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53章 牛春芬的可贵

我的书架

第153章 牛春芬的可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明一直记得货被偷的情, 然而那人却再也没有动静,叶明甚至故意没锁仓库的门来个钓鱼执法,也没有任何收获。

也不知道不因为进库忽然严格的缘故, 还对方只一时的鬼『迷』窍以后都不打算再偷了。

这件一时间理不头绪, 倒余小丽和牛春芬的矛盾越来越大。

实上, 除了余小丽, 其几个人对于牛春芬也都有了些微词, 工作上牛春芬话不多干活也利索,只私下里实在太抠门太爱占小便宜了。

之前说过, 今年来了之后牛春芬就以家里有人病为由,申请了不交伙食费。

所以每天饭点了就跟福姨一点热水, 回房间吃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干馒头片和咸菜。

福姨看着不忍,毕竟朝夕相处几个月, 而她做饭的时候不差这一口, 所以基本上给她热水的时候, 都会舀一勺子菜给她,牛春芬也不拒绝, 吃的喷香。

尤其一周一次改善伙食吃大肉的时候, 一开始大家也不好意思让她一个人看着,会招呼她一起吃,她虽然不好意思吃大肉块, 就着肉沫沾着剩下的肉汤能啃掉三个大馒头, 知道, 她平时吃自己带来的馒头片, 三五片就饱。

若说光吃饭上蹭这点小便宜也就罢了。

黄小草不知道不因为快了的缘故,近来精总不太好,赵雷疼她, 每天下班回来都会买些水果回来,大家都住在一起,赵雷也个大方的『性』格,多少会拿来一些跟大家分一分。

其人接了,都会买一些零食小吃回来有来有往的分享,只有牛春芬,别人给她都照收不误,她自己却从来没着给众人还人情,简直把抠门演绎了极致。

她自己似乎也知道自己不太合群,除了吃饭时间,整天呆在工作间里埋头苦干谁也不多理会。

这天中午,黄小草坐在工作台前串手链的时候恍恍惚惚的,一不小就打翻了手边的材料盒,各种珠子和石头滚了一地。

余小丽和牛春芬吓了一跳,余小丽离黄小草更近,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急道,“这怎么了?不舒服吗?”

黄小草捧着肚子,额角有些冷汗,余小丽见状连忙扶她回去休息。

等安顿好黄小草回来,余小丽看自己工作台周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她翻了下自己做好的耳坠,再看看埋头踩缝纫机的牛春芬,压抑着火气道,“你动的东西了?”

牛春芬抬起头来淡淡的道,“帮小草收拾的时候顺便收拾了,怎么了?”

余小丽看她手上的碎布条,顿时怒了,“谁让你动的东西了?”

牛春芬皱起眉头,“没动你工作台上的东西,只收拾了地面。”

“地面也不用你收拾!”余小丽火大的不,“你不会就为了捡那些碎布条子吧?”

“你真占便宜没够啊!碎布条子也捡。”她越说越气,又提起刚才的情,“平时吃了人家多少东西?看人家不舒服,也都不知道照顾一下。”

指着她桌上一堆发圈怒道,“就知道做做做!你钻钱里面去了吗?那几分钱能买你的命还怎么着?”

近来余小丽总这样和牛春芬发火,牛春芬一般都不理会,然而今天却也有了火气。

她抬头冷冷的看着余小丽道,“小丽,不跟你计较,你别得寸进尺。”

余小丽顿时怒了,“得寸进尺?跟你比差远了,仗着赵哥和小叶们不好跟你计较,占便宜没够,你才别太过分。”

牛春芬拿起手边收回来的布料,定定的看着余小丽,“你气占小便宜,还气收了这些东西?”

余小丽顿时就炸了,尖声道,“你什么意思?”

牛春芬冷冷的道,“你自己清楚。”然后不打算再理会她,又埋头去踩缝纫机。

“不清楚!”余小丽却不让,直接上前来跟牛春芬理,牛春芬做不成情,也火大的站了起来。

听见动静的福姨和黄小草进来,赶忙上前来劝架。

两人推搡间,不小碰了黄小草,黄小草趔趄了一下靠在墙上,脸『色』忽然一变,裤子慢慢湿了。

“小草!”福姨惊道,“快点,羊水破了。”

余小丽和牛春芬当下也顾不得打架了,余小丽赶忙去拦租车,牛春芬则去黄小草房间里收拾孩子用的东西。

因为课少提前回来的苏软看黄小草的样子,当下也有些慌。

好在还有个有产经验的牛春芬,“没,她这个应该也日子了,别怕,阵痛至少一两个小时,打车医院半个小时,来得及。”

她的镇定倒让大家的情绪缓和下来,很快一人赶往医院。

之后一切顺利,看着黄小草被医顺利推进产房,又听医说没有大碍,众人才松了口气坐在椅子上。

福姨道,“得赶紧给赵雷打电话。”

牛春芬站起来道,“去吧。”

牛春芬离开后,余小丽满脸的自责,“都怪。”

福姨安慰道,“没没,小草本来也日子了,只你别再跟春芬闹了。”

余小丽抿唇不语,眉目间还有些愤愤。

过了十来分钟,产房里面有其的产『妇』来叫家属,苏软也有些着急了,“春芬姐打电话了吗?赵雷不的话,万一有什么儿咱能不能签字?”

