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42章 咱们一起去去晦气

我的书架

第142章 咱们一起去去晦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鸣琛面无表情地揪着霍阳的领子, 狠狠练两拳下去,霍阳连反应没反应过来,察觉自己半边脸是麻的。

等第拳下来的时候霍阳也才勉强抬起手, 然而也只是徒劳, 几乎以为自己的半个脑袋要被打掉了。

苏青青终于回过神, 抱着肚子尖叫着跑过来, “鹿鸣琛!干什么?放开!”

围观的众人也赶紧上前劝架, “哎哎哎,是怎么了。”

“有话好好说。”

鹿鸣琛拎着霍阳跟拎小鸡似的, 一把将狠狠的掼苏青青脚边,苏青青赶忙吃力的弯腰去扶, “阳哥!怎么样?”

此时霍阳驼『色』的羊绒大衣和头发已经『乱』成一堆,半边脸肿的老, 唇边也有血迹, 趴地上狼狈不堪。

苏青青气愤的抬头看着鹿鸣琛, “……”

然而对上那双冰冷的凤眸,上辈子恐惧的经历忽然窜入脑海, 到了嘴边的话全部被吓了回去。

今天的鹿鸣琛一直沉默温和, 苏软身边一副矫『揉』造作的模样温柔宠溺的看着,让苏青青一时间忘了是个狠辣怕的男人。

鹿鸣琛居临下的看着们俩,冷冷的道, “苏青青, 我面前晃还不够, 竟然还敢让狗东西来『骚』扰苏软。”

“是不是觉得我太好说话了。”说话间, 忍不住抬脚踩住了霍阳的小腿。

霍阳不禁发出一声惨叫,“啊啊啊!我没有!放开我!”

围观的人却愣了。

有人问道,“鹿鸣琛说的是什么意思?”

刚刚有听见霍阳跟苏软说话的人解释道, “能有什么意思呀?是说苏青青去勾引鹿鸣琛没成功,结果霍阳去勾引苏软了呗。”

“真是……俩不是好好的吗?干啥呢?”

“干啥?我看八成是看人家日子过的好,眼红了呗。”

永远不要小看八卦小分队的力量,明眼人能看出来,霍阳拍马也赶不上鹿鸣琛,而苏软也不知道甩了苏青青几条街。

从小到大苏青青一直跟苏软较劲,当时四个人有那么一段渊源,如今苏青青后悔嫁给霍阳想勾搭鹿鸣琛绝对是她能干出来的事情。

霍阳更说了,当初本来看上的也是苏软,只是后来和苏青青光溜溜的被当场捉住才迫不得已结的婚。

如今看着越□□亮优秀的苏软,肯是忍不住起了小心思。

“唉,们没听到刚刚那语气,‘软软,那些钱不该意气用事的,给们些好处也行了’”那婶子学的惟妙惟肖,嗤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才是软软男人呢。”

“所以,怕也是为了钱吧。”

是最强有力的理由,苏青青那边当然也是。

众人『露』出不屑的表情。

霍阳捂着脸艰难的爬起来,辩解道,“我不是,我没有,我是看着『奶』『奶』和大伯关心,随口说了一句而已!”

胡婶子亲耳听到说话了,并不信道,“再关心也轮不着关心,那钱人家正主不要,『操』心个什么劲儿,难不成省下来还能成了的不成?”

苏青青听了话心中一跳,猛地看霍阳。

苏软想到刚刚苏青青跟她说的话,也眯起眼睛,霍阳一副受了莫大冤枉的表情。

鹿鸣琛完全懒得看们两个跳梁小丑,牵住苏软的手准备离开。

路过霍阳的时候忽然停下,霍阳下意识的捂着脸后退一步,倒不是想副怂样,而是身体的疼痛让自然的『露』出样的反应。

“没有下次。”鹿鸣琛的语气并不狠厉,反而带着几分懒散,说话时目光扫过的眼睛和嘴巴。

然而霍阳莫名有种眼睛要被剜掉,嘴巴要被撕烂的恐惧,脊背的凉意让一句话说不出来。

鹿鸣琛才牵着苏软朝吉普车走去,苏软还做了个恶心的作,“真恨不得换个名字。”

霍阳五颜六『色』的脸能看出来发了青。

不过鹿鸣琛却『露』出些模样,开了副驾将手挡车顶,看着苏软上了车才绕去驾驶室。

吉普车启离开,苏家沟的人顿时围一起八卦起来,觉今天瓜吃吃不过来。

桂花嫂子忍不住道,“当初要死要活的抢人家的婚事,会儿结婚了还勾勾搭搭,苏家闺怎么教的?敢情全天下的好事要她占了才算完啊。”

“也不能说是老苏家的事儿,那人家苏软不是好好的吗?”

