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她走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薄清寒看着这般难受的南奴,正想安慰之时,没想到,外面居然来报,说有重要发现,是关于南家的。

当薄清寒和薄晟,南奴来到御书房内,看着暗卫找出的那封密信。

南奴看着手中密信,她笑了,跪在地上,她说:“父亲,女儿相信你,我南家一门忠烈怎么会做叛国之事,又怎么会是邻国探子,这一切,只是你跟皇上的局,其实云家才是邻国探子,可是父亲,你忠心为国,为君,而君却要杀你,还是以那天大的罪名,父亲,女儿为你不值,不值。”

就连薄清寒和薄晟知道这样的结果也是一愣,他们没想到,到头来还是皇上的局。

像是知道南奴的悲伤,天下起了大雨。

一夜之间,本是血流成河的皇宫,已经被冲刷的干净,薄清寒助薄晟登基,而薄清寒退出朝堂,想要归隐山林,而他的离去,正合薄晟的意,薄清寒太过于强大,若在朝中,他这个位子,怕是住不稳。

薄清寒请辞那天,他和薄晟在御书房里谈了很久,临走之前,薄晟让薄清寒,好好照顾她,而薄清寒笑着说:“会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薄晟觉得薄清寒的笑容有些失落。

摇了摇头,他开始批阅奏折了。

薄清寒回到王府,来到南奴的院子,却没有看到南奴的踪影,只是在桌上找到一封南奴的信。

信上所说:薄清寒,我走了,不要找我,这样对你,对我,对孩子都是好事,其实你不知道,你体内有毒,我利用我独特的身体,在你每一次喝的茶里动了手脚,每一次,你和我极至欢爱过后,你身体里的毒就会毒发一次,这种毒叫尽欢,尽情欢爱到六晚,则必死无疑,昨夜已经是第五晚,尽欢之毒,两两相辅,你死,我死,可是我现在怀了孩子,我舍不得死,所以,不要找我。

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了。

当薄清寒看到这信的内容后,他眸中湿润,笑出声来:“傻瓜,我知道那是尽欢,又怎么会让你尝到这种毒的痛苦呢?毒早就被我换了,你若想要我死,命拿去便好。”

他知道,他的南奴,终究是心软了,舍不得他死。

他微闭眼,抬眸看着天空,他眸中坚毅:“南奴,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告诉你,我们都不会死,我还要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呢?”

他准备着手去找南奴时,这时,暗卫匆匆跑来,单膝跪下:“王爷,桑儿不见了。”

因为昨夜,他们基本的守卫,都去了宫里,所以薄王府的守卫很松散。

不知为何,薄清寒握着这张信时,他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若桑儿没有不见了,都还好,现在桑儿不见了,这其中跟南奴之走有关系吗?

信是南奴的亲笔信,他就怕,云夏的人在南奴离府时,劫走南奴。

想到这,他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担心,立即吩咐:“带一些人,跟本王来。”

可当他们来到王府别苑里,里面已经空无一人,而在院中,薄清寒却看到了,南奴昨天佩戴的耳环,耳环很小,却很精致,是他今早上之前,亲自给南奴带上的。

他握紧着耳环,眼中戾力:“找,一定要给本王找到。”

他的南奴落入了云夏手中,一定会有危险的,想到这些,他说忍不住的担心。

忽,暗卫来禀,居然在云家看到了云夏等人,其实南奴就被关押在云家院中。

此时,云家已经破旧不堪,谁能想到,以前这里却是繁花似锦,花园里种着母亲最喜欢的花,母亲会笑着给她讲故事,长大后,母亲后教养花,可是这些再也回不去了,都是南家,就连最爱她的清寒哥哥也被南奴给抢走了,让她如何不怨恨。

现在南奴居然还怀了清寒哥哥的孩子。

她转身,怒瞪着跪下地上的南奴,她阴狠着面容,小手掐着她的下巴,她愤怒:“南奴,我今日就要拿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孽种来祭奠我们云家的冤魂。”

南奴挣扎着,她看着云夏的目光有些可怜,这样的她,像极了报仇的她,可是到头来,她还是没有报成仇。

她说:“云夏,收手吧,你们云家是罪有因得,你云家是邻国探子,你父亲早就料到自己会有这种结局,”

云夏似乎并不意外,她倒有些好奇,南奴会知道这些,她笑着说:“原来,你都知道了,可是即使如此,也是你南家害死我们云家的,最可恶的是,你还抢走了我最爱的清寒哥哥。”

“你不知道,清寒哥哥以前有多爱我,只要我受了一点伤,他都紧张的不得了,可是自从你出现了,清寒哥哥眼里只有你,你知道吗?清寒哥哥表面上说恨你,恨不得你死,可当你真得要死时,他却心慌了,我就知道,你对清寒哥哥是不同的,所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样,清寒哥哥才会回到我的身边。”

此时,云夏已经疯了,她望着南奴的目光只有恨。

‘呯’

云家那破旧的大门被薄清寒一脚踢开,院中的死士在瞬间,惊呼出声,皆中箭倒地身亡。

云夏看到来者,她眼中惊喜着:“清寒哥哥,你来接我回家吗?”

她要奔上前时,却被桑儿拉住,担忧着:“王妃,小心。”

云夏却不管,她撇开桑儿的手:“放心,清寒哥哥不会伤害我的,你看好她。”

要说云夏疯了,她却知道什么才能威胁薄清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