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41章 鹿团长揍人拉

我的书架

第141章 鹿团长揍人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青青确实要被气死了, 她还要再说什么,鹿鸣琛就从堂屋了出来,他应该是从窗户到了她们俩。

他皱着眉头近, 冷淡了苏青青一眼, 低头柔声问苏软, “说什么呢?”

苏软故意嘟着嘴, 挽住他胳膊, 哼哼唧唧道,“没什么, 她就是来质问我为什么要骗你。”

“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骗你了?再说了, 我骗你关她什么事啊?”

鹿鸣琛着她娇柔造模样,就知道她又在气苏青青, 配合盯着苏青青道, “我是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再招惹软软了吗?”

苏青青咬着牙槽气道,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妈是被鹿家害死,所以她才能轻而易举把什么事情都做在你心坎上, 取得你信任!”

“你确定你要相信她?即便知道了她爱人是霍向阳, 最卷了你所有财产去勾引他。”

苏软抬头着鹿鸣琛给他分析苏青青心理状态,“我估计是霍家觉得她不好,毕竟这婚事来路不正, 所以总是心虚, 老觉得我回去抢霍向阳。”

“霍向阳, ”她嗤笑一声, “鸣琛哥你和霍向阳比起来,傻子都知道你更好啊。”苏软靠在鹿鸣琛就肩膀上,一副小人得志模样, “我她就是嫉妒我找了你。觉得我子过比她好。”

“唉,她从小就这样。”苏软继续道,“尤其现在知道你有钱了,恨不得你不要我,她才好趁虚而入,她做这事特别熟练。”

“可惜啊。”苏软怜悯着苏青青,“鸣琛哥和你家霍向阳是不一样,霍向阳能被你轻易勾引 ,鸣琛哥却最讨厌你这种不正经人。”

苏青青气结,“谁不正经了?”

苏软道,“谁觉得被戳了痛脚就是谁呗。”

鹿鸣琛宠溺『摸』了『摸』苏软脸,对苏青青道,“这是我们两个事情,就算她骗我我也心甘情愿,轮不到你来管。”

“请不要再来我们面前晃悠,否则你们现在铺子也别想要了。”

苏软着鹿鸣琛笑特别甜,“鸣琛哥你最好了。”

“嗯。”鹿鸣琛面带笑意,“放心,我肯定不相信她。”说罢揽着苏软离开。

苏青青气脸『色』铁青,狠狠盯着两人背影。

偏苏软还回头得意洋洋了她一眼,朝着她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鹿鸣琛低头了眼苏软,不由失笑,『揉』了『揉』她脑袋,真是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苏青青在面抱着肚子呼哧呼哧喘气,直到两人彻底不见了才咬牙切齿咒骂,“疯子,傻瓜,活该你早早死了,就是傻死吧!。”

“向阳?”有人叫道,“怎么站在这?”

苏青青心中一跳,急忙转头,就见霍向阳从院墙外面过来,还笑道,“来找青青。”

到站在胡婶子家院子苏青青温柔一笑,“原来你在这,叫我好找。”

苏青青问道,“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过来?”

霍向阳目光微闪,“刚刚过来啊,我你出了门半天没回来,有点担心,就出来找找。”他往胡婶子家院子望了望道,“你怎么到这来了?”

似乎是想起了她之前说话,问道,“难道是鹿鸣琛来感谢你了?”

苏青青一窒,冷哼道,“我可用不着他感谢,那就是个傻子,等着吧,有他悔时候。”

想到这,苏青青绕出院子挽住霍向阳胳膊,气愤道,“刚刚还碰见我姐,跟我炫耀她要有钱了,还一个劲不起你,气死我了。”

她道,“向阳哥,咱们以一定比他们更有钱,他们就算继承了百万又怎么样,鹿鸣琛一个穷当兵,苏软他就开个小铺子,坐吃山空根本就坚持不了年。”

“到时候让他们悔今天狗眼人低。”

霍向阳笑道,“又是做梦梦到?”

