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32章 霍家又自食恶果

我的书架

第132章 霍家又自食恶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燕京青年报》报道发出来之后, 没多久叶明那儿果然开了张。

除了两家公转私营的供销社,还有一家百货商场。

供销社好说,都是直接进货, 批发价格都是订好的, 叶明就负责帮他选货品, 发货收款就行。

百货商场就谨慎多了, 如今的百货商场还大部分是国营, 赶上体制改革,要自负盈亏, 所以即使经理来进货要考察的内容也很多。

这个时候他铺子的功能就体现出来了。

叶明应付这件事情还是有些吃力,苏软要亲自过去看看。

有了摩托车后, 她出行方便了很多,想去铺子也就是十几十分钟的事情。

骑进解放路后, 因为行人多, 她放慢了速度, 远远就看见青阳服饰门口围满了人,人群中一个女人哭声泪俱:

“……我男人大前年牺牲, 我拉扯这一个孩子实在是过不去了呀……”一个穿着破棉袄的女人对着苏青青感恩戴德, “真是谢谢,谢谢,真的是我的大恩人, 我给磕个头。”

作势就要跪, 苏青青和霍阳赶忙上前把她扶起来。

苏青青一手扶着肚子, 一手扶着女人, 诚恳的道,“的丈夫为国家牺牲,我做这点不算什么的, 我这样做也是想让国家的军人没有后顾之忧,大事做不了,就尽一点绵薄之力,不值当什么的。”

女人感激涕零,“真是好人。”

“说的好,老板娘大义!”围观人群大加赞赏。

“这样的店家生意就该火红。”

“祝老板一家生意兴隆啊。”

……

听着周围的夸赞声,苏青青和霍家人都笑的合不拢嘴,扶着女人进了铺子。

一群看热闹的人也跟着进去买东西,青阳服饰没搞活都热闹起来。

苏软看着那个眼熟的女人和熟悉的做派,不由一笑,只觉这个世界真小啊,竟然是李招娣。

那可是上辈子混不吝跟她耍无赖,后来被她以敲诈勒索送进去关了几天才老实了的女人。

啧啧,希望苏青青他能招架住,苏软心情愉悦的往自家铺子里去。

最后进铺子的霍阳瞄见崭的摩托车意识的多看了一眼,男人都爱车,汽车不敢想,但摩托车他计划着个月钱够了就买一辆的。

等注意到摩托车上的窈窕身影不由目『露』惊奇,霍顺着他的目光也看见了,讶异的道,“咦,竟然有个女人骑摩托。”

她好奇的张望了一,忽然有些不高兴,“竟然去了世外仙,不会是因为报纸上的报道去的吧?”

她看了李招娣一眼,问苏青青,“嫂子,咱家什么时候能上报纸?”

苏青青想着刚刚外围观的人群,以及前李招娣感激涕零的态度,老在在的道,“急什么?等着吧。”

霍阳却忽然脱口道,“苏软?”

苏青青警惕道,“什么苏软?”

霍阳满眼惊奇,像是发现了什么大陆,“那个骑摩托车的,竟然是苏软!”

苏青青和霍母都不约而同的探头出去看,看见苏软摘头盔了车,一头乌黑的长发和纤细窈窕的身形再配上狂野的摩托车,引人注目。

霍母羡慕道,“果然是赚了钱了吧,都买摩托车了。”

霍目光晶亮,“哥,我也想买个摩托车!她能骑我也能骑!”

霍阳笑道,“行,等赚了钱咱家也买一辆。”

苏青青哼道,“摩托车算什么,大冬天骑摩托车能冻死。”

嗤笑道,“那天鹿鸣琛说给她买车呢,结果就拿了个摩托车打发她,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意的。”

“等明年咱钱够了,买一辆车。”

霍跟她同仇敌忾,“就是,咱现在也招了军属了,能上了报纸,一定能超过她!”

苏青青心里舒坦了,看着霍阳的样子道,“等这个月卖完,刨除货款,应该够买一辆摩托车了。阳哥要实在喜欢,就去买吧。”

霍阳立刻上前抱了抱苏青青,“青青真好。”

他刚说完就有之前凑热闹的人带着人来买衣服,“可不是,老板娘良心,衣服也好看,以后就在青阳服饰买衣服了。”

