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49章 追星女孩儿的快乐

我的书架

第149章 追星女孩儿的快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米护士回头瞪了眼陆晨明。

陆晨明『摸』了『摸』鼻子, 敢再说没穿裤子的话,只高声问道,“这马上要开饭了, 你们要干什么啊?”

米护士长腿已经跨上摩托车, 拎头盔道, “食堂打硬菜, 你们俩先做!”

“打菜需要三人?”陆晨明愤愤的小声吐槽, “我看她们是想上天呐。”

提高声音时却道,“要打什么菜我帮你……”们……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 摩托车就轰鸣一声,在米护士挥的手中扬长而。

他扭头看鹿鸣琛, “你道她们……”干什么了吗?

鹿鸣琛也没等他说完,直接拍手上的面粉往回走了, 看是优哉游哉的姿态, 然而脚步却慢, 三两步就回到了自己里。

陆晨明反应过来什么,也赶紧转身回屋。

鹿鸣琛这边拿了大衣外套, 临门想了想, 又从柜子里拿了条腰带系上……

门的时候陆晨明正好也来了,两人在门口碰头,鹿鸣琛看他的自行车, 嫌弃的抿了抿唇, 最后还是屈尊降贵的一跨大长腿, 坐在了后座上, “走。”

陆晨明咬牙,“你会自己骑一?”

鹿鸣琛道,“我只有摩托车。”又问, “怎么,骑动?那我来。”

陆晨明总觉得承认骑动丢人,是带他也爽。

“她们找文工团的李毅了。”鹿鸣琛懒懒的道。

陆晨明一蹬脚蹬子,带鹿鸣琛哧溜一下窜了……

虽然这两人共骑一辆自行车在部队算的上是奇景,还是比过苏软她们的动静。

部队里吉普车到处有,摩托车却少,何况还是女人开,三人虽然戴头盔看清脸,那新『潮』的衣和窈窕的身材,所过处,几乎收割了百分百的注目礼。

靠近食堂的时候能感觉到今天的人格外多。

米护士道,“果然都来偶遇文工团啊。”

这都是正常现象,就跟后世道某明星要食堂吃饭一样,管追追星,因为新奇都得看看是。

韩老师看远处的人,冷哼一声,“别说有室的,这儿有几上了四十岁的?”

那倒是,比起轻人,有室的中男人们这样的心思就小多了,当然,余团长除外,所以韩老师才这么气。

被她们盯的余团长正跟几战友从办公楼里来在活动楼旁边遇到了从楼里来的文艺兵们。

文艺兵们即使是男青,身体也比部队里硬邦邦的男人们多了几分纤细和柔韧,更别说女兵了,一一虽然身姿挺拔,却都曲线玲珑,窈窕优雅,举手投足都令人赏心悦目。

有狐狸眼、尖下巴的姑娘正好回头,看到余团长顿时惊喜的笑打招呼,“余团长,你们也吃饭吗?”

“小雨啊,”余团长笑,“又训练一上午?”目光扫过众人。

大纷纷打招呼,“余团长,王参谋。”

余团长看他们崇拜的目光,心情愉悦,“同志们好,辛苦了。”

小雨笑了笑,“为团长你们服务,辛苦。”说话停脚步等了一会儿,余团长他们跟上来才一起结伴往食堂的方向走。

余团长笑道,“你们一的整天控制饮食也容易,今天食堂专门给你们做了卤牛肉,咱们食堂黄师傅的卤肉手艺是一绝,我们今天沾你们的光。”

几姑娘顿时高兴的笑起来,小雨笑道,“余团长怎么道,该会是您帮我们争取的吧。”

余团长笑,“这归我管,你把功劳扣在我头上,何团长听了要伤心了……”

小雨皱皱鼻子,“我只道余团长对我们好嘛,那余团长你别告诉何团长啊。”

众人正说笑,就听到一阵摩托声的轰鸣声由远及近。

所有人都约而同的停下脚步回头,就看一穿牛仔裤皮夹克的姑娘,后座带两同样风格各异的轻女人飞驰而过,由发阵阵赞叹。

女兵们羡慕道,“那是谁的姑娘,里竟然让骑摩托?”