苏青青左右了一下,神秘兮兮道,“我昨晚梦见咱们去卖股票时候救了一个贵人。”

“那个贵人超级有钱,资产千万,他帮你开厂子,你很快就成为老板了。”

霍向阳眼底微亮,经过了件事,他对她能做预知梦能力深信不疑。

他宠溺着苏青青道,“你真是我福星。”

苏青青着他目光,亲昵依偎进他怀,心踏实了很多,即便冲着她这份助力,霍向阳也越来越离不开她。

苏软别再做她春秋梦,却没到霍向阳着刚刚苏软离开方向『露』出若有所思表情。

“哟,这小两口感情真好,不过青青挺着肚子还是别在这站着了,进去吗?”

原来是已经有吃了饭乡亲们陆陆续续过来了蹲八卦了,苏青青不想进去,霍向阳却已经揽着她往去,“去,也不知道这事最要怎么弄。”

屋子陆续来了不少人,挤得满满当当,村干部和鹿家那边长辈还没到,众人就坐在一起聊八卦,鹿家事情聊差不多了,众人注意力难免放在苏软和鹿鸣琛身上,关心他们在燕市生活。

还有人已经开始替他们畅想继承巨额财产要过什么样生活了。

“买个楼房,彩电冰箱洗衣机全买了,再配上个小汽车。”

还有人道,“要我说,有那么多钱还买什么楼房,我电视那些老板,都住买别野。宽敞气派很。”

“向阳,你在南方见识多,南方老板是不是都住别野?”

霍向阳正不着痕迹观察着苏软,听到这话反应了也才白他说别野是别墅,不由失笑,“那倒是,南方有钱人都住小洋楼,就是民国那外国人盖公馆,和咱们楼房可不一样,特别气派。”

“就电视那样?”

“嗯,一模一样,不过那是真正有钱人了,司机、保姆,房子维护,一年没个十万恐怕下不来,百来万可不怎么经花。”

霍向阳意有所指道,“我知道有个继承了他爷爷遗产年轻人,也是好百万,结果坐吃山空,没两年就把他爷爷留给他公馆卖了。”

苏青青顺势道,“所以啊好男不吃分家饭,说到底还是要人有本事才行。”

“毕竟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年谁发财啊。”她有意无意晃了晃手上镯子,“就像我们去年,不是还穷贷款呢吗,贷了三万开了个铺子,本来想着就赚个辛苦钱,谁能想到一天手上就过小一万呢。”

众人顿时惊了,“燕市开铺子那么赚钱啊。”

“倒也不是谁都那么赚,主要还是我和向阳哥都比较挑衣服,人家都爱在我们铺子买。”

“不过年就不成了,”她『摸』着肚子瞟了苏软一眼道,“我这都要生了,得雇两个人。”

这话一说,不少人都来了兴趣,毕竟鹿鸣琛这边是个传奇故事,要真能跟着苏青青出去工,那事关生计,可完全不一样。

终于得到了众星拱月待遇,苏青青和霍向阳两人都舒坦了,立刻甩开膀子尽情吹牛。

人都被吸引过去,苏软正好跟鹿鸣琛小声商量,“你觉得老手真有你妈东西吗?我怎么觉得她有点像骗人?”

鹿鸣琛低头把玩着她垂下来发稍道,“单子上东西少了两个金戒指和一对银镯子,概还有个金『裸』子,都是可以放在盒子夹层东西。”

“这些都无所谓,我记得小时候跟我妈拍过一张照片……”

苏软白了鹿鸣琛意思,贵重东西应该是没多少了,鹿老估计就是到了鹿老爷子惨状,想用这个吊着女们养老,可惜他们兄妹三人从小耳濡目染,为人处世都是利益至上。

鹿老头鬼鬼祟祟藏了那么多私房,又对三个女不公平,导致兄妹三人都觉得吃了亏,也不再信任他们,结果鹿老这么一吊,不仅没能让三个女给她养老,反而成了『逼』迫虐待她导火索。

所以鹿鸣琛寄予希望不过是一张照片。

林薇薇在鹿鸣琛六岁时去世,除了福姨那保存一张少女时照片,再没有任何痕迹……

想到这,苏软心头一酸,张开十指,『插』/进鹿鸣琛指间,紧紧握住。

鹿鸣琛了她一眼,轻轻晃了晃她手。

其实他们都知道希望渺茫,毕竟以鹿家老两口做派,对于林薇薇留下鹿鸣琛都百般磋磨,属于林薇薇东西怕不留下。

苏软越想越气,对鹿鸣琛道,“一你别说话,听我。”

鹿家乎是踩着鹿鸣琛父母尸骨,践踏着鹿鸣琛尊严享受了将近二十年风光,鹿老已经疯掉了还想着利用鹿鸣琛想过安稳生活,凭什么?!

