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34章 你的呼吸都能打扰我

我的书架

第134章 你的呼吸都能打扰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天蒙蒙亮苏软和鹿鸣琛就启程回东林市, 到达平安小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

苏软一眼就看到了在单元门口跟人家拍元宝的言少时。

他显然也听到了车的动静,抬起头看到吉普车立刻兴奋的叫了一句“姐!”然后扔下小伙伴朝他跑了过。

苏软刚下车就差点被他扑倒,“姐, 姐夫!”

苏软笑着『揉』了『揉』他的头, “你怎么在这儿?”

半年没见, 少年竟然窜高了不少。

“等你啊。”言少时一边说, 一边蹬蹬的跑去帮鹿鸣琛拿后备箱的东西, “姐夫昨天不是打电话说今天回吗。”

苏软心下温暖,“你一会儿回去跟妈说一下, 我明天再过去,今天得收拾收拾屋。”

言少时端着一摞稻香村的糕点盒道, “不用,一会儿妈肯定得过看看。”

他刚说完, 李若兰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 “软软!”

言少时呲牙笑, “你看我说么着。”

苏软回头,李若兰近脸上不自觉的带了笑意, “就约『摸』着你快到了。”

她打量了苏软一眼, 微微皱眉,“怎么瘦了?很忙吗?”

“成。”苏软上前抱了她一下,李若兰又笑起, “跟个小姑娘似的。”

又看着鹿鸣琛道, “一路上累坏了吧。”

鹿鸣琛道, “行, 有司机开车。”

几个人一起把后备箱的东西搬上楼,打开房间的时候,暖意扑面而。

言少时邀功道, “怎么样?送暖气的时候我你放的气。”

这一点上,冬天的楼房确实比平房舒坦多了,不过这里比平房多的不仅仅是暖气。

李若兰看着屋里道,“你看看这柜你舅舅没你安错吧?”

去年装修的时候他急着入住,大舅舅苏软打的柜因为上了漆就暂时没装,等他离开后,才抽了空按照苏软的图纸把柜都组装安好。

如今房间进门的地方就是个白『色』的玄鞋柜,将客厅做了个隔断缓冲;主卧和次卧里的到顶衣柜全都装好了,因为现在的技术没办法做滑轨的,就做成了开门式,即便这样也足够李若兰惊艳了,她特别喜欢分区挂衣服的功能。

要知道现在的衣柜全是格的,衣服全要靠叠,拿取很不方便。

大舅舅做事显然很细致,苏软高兴的道,“没安错,就是在这样。”

“等过两年家里的衣柜也都换成这样的。”李若兰欣赏道,“我以为白『色』会不好看,没想到挺亮堂。”

现在主流的颜『色』都是暗黄和红木『色』,苏软说要『奶』白『色』的时候他一直没办法理解呢。

言少时显然也觉得这种白『色』简约的风格不错,“我哥的房就可以装成这样。”

苏软挑眉,“我哥买房了?”

李若兰忍不住笑起,“买了。”

言少时立刻神秘兮兮的道,“姐,你猜哥的房买哪儿了?”

苏软道,“也是平安小区?”

言少时咦了一声,失望道,“你怎么知道?”

苏软笑,“因为妈对这个小区情有独钟啊。”

一这个小区建的本身就是个新小区;二这年代人都讲究养儿防老,聚族而居。

能住的近当然好,平安小区就是最适合的地方。

李若兰笑起,“刚买不久,本这个小区的房都卖完了,也是赶巧,有个人今年做生意赔了,要卖房,正好你哥工程款下,直接就买了。”

“就在你隔壁的栋楼上,楼层和方向都跟你这个一样,以后你也可以有个照应。”

苏软确实很开心,她这辈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父母亲人离的近的好处。

就比如现在,李若兰招呼着他,“鸣琛东西放好就吧,咱回家吃饭,吃了饭你再回收拾。”

坐了一天车累的不想动弹的苏软欢快的应了。

到了言家的时候言成儒都已经把凉菜都拌好了,看到他就笑,“我看你妈出去这么久没回就猜你到了。”

“面立刻就好。”

都说上车饺下车面,言成儒他准备的是鸡蛋清汤面,配上几片卤肉,就着拌好的凉菜熨帖又爽口。

李若兰看着他俩,眼底都是慈爱,“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苏软嘿嘿一笑,问道,“我哥呢?”

李若兰又忍不住笑起,“请人吃饭去了,明天工程的尾款就要结了,顺便说说明年竞标的事情。”

言成儒瞥了她一眼,笑道,“这会儿可终于高兴了,之前愁的头发都掉了。”

李若兰哼道,“我没你胸中有沟壑,我就沉不住气,怎么了?”

