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卖股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说有机会再揍霍向阳一顿, 是因为她知苏青青一定不会放过去申市救顾老的机会。

顾老全顾伟良,是t国华侨,祖上一直在t国做珠宝和服装生, 华国改革开放, 九十年代初就回国来开拓国内市场。

九年初在申市考察市场的时候遭遇抢劫, 被当时路过的苏软和霍向阳救下。

其实准确的说, 是被苏软做主救下的, 霍向阳孙子就是个强中干的,实际怂的一批, 遇事就是个缩头乌龟。

而来苏软靠着顾老帮助起家,厂子开起来的时候, 霍向阳没少在亲戚前吹嘘炫耀这件事,除了事情的经过进行了一番美化, 时间地点都说的清清楚楚。

这是苏软一生最大的转折点之一, 以苏青青『尿』『性』怎么可能错过。

苏软自然也是要去的, 她倒不是在乎苏青青跟她抢什么机缘,只是顾老对她几乎有知遇和再造之恩。

她当然不会把他的安危放心的交给别人, 尤其是霍向阳和苏青青两个不靠谱的货『色』。

正好他们也要去卖股票。

正月初七, 两人启程前往申市,上飞机的时候,鹿鸣琛想扶苏软, 被她狠狠的瞪了一眼甩臂躲开。

鹿鸣琛『摸』了『摸』鼻子, 是赖似的贴上来, 拥着她找位置坐下。

坐下的时候苏软嘶了一声, 又忍不住想瞪人。

鹿鸣琛殷勤的帮她扣上安全带,“好了好了,马上就能好好休息。”

苏软靠在椅背上, 冷哼一声,闭目养神,不想理他。

按照鹿鸣琛的计划,他们本来是打算初五开车出发的。初四晚上的时她差点要被鹿鸣琛搞死,理由是未来两都没得吃,得提前补上。

苏软实在招架不了了,急中生智说坐飞机走。

这年头高速特别少,即使他们两个人轮流开车,过去也得小两特别累,坐飞机就不一样了,又快又不用『操』心,唯一的缺点也就是贵。

贵的平常人很少把它列入出行的交通范围,让穷了一段日子的苏软也把它给忘了。

于是鹿鸣琛去买了初七的机票。

本以为逃过一劫,然而昨晚上她经历了这家伙惨人的折磨,理由变成了两个,一,未来几不一定方便;,不用开车都不用担心精力不足,飞机上补个眠就好了。

摔!他变态的精力跟别人能一样吗?!

最苏软觉得自是昏过去的,然觉得刚刚闭上眼睛,就被叫起来要出发。

她难得有了起床气,一早上都不想理鹿鸣琛。

这会靠在座椅背上,本来是闭目养神的,然而困一浪一浪的涌上来,她渐渐沉入梦想。

隐约中有人大声说什么,似乎在为难空姐,这年头暴发户多,素质又实在堪忧,坐个飞机把自当成高人一等的大爷。

苏软皱了皱眉想要睁开眼睛,声音又忽然消失了,很快一只手臂伸过来,苏软顺势靠进熟悉的怀里终于沉沉睡去。

鹿鸣琛的目光才这从旁边挺着啤酒肚的男人身上移开,对空姐,“给我一个毯子。”

回过神来的空姐赶忙去拿毯子,啤酒肚男人『摸』着自剧痛的手腕吓得换了的空位上,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这个男人好可怕。

然而在他拿毯子,眉目又温柔起来,蓝『色』的毯子抖开盖在怀中的女人身上,细致的盖好,大掌轻轻的拍着对方的脊背,完全法跟刚刚个出手如电,目光狠厉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这一趟航班非常安生。

不三个小时的行程仿佛一晃而过,苏软感觉自没睡多久,就被推醒,“软软,醒了。”

苏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鹿鸣琛『摸』了『摸』她的额头,低头帮她整理安全带,“马上要落地了,先醒一会,别感冒了。”

苏软伸了个懒腰,对上空姐的视线愣了一下,这感激中带着敬佩是怎么回事?

下飞机的时候,空姐对她笑的格甜美,“欢迎下次乘坐。”

苏软礼貌回应之跟鹿鸣琛说,“这趟航班的空姐挺厉害啊,我之前好像见有人闹腾,结很快就平息了?”

她话音落,就看好几个人看向她,目光奇异,搞得苏软一头雾水。

鹿鸣琛看着她呆呆的样子,轻笑一声,着牵了她的手下了飞机。

苏软『摸』了『摸』自的脸,“虽然我知我很漂亮,但这个回头率有点夸张了吧,而且他们的目光怎么像是看……”

鹿鸣琛笑,“像看什么?”

苏软一本正经的,“像是看大哥的女人。”

鹿鸣琛失笑,屈指弹了弹她的脑门,“叫大哥。”

苏软皱皱鼻子,坏笑,“宝贝哥哥?”

