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50章 精致的男人才能留住女人

我的书架

第150章 精致的男人才能留住女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苏软知道袋子里装的是什么的时候特别想把鹿鸣琛再拍回车里去。

这两简直是神经病, 这有什么好比的。

回到家,苏软忍不住吐槽道,“这么, 你们是打算两分钟用一个吗?”

鹿鸣琛:……

他顿了一下, 很快就漫不经心的道, “我陆晨要那么才跟着要的, 没想到只能用一个月, 还以为能用个一年半载的,想着省的老去拿, 原来他一个月用这么。”说着还一脸同情的啧啧两声。

苏软:……

装,你继续装。

事上, 他还真装上瘾了。

晚上洗漱完,他只穿了一个黑『色』的紧身背心, 流畅的肌肉线条不是在外面『露』着, 就是若隐若现的被黑『色』的布料勾勒着, 也没穿睡裤,而是穿着更能凸显『臀』部线条的军裤。

然后在她面晃来晃去, 满脸都写着“我有事, 赶紧来问我”。

苏软全当没见,别以为她不知道,这家伙把一包小雨伞都压在床垫下面了, 加上今天的事情, 肯定憋着坏呢, 当她跟陆晨一样好骗?

眼见着苏软不上当, 鹿鸣琛叹了口气,只好主动口,幽幽的叹道, “果然,你已经对我失去兴趣了。”

她无论回答失去还是没失去都有点危险,是失去兴趣的话他大概是准备帮她找回来,至于没失去,那自然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苏软陪着他演,也深深的叹了口气,“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

鹿鸣琛一噎,干脆直接倾身过来,“我觉我需要一点安全感。”

语气倒是可怜巴巴的,但这动作却强势的很,苏软早有防范,抬脚蹬在他的肩膀上阻止他靠近,比他更加可怜巴巴,“我觉才更需要安全感。”

休息了五天,作案工具都备的这么充足,还有充分收拾她的理由,怎么她都更加危险。

鹿鸣琛眯了眯眼睛,捉住她嫩生生的脚丫子,缓慢的从肩头划过胸肌腹肌,最后按在腰上,故曲解她的思,“来是我还做的不够好。”

脚下美妙的线条让苏软吞了吞口水,然后对上他狼一样的目光,又找回了理智,赶忙摇头,“不,你做的非常棒!”

鹿鸣琛一笑,直接就扑上来,“是吗,那我再接再厉。”

苏软:……

最终还是掉进了他的陷阱里……

十点的时候,再接再厉眼着要变成变本加厉,苏软着墙上的表,急中生智,“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鹿鸣琛处游移的大掌微微用力捏了捏,哑声轻笑,“胡说,这不正爱不释手呢?”

苏软控诉道,“还没到我的时候,说什么熬夜影响寿命,每天监督我十点半睡觉,现在到我了,你却天天要我的命。”

鹿鸣琛表情一肃,果然停下来,然后把她往怀里拢了拢,叹了口气道,“赶紧睡吧。”

苏软一喜,暗恨自己没有早想到这个理由,不然的话岂不是每天十点半之就可以睡觉?

不过第天五点就被吻醒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早睡早。”鹿鸣琛安抚的吻着她的唇,其他的动作却很凶猛,“这样挺好,我你也没时间锻炼,咱们一……”

这种早睡早还规律锻炼的健□□活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

吃完午饭,韩老师来找苏软学化妆,还带来了不少衣服过来,“都是年轻的时候一些,你帮我配一下,天街上铺子都了,我带我闺女去买两身。”

她脸上没了怨气,眉目间也舒朗来,苏软很为她高兴。

那边余团长没跟往常一样提去部队,反而在隔壁探头探脑的,到避来的鹿鸣琛企图拉个同盟,“我说鸣琛你不担心啊,她们今天是又准备找那些小伙子拍照呢吧。”

鹿鸣琛瞥了他一眼道,“你可以继续去找小姑娘拍啊。”

余团长一噎,讪讪道,“不找不找。”

就听大门处有接口道,“是你不找家,还是家不找你啊。”

余团长脸一黑,狠狠的瞪着追着米护士进来的陆晨,一副要吃的模样。

米护士手里拿着化妆品和衣服,显然也跟韩老师一个目的。

她见状扭头瞪了陆晨一眼,嗔道,“别『乱』说话!不然不理你了啊!”

陆晨难讪讪,然而米护士了余团长一眼,紧紧抿住唇,还是憋着笑跑进了屋里。

房间里,听到他们对话的苏软和韩老师也在笑,米护士对韩老师还是有些抱歉的,“对不啊韩老师,我们家那个憨憨口无遮拦的。”

韩老师却不在,甚至乐余团长笑话,“活该!”