言成儒笑道,“没怎么,你沉不住也很可爱。”

李若兰又被逗笑了,“没个正形。”

吃完饭鹿鸣琛自觉的收了苏软的碗去厨房洗,言成儒也没客气,两个人一起把厨房收拾了。

“今天你也累了,赶紧回去收拾收拾早点休息,”李若兰递苏软几个包,“晚上熬点粥简单吃点,明天少昱回了,我过去找你。”

其实家里没么难收拾的,毕竟是新房,他大半年不在,舅舅安完柜之后应该是帮他收拾过一次了。

如今他只需要简单的扫扫灰尘擦洗一下家具就行,最大的工程也就是擦玻璃了,个苏软打算明天再说。

等打扫起的时候,苏软发现鹿鸣琛是个搞卫生小能手。

她才拿笤帚准备扫地呢,鹿鸣琛已经找了跟棍绑上鸡『毛』掸,打算从扫房顶开始了。

他伸手扳着她的肩膀转了个方向,把她推出主卧,“去客厅里等着,都是灰。”

苏软却靠在门框上没,回身看着他踩在床板上掸房顶的灰尘。

“看么?”鹿鸣琛抬头忙碌,都没看她。

苏软忍不住笑,“看你帅啊,帅呆了。”

鹿鸣琛利落的弄完,从床上跳下,臂一伸按住她的后脑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乖,别打扰我,你不累?”

苏软皱皱鼻哼道,“谁打扰你了,赶紧去扫你的。”

鹿鸣琛哼笑,“你呼吸都打扰我,你不知道吗?”

苏软:……

这话怎么听着像嫌弃呢?

鹿鸣琛斜睨着她的唇,意有指的道,“你再瞪我我可不客气了啊。”

作势放下鸡『毛』掸要抓她。

苏软嘿嘿笑着一溜烟躲进了卫生间。

鹿鸣琛扫客厅、次卧和厨房房顶的时候苏软就拿了扫帚在后面扫地,等鹿鸣琛搞完,又拿了抹布出递苏软让她擦家具,他自接了她的活儿,三两下扫完地又涮了拖把把地擦一遍。

两个人合力干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把屋收拾出了。

苏软恨不得立刻瘫在床上,只是衣服和身上都脏了,得去洗个澡,苏软抬头看着鹿鸣琛脸上的灰,忍不住笑,“你去洗吧。”

鹿鸣琛低头在她脸上蹭了一下,她蹭了一脸灰,“你去,我去倒个垃圾。”

见鹿鸣琛开门出去,苏软从柜里翻出两人的睡衣,她拿了自的进了卫生间。

热水淋下的瞬间,她舒服的叹了口气,军区家属院边洗澡不方便,她已经好久没有痛快的洗个热水澡了。

不过想到鹿鸣琛没有洗,苏软也没磨蹭。

出的时候就见鹿鸣琛在铺床,苏软看着大红『色』的双喜四件套:……

这是他结婚天用的,后她嫌太红就收起了,她记得收的挺里面的,这家伙怎么翻出的?

鹿鸣琛回头看着她,一脸辜的道,“怎么了?这个不能铺?”

倒显得她想歪了一样,苏软心中哼了一声,加若其事的道,“能啊,怎么不能铺,放在柜里不就是让铺的。”

转身坐在梳妆台前道,“你赶紧去洗吧。”

却没看到鹿鸣琛眼底意味不明的笑意。

苏软吹好头发准备上床的时候才发现床边上放着一套深蓝『色』的睡衣。

咦?鹿鸣琛进去没有拿睡衣?

苏软也没多想,觉得他可能不习惯穿这种宽松的衣服,毕竟之前他洗完澡出都是背心裤。

听着卫生间里水声停了,苏软眼珠转了转,藏在了门口。

眼瞅着一只脚出现的门口,苏软“哇”的一声跳出去,结果没吓着鹿鸣琛,倒是把她吓着了。

抵着温热的胸膛,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鹿鸣琛身上带着水汽,苏软低头就能看见一滴水珠顺着漂亮的腹肌流下去渐渐隐没在他腰间围着的浴巾上……

苏软吞了吞口水。

头顶传一声轻笑,“穿了不也得被你扒了?”

苏软抬头瞪他,“你别冤枉人啊,我才不会扒。”

鹿鸣琛直接把她推到在床上,将她的一只手按在浴巾上危险的笑,“不,你会。”

苏软气得想揍他,“你才会!”

鹿鸣琛却轻松的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动弹不得,挣扎间雪『色』的肌肤渐渐坦『露』,陷在大红『色』的被褥里美得惊人。

鹿鸣琛眼底渐渐升起暗『色』,果然很适合……

她纤细的手指助的攥紧它,雪白的莲足力蹬着它,玉『色』的躯体深深的陷在其中处可逃的时候,一定非常的美……味。

鹿鸣琛『舔』了『舔』唇,俯首咬住了她纤细的脖颈,含糊道,“对,我会,当然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