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47章 他们看女兵,咱们看男兵呗……

我的书架

第147章 他们看女兵,咱们看男兵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确实没什么机会胡思『乱』想了, 彻底把鹿家的事情抛之脑后。

而且在平房的好处终于凸显出来了,喊一句冷,被子就能裹得严严实实, 耳鬓厮磨的节奏力度都舒服。

鹿鸣琛似乎也察觉到了, 顺着的喜欢来, 是还是难免有冷风灌进来, 他抚过有凉意的肌肤含糊道, “所说,赶紧买楼房。”

苏软哼哼唧唧, “买什么买,没钱。”

鹿鸣琛咬了咬的耳朵, “刚拿回来的三十几万是纸吗?”

苏软哼笑,“那有更重要的用处。”

鹿鸣琛严肃的看着, “什么能比让你冻着更重要?”

苏软失笑, 探头吻他, “乖啊,房子过几年再买。”

“我挺喜欢这儿, 如果暂时不搬的话, 天气暖了把院子装修一下,再单独装暖气也一样的。”

鹿鸣琛有疑『惑』,“你喜欢这儿?”

他为更喜欢隐私『性』强一点的住处呢, 而且这儿住起来舒适度连四合院都不如。

苏软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 伸手抱住他的脖子道, “喜欢, 你出任务的时候,回来的时候,我都能第一时间知道消息。”

“这里可等到你啊。”

鹿鸣琛一顿, 很快扳过的下巴狠狠吻住,不过其他的动作却格温柔绵长。

长的苏软有受不了,推了推他道,“快点。”

鹿鸣琛却反而停下来慢慢休息缓着,“今天慢点,就一次。”

这家伙开荤才不到一月,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在申市因为旅馆的房间隔音不好,他都规规矩矩的,算下来休息了四五天了,苏软都做好今晚睡不了久的准备了……

是体贴旅途劳顿吗?苏软正感动,就听他道,“那没了,明天再去卫室拿一点。”

苏软:……

因为现在实行计划育,各单位的卫室都免费发放小雨伞,去年腊月等待鹿鸣琛的那段日子,去领了一包回来——暂时没办克服怀孕的恐惧。

后来那包小雨伞就被鹿鸣琛自己保管了,没想到竟然用完了?!

要知道可是按照两月的量领的,毕竟谁愿意老去领那玩意儿啊。

鹿鸣琛还在慢慢磨,苏软眯起眼睛,抚上他的腰窝……那儿似乎是他的弱点来着……

至于小雨伞,才不去拿,都半月了,他也该开始节制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旁边鹿鸣琛已经不见了,苏软隐约记得起床号吹响的时候,他在耳边说要去出『操』。

屋里很暖,显然鹿鸣琛之前把炉子烧得很旺,衣服都放在手边。

苏软起床洗漱,烙了两张葱油饼,炒了土豆丝,打了鸡蛋汤,没一会儿就见鹿鸣琛陆晨明一起较劲似的跑步回来。

苏软失笑,鹿鸣琛大抵没意识到,他在这里要放松的。

见他跟孩子似的三两步跳上台阶,进门看到苏软就先『露』出一笑,过来抱了抱才去洗漱。

吃饭的时候面偶尔听到几声兴奋的欢呼声,苏软伸着脖子张望了一下,“怎么了?”

鹿鸣琛给苏软加了一筷子菜,“应该是高兴文工团的事情吧,说是正月十五要来慰问演出。”

苏软似笑非笑的道,“阮玲?”

鹿鸣琛一脸害怕的表情,“那你记得保护好我。”

苏软顿时被逗笑了。

吃过饭苏软洗碗,把分离好的蛋清交给鹿鸣琛,“打发一下。”

鹿鸣琛疑『惑』,“干嘛?”

“今天米护士日,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做舒芙蕾当做日蛋糕送给。”

鹿鸣琛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珠一转,抱着盆子去了面。

苏软还为他是去跟陆晨明显摆去了,结果没一会儿米护士过来问苏软,“你家鹿团长又打什么鬼主意呢,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我家那老憨拿着筷子一直不停的搅一盆蛋清。”

“你们家鹿团长还给他掐表。”

苏软哭笑不得,这鹿鸣琛可真是……

跟米护士解释了一下,米护士好奇的看着搅拌蛋黄,隔水融化巧克力,“原来蛋糕是这样做的啊。”

苏软笑,“没有烤炉,要是有烤炉的话能正儿八经的给你做日蛋糕。”

米护士笑道,“这已经够了,说实话,我还从来没吃过蛋糕呢。”

两人正说着,陆晨明抱着打发好的蛋清盆子兴冲冲的跑过来,“哎哎,米护士你看!蛋清真的变固体了。”

米护士也有惊奇,“这是那盆蛋清?”

陆晨明道,“当然,神奇吧。”

鹿鸣琛把盆子从陆晨明手里拿过来交给苏软,“做吧。”

苏软见他们好奇,干脆直接现做了两,反正这麻烦的有蛋清打发,蛋清打发好,其他的就很快了。

浓郁的香甜味伴随者q软的口感米护士十分惊喜,“太好吃,谢谢!”

陆晨明凑上来笑道,“那当然,包含着我的心意呢。”

鹿鸣琛『露』出一受不了的表情,嫌弃道,“你脸皮可够厚,明明是苏软做的。”

陆晨明瞪大眼睛,“我手腕都打酸了……”

鹿鸣琛立刻道,“才久,就酸了,你行不行啊?”