鹿家一个人都别想好过!

“……哈哈,等真赚了一百万,我们掏钱给咱们村修桥铺路!”

两人说完才发现霍向阳和苏青青牛越吹越嗨,霍向阳还一直不着痕迹瞄苏软。

他隐秘,苏软并没有察觉,倒是鹿鸣琛冷冷眯起了眼睛……

霍向阳只觉得莫名有股危险感觉升起,再偷偷向苏软时,对上鹿鸣琛冷厉目光,顿时下意识避开。

苏软察觉到鹿鸣琛情绪不对,“怎么了?”

鹿鸣琛捏了捏她白嫩手指道,“没事。”

正说着,胡叔叔带着村委两个人和鹿家两个长辈过来了,鹿家两个长辈显然也觉得十分丢人,其中一个着鹿鸣琛叹道,“真是造孽呀。”

胡叔叔道,“他们两小年轻,这事怕不好办,鹿三叔您有没有个章程。”

鹿三叔叹了口气,满脸忧愁,“鹿家那三兄弟你们也都见了,亲爹都能折磨死。”

鹿长河再恶毒,最捞来好处还不是给了三个女,却没想到最竟然被亲生女磋磨死。

“所以说,都是报应。”

另外一个鹿七公着鹿鸣琛和苏软道,“如今我他们山穷水尽,也破罐子破摔了,这东西怕不好要。”

苏软着他意有所指目光眯了眯眼睛,这不好要是真,怕还是想要点好处。

鹿家果然从根子上就是歪。

苏软淡淡道,“刚刚我跟鸣琛哥商量了一下,我过了年要回去念书,鸣琛哥又经常要执行任务,肯定不长时间呆在这。”

“所以老手遗,如果是我婆婆照片、手帕之类常用件什么,就给我们,其他什么镯子戒指银元之类……”苏软道,“那些都是害死我婆婆东西,我们也不想要了。”

“到时候谁能要到谁就分去,或者就捐给村子造桥铺路都行,各位叔叔伯伯着办吧。”

众人都是一惊,有人提声音道,“那些钱你们不要?”

苏老和苏文山都着急着苏软,这么一笔钱不要,那不是疯了吗?

一直没说话苏文山都忍不住着鹿鸣琛开口,“你们再好好考虑考虑,钱又没有错。”

苏文川道,“对啊,鸣琛,这么事情你可不能由着苏软瞎出主意。”

鹿鸣琛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我都听她。”

苏家人哑然,当然除了苏家人,其他人都非常兴。

本来是别人家热闹,现在直接变成了自己切身利益,现在跟鹿家要钱,人人有责。

哦,鹿家两个长辈脸『色』也不好,本来是鹿家东西,现在要分给全村人……

然而鹿鸣琛和苏软显然心意已决,把事情定好就由着村去处理。

两个人很快就准备启程回东林市了。

临前苏软因为乡亲们寒暄而落单功夫,霍向阳不知什么时候忽然靠近她,“软软,那些钱你不该意气用事,给他们些好处也就行了。”

语气竟然很亲近,说话那感觉仿佛这钱是他似。

上辈子霍向阳想勾搭姑娘时候就总是这副做派,仿佛他就是对方亲近人。

苏软恶心不行,不客气道,“关你屁事!”

又抬头冲着不知道跟谁吹牛苏青青道,“苏青青,管好你们家霍向阳,好好跑过来叫我小名,能不能别叫他恶心我。”

苏青青脸『色』变,不可思议着霍向阳,不过她还没反应过来,在男『性』长辈那边鹿鸣琛就步过来,一把抓起霍向阳,狠狠一拳挥了下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