他以前可是很排斥这个字的。

谁知这会确实一笑,“也行,棉花妹妹。”他有所指,“软软的。”

苏软气得踢他,他加快脚步躲开,两人笑闹着出了机场。

他们是找了上次市安局附近的招待所住下,这里显然比别处更安全,条件也不错。

好好休息了一晚,九点多,了交易所开市的时间,两人就提着一箱子股票去了证券交易所。

远远的就看熙熙攘攘的一堆人,有从人群中时不时爆发出的欢呼声。

如今的交易所火爆程度比起苏软去年来的时候简直不能同日而语,当地人都了一种疯狂的地步,都是人,其中有买的,又卖的,更多的是来观察指数涨跌的。

周围专门设了警察岗亭,有几个警察在旁边巡逻。

鹿鸣琛将苏软护在怀里,看着门口小黑板上工作人员刚刚改过的指数咋舌,“今支股票真涨了百分之十,其他也都是涨的。”

这一又赚了两万多,他都不由心动了,这么搞上两,他们装修房子的钱都出来了,四合院都能通上暖气,卧室里可以换张大床……

苏软不知他脑子里又在开车,直接拉着他去卖股票。

他们的股票上了十万,有专门的小户室可以交易,而且因为这疯狂的涨幅买的人多,卖的人反而少,工作人员跟他们再三确认。

而是就这么和工作人员交流的一会功夫,八只股票总体又涨了百分之一左右,又是几千块钱又手。

苏软直接把箱子推给工作人员,“卖!”

大年初一算的时候是十万的股票,大年初八手十五万六千多,这是鹿鸣琛自的。

苏软去年一万三投入的股票,这会也卖了十四万多……

一沓沓股票换成一整个行李箱的钱,两人从交易所出来倒也不引人注目,毕竟这个地方这样的人不少。

临走的时候鹿鸣琛好奇想再看看指数涨多少了,苏软拦住他,“别看,或者看了别告诉我!”

鹿鸣琛疑『惑』,“怎么了?”

苏软捂着胸口,心痛的,“万一在涨,我得心疼死。”

这种晚几分钟或者晚几个小时就能赚几千甚至上万的游戏实在太刺激了。

她上辈子开始学着玩股票的时候已经都是智能交易平台了,股票账户和银行卡绑定,出入都是数字,和这种实打实把钱拿在手里的感觉非常不同,毕竟一千块就是好厚的一沓。

鹿鸣琛失笑,看着她全程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以为她完全不在乎呢,不过他是回头看了一眼,“咦,跌了。”

苏软一喜,立刻回头,“跌了多少?”

鹿鸣琛本来是想让她心里舒服点,不妨她动作这么快,虽然没能看小黑板,但人群中兴奋的欢呼已经说明了问题。

苏软气愤的想要拧鹿鸣琛,目光忽然一凝。

“怎么了?”鹿鸣琛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了苏青青和霍向阳。

这次两人显然谨慎多了,穿着灰扑扑的衣服带着帽子和口罩,不过苏青青挺着的肚子和霍向阳额角的青紫是很显眼。

苏软就看着他们本来排在卖的队伍里,走跟前了又退了出来,显然也是不舍得卖了。

苏软啧啧摇头,“我打赌,他俩最挣不了多少,你信不信?”

鹿鸣琛『摸』着她的脑袋笑,“信,你不是说想着大赚特赚的人最都倾家『荡』产了吗?”

确实如苏软所料,本来决定了今一定要把股票卖掉的苏青青和霍向阳临跟前又舍不得了。

去年因为出了抢劫档子事,苏青青强迫霍向阳买的股票没能卖成,来两人被些劫匪了一夜吓破了胆,好长时间没敢来交易所。

但苏青青一直注着股市的消息,当霍向阳来看股票大涨,他们买的三千块股票每都能赚几十块之,心里终于舒坦了,也开始经常注股票消息。

半年股票涨停板放开,看着飞速飙涨的股票,他开始兴奋。

如今股票真的和苏青青梦中一样,他们去年三千买的股票已经涨了三万,有当初在开云县农村信用社贷的款,他们用了一万五在燕市开铺子进货,剩下的一万五也全都投进了股市,现在也翻了将近四倍。

苏青青和霍向阳盯着小黑板上的指数牵着的手紧紧相握。

霍向阳低头小声,“三万加六万,现在就是九万,今又涨百分之十了,九千块钱手!”

他的语气是止不住的激动,“咱们今是别卖了吧,说明可能会涨百分之十,就是一万八千多。”

苏青青迟疑。

霍向阳继续,“你光梦是月,这月有半个多月呢,就算每涨个百分之五,十这九万就能变成十多万。”

苏青青再不犹豫,跟着他一起退出人群。

他们的铺子一家人辛辛苦苦一个也才能赚一两万,而现在只要把钱放在,搞不好一就能赚这么多,换谁谁能舍得。

最两人一直盯指数盯了休市,百分之十六!这一他们又赚了将近一万五!

两人高高兴兴的定了个高级酒店享受了一晚,又去盯,中间看着指数变绿吓了一跳,找工作人员准备卖的功夫,指数又一次翻红,并且飞速上涨。

卖股票的人纷纷散开,苏青青有些犹豫,霍向阳却已经坚定的拽着她离开,“不卖了,明再卖。”

“可是……”苏青青,“明咱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来不了啊。”

“就!”霍向阳有些青紫的脸『色』都散发着红光,“这涨的多好,我看能再涨几,一一万多块呢,光这两涨的就够咱们贷款了。”

“况且都涨这么多了,跌一也没事,大不了就是这两的不赚,也有九万多呢,要是赚了,就变成十几万了。”

苏青青一想也是,就算跌起来再卖也来得及,也许上辈子的月就是月底呢。

况且他们马上就要遇顾伟良了,就算真赔个几万,对于他们来说也将成为『毛』『毛』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