原来那天苏软吐槽鹿鸣琛拿那么小雨伞是打算两分钟用一个后,隔天他就留下两包,把剩下的全都提着去了陆晨。

陆晨内心诧异,但嘴上还是习惯『性』的讽刺,“怎么?用不了?”

鹿鸣琛大方的承认,“嗯,我一个月两包就够了,我怕你两分钟一个不够用,这些你,保险点,一分钟一个。”

说完转身就走。

陆晨反应了一下才白了他说的是什么思,气的咬牙切齿,“你才两分钟!”一边说一边把他自己昨天拿的也装进袋子里追了去。

结果鹿鸣琛没追上,却和路过的余团长撞了个满怀,手上一松,小雨伞撒了一地。

当时正值中午,来往的不少,年轻的媳『妇』害羞的跑,年纪大的着他们稀奇道,“怎么拿那么,小陆团长你能用的了吗?”

家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少思,然而陆晨满脑子都是鹿鸣琛嘲讽他的两分钟一个的暴击,闻言当下一凛,“不是我的,是余团长的,他时间短怕不够用。”

余团长:???

媳『妇』婶子:……

至此之后,余团长每每去总能接收到异样又充满同情的目光。

这天见到陆晨简直恨牙痒。

陆晨也知道自己这事做的不地道,轻咳一声,上小声问道,“那你用了个?我你正正名?”

余团长着他真诚的表情,下识的捂住胸口,一时不知道是一个都没用和两分钟用一个,哪个更丢。

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对着陆晨道,“滚!”

陆晨确滚了,还带走了鹿鸣琛,余团长狐疑的盯着他俩,怎么觉他们神神秘秘的。

余团长越想越觉鹿鸣琛和陆晨不会无动于衷,若鹿鸣琛还能有些城府,陆晨可沉不住气,于是他眯了眯眼睛悄悄进了陆晨家。

然后一进门就被两张绿脸怪吓的叫声,被两个眼疾手快的捂了嘴。

余团长瞪着两张糊满绿泥的脸,“你们俩在干吗?”

两个紧张的着他。

陆晨威胁道,“不许说去!”不过因为绷着脸,这话没少威慑力。

鹿鸣琛绷着脸淡淡的道,“带你一个。”

于是绿脸怪从两个变成了三个。

苏软她们三个盛装打扮来的时候,对面的男们已经在外面着了。

米护士眯了眯眼睛道,“我们家那个老憨怎么着精神了不少?皮肤都发光呢。”

韩老师扫过余团长笑道,“估计是有危机感了,所以好好捯饬了一下?”

苏软也觉鹿鸣琛来似乎有些……光彩照?

但为什么来有点紧张的样子?

因为演快始了,苏软也没想,一行赶紧往部队的走。

而这次的演结束的时候和往常不同,不仅有团长代表上去献花,还有漂亮的军嫂……呃,军夫妻一上去献花合影。

余团长从头到尾都没顾上理小雨她们,反而跟着韩老师一围着男演员转,演结束后的角『色』也完全对调,韩老师心情特别好,一直念着李毅和一个跳舞跳的极棒的小伙子,问余团长文工团下次什么时候来?

余团长愤愤道,“年!”

三个女相视一笑。

回到家苏软跟鹿鸣琛商量着天一早回合院,小作坊天就要正式上班了,她要发个门红包。

然而东西收拾到一半,苏软就接到了合院打来的电话,是叶,说他今天去逛庙会的时候发现了一家跟他们世外仙一模一样的小饰品。

苏软一始还没在,毕竟这些小东西有仿品太正常了。

直到叶说,“金鑫百货预备的那批货,我今天去查了一下,各种数量都少了一些。”

苏软就想天她到金鑫百货预留的架子上的箱子觉不对劲,要知道叶做事细致,饰品装好箱子还口的情况很少见。

当时她还以为是产品了什么问题,想过去来着,结果中途被米护士中途叫走就忘记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有问题,只是不是产品,而是。

当下他们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合院,装她的护肤品的时候,苏软发现她好像也少了东西,“鸣琛哥,你见我的面膜了吗?”

正在收拾炉灰的鹿鸣琛动作一顿,装作没听见。都怪余团长那张大褶子脸,都造完了。

院子对面也传来米护士的声音,“老陆,见我的面霜了没?好奇怪啊,怎么不见了?”

陆晨声音极大,“你们这天抱着东西瞎跑,不是落哪儿了吧?”

苏软听到他的话觉有道理,对鹿鸣琛笑道,“也对,估计是落哪儿了,总不可能是被你用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