霍家人听着,脸上都『露』出的笑意。一直听他说的李招娣若有所思。

霍家人展望好未来的时候,苏软已经见到了金鑫百货商场的田经理。

这位显然是个非常务实的人,竟然一早就来铺子观察市场情况了。

苏软非常自信,且不说这种琳琅满目的小饰品本来就招女孩儿的喜欢,《燕京青年报》的报道才登出不久,跟后世放了广告一个效果,这会儿热度还没褪去,店里熙熙攘攘的都是人。

叶明最近都在这边帮忙,当然他最主要的目的是等合作的人。

青年报最后没有如他设想一样登他的销售模式,除了铺子的地址,电都没有留,叶明就想了一招,自己做了个大大的手写海报贴在铺子外头。

那两个供销社就是看到海报上门来咨询从而决定进货的,但凡看到铺子里的人流量,就没有不心的。

金鑫百货商场的田经理则是通过报纸找来的,他要负责丰富商场内的产品种类,这些小饰品成本不高,利润可以,如果市场需求可以的,定然是稳赚不赔的。

苏软到的时候他已经观察了一个多小时了,田经理见到她,指着那些价码标签笑道,“这个法子不错。”

现在商场里的东西几乎都不会标价格,要买什么客户先询价,再搞价,而且因为会问道价格很高的商品,有时候售货员势利眼,难免会有纠纷。

世外仙这样搞自己虽然麻烦了一点,但是销售的时候省了不事儿。

等真坐来谈的时候,田经理就发现,这个年轻的姑娘知道的可不,他在她手甚至没走多回合。

几句之后完全成了苏软主导,询问他商场的定位,流量,目前产品类别,最后直接还为他量身定做了方案,“……这些中档的饰品建议放在中层……0这些稍微便宜一点的产品可以用来做促销引流……”

“说到底,商场您丰富商场产品的目的不就是引流吗?要知道老百姓中日常消费的主体可是女人。她被漂亮的小东西吸引进来,难道还能忍住不逛逛其他的?”

以为会扯皮一阵子的事情,两个人谈了一个小时就清清楚楚了,前这个姑娘思路清晰,考虑周全,搞他都不好意思压价。

“这件事情我回去汇报领导之后再做决定,大概需要两三天的时间。”

苏软笑道,“我最近考试可能会比较忙,您到时候可以直接联系叶明。”

苏软把跟进的事情都交给叶明,他一直在旁边旁听,这会儿眼睛都是亮的,显然学到了不东西。

田经理最后道,“不过我要合作的,最好能公对公走账。”

苏软道,“没问题,我已经开始着手注册公司了,个月就差不多了。”

