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54章 nbsp; 一定会让她后悔的

我的书架

第154章 nbsp; 一定会让她后悔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许是因为常年劳作的原因, 黄小草的生产十分顺利,赵雷赶来后不到两个小时,他们的女儿小麦子就出生了。

赵雷抱皱巴巴的小家伙, 满心担忧的道, “怎么这么丑?”

福姨失笑, “孩子刚生出来都是这样的, 过天就好了, 长得像小草。”

赵雷顿时就高兴起来,“像小草好, 像小草好,像可就麻烦了。”

众忍不住笑, 赵雷长得五三粗,要是闺女像了他确实麻烦。

家都情不自禁的前好奇的看刚刚出声的小家伙。

苏软却没靠近, 而是转身找牛春芬。

牛春芬中途的时候来过一次, 见黄小草这边没什么事, 才跟私下跟苏软打了声招呼她婆婆也在这儿住院,她顺便过看看婆婆, 等一会儿再过来跟家一起回。

黄小草生的太快, 估计她不知道,苏软正好也想了解一下牛春芬的情况。

不过没等她到住院部那边,穿过连廊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外面院子里的牛春芬一家。

初春下午的阳光正好, 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男孩依恋的靠在母亲怀里, 也许因为不常见的缘故, 他此时显得有些黏, 连跟『奶』『奶』和小叔都要坐在牛春芬的腿。

这会儿他正在糖,小从口袋里挑了挑,挑出唯一的一颗『奶』糖, 吞了吞口水,最后还是递给旁边脸『色』有些蜡黄的,“『奶』『奶』要做术,吃了『奶』糖要加油!”

又挑了个橘子味的水果糖给牛春芬,“这个给妈妈,妈妈工作辛苦。”

“这个给小叔,小叔照顾『奶』『奶』和也很累。”

最后喜滋滋的道,“剩下的两颗留给。”

此时的牛春芬一点都不寡言,她慈爱的『摸』儿子的小脑袋,“你怎么有两颗呀?”

小孩靠进她怀里,到底带这些孩子的调皮,笑嘻嘻的道,“因为听呀,妈妈,师周还表扬了呢?”

“都会自己蒸米饭了。”他骄傲的挺小胸脯,“『毛』『毛』他们都不会。”

牛春芬一顿,眼角似乎闪过泪光,却笑道,“嗯,你最棒了,其实你也可以等小叔回来做。”

小孩儿懂事道,“小叔学时间紧,蒸好米饭,小叔回来直接炒菜很快就做好饭了。”

旁边十六七的少年『揉』了『揉』小孩的脑袋,“对,你最棒。”

小孩儿『露』出一排雪白的小米牙,然后又问牛春芬,“妈妈,你一会儿又要了吗?”

牛春芬『摸』了『摸』他的脑袋,“对呀,妈妈也要工作,给你和小叔赚学费。”

小孩脸有明显的失落,又往牛春芬怀里靠了靠,然后仰脸小似的叮嘱,“那妈妈,你要吃饱饭不要太辛苦。会听的。”

牛春芬笑,“会的,妈妈每天都在单位吃的很饱,妈妈的板和同事都特别好,等妈妈今年赚够了钱,明年就接你们到城里来学。”

“欧耶!!”小孩儿搂牛春芬的脖子欢呼起来。

苏软静静的看他们,感觉到身后有靠近,苏软没动,放任自己被熟悉的气息包围。

她靠在宽阔的胸膛,问道,“你怎么来了?”

鹿鸣琛用下巴蹭了蹭她的顶,“今天下午没事,刚回四合院听到消息就过来了。”

他顺苏软的目光望,“在想什么?”

苏软回过来,双抱住他的腰,“在想要赶紧把的厂子做,让家都赚钱。”

鹿鸣琛『摸』了『摸』她的脸笑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苏软想了想道,“还真有,帮查一个。”

鹿鸣琛眯起眼睛,“放心吧,都交给。”

苏软抱他的腰晃了晃,鹿鸣琛失笑,『揉』她的脑袋道,“这么开心?”

