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51章 金鑫百货的订单

我的书架

第151章 金鑫百货的订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了四合院, 叶明丁久也都已经来了,他们今天帮着赵雷一起庙会摆摊,才发现了庙会上也有人卖他们的东西。

赵雷还不太愿相信他们里面有人会偷东西, “不记错了?或者供销社边的?”

他们时也给一个大杂货铺两个私人的大供销社供货, 也有可能对方庙会上卖, 毕竟庙会人流量大不说, 东西价格也相对较高, 难得过一次年,大家手上都松动些。

叶明摇了摇头道, “不,他们边的供货情况我很清楚, 他们进的货刚够自己铺里卖的,不可能供得了庙会。”

“而且金鑫百货的货我亲自的, 我确少了的, 我猜别的怕也少了。”

人显然有预谋的。

因为人员少, 四合院里目前进出库方面并不算规范。

像黄小草、牛春芬余小丽她们按照绩效算工资,按照规则福姨清之后记录;赵雷这边出库也一样, 福姨监督进行记录。

但福姨来年纪也大了, 大家住在一个院里生活渐渐熟悉,都有军属这一层关系,所以这种监管难免宽松, 比如像赵雷自己出库, 自己记录品种数量, 福姨瞅一眼差不多, 或者有时候不也常有的事情。

尤其为了给金鑫百货存货之后,库房里都塞的满满的,匀着拿货, 如果不专门清,很难发现少了东西。

对方大概没料到叶明么细致,把所有的数量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小作坊难以避免的弊端,所以苏软才想着赶紧把公司正规起来,跟王政委要的第一个人库管。

因为要给金鑫百货供货的话,进出库首先必须要严格,没想到会这么快出问题。

赵雷叹了口气道,“我拿单,核一货。”

苏软道,“算了。”

现在核对起来,没个四五天怕不出来,况且确少了东西,少了多少也没么要了。

“这件事先不要声张,”苏软道,“叶明现在事情不多,进出库的事情你先管起来。”

“库房门平时都锁上,需要进出库的时候再开门,福姨做监督。”苏软扫过众人,“工作私里的关系两回事,我希望大家心里也别有疙瘩,这些规则与其说限制,不如说保护你们,至少有什么事,可以证明大家清白的。”

众人没说什么,一想到他们中间可能出了小偷,大家心情都有些不。

苏软却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在她来,在人少的时候暴『露』出问题并不一件坏事,而且王政委介绍来的这几个人人品都应该没有问题,她想把事情搞清楚再说,万一冤枉了人不了。

第二天一早她笑盈盈的准备了七个红包,包括福姨在内,开工上班的一人一个。

虽然钱不多,但众人的心情总算明朗起来,赵雷把红包给了黄小草,让她给孩存起来,他们的孩再过一个多月要出生了。

牛春芬余小丽早上九多到的,她们两个燕市地人,住的地方离这边有些远,单程需要两个多小时,所以平时住在宿舍方便上工,但节假日还会回家。

不过这两个人脸上都没有过年后的喜庆,眉宇间反而都藏着愁绪。

余小丽年轻,明显一,牛春芬比较沉默。

福姨还奇的问了句,“你们俩这遇到什么事儿了?”

两人诧异的了对方一眼,很明显,她俩各愁各的,愁的还不一回事。

不管怎么样,拿到红包后两人脸上总算有了些笑模样。

每个人都干劲满满的开工。

苏软王政委里催着招人;丁久也找了装修队厂边装修,还要按照苏软的要求咨询设备的事情,苏软跟鹿鸣琛说三十几万有更要的用处指这个,这辈虽然跟顾叔认识的方式不,做的事情也可能不,但她相信他们的关系不会变的。