“那摩托车好贵的吧,”男兵们除了关注摩托,还关注漂亮的姑娘,“这也太酷了。”对于头盔下的面容更加好奇。

“唉,李毅,你认识吗?”有人问一长『色』的青。

青笑了笑道,“我怎么能认识?”

那人道,“你是名吗,见过的人自然多,我还以为你道呢。”

“认识,好像从来没见过。”李毅这样说,也有好奇。

就见摩托车在食堂门口停下,三姑娘依次下了车,头盔一摘,瞬『露』三张妆容精致的脸。

“哇哦,漂亮!”

众人的目光瞬都被吸引,余团长自然也例外,只是他看最后一姑娘总觉得有熟悉,又觉得太能。

毕竟那姑娘看起来过二十来岁,披散头发干练又『性』感,怎么能是整天扎头发,灰扑扑的韩老师?

正想,就见对方回头目光扫过来,余团长下意识的往旁边走了走和身边的小雨拉开距离,然而对方似乎没有看见他一样往,直接跟另外两姑娘往食堂里走。

余团长松了口气,果然是韩老师,要是韩老师这撞见他跟小姑娘说话得炸了?

这会儿他和文艺兵们一样,约而同的加快了脚步。

了食堂就看到三美女在卤牛肉的窗口打菜,少男兵们推推搡搡的在她们后面排队,一眼睛冒光。

他由失笑,果然都是小轻啊,然后也背手朝卤牛肉的窗口走。

一起来的他人都分头打饭。

余团长这边等排上队的时候,前面三人已经打了菜了另外的窗口,他的人也跟呼啦啦的移动。

今天食堂人实在多,又都是男人,三姑娘和文艺团的女兵们快就淹没在人群里。

反正看哪儿一大堆人,哪儿肯定有她们。

余团长打完饭坐在位置上,心情却错,果然没一会儿小雨就带几轻姑娘坐了过来,几人一边吃饭一边说笑。

余团长看她们少的怜的餐盘,“你们怎么吃那么少啊,大过的,多吃点。”

“行啊,得保持身材,十五还要给大表演节目呢。”

小雨忽然抬头看余团长身后,好奇的道,“余团长,那三姑娘是谁的闺女啊,您肯定道吧?”

旁边几文艺男兵瞬看过来,显然也都想道。

“唉,她们好像朝我们走过来了?”

余团长呵呵笑,“一会儿问问就道了。”他一边说,一边笑回头。

抬眼看向三姑娘时由一愣,韩老师好认,苏软却是好认的,这位虽然结了婚,鹿鸣琛惯,平时想干什么干什么,这样的打扮并稀奇。

旁边那,仔细看看的话,确实是米护士,这胆子也小,陆晨明也宠……

余团长心底忽然升起好的预感,所以最后那……

和那双大眼睛四目对,余团长懵懵的道,“韩老师?”

真的是韩老师?!

小雨好奇的探头,凑近余团长问道,“她们是老师?”

余团长下意识的后退躲开,小雨愣了一下,余团长却紧张的轻咳一声准备解释,“那……”

然而三人都跟认识他似的,直接绕过他往后走面。

余团长再次发愣,转过身刚想说话,就听苏软对那帮帅气的文艺男兵道,“你们好!那,我们喜欢你们,能坐这儿吗?”

对的,在看到余团长后,她们三临时改了意,光打菜,她们打算跟文艺男兵们一起吃饭了!