又凑在她耳边轻声道,“怎么奖励?”

苏软笑嗔打了他一下。

苏软最终也没开口叫牛春芬,他们一家相聚不易,他们的时候在叫她不迟。

路过收费窗口的时候,苏软碰到了丹姐,问起牛春芬婆婆术的事情,“术费用够了吗?时间在什么时候?”

丹姐道,“术费还差两千,术费齐了才能动术。”

苏软皱眉,“记得医院对烈属是有政策的吧。”

丹姐道,“她今有固定收入,是可以先术再还钱,一年内还就行,不过申请流程有些慢,估计还得两个礼拜。”

苏软心里有了计较,按照牛春芬现在的工资其实一年内还两千是没有问题的,是金鑫百货的退单让她担心作坊没办法顺利经营,才那么抓紧时间没日没夜的干。

她确实也该给她的员工们吃颗定心丸了。

不过在那前,货物被偷的事情也应该有个了结了,苏软眯了眯眼睛。

她给王政委打了个电,回到『妇』产科那边的时候牛春芬也回来了。

赵雷留下来照顾黄小草,其他回四合院各自干各自的事情。

叶明直接了铺子那边,赵雷陪产的这天,他暂时帮忙看。

回到四合院,牛春芬和余小丽又一钻进了工作间,福姨厨房做饭。

苏软隔壁临时办公室给南方的丁久打了个电,然后回房间拿了两千块钱叫了牛春芬过来。

“先拿交术费。”苏软把钱递给她,“后你每个月的工资扣一百,直到扣完两千为。”

牛春芬愣愣的看她,有些局促,“苏软……”

苏软把钱塞在她里,“你婆婆的术肯定是越快越好,反正都是欠钱,你欠医院跟欠是一样的。”

“以后也别太亏自己,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挺一挺,一切都会过的。”

牛春芬嘴唇抖了抖,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她依然不善言辞,深深的对苏软鞠了个躬,哽咽道,“谢谢,谢谢!真的谢谢你……”

苏软前抱了抱她,“春芬姐,你很了不起,相信,们都会越来越好的。”

牛春芬抹了抹眼睛,目光比任时候都亮,“嗯。”

苏软留下牛春芬收拾情绪,她又回到了隔壁临时办公室,电机旁朝下扣的电本果然移动了位置,苏软眯起眼睛……

过了两天,黄小草母女出院,赵雷继续看铺子,叶明出跑了一圈自家的客户回来气呼呼的道,“城南和成西那两家供销社也不打算在咱们家进货了。”

他跟丁久一段时间,也学了些本事,顺便连原因也打听到了,“就是那个孟东搞的鬼!”

叶明愤愤的道,“他是不是有病啊?一个百货商场的副总竟然为难们一个小小的作坊?

正经的副总当然不会搞这种事,但是对这种没本事却喜欢找存在感的来,当然是越小越好欺负,也越有成就感。

苏软不以为然,这种事情做生迟早会遇到,不是孟东也会是别,提早遇到个这样的菜鸡也挺好,正好让家锻炼一下心态。

“别担心,也不是多的单子,再找就是了。正好趁这段时间订单少,咱们搬家,换了新地方咱们会有新气象的。”

众顿时又高兴起来,年厂房租好的时候,他们就都抽空看过,当然知道厂房那边要比四合院条件好的多。

作坊能换好地方,证明苏软是决心要把这个事情一直做下的。

唯有余小丽沉默不语,苏软看了她一眼,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暂时没。

果然,等吃完饭后,余小丽私下里来找她,“苏姐,想辞职。”

苏软看她,“为什么?”