叶明要在外面跑渠道,他个非常愿动脑的人,在有两个供销社金鑫百货订货之后,他拿着这些例跑类似的地方,过年的这大半个月,他在其他区都找到了三家类似的铺。

虽然订单量不算大,但加上目前积累的几家,还有自家铺,也够黄小草她们忙碌了。

不过黄小草个月要生了,虽然如今着行动还利落,但到底不便,不能久坐,而且生了之后也需要有人顶着。

苏软还思量着要王政委儿暂时找不来,她先在社会上招两个用着,却没想到牛春芬余小丽跟上了发条似的,特别给力。

两个人几乎日夜忙碌,并不苏软要求,而她们自发自觉。

其实目前的库存暂时够用,但她们两个像较上劲了似的,在工作间的时候一个不停另外一个也不停。

从早上六开始上工作台,甚至吃饭时间都不出来,牛春芬因为没有交伙食费,自己带了干粮。

她今年似乎格外缺钱,跟苏软申请了每个月不再跟大家一起吃饭,这样十块钱的伙食费省来算在工资里,每天自己带干粮了。

而余小丽却像盯上了牛春芬似的,刘春芬在工作台上不走她也不走,埋头苦干。

不过牛春芬非常坐得住,从早到晚,除了啃干粮上厕所,一直没有停歇过。

余小丽咬牙跟着她的节奏,情绪渐渐开始烦躁,后来每天都会阴阳怪气的刺几句,牛春芬跟听不见似的,你说你的,我干我的,并不理会。

对于这些事情,要没有闹出大矛盾,不影响工作,苏软不管的,毕竟都成年人,这种私事相信她们自己能解决。

况且她也没么多时间精力,大二开学之后,他们的专业课变多了,工作上的事情大分都由丁久叶明处理。

不过有些事情还得她亲自来,这天叶明给苏软打了电话,说金鑫百货的订单似乎出了问题,边经理要亲自来见见她。

放了学苏软骑着摩托了四合院,叶明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眼底都烦躁。

苏软道,“别急,怎么回事?”

叶明道,“来合都要拿盖章了,他们前天忽然调过来一个副经理忽然过问了这件事情,然后暂停了签约,说要亲自过来考察一。”

两人说着进了门,见一个个头不高,体型微胖的年轻人正嫌弃的打量着院,到苏软进来,背着手问道,“你世外仙的老板?”

语气傲慢。

苏软不由挑了挑眉,这人年纪不大,官架倒摆的十足。

田经理站在他身边,有些不思的了苏软一眼,介绍道,“苏女士,这我们的副总经理孟东,孟总。”

“孟总,这个世外仙的老板苏软苏女士,燕京师大的大学生,还个军嫂。”

孟东一脸大学生怎么样的表情,挑剔的打量了苏软一番,似乎觉得挑不出什么『毛』病,语气更加不爽了,扭头道,“田经理,我们金鑫百货歹也燕市的大商场,这种小作坊里的东西怎么能进。”

田经理尴尬的了苏软一眼连忙解释道,“世外仙的东西其实很不错的,正在注册品牌,您他们的铺里知道了,而且他们正规公司,报纸都报道过。”

叶明还想积极争取这一单,附道,“对啊,我们的厂房在装修了,个月能搬过。”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有些自豪,“在工艺制花厂,很……”

他话还没说完,被孟东打断,“再大能有多大?,你们小猫三两,怎么可能给我们金鑫百货供上货?况且你们自己还开着铺。”

他似乎已经有了想法,直接道,“你们要进我们商场也行,咱们把合改一,要么把你们个铺搬我们商场,我负责给你们发工资。”

“要么,供货的价格再少一半。”

苏软眼睛微眯,这哪儿来的智障?

田经理狠狠的皱起眉头,“孟总,这样不……”

孟东抬着巴睨他,“怎么?你副总我副总?”

“这事儿你不用管了!”然后对苏软道,“要么按照我刚刚说的做,要么这事儿算了。”

苏软算出来了,这人怕什么关系户,明明什么都不懂,但田经理他们却不太敢惹。

苏软懒得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微笑道,“来还我们不太够资格,等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

孟东估计以为苏软得放身段求着他,却没想到竟然直接拒绝,当不爽的冷嗤一声,“还挺傲啊,觉得上个报纸了不起了?”

苏软保持微笑,不说话。

他估计自己也觉得没思,终于带着田经理走了。

听到动静的黄小草、牛春芬余小丽都跑了出来,黄小草皱眉问道,“这事儿黄了?”

苏软头,“应该成不了了。”

众人顿时都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把苏软给逗笑了,“哎呀,百货商场不有金鑫一家,咱们再谈了。”

三个人却并不乐观,虽然解放路边的铺能挣钱,但她们的产量比个高多了,年前为金鑫百货囤的货可不少,即使不做生她们也知道压的都钱。

苏软着牛春芬余小丽都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失笑,“放心,少不了你们的工资。无论你们做多少都给你们发,你们抓紧时间做了。”

叶明到底不甘心,求了丁久帮他打听情况,没几天愤愤的跑来跟苏软汇报,“个什么孟东,金鑫百货的老板包的小蜜的弟弟。”

小蜜,二/『奶』,九十年代最流行的名词,经济的飞速发展让很多人笑贫不笑娼,不少姑娘以被有钱的老板包养为荣,而对于暴发户,觉谁没个小蜜,二/『奶』都成了一件丢人、不合群的事情。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个年代很多“有钱人”的座右铭。

“……玩儿屁事没有,喜欢到处过问事情,反正要的事情,他一不能。”

说白了找存在,享受种大权在握的觉呗。

叶明越说越气,“您知道家伙做什么春秋大梦呢吗?”

“他说我们这种小作坊靠着他们金鑫百货的单活着呢,如果货积压了卖不出,给工人发不出工资,最后咱还得低价卖给他们。”

“啊呸!”叶明气不过,“等着,我一要找个比金鑫百货更的百货商场!狠狠的打孙的脸!”

牛春芬余小丽都垂眼睑,不知道在思量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