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44章 这个,也算帮忙了吧?

我的书架

第144章 这个,也算帮忙了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比起卖股票, 救顾伟良才是苏青青如今的头等事。

回到酒店之后,她一直翻来覆去的想着明天的计划,看有没有什么错漏。

霍向阳围着浴巾从卫间出来, 上床躺在她身边好奇的问道, “你梦那个贵人是干什么的啊?”

苏青青目靠在他怀, 兴奋的眼睛亮, “做珠宝和服装的亨, 归国华侨,二十后全国到处都是他家的珠宝店和服装店, 据说他自己一个人身价就上百亿,那公司更别提, 加起来能值几百亿。”

“听说他在国外的家都像一个花园,进院门后, 到屋还要开一会儿车才能到。”

霍向阳咋舌, “的假的?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苏青青道, “国外的好多有钱人都是那样的,国内以后也会有。”

霍向阳道, “也是你梦到的?那你的梦可好啊?”

苏青青道, “可不是,到处都是楼厦,哥算什么, 梦的人还嫌弃它笨重呢!”

霍向阳想着他羡慕的不行的哥, 觉得苏青青梦的世界他无法想象。

苏青青继续道, “像那个贵人, 人家一身衣服就十几万呢,贵的几十万都有。”

霍向阳道,“那衣服金做的吗?那么值钱。”

苏青青笑, “级定制,就是专门为一个人量身定制的,反正就是特别贵。”

霍向阳啧啧道,“那不是给咱们两身衣服的钱咱就达?”

苏青青他一眼,“看你那点出息,救命之恩就值两件衣服钱啊。”

霍向阳笑道,“也对,一个厂怎么也得值五六件衣服吧。”

说着忍不住畅想起来,“你觉得咱们开个什么厂?”

苏青青笑,“就服装厂呗,你眼光那么好,产的衣服肯定能赚,以后咱们也可以搞自己的牌,也跟梦一样做级定制,主要就是手艺好的裁缝而已,人工和布料再贵能贵到哪儿去,剩下的就是赚的。”

霍向阳道,“那岂不是一件衣服就能赚十万?”

两个人正随意畅想着未来,苏青青忽然皱眉“啊”一声。

霍向阳也感觉到手下的动静,兴的道,“咱们这儿可活泼。”

苏青青『摸』着肚也是一脸的幸福,“再过一个多月就能见到。”

霍向阳闻言担忧的道,“你明天可以吗?要是有危险你就别去。”他认的道,“比起什么飞黄腾达,你和孩才是最重要的。”

苏青青心中一甜,却坚定的道,“当然要去!”

她也必须是顾伟良的救命恩人才行,这可是决定她以后在霍家的地位。

想到这几个月霍母和霍向美对她百般看不上的态度,苏青青心底狠。

那就是两个势利的眼狼,去她不过是失误招个李招娣,霍家母女过的时候竟然一人买个金镯唯独不给她,说什么是为她损失铺几千块钱。

她们怎么不说是为她,铺才赚的钱呢?

等她拿出报纸,她们看到股票涨之后,又立刻都是殷勤的笑模样,说补个金镯给她。

也亏得霍向阳体贴,给她补个更更粗的金镯,还多买一根项链。

结果那老妖婆又不兴,感她赚的钱她还不能花?

几天回门回来之后又开始给她甩脸,说什么她害霍向阳……竟然骂她丧门星,还想让她今一就在老家孩带娃,他们一家出去燕市逍遥。

想的可好!

偏偏霍向阳也拿他妈也没办法,这次两个人都是斩后奏跑来申市的。

苏青青眯眯眼睛,她那个婆婆和小姑说就是势利眼。

上辈苏软就是有顾伟良这个靠山,霍家母女俩才她当菩萨一样供着。

这辈她们也给她等着!到时候她一定要那个老妖婆和懒骨头霍向美留在老家!

不过霍向阳还是有些担心,“要不你再仔细跟我说一遍,我自己去。”

“不行的,”苏青青道,“没有我你可以不一定能救得他。”

她跟着不仅是要当顾伟良的救命恩人,还得防着苏软。

苏软上辈背靠顾伟良可是得不少好处,这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她又仔细想一遍,确定苏软没办法比她提早认识顾伟良,心下才稍稍安稳。

想到这,她再次嘱咐霍向阳,“哥,明天到那个时候,你速度绝对要快,一点别犹豫,知道吗?”一定要抢在苏软面!