能有这样漂亮的姑娘喜欢他们,男兵们当然高兴,当下就往两边挪了挪,空来三位置,“请坐,请坐。”

于是余团长就看包括他韩老师在内,三姑……,三已婚『妇』女坐在一群轻小伙子当中,谈笑风:

米护士和韩老师都看过文工团表演的,对于节目内容信手拈来:

“……你们跳的那草原英雄太好看了,正月十五的时候还跳吗?”

“当然要跳的。”

韩老师高兴,“到时候我们肯定会看的。”

三人聊到开心处,双目晶亮,满面红光。

男兵们也高兴,他们想来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方追星的姑娘,毕竟这头的姑娘们都保守矜持。

饭吃的差多后,苏软碰了碰米护士,米护士这会儿激动过了,胆子也大了,直接对坐在一旁的俊美青道,“那……李毅,你好,我非常非常喜欢你。”

韩老师赶紧拽了拽她的袖子,米护士又补充道,“对,还有我这朋友。”

“今天我日,我们想请跟你要签名以吗?”

李毅对自己的粉丝显然大方,“当然以。”

米护士和韩老师立刻激动的掏准备好的笔和子,双手递过。

李毅正要签的时候,苏软忽然道,“她叫米悦,大米的米,愉悦的悦。”

米悦眼睛一亮,“对对对,我叫米悦。”

李毅一笑,大笔唰唰写下一行字:【祝米悦日快乐,身体健康——李毅。】

李毅亲手写的日祝福!米悦拿到子,激动的要跳起来了。

这下韩老师也用教了,递了子道,“我叫韩秀雅,秀气的秀,雅致的雅。”

【祝韩秀雅万事如意,越来越美——李毅】

韩老师拿到签名的时候,是真的把余团长抛到九霄云外了,这是他们军区的明星,她以前只能远远看,现在却亲手给她写了签名!

一瞬,她道为什么有点鼻酸。

身后的余团长眼睛都要瞪来了,韩老师仅眼珠子要黏在李毅身上,整人几乎都要跟人挨在一起,魂都被勾没了!

还有那李毅,笑的那么勾人,他会以为韩老师还没结婚吧?

小雨见那边热闹,忍住再次凑过来问道,“余团长……”

却见余团长“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了桌上,把小雨她们几吓了一跳,顺余团长的目光看,就见那三姑娘跟男兵们说说笑笑的要往外走了。

韩老师跟小姑娘似的跟在李毅身边,浑身都写雀跃,从头到尾瞅都没瞅余团长一眼。

余团长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匆匆起身跟了,连招呼都没跟小雨她们打。

结果就这么耽误了一会儿,的时候就见韩老师正站在李毅身边整理衣服,米护士竟然还把她的领口往开拉了拉,『露』若隐若现的锁骨,透明的月光石在脖颈折『射』神秘的光泽,非常『性』感。

余团长终于瞪眼睛开口,“韩老师!”

韩秀雅回头,对上余团长紧张的模样由愣了一下,这神态跟她面对他的时候何像。

她若有所思,想到苏软说的那句,如果自己都爱自己,凭什么要求被人来爱你呢?

是她错了,她应该放弃一切的追一人跑,而是要让自己变得光彩夺目,让别人追她跑才对。

想到这里,她冲余团长扬起一明媚的笑容,“老余啊,你吃完了?没事儿的话用管我,有事儿的话稍等一会儿,我要跟大明星拍合照。”

合什么照!余团长心里满,然而他人已经好奇的看过来,跟来的小雨凑上前来问道,“余团长,你们认识啊?”

余团长自觉的后退一步跟她拉开距离,正想说说话,就听苏软喊道,“韩老师,大胆一点,靠近,对,再靠近!好好,这样以。”

余团长看韩秀雅几乎跟李毅紧紧挨,稍稍错了身位苏软才按下快门。

按照那角度,韩秀雅岂是跟靠在李毅怀里一样?人男女对象才那么拍照呢!