余小丽默了一下,晦涩道,“没脸呆在这儿了。”

正好路过的叶明不小心听到这句,以为她的是和牛春芬的事情,还劝道,“不至吧,小丽姐,看春芬姐也没往心里。”

“误会解开,以后好好相处就是了。”

余小丽勉强笑了笑却没松口,继续对苏软道,“看作坊现在也遇到了麻烦,帮不了什么忙,了也能给作坊减轻一点负担。”

“你是嫌弃作坊遇到了麻烦?”叶明眨了眨眼,又看苏软的表情,反应过来什么,看余小丽忽然瞪了眼睛,“是你!”

余小丽愣了一下,叶明愤怒的看她,“是你拿了咱们库房里的货私自卖!”

余小丽猛地咬住唇,也瞪眼睛,她显然不知道他们已经现了这件事情。

她虽然没,但这个表情已经出卖了她,叶明压抑怒火,“为什么?咱们都是投无路被王政委介绍过来的,你这样对得起王政委,对得起帮助咱们的苏姐吗?!”

余小丽脸『色』微微白,对叶明震惊又失望的目光忽然尖声叫道,“你以为想吗?”

“谁不想做个清清白白的,来了后夜以继日的干活,不就是想把欠下的补!”她哭起来,“果不这么做,爸就要把卖掉了。”

“他就是个烂赌鬼,哥在的时候他还收敛点,自从哥牺牲后,他简直肆无忌惮,年赌输了一笔,直接收了一个二流子的彩礼要把嫁过,能怎么办?”

“有对象的,就是想嫁个好家,离他远远的……呜呜呜……”

叶明抿唇不出来。

“需要钱并不是你偷东西的理由,春芬姐也不比你更容易,”苏软淡淡的道,“你没日没夜的干活,到底是想补库房的损失,还是现库房没空子可钻,想自己多做一点?”

余小丽哭声一顿,看向苏软。

苏软看她道,“你一直看牛春芬不顺眼,是因为她一直不离开工作间,影响你钻空子吧。”

“你们领同样的材料,但是你做出来的东西比她少很多,那些可没进库房。”

余小丽紧紧咬唇,想要努力保住自己最后一块遮羞布。

苏软也没有继续往下扯,是叹了口气,拿出准备好的解约合同和核算好的工资。

余小丽应该是担心苏软给她挖坑,还仔细看条款,叶明在旁边见状,气的脸颊都鼓起来了,“你觉得苏姐会坑你?”

余小丽没,仔细看完才最后签下了名字,没接工资,“前拿的那些东西就当从咱们作坊里进货了,剩下的一些算这个月做的材料里的损失。”

苏软抬眼看她,余小丽道,“是用了公司的东西,所以这些算是赔偿,但那些东西是自己做的,也没拿工资。”

叶明不可思议的看她,“你的思是,你拿公司的材料做的东西都是你自己的?合这个月都是公司占你便宜了?”

“进货?你进货是按照材料费算成本?”

余小丽没,显然是默认了,东西是她做的,材料钱也给了,她平时做的比这些多多了。

苏软阻止了叶明再,直接给余小丽开了离职证明,递给她的时候,看她道,“小丽,本来计划送你跟盛世的设计师学习的。”

余小丽垂眸没,今把工资给了苏软,她自觉问心无愧。

苏软轻轻一笑,“不管怎么样,认识一场,还是祝你达成所愿,前程似锦。”

余小丽转身离开,叶明气坏了,“家以前学徒跟师傅多少年都没工资还贴钱呢,她从咱们这儿学了技术,倒成了公司剥削她了?”

尤其天后得知余小丽了金鑫百货班,而她的对象在集市摆摊卖他们公司的东西的时候,忍不住跳脚,“太不要脸了,还装可怜,她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苏软笑,“别气了,她当然会后悔的。”

不然余小丽临的时候她干嘛要专门告诉她要送她盛世学习的事情?

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义。

苏软承认自己有点小心眼,她虽然不会坑余小丽,但却不妨碍要让她抓心挠肝的难受和后悔。

不过余小丽的后悔,约来的不会太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