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36章 杀猪过年

我的书架

第136章 杀猪过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腊月二十七, 苏软和鹿鸣琛两个人擦了玻璃,清理了家里的犄角旮旯,春节前的大扫除就全部都完成了。

腊月二十八, 他们跟着李若兰一早就去了前李村李姥姥家。

姥姥家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因为言少昱包了工程的缘故, 今几个舅舅和表哥表姐们都跟着赚了一笔不菲的快外。

也因为个, 大舅舅家今的两头猪决定不卖了, 打算一大家子人分了吃掉。

他们到的时候二舅舅和几个有空的表哥都已经在了,大舅舅正在角落的猪圈里赶猪。

个表哥在猪圈口守着, 等猪一来就合理逮住。

言少时爱热闹,见到之后顿时兴冲冲的跑过去。

言少昱也赶紧招呼着鹿鸣琛去屋里放东西, 一会儿来帮忙。

李姥姥站在台阶招呼李若兰和苏软,“赶紧来, 小心被冲撞了。”

台阶已经站了一溜女眷, 几个舅妈和表嫂表姐们, 还拘着几个四五岁的小家伙防止他们『乱』跑。

舅妈顺势说古,“那猪的力气不小, 前几村东头老疙瘩家, 那家就是,猪跑来的时候没拦住,结果把他媳『妇』儿撞了个大跟头, 在床躺了好几天。”

众人正听得稀奇, 就听猪圈那边传来『骚』动, 原来是猪冲来了, 两个表哥正吆喝着拦截,言少时几个十几岁的半大少也凑热闹。

结果人多手杂,反而哪个人都没抓到猪, 导致大肥猪直接从猪圈里冲了来。

言少时正站在猪冲过去的正对面,众人吓了一跳,李若兰脸都白了,“小时!”

言少时情急之下岔开腿跳起来,然后就直接落在了猪身,开始被驮着往院子里冲。

猪跑去几步言少时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惊叫,“妈啊,姥姥!救命——”

满院子的人都惊了,男人们全都跑过去拦猪救人。

然而言少时害怕掉下来,本能的趴下来紧紧抱着猪屁股,猪又因为被围堵受了惊吓,窜的更厉害了。

众人一时间竟然没有任何办法。

最后还是鹿鸣琛从屋里来,步并做两步冲过去,长臂一伸精准的把言少时从猪身捞下来,然后一脚踹在猪脖子。

舅舅和几个表哥也没了顾忌,终于把猪按住。

李若兰和言成儒赶紧跑过去,言少时还猴在鹿鸣琛身,会儿被言成儒抱下来。

李若兰拽着他下打量,言少时才终于缓过神来,『摸』了『摸』脑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哎呀,太刺激了。”

李若兰气的打他一下,“刺激什么刺激,你想吓死我们啊!”说完想到他刚刚的模样忍不住也笑了。

确定言少时没儿,众人提着的心放下来,才有心思回味刚刚的囧,之后从李姥姥开始,一个一个笑的前仰后合。

言少昱也笑的不,道,“感觉怎么样?猪好骑吗?”

言少时也是越想越觉得好笑,“挺好玩儿的。”

“原来猪也能骑啊。”有两个跟言少时龄相仿的男孩儿跑去猪圈,看着另外一头猪蠢蠢欲动。

被又气又笑的舅舅撵了,“十五岁以下的,都我离远点,不然小心揍你们啊。”

少们吐了吐舌头,不过很快又被边的杀猪吸引。

那头猪如今被五个男人死死的按在石案,请来的杀猪匠在震天的尖声嚎叫中手起刀落。

浓稠的猪血很快流入下面放了盐的大铁盆中,等猪彻底不动弹的时候,血也放得差不多了,大舅妈勺子搅了搅猪血确保盐融化,就端着铁盆去了厨房,等着猪血凝固。

男人们把剩下的血放干净,然后旁边大铁锅里烧着的开水开始烫猪『毛』,猪的全身烫过两遍之后,刀一刮,猪『毛』就全部都刮下来,『露』雪白的猪皮。

几个男人一人分一片地方,分工合作。

鹿鸣琛站在后腿的地方,苏软站在他旁边好奇的看着,她当然是见过杀猪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鹿鸣琛刮猪『毛』都刮的更快更干净。

