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55章 nbsp; 好事连连

我的书架

第155章 nbsp; 好事连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余小丽离开的事情并没有来得及给大带来多大的冲击, 因为隔天苏软就又从王政委那里领了十个人来。

这么多人的到来可比余小丽的离开令人震惊多了。

叶明道,“苏姐,需要怎么多人吗?”

苏软笑, “这些都不一定够呢。”

她终于跟们透『露』了公司即将要接的单子。

“对方是创立盛世珠宝品牌的公司, 们新建了一个叫‘盛『潮』’的品牌, 主要面对小资人群, 主打设计的时尚饰品品牌, 我们给们做代加工。”

叶明震惊,“盛世?就是在燕都百货大楼用宝石做了一个七彩凤凰的那个盛世?”

人完全不知道, 见激动的样子,赵雷问道, “怎么了?盛世很有名?”

叶明兴奋道,“当然有名!我去商场跑的时候都去看过了, 们都是卖宝石首饰, 特别漂亮, 比金首饰可贵了不止一倍,就是买的人不多。”

苏软不禁感叹叶明的敏锐, t国盛产宝石, 所以顾的盛世珠宝是以宝石为主进行设计,而如今的华国刚刚脱离计划经济不久,百姓们更喜欢黄金, 比宝石宜, 更要的是保值。

所以比起港城那边进驻的以黄金为主的珠宝, 盛世在华国的市场扩张并不那么顺利。

这才着要开创一个面对小资的时尚快『潮』品牌, 顾伟良年初去申市就是去考察市场了。

叶明很快就问到了点子,“们那么贵的珠宝,不可能给我们加工吧?听说那可以指甲盖大的石头就几千万呢。”

苏软笑, “当然不会,顶级的珠宝设计加工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了的,做一件的提成可能就成百千了。”

赵雷倒吸一口凉气,“这么赚钱。”

福姨笑,“所以不会给我们来做,那给我们做什么啊?高级的珠宝,就算不是宝石,普通的金银咱们也做不了吧。”

“咱们不是给‘盛世’做,是给‘盛『潮』’做,盛『潮』的材料用的可能是比我们在要好一些,但差不了多少,们的产品主打设计。”

苏软给们举了个例子,“比如样一百克的黄金,只是打成一个普通的金镯子可能就是一千多块钱,但如果是花丝镶嵌的工艺,那价格可能会翻一倍。”

福姨道,“明白了,就是人做出来的东西更好看,年轻人即使贵点也愿意买。”

赵雷也笑,“就跟咱的东西一样呗,咱的东西就是因为比别人的漂亮,所以价格高一点也卖的出去。”

“对,”苏软笑,“不过咱们的设计是太简单了,盛『潮』的会卖的更贵,也许一个手镯,一个耳环就可能会卖一两百。”

众人惊讶,“那么贵?”

“对,这就是品牌设计的要『性』。”

叶明若有所思。

牛春芬问道,“那到时候们会教我们怎么做吗?”

苏软看向她,“当然会,但咱们这边也要派一个人去学。”

她扫过众人,“一开始咱们给是们做代加工,但咱们也有自己的品牌,以后我们也要做自己的设计。”

刚出了余小丽的事情,牛春芬有些敏感,“是去偷人的技术?”

苏软失笑,“当然不是。”

“我们是去学习技术,但我们自己的品牌们的设计理念也许都不一样。”

“比如,们可能倾向于欧美的简约大气,而我们则倾向于东方的婉约神秘,但设计的学习基础是一样的,只是不的设计师出来的款式不。”

她看着牛春芬,“春芬姐你知道当初赵哥设计的一个手串,在每买一条出去,都有一『毛』钱的提成吧。”

牛春芬点点头,眼底都是羡慕,相当于做出个漂亮的样式来,什么都不用管就能收钱。

苏软笑,“那就是设计师的提成,你不做设计师?”

牛春芬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我,能行吗?”

