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52章 nbsp; 人心不足

我的书架

第152章 nbsp; 人心不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明憋着股气开始找新的销售渠, 不过还没等他找,苏软就先拿下了个超大单。

是顾家旗下叫“盛『潮』”的时尚饰品做代加工。

,顾伟良找过来了。

不过他没找去学校, 而是根据查的报纸上的地址找了铺子那边。

苏软接赵雷的电话, 赶铺子的时候, 发现他已经请了青阳服饰。

赵雷, “青阳服饰的老板娘挺着个大肚子, 看那位激动的都要哭了。那位先估计是不忍心,就跟着她过去了。”

说这, 平时不怎么八卦的他也忍不住,“那位老板娘在她那个婆婆和小姑面前总算又抖起来了。”

苏软不由失笑。

说起来苏青青和霍家人也是绝配, 都是爱面子好炫耀,有点好事就恨不得宣扬的满世界都知。

因此左邻右铺都知他们家不少事情。

因为他们家人世外仙有着明显的敌, 赵雷自然关注, 苏软也就多多少少的听了几耳朵。

比如今年, 苏青青和霍向阳股票最后只卖了四万多,这些钱还完贷款之后就勉强只剩下些货款来维持铺子的运转。

其实照理说他们的成本是苏青青去年年初的三千加他们年中的贷款, 据说是拿了万五开铺子, 剩下的万五去投了股票,这样算下来万八的成本卖四万多,收益也算翻倍。

不过霍家人显然不是这么算的, 他们过年的时候看报纸收益都有九万, 按照指数最高点的时候算, 认为收益应该有十万, 如今只拿回来四万,那就是赔了六七万。

赔了这么大笔钱,可把霍母和霍向美都气坏了, 他们都计划好要用这六七万在燕市买个小平房,尤其是霍向美,摩托车都看好了,结果这么下,都没了。

霍母通情达理的形象都没办法再维持,据说本来是要把苏青青个人扔在开云县老家孩子带孩子的。

不过苏青青不是省油的等,又底多活辈子,霍家人趁着她熟睡后直接离开,她知后自己个人挺着大肚子去买了火车票追来了燕市。

霍母无法,但却再没给过她好脸『色』。

而霍母向比苏青青会装,在众人眼中都是再好不过的和善婆婆,比苏青青作天作地的模样,当然都向着霍母。

所以今年铺子开了之后霍母理所当然的把持所有的营业收入,分钱都不再给苏青青,众人还都纷纷赞,说早就该这么做,她这个媳『妇』太败家了。

而霍向阳也因为股票和救贵人的件事情苏青青有了芥蒂,态度冷淡了不少。

苏青青没了任何依仗,挺着大肚子有苦说不出,只能收敛脾气忍气吞声。

以苏青青的『性』格,能这样忍着,必然是认为自己还可以打场翻身仗,而这场翻身仗,结合近来发的事情,只能是顾伟良。

如今顾伟良找来了,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赵雷,“他们真的救了那位先啊?怎么觉得他们是想碰瓷呢?”

苏软笑起来,“那得看他们碰不碰的了了。”

顾伟良是个特别谨慎,甚至可以算得上多疑的人,要不然苏软也不至于这辈子要再认识他,还得从申市直接离开,让方亲自找来。

而且他格外讨厌别人跟他要东西,他自己主动给,那绝大方,但要是伸手找他要,他就很吝啬了。

所以苏青青他们的想法怕是要再次落空了。

事实也正如苏软所料,顾伟良面着格外热情的霍家人,极力掩藏着心中的不耐。

他当然记得苏青青,毕竟救人救的像是劫匪接应很令人印象深刻,最后查明了两个人没题,是真的想救他,顾伟良心中还过丝愧疚。

所以苏青青来请他的时候,他还是跟着过来了,虽然最后这两人没起多大作用,但苏青青挺着个大肚子打算帮他,霍向阳也因此挨了顿打是事实。

他是打算报答他们的。

只是他想的报答和方想的报答似乎不是回事。

“……这个儿子从小就出息,特别能干,也就是们出身不好,又病才连累了他,不然给他个厂长他也是能当的。”霍母的激动完没办法掩饰。

霍向阳带了身伤回来,当然不会说自己窝囊挨了揍,只说是见义勇为留下的,又把顾伟良吹的天上有地下无的,最后自然说起方多么有钱,把苏青青的那套说辞说了遍,霍母虽然不信,但心也暗暗幻想过。

如今方竟然亲自找来,她怎么能不兴奋?他儿子马上就要当厂长了。

这边苏青青也不甘示弱,接口,“,向阳哥特别能干,们这铺子贷款开的,您看这些衣服,都是他挑的,这才半年不,们个月营业额就有好几万呢。”

说这她又副谦逊的模样,“当然,也出了些主,那个么满减活动、买送活动……”

