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38章 鹿家的下场

我的书架

第138章 鹿家的下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若兰后, 苏软看鹿鸣琛,“你知道你妈留了什么吗?”

鹿鸣琛皱眉摇摇头,那时候他毕竟小, 知道的有限。

苏软挽他的胳膊一边安抚他一边冷哼, “总归是良心现, 明天防点。”

苏软猜对了, 鹿老太太确实是良心现, 而是疯了,被吓疯的。

却原来鹿鸣琛报复鹿家之后, 警告鹿满吉和鹿满意说敢管鹿长河就告他遗弃罪。

彼时兄弟俩刚领教过了鹿鸣琛的狠辣,知道了他恨得置他于死地, 自然敢再留把柄。

然而精心奉养叫管,随便给口吃的保证他饿死也叫管。

鹿家兄弟选择了后者。

他压根没有给鹿长河治病, 医院判定中风之后, 兄弟俩加一个鹿彩霞, 甚至直接以分财产就看病为要挟,叫鹿长河交出玉镯和银元。

对, 兄妹人未免夜长梦多, 当天就一起打开了保险箱,然而那里面只有五万块钱和两个金镯子以及鹿长河名的两处楼房,显然是这么多年自己攒的私房。

根本就没有玉镯和银元。

对些于旁人来说也许这些东西已算的是一笔巨款, 然而在价值几十万的玉镯和银元面前这些反而成了『毛』『毛』雨。

鹿老头本来就是因为气急攻心瘫了的, 这会儿竟然被儿女这样要挟, 怎么可受的了, 当病情就更加严重,话说了了。

兄妹个无论问什么只一味的摇头。

一怒之,个人就把他接出了医院, 暂时去了鹿满吉家里。

然而等回去之后他才现,鹿满吉的房子要没了,仅是鹿满吉。

原来鹿满吉和鹿满意的处结果出来,两个人仅被掳了职位,鹿满吉因为涉嫌吃回扣,罚款七万;鹿满意涉嫌贿受贿,直接被拘役个月并处罚金五万。

而他两个一出事,全靠两个哥哥狐假虎威的鹿彩霞婚姻也出了变故。

鹿家有人焦头烂额,一时间钱成了最大的问题,家人先为了保险箱里的财产大打出手。

鹿满吉认为自己是老大,又一直给老头老太太养老,财产应该占大头;李梅自然同意,他又是愿意给他养老,老大这些年已吞了少了,剩的怎么也应该他更多,鹿满意在,她就叫了娘家的两个哥哥过来。

而这些钱作为鹿彩霞挽回婚姻的最后机会,她也豁出命去了,带夫家一起,家人在东钢家属院打的头破血流,最后也知道各自抢了多少,反正每个人觉得自己亏了。

从此成了仇人,每次见面分外眼红。

偏他得住在一起。兄弟俩犯事职位被撸,城里单位分的房子自然是住了。

而鹿长河名的房产,一个给鹿鸣玮住,另外一个空的两房人又是谁让谁。

总之一段时间的鸡飞狗跳之后,一家人是灰溜溜的回到了苏家沟老家。

鹿家有钱的时候也修了村子里的祖宅,一排五间红砖房,敞亮气派。

大房和房各占了两边的两间,中间堂屋就留给鹿长河和鹿老太太。

鹿长河的病自然治了,若说之前是带点威胁的意思,这次是真的想治了,一场变故让鹿家有人捉襟见肘。

再想到鹿老爷子宁愿偷偷藏钱可私里给了谁也拿出来解决他的困境,个儿女心生怨恨。

以别说治病,老两口吃饭成了问题。

这就说起老太太,他之以对有玉镯和银元的事情深信疑,就是因为她。

鹿老太太看到了他对鹿长河的态度,察觉到了情况妙,她想安安稳稳的过养老的日子,于是便承认了有镯子和银元的事情,并故技重施,对个儿女说,谁孝顺她,她就把东西给谁。

却没想到鹿彩霞先跳了起来,表示过去这些年他够孝顺吗?对老两口简直是千依百顺,言听计从。

可最后呢?除了鹿满吉拿了东西,他连知道知道,可笑的是为那些财产丢了工作。

当放了狠话:要然立刻把东西拿出来平分,以后兄妹个轮流给老两口养老,要老太太就一个人伺候鹿鹿长河吧。

这个说法得到了老媳『妇』李梅的积极支持,鹿满吉本来有些犹豫,林香却觉得先看到东西心里更踏实。

于是人达成一致,要求分财产。

鹿老太太自然是拿出来,就一口咬定了必须孝顺才给。

直接惹恼了刚遭受巨变的个儿女,再加想伺候鹿长河,就互相推诿,最后的结果是谁管。

大房和房各自垒了灶台,并会鹿家老两口,鹿彩霞倒是因为担心鹿老太太偷偷给两个哥哥财产跟来了。

然而她『性』子本来就混,做饭就真的只做自己的,老太太说起来她也直气壮,“你是靠儿子养老吗?跟他要吃的去!”