丁久确实已经开始跑工商局了。

前几天他就找到了合适的厂房。

苏软扒拉着这几个月赚的钱,还是也有些紧张,想着言昱的工程完工工程款来之后就能注册公司,果然昨天就收到了李若兰的电。

虽然还留了一些尾款,但已经付了的工程款在帮苏软还了贷款之后,她和言昱一人还能分将近三万块。

整个李家的人终于把心都放进了肚子里,非常欣慰的表示他家的“讨债鬼”变成“金疙瘩”。

然而他不知道,苏软刚到手还没捂热乎的三万块马上就要再次花出去了。

苏软隔天就去厂房那边付房租。

要不说丁久灵活呢,他租的就是福姨年轻时上班的工艺制花厂的厂房。

九十年代初,很多国有企业纷纷体制改革,厂子自负盈亏,厂子里的很多事情就灵活多了。

从福姨这里知道工艺制花厂的业务缩减,工人的工资开始押后发放后,丁久就直接找了过去,反他也空出来不车间,不如租给他。

然后没多久就谈来了。

这地方实在不错,离他住的地方和铺子那边都不算太远。

拐进大门绕过厂子的办公楼就能看到四间一排的砖红房。

厂子里已经派人在收拾了,苏软之前已经来看过,每间房大概四十平米左右,可以摆将近十台缝纫机或者饰品制作工作台。

之后等订单多的时候,招到足够的人手她就可以把工作方式换成流水线了,要说效率还是流水线的效率最高。

最让苏软高兴的就是这些厂房里都通了暖气,要知道现在的四合院还全靠生炉子,就算是用好碳也避免不了烟灰,而且每个房间一个炉子,消耗巨大。

这儿虽然要交一些采暖费,但也很划算。

丁九直接定了两排,苏软打算一排一间做她自己的办公室兼会议室,一间打好隔断做员工办公室,虽然目前就叶明和丁久两个人用着,一间做招待室兼样品展示间。

排就简单多了,两间做生产车间,另外两间分别做原材料和成品储存仓库。

另外还跟厂子租了三间员工宿舍,男人一间,女人一间,赵雷和黄小草一间,就在厂子的生活区那边,还能跟着厂子里的工人一起在食堂吃饭,生活上也非常方便。

房租之类的费用丁久都已经都跟厂子领导谈好了,她就过来付钱签合同都行。

苏软简直不能更满意,有丁久她真是太幸福了。

签完合同,苏软就画了图纸依旧把装修的事情交给丁久,等来年大家就能搬家了。

还有人手,算了算时间,也快遇到顾老了,到时候可以扩展一些业务。

苏软捋好思路,把需求都写来,轻车熟路的去找爱『操』心的王政委。

王政委看着单子上需要的一溜人,开心担忧,开心的是不军属的工作问题能解决,担忧的是苏软能不能接收这么多人,“那厂子能行吗?”这才多久。

“女工和仓库管理员急需,其他您帮我先留意着就行,有合适的就招,没有合适的等到明年四五月份我对外招也行。”

苏软这边把王政委当hr用,背景调查非常严谨。

她可以把烈士军属和退伍军人的优先级提到前,但绝对不能因为对方是军属,或者可怜就施舍。

她要开厂子,不是做慈善扶贫,否则对那些努力工作的人岂不是不公平?

可惜苏青青不明白这一点,她为了博个好声,大范围登报,果然招来了麻烦。

李招娣就是燕市本地人,要不然也不能那么快收到消息。

招了她的一天,苏青青看她穿的衣服破旧,自家是卖衣服的,也不吝啬,挑了件外套和裤子送给她,就当做是工作服。

至于工资,给的一百五,外加销售提成,还管午饭和晚饭,绝对的优待了。

看着李招娣感恩戴德,到处宣扬他家的人心善厚道大方之类的,霍母心里给那么多钱的不痛快也没了。

反都用不了他一天的利润。

然而等到真的上手的时候,才发现了大问题,李朝娣不是一个细致人,类似的几条牛仔裤她都分不清楚,拿货都不对。

苏青青教她,她还道,“这不都一样吗?唉,我家,哪儿管兜在这儿还是在那儿,能穿就是好的,现在的人啊,真是瞎讲究。”

这就罢了,顶多多拿几次,但是她价格都记不住,一件三百多的皮夹克,她差点一百多卖了。

苏青青说的时候她有说,“这么个衣服三百多?够我家吃半年了。”

苏青青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却不能说重。

接待客人的时候更是,卖衣服卖的不行,聊天却聊的十分热闹,不是说自己惨,就是说苏青青聪明能干,霍家人和善厚道。

霍母她一开始听着还挺开心,但时间久了,反而觉烦躁,他自己都这样,何况客人呢?人家逛街是来买衣服的,不是来听的悲惨遭遇的。

况且说说的客人都没办法认真挑衣服,最后听她说半天走了。

苏青青忍无可忍,说了她几次,然而李招娣嘴上应的好好好,行却依然我行我素。

客人稍微点儿的时候,她就去跟左邻右铺的人大夸苏青青,大夸霍家。

没一个礼拜,霍母要崩溃了,因为自李招娣来了之后,铺子里每天的收益明显降。

连一直任劳任怨的小莲都没了好脸『色』,放好的衣服总是被李招娣翻的『乱』七八糟。

因为善后更麻烦,小莲甚至都不用她拿货,都是客户看好了,小莲自己拿,李招娣嘴皮子就行。

就这样,李招娣反而越来越觉自己应该被尊敬,苏青青怀孕嘴馋,偶尔单独开个小灶,霍来分一口就算了,李招娣也要来点儿,不然就是对她有意见。

在一次她私自把客户搞价没搞去的十块钱装在自己兜里之后,霍母简直惊呆了,“干什么?”

李招娣不仅不慌,还一脸理所当然的道,“刚刚她非要八十买,我坚持卖给她一百,这十不是我赚的吗?我要是没咬死,这个钱也赚不到啊?”

她说着还建议道,“要我说,把衣服都定个价,我要是卖高出来的,那就算我的,这样多好算?”

苏青青这是真的被气着了,敢情她家辛辛苦苦租铺子进衣服,是让她李招娣赚钱的。

再一看每天的五六百甚至上千的营业额,苏青青心头滴血,觉不一定都是李招娣耽误客户购买的,肯定有她自己都悄悄装起来的。

苏青青本身也不是个能忍气的人,当决定辞退她,然而她才提出李招娣不合适的题,对方就直接在青阳服饰门口闹将起来。

“果然,就是为了学人家那个世外仙,想通过招军属个好声上报纸宣传,现在大家都夸好了,有声了,就要把我赶走!”