她兴致勃勃的讲述了些后世常见的营销技巧,倒是让顾伟良有了些兴趣听了几耳朵,只是没几句话又拐回霍向阳,总之就是霍向阳能干,开个制衣厂肯定能赚大钱。

阵摩托车的轰鸣响过,顾伟良看着从门口经过的骑手,起身,“谢谢你们之前的仗义出手,顾某定信守承诺,只是今天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告辞了。”

霍家人顿时喜笑颜开,霍向阳还客气了句,“好不容易碰上,也是缘分,中午做东,请您吃饭吧。”

顾伟良自然笑着拒绝了,霍家人殷勤的把人送门口。

霍向美看着他往世外仙去,气不打处来,“那个苏软怎么回事?怎么会认识顾叔?”她看向霍向阳,“不会是因为沾了哥你们的光吧。”

霍母这会儿格外大气,“跟个小铺子计较么,等你哥开了厂子,她以后够都够不着咱。”

苏青青听了这话终于舒心的笑起来,“妈说的,光又不是想沾就能沾上的,就算给苏软个厂子,她能管得了吗?”

霍向阳顿时挺起胸膛,霍母和霍向美也觉得有礼,苏青青故作不经的,“而且刚刚说的那几个主的时候,他也很赞赏,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也救过他的缘故?”

霍母笑呵呵的,“你也很能干,以后咱们家人齐心,定能把厂子开好!”

苏青青嘴角微翘。

顾伟良不知霍家人的美好畅想,也不关心,来世外仙,见苏软后,脸上才『露』出真心实的笑容。

在这边的接触就愉快多了,他预想中是先来看看救命恩人,然后看看方有么需要,他再决定怎么报恩。

却没想,不仅能报恩,还顺势解决了自己公司的些困难,而且苏软的想法新奇大胆,颇具创,最重要的是,方完能跟得上他的思路,看起来不像是个年轻的小姑娘,更像是个掌舵人。

两人越聊越投机,顾伟良特地又留了两天,参观了苏软的新厂房,听了她的设想后,敲定了些合作框架才离开。

临走之前他似乎想起了么,吩咐了秘书去做件事情。

于是在顾伟良离开青阳服饰的第三天,霍家人正心不在焉的卖衣服,就听见外面阵锣鼓和鞭炮声。

又听隔壁铺子的老板惊讶,“唉,霍老太太,你们家干么好事了,人家报恩来了!”

霍家人视眼,铺子的客人都顾不上了,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就看见门口热闹的舞狮队伍。

有两个人还举拉着条横幅,上书:感谢霍向阳和苏青青志见义勇为

等舞狮结束,个干练的年轻人走上前来,将副“好人有好报”的锦旗递给霍向阳,着周围看热闹的人说了下经过。

“……当时情况危机,路上没人信叔叔,所以叔叔承诺,谁送他去派出所就给谁五千块。”

“虽然后来因为有人报了警,霍向阳先和苏青青士没有送他过去,但有这个心,叔叔还是要信守承诺。”他拿出张支票给众人看了下,然后递给霍向阳,“这是六千,五千是承诺的报答,千是先你误伤后的医『药』费和营养费。”

周围的人都羡慕死了,“这位老板也太仗义了,就说几句话,就挨了几个拳头就给六千?”

“唉,怎么没碰上这好事呢?”

霍家众人都有些傻眼,六千?

别说价值五件衣服的厂子了,这连件衣服的零头都不够吧?怎么跟打发叫花子似的。

霍向阳看向苏青青,苏青青还心存侥幸,上前,“顾,顾叔他这是么思?”

秘书是顾伟良的本家侄子,早就告知了这家人的品行,听方这称呼,心中哂,这说了两句话,凑了个热闹就想跟他叔叔攀亲了?想的可真美。

当下笑嘻嘻的,“没么,只是信守他当时的承诺,你们不用觉得过不去,这是你们应该得的。”至于其他,就别想了。

说罢就直接告辞,上了车离开。

霍家再次愁云惨淡,苏青青没过了两天好日子又打回原形不提。

苏软这边却有条不紊,王政委那边已经找了三四个人手,只等着人了先行简单培训;丁久安排好装修事宜后,也跟着顾伟良起去了南方订购机器。

最重要的是要赶紧选个人出来,去“盛『潮』”学习饰品设计。

肯定是要在余小丽和牛春芬中挑个人,苏软是更倾向余小丽,毕竟她年轻,也更灵活。

牛春芬虽然手更巧,但底年纪大了,家庭负担也很重,这个月都已经请了几次假。派她去学习怕她自己都丢不开手。

不过之前货物丢失的事情还没解决,苏软打算这几天好好观察下,再做决定。

她才刚刚这样想,没几天,余小丽和牛春芬就又爆发了场矛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