“到我了!到我了!”米护士兴奋的上前,余团长正要叫韩老师,却有人比他抢先一步。

“慢!”爽利的男声,只是声音有喘。

众人回头,就见一身军装的男人骑自行车往这边走,也能说骑,那自行车道是坏了还是怎么了,他没踩脚蹬子,只用两条长腿划拉走。

正是陆晨明。

米护士看他的模样由捂住眼睛,“这憨憨!”

陆晨明显然没有意识到他的姿势太精明,直到跟在他旁边的鹿鸣琛忽然超过他大步走过:那挺直的腰背,被腰带勒的细细劲腰和走路时翘翘的屁股,把所有女兵都看直了眼。

“鹿团长!”有人惊喜的叫道。

“真的是鹿团长。”

文工团的文艺兵都『骚』动起来,这时候角『色』明显调转。

鹿鸣琛在军区是少人的偶像,大都大胆的打招呼。

他冲他们礼貌的点点头,眯眼睛看苏软,“饭都吃,干嘛来了?”

“嘿嘿……”苏软稍微有心虚,还是挺起胸膛,“哎呀,文工团难得来嘛,我们来合影。”

她睨他先下手为强,“你是也合过吗?”

鹿鸣琛:……

米护士那边更是一点都虚的,她甚至怕陆晨明来捣『乱』,急忙对苏软道,“快点给我拍,快点!”

然而已经晚了,陆晨明把自行车往旁边一停,大步走向他们,“合影是吧?来!”

然后一健步『插』/李毅和米护士中,一手揽住李毅,一手环上米护士的腰,对苏软道,“来,拍。”

文工团那边都『露』惊讶的表情,一是惊讶她们竟然结了婚还这么追星,二是惊讶她们竟然是军区两最前途无量的团长的爱人。

李毅的心情更飞扬了,能跟他们合影,是他的荣幸,当下对苏软笑道,“麻烦你了……”

看了眼苏软旁边懒洋洋站的男人,又加了称呼,“……嫂子。”

鹿鸣琛微微颔首,算他识趣。

苏软给米护士拍完,对鹿鸣琛道,“我也想拍。”

鹿鸣琛瞥了他一眼,把机递给陆晨明,揽她上前,苏软想站在两男人中,那样才拉风,于是她抢先一步想挨李毅站。

然而她还没靠近,肩膀上就搭上一只大手,苏软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转了圈后就被带到了鹿鸣琛身边,李毅则站在他的另外一边,鹿鸣琛悄悄捏了捏苏软的肩膀示意她安分,对陆晨明道,“拍吧。”

苏软抿了抿唇,偷偷环上他的细腰,唉,这男人真是太懂她了,唯有细腰和翘『臀』让她没办法辜负。

鹿鸣琛低头看她,眼底禁染上笑意,李毅也笑的灿烂。

他们三人拍完后,有男兵看鹿鸣琛有激动的道,“鹿团长,我们以一起合影吗?”

能跟鹿鸣琛合影容易,当初阮玲因为这在团里吹了好久。

鹿鸣琛看了眼苏软,苏软笑眯眯的道,“当然以啊。”

于是一群人哗啦啦的围上来,苏软拽过韩老师,让她站在她和米护士中,鹿鸣琛和陆晨明自然是分别站在她们旁边,他的人自觉排好。

大来也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快就站好了位置,连前凑在余团长身边的小雨也道什么时候冲了过,想要占住一离鹿鸣琛更近的位置。

然而这次男兵们让她,最后也只能被挤在边缘。

余团长气的暗暗咬牙,由想起前都是他和文工团的姑娘们拍照,韩老师在旁边看……

是现在……

他看苏软和米护士都叫了自己的爱人,眼巴巴的看韩老师。

韩老师似乎终于想起了他,回头道,“老余!”

余团长轻咳一声,背手缓步上前,正想自己该得『插』/苏软和韩老师中,还是米护士和韩老师中,就见韩老师把机递给他,“诺,帮我们拍一下照片,谢谢!”