老太太只好自己做饭,然而她到底年纪大了,又养尊处优这么多年,米面之类的儿子给买,她自己根本扛动。

实在没办法了,出门去找人帮忙,直接哭诉几个儿女孝顺。

鹿家房人因此被戳脊梁骨,有人甚至大庭广众之对鹿满吉说教。

也是鹿家之前种的恶果,当初得势的时候嚣张跋扈蛮讲,如今人逮到机会可就使劲的落井石,完全给他面子。

鹿满吉却敢说什么,现在和以前一样了,他以后要在村子里生活。

于是回去之后装模作样的照顾了老两口几天,等见周围的人关注他了,他直接把鹿老太太关在了屋里。

尤其是出门的时候,为了防止老太太又偷跑出去闹腾,他会直接把她锁在屋里,并威胁敢叫唤就饿一顿,给饭吃。

老太太真的被饿过,又知道自己最后是要在这两个儿子手里过活,倒也听话,整天照顾鹿长河。

即便这样,鹿彩霞也没办法在堂屋住了,鹿老头吃喝拉撒全在炕,鹿老太太年纪大了,伺候的也精心。

身又脏又臭,整个屋里弥漫一股怪味儿,两个哥哥管,她自然也管,干脆就搬去了李梅家的客房,目前鹿家大房是他共同的敌人,两人倒也互相忍。

鹿老太太就这样被关了几个月,精神就有了些问题,尤其看到鹿长河的样子,她心中总觉得是报应来了。

直到昨天大年初,林香和李梅各自回了娘家,鹿家没人,他照例把鹿老太太锁了起来。

村里的孩子在外面玩的时候耳朵尖,听到鹿家院子里传来凄厉恐惧的叫声,里面堂屋的木门被疯了似的撞击。

左邻右舍的人察觉到了对。年轻的人跳进去把门打开。

开门的瞬间跟来看热闹的人惊呆了,大过年的,堂屋里又脏也又『乱』说,那股臭味简直熏死人。

更让他震惊的是鹿长河没气了,鹿老太太瘫坐在门口,吓的缩作一团。

正是大年节,村子里的人闲,消息瞬间传遍了全村,有人大骂鹿家两兄弟是畜牲,尤其知道了鹿长河的惨状之后。

因为瘫痪的缘故,老太太也没精力给他收拾,以鹿长河没穿衣服,据进去帮忙的人说,看到挨被褥的地方皮肤是烂的。

以当鹿老太太叫唤要让鹿鸣琛回来,要把林薇薇的东西给鹿鸣琛的时候,众人也解。

鹿家那两房实在太畜生了。

然而刚通知过鹿鸣琛,事情就生了反转。

鹿家的亲戚让鹿老太太赶紧趁鹿长河身体软把寿衣给他穿的时候,鹿老太太了疯似的尖叫,躲的远远的,“,他是报应,林薇薇找他来了,找我。”

众人反应了一,是个年纪大的女人想起来林薇薇就是鹿家的老媳『妇』。

“是我,是我!老家的,那『药』是老头子让我给你的,我只是听他的。”鹿老太太吓的往角落里躲,“你要报应就报应他,跟我没有关系!”

众人一听这话全惊呆了,少人记得漂亮柔弱,气质温婉的林薇薇。

她去世的时候有好多人议论,林薇薇并会那么脆弱,毕竟为母则刚,和鹿满祥情再好,多少年见面,怎么可比儿子更重要。

可鹿家老两口怎么说的?

“本来就听了消息受到了刺激,她生的那个丧门星又抓了条蛇吓她,当就犯了病……没救过来。”

众人看鹿老太太,一时间有些惊疑定,以为自己是想岔了,就算鹿家老两口待见林薇薇,也至于要杀人啊。

鹿鸣琛总是他的亲孙子,没了爸,再没了妈多可怜。

然而匆匆赶来的鹿满吉一出现,鹿老太太又镇定来,一副威严的模样,“鹿鸣琛他妈是留了玉镯和银元,你谁好好孝顺我,我就把东西留给谁,否则的话,我就给鹿鸣琛,你谁别想要!”

鹿满吉脸『色』大变,“妈,你胡说八道什么?”

然而已有人更快的问了出来,“鹿鸣琛他妈除了镯子和银圆,留了什么?”

鹿老太太似乎想起了什么,骂骂咧咧的道,“整天说看病没钱,满祥的津贴全让他藏起来了,百多块钱呢!有金戒指和银镯子,也知道孝顺,果然就是个白眼狼……”

十年前的百快,可是一个小数目了。

这有什么明白的,这两个老畜生,为了钱故意害死了林薇薇。

本来同情他俩的人,瞬间觉得这真的是报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