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48章 女人要懂得爱自己

我的书架

第148章 女人要懂得爱自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鸣琛刚刚点了柴火, 消开了外面冻的自来水管,就苏软从对面匆匆跑过来,回到屋里手脚麻利的把她自己桌子上那一堆东西装进一个包里又匆匆跑了回。

帮他刷水瓮的陆晨明从瓮里钻出来, 疑『惑』的苏软的背影, “我家缺么了?”

鹿鸣琛想自己到的苏软手中的罐子, 表情讳莫深。

米护士家, 苏软她们个洗过脸, 苏软把她的海藻面膜拿出来,“先敷这个。”

米护士道, “面膜啊,我倒是听说过, 挺贵的,你都用上了?管用吗?”

苏软给她俩示范怎么糊, 绷脸嗡嗡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

“哎哟妈呀!”陆晨明一进门就到他家沙发上排排坐张墨绿的脸, 吓了一大跳。

跟在身后进来的鹿鸣琛倒是一脸淡定,顺便鄙视一陆晨明的大惊小怪。

陆晨明好奇的米护士的脸, “她们这是干啥呢?”

鹿鸣琛知道她们不能说话, 代替答道,“敷面膜。”

米护士也绷脸嗡嗡,“你家鹿团长知道的不少啊, 没被你吓过?”

苏软想第一次敷面膜把鹿鸣琛吓的情形, 不由弯眼睛, “是比你们家的镇定的多, 吓得一动都没敢动。”

个没办法笑,只好绷脸一呵呵呵。

陆晨明稀奇似的的她们仨,仿佛在参观动物园里的猴子。

米护士踢了他一脚道, “你别在这儿碍手碍脚,所有菜都切好了,饺子就交给你们俩了。”

部队上的男不一定会做饭,但包饺子基本都没问题。

两个男一个剁馅儿一个和面。

这边苏软她们个揭面膜洗脸,米护士对镜子戳了戳自己的脸,“哎,还的润润的。”

韩老师在观察自己眼角的细纹。

苏软又把护肤品摆出来开始教她们护肤。

这会儿的护肤品没么基本上就是大宝、百雀羚之类『乳』或者霜,精华『液』、眼霜之类的东西都是没有的。

但说实话,苏软觉得早年这些民族品牌的护肤品非常多效,再加上她们满是胶原蛋白的脸,用来非常不错。

陆晨明正在剁饺子馅,刀子哒哒哒的剁在案板上,就听身后一阵“啪啪啪”的伴奏声。

回头就个女拿手不停的在自己脸上拍打,尤其是他家米护士,拍的极狠。

“干嘛呢?跟自己有仇啊?”

米护士翻了个白眼,“你别管,干你们的活。”

陆晨明只好向鹿鸣琛,显然他是知道的,毕竟那一就是苏软教的。

鹿鸣琛其实也不知道,想她平日里在脸上又推又提的猜测道,“大概能让脸变小?”

陆晨明忍不住小声吐槽,“应该会变大吧?肿来了。”

鹿鸣琛了他一眼,两个男难得想法达一致,然而他们不敢问,也不敢说。

护完肤,苏软先给韩老师开始化妆。

韩老师的五官其实大,只是面对余团长的候总是满脸的怨愤,会给一种愁眉苦脸的感觉。

鹿鸣琛和陆晨明两个一边做饺子一边偷偷瞄她们,就苏软拿刀片刮了韩老师的眉『毛』,又开始在她脸上涂涂抹抹,一会儿是笔,一会儿是粉扑,一会儿是刷子。

陆晨明道,“这是在家脸上刮腻子呢吧?”

他才说完,就听米护士惊艳道,“天哪,好漂亮。”

“韩老师,你以后就这么化妆吧,说你二十都有信!”

韩老师怔怔地望镜子里明艳大方的女,苏软化的妆并不浓艳,又恰到好处的凸显了她的特质。

那的是她吗?

“别皱眉。”苏软笑道,“皱眉就不好了,不过还要换一身衣服才行。”

韩老师低头自己身上普通的黑裤子黑棉衣、黑棉衣,黑皮鞋,确实配不上她这张脸了。

“先给米护士化,化完了你家怎么搭衣服。”

米护士韩老师的样子已经迫不及待的仰脸,“赶紧赶紧。”

米护士是那种古典的长相,苏软就往秀雅柔美的方向化,韩老师道,“好像也不是难?”

