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39章 回苏家沟

我的书架

第139章 回苏家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正月初三, 苏家沟出嫁的姑『奶』『奶』回娘家。

霍向阳小心的扶着苏青青在前往苏家沟的路下了公交,远远的看着苏家沟的村站着好多人。

他下意识地挺胸抬头,整理了一下微卷的头发。

苏青青抬头笑眯眯的看着他, 那是她昨晚趁着霍向阳洗完头后专门用小皮筋儿和小棍子帮他卷的。

如今配上米『色』的高领『毛』衣和驼『色』的羊绒外套, 别有后世韩流明星的味道, 在现在绝对是头一份了。

苏青青挽上霍向阳的胳膊夸道, “我老公真是帅呆了!”

霍向阳笑起来, 低头看着她,“我老婆也最漂亮。”

苏青青嘟了嘟嘴, 抚上已经完凸起的肚子,娇嗔, “就会骗人。”

霍向阳也伸手『摸』了『摸』,温柔的道, “骗人是小狗, 就算怀孕了, 我老婆也是最漂亮的。”

苏青青眉眼笑的跟他十指相扣,看着远处的人群嘱咐道, “十有八/九是听说咱们赚了钱来巴结的。”

“你可注意点哈, 就算是我『奶』『奶』或者我伯要借钱什的,你也别应承,借给他们就是肉包子打狗, 有去无回。”

霍向阳笑, “放心吧。”他抬手晃了晃苏青青的手, 又瞄了瞄她的脖子, “我媳『妇』儿自己都还不够花呢。”

苏青青今天跟霍向阳穿着同款,只是她肚子了,所以没有系扣子, 脖子上的金项链和手腕上的金镯子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她甜蜜的靠在霍向阳肩膀上撒娇,“向阳哥你最好了。”

有个路过的叔叔,看他俩笑呵呵的打招呼,“哟,青青回来了,今年这是发财了啊。”

苏青青笑道,“离发财还早着呢,就在燕市了个铺子而已。”

叔叔惊叹,“那还不够厉害,咱们在县城都不起铺子呢。”

叔叔旁边的婶子道,“苏家个闺女都出息,一个铺子发财,一个上学是高材生,还嫁了个有钱的团长。”,

又催促那叔叔,“赶紧的,鹿鸣琛和苏软一会儿要回来了,别时候耽误事儿。”

看着人匆匆离的背影,霍向阳不由皱起眉头,心情有些不爽,“鹿鸣琛和苏软要回来?”

他底有自知之明,只要鹿鸣琛在,他就永远是做陪衬的那个。

苏青青往鹿家的方向望了望,隐约看门上挂着的白布,『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回来怎了,又不碍咱们的事儿。”

霍向阳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愣了一下,“这是……”

“鹿家出事儿了呗。”苏青青道,“鹿鸣琛肯定是要回来的,至于苏软嘛,也许?”

霍向阳疑『惑』,“鹿家出了事儿,苏软作媳『妇』儿肯定也要回来吧。”

“谁知道,也许鹿鸣琛不想带她呢。”苏青青忽笑弯了眼睛,“鹿鸣琛今天回来说不定还主来谢我呢。”

霍向阳一头雾水,“他什要谢你?”

苏青青意的扬起下巴,卖了个关子,“你等着看就是了。”

鹿老爷子去世的日子可跟她说的分毫不差,鹿鸣琛总该相信她说的是真的了,当会来找她。

至于苏软……

苏青青斜眼看着霍向阳,抱紧他的胳膊警告道,“要是今天苏软回来,找你说的你不许理她啊。”

“你可别忘了她当时是怎看不上你的。”

霍向阳心中一,“怎,她要有麻烦了?发生了什事?”

苏青青哼道,“你看着呗,反正你不许理她。”

霍向阳宠溺的『摸』了『摸』苏青青的头,“好好好,都听你的。”

人一路说着走近了村,就见众人看着他们的方向一个个神情激:“来了,来了!”

苏青青不由『露』出个矜持的表情,哼,这些人当初看她的笑,这会儿还不是巴巴的贴上来。

霍向阳显也很喜欢这种视,笑着对人群中的苏老太太和廖红梅他们招呼道,“『奶』『奶』、妈,你们怎出来了?我们这马上就回去了。”

苏青青也婶娘伯娘的叫着,“家过年好啊,一会儿去给家拜年。”

而想象中的热情巴结并没有发生,有人甚至像才看她似的,惊讶的道,“哟,青青回来了呀?”扫过她脖子上的金项链又多加了一句,“看来去年是发财了吧。”目光很快移了他们身后。

苏老太太也没顾上搭理他们,快速道,“老二家的,青青回来了,你先带着他们回去!”

后望着他们身后道,“那是鸣琛和软软吧?”

有人道,“能军用吉普的,不是鸣琛还能是谁?”

苏青青回头,这才发现,有一辆军车从路那边渐渐驶近,原来这些人一直等的都是鹿鸣琛。

霍向阳意识了这一点,有些尴尬,掩饰『性』的『摸』了『摸』鼻子玩笑道,“这是怎了?鹿鸣琛排场这啊,回来之前还给你们下命令要来迎接了?”

有人愤愤道,“唉,你是不知道……”说一半,就跟着人群一起激起来,“是鹿鸣琛!”