“说起来,霍阳也好不到哪儿去,哪个正经人家相亲还没跟对象怎么着呢,先跟人家妹妹亲亲热热的,最后滚一起说是意外,谁信啊。”

“看看人家鹿鸣琛会不会干出事儿。”

“么说,们俩还真是绝配,怪不得当时苏软说看不上霍阳。”

“今天是听说苏软能有钱了,才想着勾搭吧,也不看看那德行,谁会放着鹿鸣琛不要跟啊。”

“所以说鹿鸣琛打的好。那才是真男人。”

“以前还觉得霍阳不错呢……啧啧,刚刚看见了没,鹿鸣琛一只胳膊比强……”

旁边的议论几乎好不遮掩,苏家人脸上火辣辣的,苏文山冷冷的盯着苏青青,“当初是自己不嫁鹿鸣琛,宁愿干那丢人事儿也非要跟着霍阳的,现要干什么?”

廖红梅恼火道,“大伯子,怎么也跟着们瞎说,苏青青大着肚子呢,怎么能勾引人?”

她看着霍阳,“我说阳,我们当初没『逼』着娶青青吧,一年我们青青给们霍家出了多少主意?要不是她,们霍家能赚么多钱?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的孩子呢,是不是得讲点良心。”

冷,“当苏软是那个小莲呢?能看上?我告诉,要真敢对不起我们青青,我豁出命去跟没完!”

霍阳脸『色』铁青,窝的一肚子火陡然爆发,“我说了,我没有!”

“我心疼那些钱不也是为了们苏家吗?们不心疼?”捂着脸冤枉的要哭了,“我叫她小名是因为旁边胡婶子一直那么叫,我下意识叫串了,谁知道两口子反应那么大!”

“们自己心里有鬼,也能怪我?”

扭头看着苏青青,“青青,也不信我吗?”

问,“鹿鸣琛说去面前晃了,那也勾引了?”

苏青青立刻道, “我怎么能!”

霍阳道,“对啊,我从来没想过会勾引鹿鸣琛,我能觉到的心,难道觉不到我的?”

苏青青犹豫了,上辈子的霍阳那么专一,自己有预言梦以帮,没道理不喜欢自己。

她心疼的『摸』了『摸』的脸,“我怎么能不信,不信我不会挡面前了。”

“青青。”霍阳委屈的揽住她,两人一副误会解开的模样,倒显得众人冤枉们了。

不过冤枉不冤枉众人已经不关心了,现更重要的是鹿家老太太手里鹿鸣琛她妈的东西。

苏青青憋了一肚子气还想跟们理论,苏老太太怒道,“行了,还嫌不够丢人?!”

去年整整一年,苏青青没消停一天,苏家的脸全让她丢尽了。

“行了,时候不早了,俩也早点回去吧。”

大年初回娘家,苏青青和霍阳竟然是被撵出门的。

苏青青和一瘸一拐的霍阳互相搀扶着走路上,气的咬牙切齿,“说到底还不是觉得鹿鸣琛给了钱,说什么是什么了。”

“一个个是些捧踩低的势利眼!”她紧紧的握着霍阳的手,坚的道,“阳哥,相信我,咱们很快会比鹿鸣琛和苏软更有钱的!”

“到时候让帮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们后悔死!”

霍阳想到苏青青说即将遇到的贵人,眼底也『露』出了狠意,今天受到的屈辱,以后一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苏青青和霍阳气疯了,苏软和鹿鸣琛边也恶心的不轻。

回到家后,苏软把衣服脱了挂衣架上,猜测道,“那玩意儿不是听见苏青青和咱们说的话,以为我会卷着的钱去给吧。”说到里,她做了一个呕吐的作,“多大的脸。”

鹿鸣琛也脱了大衣来挂,没等苏软离开,直接『逼』近把她挤和衣架中间,苏软自然的抱住的腰道,“今天真是打的好,我也应该踹两脚的。”

她想到了什么,忽然摩拳擦掌道,“我猜过几天应该还有机会,看我不锤死!”

鹿鸣琛一直没说话,挂完衣服后忽然把苏软打横抱起往卧室走去。

苏软一惊,搂住的脖子道,“干嘛啊,开了一天车不累?”

鹿鸣琛把她扔床上欺身过来,“我也觉得恶心,咱们一起去去晦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