苏软笑,“熟能生巧呗,天天化的话,十几分钟就化好了。”

米护士化完,苏软道,“挑衣服,咱们到韩老师家换。”

平房的房子面积大,但是没么隔间,冬天天冷,大家一般生一个炉子,所以厨房客厅卧室基本上都是在一的。

苏软从米护士衣柜里挑出几件来,“就这些,走。”

到了韩老师家,米护士换衣服,苏软韩老师的衣柜有些愁,显然,韩老师就是那种极其传统的女『性』,家里的衣服全都中规中矩,连高跟鞋都没有。

苏软勉强挑了个低领的贴身的『毛』衣让她穿在里面保暖,然后让她找了一件白衬衫出来穿在『毛』衣外面,配一件宽松的黑裤子,扎上腰带。

她要把衬衫的扣子全扣上,苏软制止道,“就这样,『露』一点锁骨。”

最后套上深棕『色』的『毛』呢大衣,“这个也别扣扣子。”既然要颠覆形象,那就要颠覆到底。

韩老师『摸』领子有些不自在,“这感觉有点冷啊。”

苏软直接把她拽到了镜子面前,“没关系,拍了照回来在系上呗。”说顺便拍了拍韩老师的腰背,叫她挺直。

韩老师怔怔的镜中明艳干练,又带一点知『性』『性』感的自己,抿了抿唇,没再提系扣子的事情。

米护士道,“哇哦,韩老师,职业女『性』!”

又遗憾,“要是再配一双高跟鞋就更好了了。”可惜韩老师没有。

韩老师想了想,另一个房间里翻了半天,翻出来一双高跟棕『色』的高跟皮鞋。

她有些怀念的道,“结婚候买的,快十年了,一开始觉得好,后来觉得累,就再也没穿过。”

她把当年脱的高跟鞋又重新穿了回,然后镜子中判若两的自己,忽然觉得自己嫁之后的日子过得太过浑浑噩噩了。

“再梳个头就行了。”米护士道,然后迫不及待的问苏软,“我这身怎么样?”

苏软让她穿了一条健美裤来充当打底裤,配一双高腰的靴子,上身是一件刚过『臀』部的藕『色』掐腰外套。

让她整个显得腰细腿长,娇俏又不失『性』感。

米护士本来还有些不自在,“这样行吗?总觉得跟没穿裤子似的。”

苏软没说话,只是把她拉到镜子面前,米护士立刻道,“就这样穿!”

韩老师顿笑了。

最后一站转到苏软家,苏软刚搬过来衣服其实不算多,不过两个还是有些羡慕,韩老师道,“你这光冬天的衣服就这么多啊?”

苏软笑,“漂亮的衣服让心情好啊!”她了眼韩老师,“果以后余团长惹你生,你就买漂亮的衣服穿,你光数落他,他不痛不痒的,花了钱他才知道心疼。”

韩老师笑,“这倒是个好主意。”听语就知道是玩笑话,她比余团长还节省。

苏软笑道,“我听过一句话,女最重要的是爱自己,果你都糟蹋自己,凭么指望别来爱你呢?”

韩老师一怔,苏软没再多说,韩老师是语文老师,也感『性』,希望能想明白吧。

两个收拾的空档,苏软也快速给自己化了个妆,眼线稍微重了点,让她的脸不再那么娇媚艳丽,有些酷酷的。

然后换上牛仔裤,皮夹克,高帮靴,对两弯腰行了个礼,“走吧,两位公主殿,今天我是你们的护花使者。”

两个都被逗笑了,米护士一表道,“坏了,还差一刻就十二点了。”

苏软晃摩托车钥匙笑道,“别慌,来得及。”

米护士和韩老师一笑。

一出了门,隔壁出来倒水的张老太太愣了一,才认出她们来,“哎哟,你们仨这是要当明星啊?”

米护士特别高兴,转了一圈问道,“张姨,怎么样?比文工团的小姑娘们可以吗?”

张太太笑道,“怎么不可以,太可以了!怎么,你们要跟文工团的姑娘比美吗?”

又韩老师笑,“韩老师确实该收拾收拾,这么一跟苏软米护士她们年纪也差不多啊。”

韩老师听这样的夸奖,心情忽然就明媚来。

米护士她空『荡』『荡』的脖子一拍脑袋,“我就说总觉得差点么东西,你等一!”说匆匆往家里跑。

进门陆晨明目『露』惊艳,“苏软给你捯饬的不错嘛!”

米护士开心一笑,却没间多理他,匆匆抽屉里把苏软送她的月光石项链拿出来就往外跑。

这陆晨明不乐意了,“你再套一条裤子,你不冷吗?”那双小细腿都让别瞅了。

米护士飞快的跑出门,“不冷!”

“那你们赶紧的啊,饺子马上就好了。”

米护士摆摆手表示知道。

陆晨明还以为她又苏软家做么了,不由吐槽,“个女干嘛了?神神叨叨的。”

“为了吃一顿饭,花一两个小打扮,至吗?”

话音刚落,就听到窗户外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两都是一愣,往窗外望,这条巷子里有摩托车的可就苏软一个。

鹿鸣琛个漂亮的快让认不出来的女,沉声道,“显然她们盛装打扮不是为了一顿饭。”

“那是为了么?”陆晨明咬牙,“不管为了么,肯定是你家苏软怂恿的。”

推开门出朝已经坐在摩托车上准备离开的米护士道,“米悦,你不穿裤子瞎跑么呢?”

隔壁团长家媳『妇』儿探出头来四处张望,“谁不穿裤子瞎跑呢?”

陆晨明:……

对面的张老太太哈哈大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