两人就斗起嘴来。

一万分得意的说,“这做好吃的,还要看我们家苏软。”

另一不服气的道,“那可不一定,我家米护士做饭才是这。”

然后不知怎么说的,就说到了两人谁媳『妇』儿更好。

陆晨明炫耀起自己给送的米护士日送的礼物,“鲜花围巾,你这榆木疙瘩会给人买礼物吗?”

他直接扭头问苏软,“苏软,鹿疯子给你买过什么礼物啊?”

苏软下意识的想了想,鹿鸣琛似乎还真没给买过什么东西,至于礼物,当初夹在信的一片枫叶?

陆晨明见状哈哈带笑,终于又打败了鹿鸣琛一回,得意的不行。

鹿鸣琛看着他那张小人得志的脸,眯了眯眼睛,忽然道,“你哪来的钱?”

他懒洋洋的语气中充满了骄傲,“我的钱可是一分不少的上交了。”

然后鄙视的看着陆晨明,“你能随买礼物,藏了少私房钱啊?”

陆晨明:……

米护士也看他,两人大概视了十秒,米护士拧着陆晨明的耳朵回家去了。

鹿鸣琛笑的一脸幸灾乐祸。

苏软笑死,“你又不幼稚。”

鹿鸣琛低头啄了一口,“跟我比宠媳『妇』儿,不自量力。”

上午十点,苏软拿着做好的舒芙蕾去了面,帮米护士一起准备中午的菜『色』。

没一会儿韩老师也过来了,眼眶微微发红。

米护士皱眉道,“到这是怎么了?又余团长吵架了?”

韩老师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眼睛,“很明显吗?”

见苏软米护士点头,也不遮掩了,破罐子破摔道,“我真的不想跟他过了。”

米护士自然是劝不劝分,“这好好的又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跟你道过歉了吗?”

听这意思吵架都不是一两天了?

见苏软一头雾水,米护士给解释了缘。

原来大年初一的时候文工团来慰问演出,余团长再次专门给那叫小雨的姑娘上去送花,演出结束还专门去食堂吃饭,找小姑娘们调侃逗闷子。

正好被韩老师撞见,为此了好大一场气,闹了一礼拜,前几天余团长才又道歉又保证的说后不会了,韩老师才稍微消气。

“我明明专门提醒过他,”韩老师气道,“你们是没见过那小雨,说话的时候恨不得凑到他耳朵边上。”

“然而老余非说就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跟谁都一样。”

“前天刚道完歉,”韩老师说着,眼眶又忍不住红了,“结果早上听说文工团的人今天要来,他就说我中午要在这边吃饭,他带着孩子去吃食堂。”

“饭我都给他做好了,哪儿用的着去食堂?别为我不知道他那小心思,他就是为了偶遇文工团的那姑娘!”

韩老师伤心的道,“我觉得得庆幸他在队,因为有纪律管着他才忍着没『乱』来,这要是在头指不定怎么花心呢?”

米护士叹了口气道,“也许不是花心,就是喜欢看小姑娘们跳舞。就像我家老憨,也喜欢『毛』莹莹喜欢的不行,每次见了都激动的跟什么似的。”

韩老师有心灰意冷的摇摇头,“不一样的,他喜欢那小姑娘崇拜他。”

『摸』了『摸』自己的脸,“有时候我也挺烦我自己的,三十的人了,儿子都十岁了,他爱干嘛干嘛去,管他做什么?”

“可是我这心,完全没办反控制,总是跟油煎似的难受,尤其想到当年新婚时,他的百般体贴……”长长的叹了口气,“男人变得真是太快了。”

苏软看着自怨自艾样子,不想到了上辈子的自己,曾经的也傻乎乎的把心完完全全的寄托在一人身上,几乎丧失自我。

后来跳出来看,觉得真是傻到不行。

不确定余团长是不是像韩老师说的那样,是碍于队的纪律,但是他明知道韩老师在意他,爱吃醋,却依然毫无顾忌,显然并不把的心意放在心上。

又或者韩老师的爱意让他笃定,无论他怎么待,都会在原地捧着一颗心等他。

“余团长,这是去哪儿啊?”面张老太太问道。

余团长笑道,“队有点事。”

韩老师突然紧紧咬住唇。

“韩老师。”苏软看着笑道,“今天招待文工团,食堂是不是有好吃的?咱们中午也去食堂打点硬菜回来吧。”

韩老师为是叫去捉余团长,犹豫了一下使劲摇头,丧气道,“算了,随他吧,咱们今天给米悦过日的,别为我的事情让大家不高兴。”

“咱们去打菜,关余团长什么事儿,”苏软笑,“况且,文工团又不是有他们男人能看,咱们人也能啊!”

问米护士,“文工团的男兵是不是也都很帅,我都还没见过呢。”

米护士眼睛一亮,还真有喜欢的人呢,“那李毅不知道有没有来,超级帅,唱歌特别好听。”

张毅在军区范围内算是小有名气了。

苏软笑道,“要是见到他,我帮你要签名,就当送你的日礼物。”

“真的?!”米护士高兴坏了,“那咱们快点,他们都是中午十二点开饭。”

苏软又转头问韩老师,“你呢,有喜欢的文艺兵吗?”

韩老师犹豫了一下道,“我也喜欢张毅。”

“行,那就这么定了。”苏软笑道,“咱们去找张毅要签名!”

“啊,了,”苏软问米护士,“你有相机吧?签名都要了,说不定能合影。”

端详着韩老师笑道,“韩老师其实挺漂亮的,咱们都好好打扮一下,毕竟明星合影是不是?”

米护士兴奋极了,“如果真的能合影,那我后岂不是能吹一辈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