余团长:……

拍完照后众人散开,剩下三女人兴致勃勃的凑在一起讨论,鹿鸣琛和陆晨明道她们高兴什么劲,余团长则因为一直都没能拍上照黑脸。

“韩老师。”他打算严肃解决一下这问题。

却见韩老师对他释然一笑,“余团长,我终于理解你了。”

“没关系,以后你尽情的和小姑娘们玩吧!”我也会跟小伙子玩的。

余团长听了言外意,立刻瞪大眼睛,这还得了?

他轻咳一声道,“实吧,他们也就那样,你大概道,那李毅到处跟人拍照。”你算什么的。

韩老师笑道,“我道啊,他就是那样的人嘛……”她说一脸崇拜的道,“都大明星了,还那么亲切!”

余团长一噎。

韩老师继续笑,“就跟小雨一样,我现在道了,小雨确实是大大咧咧的姑娘。”

余团长发现韩老师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真的一点醋意都没有,他的心里反而觉得少了一丝什么。

“那……”

“韩老师!米护士!”苏软跨上摩托车,招呼她俩上车。

然后对三位男士道,“车子没法带这么多人,你们自己回哈,我们在等你们呀。”

说完发动摩托又一次扬长而。

陆晨明看自己这半路掉了链子的破自行车,又『摸』『摸』饿扁的肚子,愤愤道,“她们倒是都吃的饱饱的了。”

鹿鸣琛则看向余团长,这才是今天的罪魁祸首。

陆晨明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看于团长眯起眼睛,“余团长,你是是吃饱了?左拥右抱,吃的挺快活?”

余团长轻咳一声,讪讪的道,“没饱没饱,一会儿回吃,等,我开车。”

鹿鸣琛和陆晨明等在路边,陆晨明咬牙切齿的,“眼睛都要黏在人身上扒下来了,看我回怎么收拾她!”

鹿鸣琛虚心求教,“你打算怎么收拾?”

陆晨明卡壳,然后鄙视的问鹿鸣琛,“我就信你有办法?”

鹿鸣琛眯了眯眼睛,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吉普车开过来道,“你们先回吧,我自己回。”

说罢转身就往某方向走。

陆晨明看他的背影,“有阴谋,行,我得跟过看看。”

军区的卫室里,鹿鸣琛面无表情的道,“给我三包。”

值班的大姐道,“这东西你用完再领,放久了质量好,用起来也舒服。”

鹿鸣琛对她质疑自己的能力表示满,“三包,我一月后再来领。”

大姐:……

“你们是有孩子吗?”大姐语重心长的道,“又缺那点津贴,给孩子正儿八经买点气球吧。”

鹿鸣琛:……

他黑了脸坚持:“三包。”

“给我四包!”

大姐:……

这又是哪神经病?

鹿鸣琛面无表情的看跟来的陆晨明,两人对视火花四溅。

鹿鸣琛:“我要五包。”

陆晨明:“给我六包!”

……

停好车来的余团长看到大姐,想到里的存货也没了,连忙道,“给我一包。”

大姐松了口气,总算来了正常的。

见鹿鸣琛和陆晨明同时惊奇的看自己。

余团长得意,“怎么了?我一月领一次。”

鹿鸣琛&陆晨明:……鄙视。

这边苏软和米护士她们到后互分享又兴奋了一通,米护士这才赶紧给男人们下饺子。

然而直到饺子快熟了,都没见人回来,和苏软对视一眼,由有心虚。

待听到车响,连忙殷勤的迎了,看到车里人坐的位置,自觉地分站两边。

车子停下后就上前开门,苏软看到鹿鸣琛手上提大大的袋子,疑『惑』,“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米护士也同时声。

然后两男人隔车互鄙视一番,最后又将目光落到余团长身上,他手里只捏一小包。

余团长:……

特么的,两变态凭什么鄙视他一正常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