福姨皱起眉头,“也差不多应该回来了。”

余小丽撇嘴道,“她不会办她自己私儿去了吧?”

“她家里不有人病?肯定蹭了车过来,顺便去抓『药』了。”

福姨叹道,“不至于,春芬做还很靠的。”

余小丽不屑的道,“怎么不至于?一口饭都蹭的人,从咱们院子医院,就算坐公交都得几『毛』钱呢,她不蹭这个便宜才怪!”

苏软不由皱起眉头,余小丽对牛春芬的敌意怎么会这么大,虽然牛春芬抠门占便宜有点不讨喜,也没太碍着余小丽啊。

看来有必跟她好好谈谈了,苏软着。

不过在当务之急,还赶紧联系赵雷,黄小草孩子最重,她面对这种情,忍不住会发慌。

她刚准备下去找牛春芬,就看叶明匆匆赶来,“对她们道,已经给赵哥打电话了,一会儿就。”

众人松了口气,余小丽问道,“怎么你打电话?牛春芬呢?”

叶明沉默了一下道,“来的时候好碰上在在公用电话那边,看她不太会打……”

余小丽冷笑,“不太会打,还不掏钱?”

“她就故意的吧,所以最后不你掏钱打的?”

“就说她那个抠门劲儿简直……”

“小丽姐,你别说了。”叶明忽然打断她。

余小丽愣了一下。

叶明叹了口气,“刚刚看牛姐的儿子了。”

苏软愣了一下,“她儿子病了?”

叶明道,“不太清楚,不过看那孩子对医院挺熟的样子,应该在这儿住了一段时间了吧。”

福姨道,“春芬没跟你说怎么回?”

叶明摇了摇头,“打完电话路过走廊的时候看的,牛姐没看,觉得她一直没说,也许就不太让别人知道?”

那个不过七八岁的孩子,还有些于不安,“不一会儿下去打听一下吧,万一真的有什么。”

福姨赞同,“她那个人太闷着了,什么儿都不爱说,真有了,大家大帮不了,小儿总能搭把手。”

叶明点点头,不过还没等下去打听,们就从米护士口中知道了牛春芬的情。

米护士听说苏软来了过来看看,好听们说起牛春芬,就不由感叹,“知道她。”

“们医院没几个不知道她的。”米护士竖起大拇指道,“那个女人特别令人佩服。”

原来牛春芬的丈夫张卫国五年前就牺牲了,那时候牛春芬才二十六岁,孩子还不两岁。

很多人都认为她会改嫁,毕竟张卫国一走,家里就剩下一个身体不太健康的母亲和一个刚刚十二岁的弟弟,全大大的拖累。

张卫国活着的时候们的日子都过的紧巴巴的,在让牛春芬一个二十来岁的媳『妇』成为这么一个家的顶梁柱根本就不实。

然而实牛春芬没走,据说娘家人都给她找好下家了,对方也二婚,还没孩子,愿意接受她带着儿子嫁过去。

她临走的时候看着体弱的婆婆和十二岁的小叔子还改了主意,毅然留了下来。

这五年来就靠着种地、平时处帮工,给她婆婆抓『药』,还供小叔子念书。

听这里,福姨不由感慨,“怪不得那么省俭,这些都靠她一点一点抠来的。”

“不!抠呢。”米护士道,“看她婆婆住院的这小半个月,她自己就没吃过一顿饱饭。”

苏软问,“她婆婆病了?”

“嗯,脏了些问题,做一个搭桥手术。”

众人皆一愣,福姨连忙道,“能好吗?那个不很贵?”

米护士道,“国传回来的新技术,□□开的几率吧。”

“她婆婆倒不治了,只说慢慢养着,走哪儿算哪儿,她没同意。”米护士感慨,“这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有情有义的女人。”

“把她丈夫那点抚恤金都拿来了,自己拼命赚钱,倒舍得给她婆婆和两个孩子吃点好的,她自己一个人不啃馒头就喝稀粥,看她都不怎么能吃饱。”

“还医劝她,毕竟如今张家就她一个顶梁柱,她把身体弄垮了,以后张家就没指望了。”

“估计听进去了,最近看着脸『色』好了些,有时候兜里揣几个水果或者硬糖来,虽然大分都进了两个孩子和她婆婆嘴里,至少见她自己也吃。”

众人沉默,不约而同的起了牛春芬努力吃掉的三个大馒头和默默装起来的水果和零食。

福姨喃喃,“怪不得她总争分夺秒的干活。”

余小丽也咬着唇不说话了。

叶明的眶有些红,大哥牺牲后,她大嫂就嫌弃们拖累,分了一些哥的抚恤金后改嫁了。

从此和弟弟寄人篱下,所以没有谁比更清楚失去至亲之后无依无靠的感觉,也没有谁比更清楚牛春芬这份选择的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