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越十二年的对话 > 第一一二章 《大物》(1)

我的书架

第一一二章 《大物》(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公寓里的确有点乱,从不是零食袋、肉串扦子,而是抱枕、衣服之类的。

  衣服?

  洛成叹了口气,一旁的允儿有些脸红,收拾的速度更快了,心里更是把某几位姐姐骂得半死:

  说好的,收拾完再走,结果呢?

  亏她还特地把洛成叫上来,社死现场,真的好尴尬呀。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趁着收拾回卧室的功夫,允儿在小群里质问道:公寓里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乱?

  泰妍:你又回去了?这两天去得很勤快呀。

  帕尼:什么没收拾?你们又聚会了?啊啊啊!我都不在首尔,你们太过份了!

  秀英:@帕尼你可以回来的,机票可以找@泰妍。

  泰妍:嗯嗯,@帕尼什么时候回来,我给你报销机票(坏笑.jpg)。

  帕尼:忙着呢,匿了。

  顺圭:@泰妍你把@帕尼吓跑了,每次都这样。

  泰妍:不是我,我又没说什么。对了,刚才说什么来着?@允儿

  允儿:没事了,你们聊吧。

  要论歪楼的能力,怕是没谁能比得上少女时代了——从第一句话之后就开始。

  要不要这么厉害呀?

  “欧巴,你先坐一会儿,我收拾收拾,很快就好。”

  “好,你忙吧,不用管我。”

  放下心后,允儿就开始收拾起来,手机信息提示音同时响起。

  是私聊。

  泰妍:你又带洛成过去了?

  允儿:内,欧尼你放心,我们不会乱来的。

  泰妍:我相信你,不过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啊,经常带他去公寓那边,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回去了。

  允儿:米阿内,以后我过来的时候会提前和欧尼说的。

  允儿:我只是想验证一个猜想。

  泰妍:猜想?

  允儿看向门外。

  在她的角度,她是看不到客厅的,不过她也没有在意,很快收拾好房间后,便坐在床头发呆。

  杰西卡的卧室并没有关门,里边也没有什么需要避讳的东西。

  洛成想了想,起身向房间里走去。

  卧室时依然是那般干净,可惜明明摆了很多小饰品,却一点儿人气都没有。

  仿佛例行公事一般,洛成走到杰西卡的床头,停了一会儿,便准备离开,就和前几次一样。

  《大物》在西卡那边还没有完结,到这儿,也没有抱太多的期待。

  与其想着再一次进入梦境,还不如想着西卡什么时候能第三次让新的‘记忆’覆盖现实,给自己增加名为投资公司的底蕴呢。

  可他刚刚转身,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晕眩感传来。

  《大物》完结了?

  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洛成便倒了下去,幸好他的位置够正,正好倒在床上。

  又或许,是在位置足够正的时候,才能触发这层梦境?

  门外。

  允儿不知河时走了过来,她轻手轻脚的走到洛成身边,轻轻推推洛成的胳膊。

  没有回应。

  她又伸手在洛成鼻尖上碰了碰,感受着平稳的呼吸,她放下心来,安静的在一旁坐下,双眼闪烁的看着这个秒睡的男子。

  是足够逼真的演技,和忍耐力?

  还是……

  允儿很想表现自己的深沉,可惜酝酿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想出更有深度的可能来。

  总不能说,是有什么超自然力量吧?

  世界这么科学,就别在这种时候开玩笑了,难道说,其实是这床有什么过.敏源,正好对洛成生效,让他产生昏睡效果?

  允儿大开脑洞,渐渐的开始走神。

  ……

  黑白色的灵堂里,一位穿着丧服的悲伤女子似乎是睡着了,但一会儿又清醒了过来。

  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四下打量后,眼中闪过一抹惊恐。

  这是哪?

  是……梦吗?

  西卡努力回忆着,终于想起来了。

  自己的确是睡觉了,然后就出现在了这里,有了梦境:灿烂的遗产记忆的她,并没有因为这次的梦境同样真实而陷入慌乱,反而仔细分析了起来。

  这里,应该是《大物》的世界。

  自己拍戏太入迷了,以编剧之身完全沉迷于剧情的世界里,所以在夜晚做梦时,也进入了以剧本为主题的梦境。

  上次就是如此。

  不过上次做梦时,《灿烂的遗产》已经结束,有再多的感悟也没有太大的效果。

  这次不同。

  《大物》才进行到中后期,还有五六集没有拍摄。

  如果现在自己进入到了《大物》的梦境里,有了足够的经验,肯定能提出更多更好的主意,让洛成给自己的这部剧有更大更好的效果。

  可是,《大物》开场完全不是在灵堂啊,到是第二集开始的时候,是……

  等等!

  跳关了?

  “请您讲一句。”

  记者的声音传来,还有媒体拍照,以及送上来的新花篮,都告诉着西卡:

  现在,是第二集开始的时候。

  西卡连忙维持住悲伤的表情,同时在心底回忆着剧情:《大物》的故事主体上讲的是女总统的成长历程。

  第一集,是最开始时,徐慧琳与检察官河悼也在汽车上,因咸猪手而相识,但也因此,徐慧琳错过了去首尔的末趟火车,河悼也驾驶摩托车送徐慧琳去追赶火车……这一段有些扯。

  当初西卡看到剧本的时候,也感觉有些别扭。

  不过陈赫等人一致觉得还行,很有男女主角相识的‘历史’感。

  最后嘛,两人的第一次相遇也就此结束。

  日子恢复了正常,可是有一天,徐慧琳突然听到消息,她的丈夫在阿富汗出去采访时被绑架身亡。

  现在,则是在丈夫的灵堂上。

  丈夫?

  嘶!

  西卡全身一个激灵,她突然理解为什么自己出现在第二集了,因为她不可能接受自己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个丈夫,哪怕是梦境里也不行。

  嗯,死了的……勉强可以吧,反正只是做梦。

  那么接下来……

  看着正满脸严肃向‘丈夫’行礼的男子,已经取代了徐慧琳身份的西卡心中暗道:

  这应该就是剧中的现任总统,白胜民……的秘书!

  接下来的剧情,就是自己这个角色,“愤怒的践踏着总统白胜民送来的花篮”?

  这可是总统啊!

  西卡心里有些发虚,这时秘书已经向她和身边的长辈家属行礼。

  来不及想其它,西卡牌“徐慧琳”赶紧还礼。

  “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你同,政府也是尽了全力,没能救出来,真的很遗憾。总统也托我转达对死者家属们的歉意!”

  “尽了全力?”

  悲愤的声音响起,出声的西卡却是欲哭无泪:我说了什么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