“为什么不行,你手那么巧,”苏软道,“说实话,实我一开始是着让余小丽去的,但显然品『性』比聪明更要,她那样的聪明谁都要不起。”

叶明这会也终于知道了余小丽错过的是什么,激动的道,“那春芬姐学习来是不是就涨工资了?”

苏软笑道,“涨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她对牛春芬道,“你也别太有压力,一开始去学只是学人的基础,主要是要能完成人设计出来的东西。”

“真正要能手设计属于自己的品,没个几年是不行的,这段时我会挑好苗子送去学习。”

“这些都是我跟盛世的老板谈好的,会派师傅教我们。”

牛春芬非常心动,可是到里……

苏软显然知道她的顾虑,“第一次去学习时大概一个月,每天都会有出差补助,如果学成来,一个月底薪是三百,绩效我会形成文件。”

“这么说吧,如果顺利交一批货出去,你的薪资可能不会少于五百。”

苏软没有教牛春芬怎么平衡庭工,这种事情二三十年后依然无解,她只给出她选择,如果去不了,她就再挑人去,也是一样的。

隔了一天,牛春芬来找她,咬牙道,“我去。”

“不过我等我婆婆做完手术后再确定。”

苏软理解,“可以,正好咱们要搬新地方,这几天也不用做什么,你就去医院陪你婆婆吧。”

来了的新人都直接安排在厂子那边的宿舍里,都由叶明统一安排。

至于搬,这种活累活,鹿鸣琛一向不让苏软『操』心,每天就只管课就行。

苏软每天中午去就能看到鹿鸣琛孙超、高峰,有陆晨明裴智明们几个大男人忙忙碌碌。

新来的员工们在叶明的带领下仓库整理了一遍,正好教新来的库管小孙怎么分类怎么管理。

就这样,等到苏软周六完全没课的时候,四合院已经恢复了最初的样子,工艺制花厂这边的厂房焕然一新。

厂房的墙壁刷的雪白,一个大房隔出了几小办公室十来个格子,行政办公人员一两年内都够用了;

至于生产车这边的装修四合院那边就不一样了,一个房里将近三十个工台,一眼看去挺壮观。

裴志明转了一圈不由感叹,“嫂子你真是太厉害了!”

“这才多久啊,听说你要招人?”

苏软笑,“对啊,马就要有大单子了,人手紧缺。”

黄海威皱眉,“需要什么条件的?我们也帮你找找。”

苏软本来要说条件的,目光扫过孙超高峰,不由玩笑道,“我看你们这样的就挺好的,有空的时候顺给我做做,我给你们发工资。”

孙超高峰神情一凛,顿时起了去年这些小玩意支配的恐惧,默默地后退表示拒绝。

陆晨明不屑的摆了摆手,“谁要做这些娘们唧唧的东西?”

鹿鸣琛淡淡的道,“你确实做不了,这是细致活,我一个小时能也就能拧一百多个钩子。”

陆晨明条件反『射』的反驳,“谁说我做不了?我能做二百个。”

孙超&高峰:……

传说中的二憨憨们可算见识到了。

苏软也逗笑了,“好了,今天我做东,请大吃大餐。”

搬完的第二天,大就开始正式工,不过除了新来的工人们,苏软赵雷、叶明们都有些心不在焉。

苏软时不时看一眼手表,时有些难熬。

直到傍晚,牛春芬牵着她的子,提着一大兜子水果出在厂房门口,红着眼眶看着众人笑,“请你们吃苹果。”

所有的人都如释负,跟她一样『露』出开心的笑容。

晚苏软心情极好的在床翻滚,鹿鸣琛洗漱完之后进来看着她的模样不由失笑,以前多稳的人呐,这会真的是越来越像孩子了。

床人捞进怀里,“在高兴可有点太早了。”

“嗯?”苏软仰头看着,“有什么高兴事?”

鹿鸣琛自然的手伸进她的睡衣里,低头下来吻住她,含糊道,“先让我高兴了再告诉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