“苏软也回来了。”

看着坐副驾驶上的苏软,有人感叹道,“想当初还一直觉苏软可惜了,没想最后反而她嫁的最好。”

“可不是?说起来他们结婚的时候我还想着这鹿鸣琛这不是好好的吗?怎都说人家瘫了,敢情鹿家那起子黑心肝的就是故意这说,就是想专门给他找个拖后腿的。”

有人不赞同,“苏软哪儿拖后腿了?”那人说这里瞟了眼苏文山道,“那是被家里头耽误了,人家现在不也是燕京师的学生?听说出来就能在燕市当老师了呢。”

“我又没说苏软拖后腿,我是说鹿家是那打算的。”

“要不就鹿鸣琛那人才,听说部队里领导的闺女都追求呢,什的找不着?不过没想苏软也是个命苦的,这俩一凑倒是都苦尽甘来,刚刚好。”

说的人目光扫过苏家人和苏青青,装模作的感叹,“所以说都是命,说底,还是苏软命里带福,怎压都压不住。”

苏老太太脸『色』还好,盯着吉普车仿佛没听懂,笑呵呵的附和道,“我家软软就是个有福气的。”

廖红梅的表情却有些控制不住,本来还觉霍向阳一百个不错,长好还能干,去年又在燕市了铺子赚了钱,在苏家沟绝对算上头一份了。

而自从昨晚知道了鹿老太太透出来的事情,廖红梅再看霍向阳就各种后悔。

长相那不必说,就算她昧着良心也不能说他比鹿鸣琛好看,能力更是,人家年纪轻轻都是部队里的团长了,而他只是个投机倒把的。

就算一年赚几万,那人家鹿鸣琛什都不干就有几百万,最关键的是,经了这回事,苏软以后就相当于没婆家,那几百万说不定最后都握在她手里,想干什干什。

要是从来没过可能也就罢了,她也能跟这些看热闹的人一,羡慕羡慕也就过去了。

可这机会本来应该可以是苏青青的啊,结果都怪这丫头瞎折腾,最后不仅落了一堆恶毒不检点的名声,还带累了家里。

如今这天的好事更是都便宜了苏软。

“那鹿鸣琛外公给他留的东西都是真的!有几百万的东西!”廖红梅越想气越不顺,对着霍向阳也没了好脸。

苏青青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些人都知道了鹿鸣琛有钱,不由冷笑,这帮人果都是些捧高踩低的货『色』。

她靠在霍向阳肩头,对着廖红梅声道,“嫁人又不是嫁钱,人家再有钱她花不着不也是白搭?”

“我们家里我管钱,不信你们鹿鸣琛的几百万给苏软管吗?”她最后的声音不小,面前的吉普车里人能听见。

苏软疑『惑』,“什几百万?”

鹿鸣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降下车窗道,“几千万也归她管。”

苏青青一噎,不可思议的看着鹿鸣琛,苏软底又给他灌了什『迷』魂汤?这时候还护着她?

众人不由看笑一般看了眼苏青青,纷纷上前去凑热闹了,正月里没事儿,村里半的人都过来了。

苏老太太殷勤的指着苏家门宽敞的地方道,“把车停那儿吧。”

胡婶子见不上她前鞠后躬的做派,『插』嘴道,“今天又不是姑『奶』『奶』回娘家,赶紧先处理鹿家的事是正经。”

“去停我们家门吧,离鹿家也近。”

鹿鸣琛谢过胡婶子,把车子进村子,苏软看着身后的人群还有些疑『惑』,“就算鹿长河死了,也不至于这吧。”

“下去就知道了。”鹿鸣琛停好车,下去之后又绕副驾这边了门,伸手挡着车顶护着苏软下了车。

跟上来的人又叹,“鹿家还说什鹿鸣琛脾气不好,不会体贴人,他要不会体贴人这世上就没有会体贴人的男人了!”

鹿鸣琛和苏软很快就从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中知道了鹿家发生的事情。

万万没想鹿老太太竟疯了,也不知道是被鹿家几个儿女锁在屋里『逼』疯的,还是被鹿老头的惨状吓疯的。

桂花嫂子咬牙切齿,“要我说,那个黑心肝的就是活该,鹿鸣琛你就把你妈的东西要回来就成,丧事的事情别管,也轮不着你管!”

村子里的老人们知道的多一些,尤其记林薇薇的人,都替鹿鸣琛抱不平,胡婶子叹道,“这子真是把二房的用处榨的干干的。”

“利用了鹿满祥烈士的身份,又抢了薇薇的财产 ,最后还押着五六岁的鸣琛去各家哭惨要了工作……”

“结果还不好好待这孩子,简直畜生不如。”

“他们就是心虚,怕鸣琛长了知道了这事儿要找他们报仇,所以才往死了磋磨,我看就是不想让他好好长。”

“亏鸣琛自己能干。”

所有的人都义愤填膺,即已经知道了真相,再听鹿鸣琛曾经受过的那些苦苏软依觉心疼。

她上前默默的握住了鹿鸣琛的手,鹿鸣琛低头看了她一眼轻轻的回握。

苏软回头看着鹿家清冷的门,“现在是怎回事?”

胡婶子撇撇嘴道,“不敢出来呗,昨天鹿家那个老东西闹了一场后,本来来帮着收敛办事儿的亲戚朋友们也都走了。”

“我看鹿长河走都走不安稳了。”

在农村就这,家风和名声非常要,而往日里就算名声再不好,人们也讲究人死,能搭把手的就搭把手。

但鹿家这事儿做的实在太令人气愤了,亲戚都不愿意帮忙,其他人就更别说了,鹿老头的丧事肯定办不好。

正说着,鹿家门冲出来一个脏兮兮的老太太,她看鹿鸣琛眼睛一亮,“鹿鸣琛,鹿鸣琛,我有你妈的东西!”

“只要你好好埋了你爷爷,让老和老三好好给我养老,我就把东西都给你!”

“啊呸!”苏老太太上前一步,骂道,“那本来就是鸣琛的东西,你这个杀人犯还有理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