“还说什么让军人没有后顾之忧,就是骗子!”对左邻右铺道,“刚开始的时候当着的做样子做的多好,每天都给我吃肉,后来不关注了,天天馒头咸菜打发人。”

把苏青青和霍母霍母女俩气脸『色』铁青,她刚来的时候他为了表示欢迎,饭店里叫了两次菜,后来自己吃了,当然都是馒头咸菜。

这是在应了请容易送难那句,霍阳已经出发去南方进货根本不在,几个女人对李招娣毫无办法。

最后苏青青当着所有人的给了李招娣一千块才把人打发走。

然而即便这样,之前的积累的一些好声也都没有了,虽然也有同情他的,但李招娣那句没说错,他一开始就是抱了出的目的才会自食恶果。

苏青青进铺子之前意识的看了看世外仙的方,看到苏软优哉游哉看热闹的模样,气肚子发紧。

霍母和霍自然也看到了,因为之前的渊源,他总是意识的想跟苏软比较。

苏软冲他一笑,优哉游哉的进了铺子,跟他焦头烂额的状态截然相反。

霍母气眼眶都红了,忍不住抹了把泪,当初要是娶了苏软就好了。

霍也没办法不这么想,尤其想到给出去的那一千块钱,都够给她买多雪花膏和口红了。

她忍不住质问苏青青,“不是说可以吗?现在好了,报纸没上成,还花了那么多钱。”

小莲幽幽的补充,“她来了一个礼拜,咱每天卖七八百,这就四五千了,再加上今天的一千,的摩托车买不成了。”

她音刚落,门口就响起摩托车的声音,几人抬头就看到身材纤细的苏软骑着摩托车张扬的从店铺门口经过,周围人全都投去羡慕的目光。

隔壁卖童装的青年惊叹的声音传来,“这世外仙的老板娘真酷哟。”

霍一想到自己的摩托车也泡汤了,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都怪!明明什么都不懂还装的胸有成竹。“

“我家就是被骗了,要是这这么简单的办法有用,为什么别人不用?为什么苏软不用?”

“人家做什么都是有规划的,现在铺子开了,报纸上了,东西都要卖到商场里边儿去了!”

“人家那铺子都不用每天辛辛苦苦的在铺子里卖东西,坐着就能收钱,这才几天,就把摩托车也买了。”

霍再想想自己,每天大清早的过来,一天都在这边接待客人,累要死要活赚几个辛苦钱还叫苏青青一个馊主意全搭进去就忍不住想,要是当初她哥娶的是苏软就好了。

“就爱现,人家苏软相亲也现……”要不是这样,她哥哪里会娶她?

苏青青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气脸『色』铁青,“再说一遍?!”

她厉声道,“这个铺子开的是谁的主意?房子租的是谁的主意?一开始的活是谁的主意?现在不过是出了点意外,就都往我头上推,是不是太忘恩负义了?”

“当初是我不让看上苏软的?自己看上的我,现在说是我的错!”

“辛辛苦苦?人一多就东颠西串,就要钱的时候最积极,有我累?“

“要觉委屈那这铺子就关了,我立刻就给阳哥打电,让他也别进货了,想相清福回去想,我不拦着!”说罢直接拉开了门。

看着外看热闹的人,霍觉没脸,『摸』着眼泪跑了。

而苏青青看似占了上风,但霍的却依然深深的刺在她心里,就连霍母,几乎每次看到苏软都觉后悔娶她。

苏青青觉自己算是看明白了,霍家这婆媳就是捧高踩低的。

不管她做多,一旦做错一件事儿,就要把她往死里踩,不就是欺负她之前声不好?娘家不怎么硬?

她娘家不硬,有其他硬的!

苏青青算算日子,离霍阳上辈子另一个贵人出现还有不到两个月……等到时候她成了那位贵人的救命恩人,看她还敢不敢看不起她!

苏青青这边一天天的算着日子盼霍阳回来,苏软也在等鹿鸣琛。

即使学习、考试、铺子和作坊的事情安排的满满的,晚上回到家属院的时候苏软依旧觉难熬。

尤其过了一个月后的每一天,对她来说都度日如年。

学校考完最后一科,他放了寒假,李若兰打来电,问她什么时候回去,苏软看着日历上的时间,“我等等鸣琛哥,最晚腊月十八回去。”

李若兰叹了口气没说什么,“知道了,那一个人照顾好自己。”

苏软应,重添了炭火后睡,顺便想着如果鹿鸣琛过了年还没回来,她要怎么去申市,不仅是要去卖股票,还要去救顾老……

失眠了好几天,苏软有些疲惫,为了容易入睡,她喝了一点红酒才躺,终于有了一点睡意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外传来静,米护士惊喜的叫道,“老陆!”

苏软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