡。

  有些拗口。

  但对面的情况和他应该差不多吧?

  事实的确如此。

  西卡和洛成不同,她并不知道对面的‘河悼也’同样是洛成亲自扮演,而接下来的剧情,也让她很尴尬。

  天可怜见,她还是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啊。

  若非这是在梦境里,突然多出来一个去逝的丈夫,那还不得疯掉?

  以后不能凭感觉选剧了,在梦境里的时候,太尴尬,早知道当初就该选那部霸道总裁和灰姑娘的剧。

  叫《秘密花园》是吧?

  啊啊啊!

  好想谈一段被人无条件宠着的恋爱啊!

  西卡在“挂机”模式下疯狂脑洞着,和洛成就仿佛两个背后灵,分别站在河悼也与徐慧琳身后。

  而河悼也与徐慧琳呢?

  正按照他们的人生,一板一眼的前进着。

  徐慧琳:“我不是故意要那么做的。”

  河悼也:“不是故意想做的。”

  徐慧琳:“广播中播出了很动感的舞曲,差点就疯了……我老公是什么时候死的,到底是不是发生过这种事,世人却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他们高高兴兴的过日子,那个人却已经不在了啊,感觉冤枉的快要疯掉了……”

  不过,西卡梨花带雨的模样,真可爱呀!

  洛成心里想着。

  原来自己哭起来,是这样的吗?幸好对面只是有洛成的脸,而不是真正的他,否则就太丢脸了。

  西卡心里想着。

  做完笔录,徐慧琳也哭过瘾了。

  洛成突然心念一动,结束了挂机模式,但还是如同剧情一般,在走廊里的自动售货机上买了两瓶饮料,并帮对方打开。

  “怎么能一点都没有变呢?在公交车里也好,在火车上也好,嗓门大、无所畏惧、理直气壮的。”

  眼前这个‘河悼也’,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西卡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感觉出错了,但还是很随心的同样结束了挂机模式,“你这样说可不太礼貌。”

  洛成挑眉。

  按照剧情发展,这个时候徐慧琳的台词是:我确实有点,一看见错的就忍不住。

  瞧着‘河悼也’愣住,西卡心里暗道:难道是我说错台词了,所以剧情卡住了?也不对啊,上次的灿烂的遗产也没有出现问题啊,明明剧情都改到天花板上去了。

  无论如何。

  西卡并不想就这么结束这场梦境,便重复了台词。

  如她所想,‘河悼也’恢复了过来,轻笑着调侃道:“脑袋不好使也一样没变啊,我雨伞忘带了,还给我。”

  台词变了。

  果然,在动车下来后,她没有“河……河……”的结巴,也就没有了这儿的一句台词:连一个人名都记不住。

  西卡心里想着,却也是兴致勃勃的开始念台词:“雨伞?什么雨伞?”

  “不记得吗?国会大楼前,下着雨。”

  “那个人是你吗?下着雨,而且雨伞挡着就没看见人。”

  “你看吧,就说脑袋不好使吧?你敢忘记试试?拿出刚才在火车里那股劲头活着吧,不要因为丈夫死了就变沮丧了。”

  洛成潇洒的离开。

  现在西卡还在跟剧情演戏,洛成也没有上前去表明身份。

  真要是说了,怕是西卡的感觉不会是缘分,而是惊恐。

  你想啊:

  在你以为的梦境里,突然出现另外一个人,告诉你说:啊,我其实也是在做梦,不是你梦里的一个角色,开心吗?

  开心个鬼啊!

  要吓死了好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出现了一个有超能力的家伙,可以闯入别人的梦境呢,要是再利用这种超能力,在梦里对别人做坏事,那到底是犯罪还是犯罪啊!

  刷好感,什么时候都可以。

  甚至直接按照剧情走,‘河悼也’都会成为‘徐慧琳’的最大帮手和伙伴,用不着太多的自作主张。

  相较而言,洛成却更珍惜这一次体验他人生活的机会。

  梦境:灿烂的遗产中,洛成体验了那位大少爷的一生,从纨绔到足以为家人撑起一片天地的男人。

  振盛食品的具现,远没有那位大少爷的人生体验,更具有真实价值。

  这次也是如此。

  洛成更希望的,是能够在不同的人生中积攒不同的经验和人生阅历,其它的,更像是附属品。

  ‘河悼也’这个角色,从不良少年到三好学生,从检察官到复仇者,从黑暗到光明,一直到实现‘父亲’的心愿,站在那最高的礼台上。

  如此传奇的一生,并不比‘徐慧琳’的总统心路历程差。

  有些可惜的是。

  之前和西卡的聊天中发现,西卡并不能完全记住梦境中发生的一切,只是有些残留的性格影响。

  什么原因,洛成并不清楚。

  不过这样也好。

  若是梦境中的角色对西卡影响太大,甚至让她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他还真不敢把这些剧本拿给她。

  接下来,就好好感受这段新的人生吧。

  洛成心中如是道,但却加了一个前提:和‘河父’交流的时候,就让‘河悼也’来好了,不能扰了别人的父子深情啊!

  当回到公寓,看着那一本本六七百页、每本都有五六厘米厚的书籍,上边写着什么《刑法各论》。

  洛成,陷入了沉默。

  这家伙,真不愧是能考上检察官的存在,这一本本的专业书籍,其中大半都看过,还留有详细的笔记。

  看得出来,是真的很用心。

  之前还没有感觉到,在看到这些书时,那繁杂的法律条款和应用方法,都渐渐在洛成的脑海里浮现。

  仿佛记忆灌输一般,但没有任何的不适,毕竟这本就是‘河悼也’与生俱来的能力。

  洛成面色一喜。

  果然,这才最大的保障,而不是那所谓的、映照现实后会大幅度缩水的财富。

  等等!

  自己要这么多半岛的法律知识,干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