“知道,放心吧。”霍向阳俯身来亲她,苏青青看着那张青紫的脸,赶紧闭上眼睛……

忽然有些疑『惑』,他的有那么英勇吗?不然上次……

上次是被那帮人绑住手脚,他没办法挥,概还是鹿鸣琛太厉害吧。

苏软这会儿也同样在想着明天去救顾伟良的事。

苏青青有一点猜对,她这会儿确实不知道顾伟良在哪儿,完全不能提想办法。

上辈她救顾伟良之后压根没放在心上,在公安局做完笔录就拽着霍向阳走,后来还是顾伟良专门根据他们留在警局的联系方式才找过来的。

顾伟良提出要报答他们,那个时候苏软只是暂时来南方看霍向阳的活,快就要回东林市看铺。

她见霍向阳除各个服装摊看新款挑样式的进货,并没有多少活儿干,知道对方有服装厂之后,为未来打算,她就跟对方要一份服装厂的工作。

对方承诺之后她又再三叮嘱霍向阳一定要自己当做一个普通的人工,千万别以什么救命恩人自居,那时候两人感还好,霍向阳也听得进去。

所以他们从来没有打探过顾伟良的一丁点私事,以至她如今想救顾伟良也只能去上辈去过的地方守株待兔。

黄山区是申市比较偏的一个区,离郊区近,味却比市中心要重的多。

下午三点,作为主街之一的斜阳街上还热闹,不少人穿着新衣服在路上溜达,寒暄,路边还有下期牌的老人。

路边,一辆出租车的司机骂骂咧咧,“这都二十分钟,你们还走不走啊?二十块钱就想买我一天还是怎么的?”

穿着驼『色』衣的孕『妇』从兜掏出五十块钱来递给他,“在这儿等两个小时,够不够?”

司机见状顿时没意见,手指夹住钱道,“好勒,咱们慢慢等。”

那孕『妇』正是苏青青,霍向阳也下车站在她旁边,跟着她一起左顾右盼,“你梦是辆什么车?记得车牌号吗?”

苏青青道,“怎么可能记得车牌号啊,就知道是辆私家车。”

他上辈光讲他怎么英勇和劫匪搏斗,又没讲这么无关紧要的东西。

好在这头车本来也少,目标明显,每出现一辆他们俩就死死盯着,随时注意着异样。

半个小时后,路的尽头出现一辆出租车,看着副驾驶上的人影,苏青青皱起眉,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

等靠近之后,苏青青现果然是鹿鸣琛。

她不由握紧霍向阳的手,苏软果然来。

而且……

苏青青皱起眉头认思索,苏软停在那个方向是不是说明那个方向更方便救人?

毕竟上辈霍向阳只说他们的出租车停在路边,没说是哪边,苏软才是亲身经历的人,所以她一定清楚。

想明这一点,苏青青立刻拽着霍向阳上车,对司机道,“师傅,车停去对面!”

又凑到霍向阳耳边小声道,“我看那帮人可能快来,向阳哥,一会儿我说冲的时候你一定要冲啊,不能让别人抢,明吗?”

霍向阳兴奋的点点头,“放心吧。”

他话音刚落,一辆黑『色』的轿车就由远及近,出租车的司机师傅看着距离还远,就照常掉头。

然而他的车轮才打到路中间,那辆轿车猛地加速冲过来,司机师傅吓得骂一句,赶忙踩刹车,想倒车。

然而那辆轿车又歪歪扭扭的在街上横冲直撞起来。

众人尖叫着四散退避,司机师傅破口骂一声猛打方向盘准备倒车,那辆车又朝着他的车屁股的方向撞过去,司机眼疾手快的踩下刹车。

那辆轿车最终又的拐个弯直接撞在路边的电线杆上。

司机师傅出一身冷汗,苏青青却是一喜,赶忙道,“向阳哥,快!”

那轿车竟然就在霍向阳座位的方向,只要一下车就能迎面碰上,倒是在另一边的鹿鸣琛和苏软过要麻烦一点。

眼见着轿车的车门打开,一个狼狈的中男人跳下来,扯着嗓喊救命。

苏青青实在怕苏软追过来,当下也顾不得其他,狠狠的推霍向阳一,“快去!”

霍向阳正弯腰下车,本来就重心不稳,苏青青急之下力气还特别,让他整个人趔趄着朝那边跌过去,然后一头顶在一个肉乎乎的肚上,正好错开求救的中男人 ,将马上要追下车的两个人一头又顶回去……

抬头就和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四目相对:……

苏青青:……

这也算是帮忙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