收拾完猪『毛』,杀猪匠利落的剔骨分肉,李若兰和几个舅妈过来把心肝肺之类的下水并剃下来的大骨头和一大块猪肉捡去厨房里准备今天的杀猪菜。

一头猪杀好,另外一头猪也如法炮制,没了少们捣『乱』,鹿鸣琛站在猪圈门口手如电,省了大家不少时间。

等二头猪收拾好的时候,厨房大铁锅里煮的猪骨头以锅了,满院子都是肉的香气,小孩儿们都望着厨房。

连岁的豆丁都颠着小脚跑去看。

李若兰『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招呼道,“啃骨头了!”

孩子们就欢呼着朝厨房跑去,大一点的孩子自觉地搬了凳子来,在院子的台阶摆了一溜。

领了骨头来的小朋友们排排坐着啃骨头,苏软作为姥姥的心头宝,也分得了一块,和一溜四五六七八/九十岁的孩子们坐在一起,手从骨头撕一块儿大肉下来塞嘴里,别提多香了。

大铁锅,柴火炖,自家喂自家杀,长辈亲自炖来的骨头,后世无论怎样的山珍海味都抵不过。

还跟着舅舅们一起分肉的鹿鸣琛回头看了苏软一眼,眼底都是宠溺的笑意。

苏软脸也不由带了笑,朝他招了招手。

鹿鸣琛过来,苏软转着大骨头,从面挑了一大块肉下来,“啊。”

鹿鸣琛张嘴,咬下去的时候舌尖划过她的手指,看着她意有所指的道,“好吃。”

苏软抬脚踢了他一脚,自从回到东林市,人就没个正形。

鹿鸣琛灵活的躲开,目光落在骨头,也不知道是看面的肉还是看着她的手指,“来一口。”

苏软直接骨头怼他的嘴,鹿鸣琛往后一仰,大概是发现占不了宜,就转身了。

吃过丰盛的杀猪菜,苏软和李若兰一家惯例去街转了一圈,新鲜的鸡鸭、糖果、干货、灯笼对联,所有的货就都备齐了,回到姥姥家,拎分好的猪肉、排骨和猪杂回了家。

腊月二十九,苏软和鹿鸣琛一大早去市场采买了新鲜的菜回来,开始正式准备过要吃的东西。

萝卜猪肉的丸子,烧肉、烧鸡,炸豆腐,苏软还发了面炸了些小麻花。

鹿鸣琛偶尔捣『乱』,她反击,即使只有两个人,也过的热热闹闹的。

中午的时候,言少时跑来串门,带了李若兰做好的麻团儿和炸红薯。

苏软则他装了丸子、藕合和麻花带回去。

直到傍晚,两人才把吃的东西处理好,苏软瘫在沙发不想动了,鹿鸣琛拿着『药』膏过来,将她捞起来抱怀里,抓起她的手检查她刚刚被油溅到的地方。

“没了。”苏软懒洋洋的靠在他怀里,“倒是你。”

她想起什么,也拽过他的手检查。

她一开始烫了一下之后,鹿鸣琛就跟她换工作了,她负责放,他负责炸,一开始不熟练的时候,也溅了油来。

苏软并没有找到什么伤,盯着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却不由笑起来,鹿鸣琛的的手指灵活的钻她的指缝,和她十指相扣。

环着她的腰懒洋洋的倒在沙发,“笑什么?”

苏软惬意的靠在他怀里,“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咱俩好像都变矫情了。”

种伤从前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是完全不会关注的,如今却都郑其。

鹿鸣琛捏着她的下巴跟她交换了一个绵长的亲吻,“大概是有人在意吧。”

苏软靠在他的颈窝里笑,“也对。”

腊月十是除夕,他们两个人情也不多,苏软赖床赖到八点多才起来,鹿鸣琛不仅搞完了卫生,对联都贴好了。

甚至还和好了面准备包饺子。

苏软道,“么勤快干什么,今晚要守岁,咱家也没电视,晚慢慢包,不然多无聊。”

鹿鸣琛冲她挑挑眉,“你觉得我会让你无聊?”

苏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