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30章 相处的时间宝贵

我的书架

第130章 相处的时间宝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霍家这边, 目送吉普车远去,刚刚的温馨甜蜜追吉普车的尾气一同消失。

而车里副驾驶的苏软使劲搓胳膊,“妈呀, 鸡皮疙瘩掉一地。”

鹿鸣琛她笑。“她又惹你?”

苏软哼道, “她就是不敢惹我才阴阳怪气。”

苏软鹿鸣琛开车, 忽然道, “我是不是应该去考个驾照。”

万一有一天他不方便, 她能开,重生之后她忘她没驾照的事情。

鹿鸣琛道, “一辆车多少钱?”

苏软道,“十几万吧。”

鹿鸣琛脸『露』出纠结的『色』。

苏软疑『惑』, “怎么?”

鹿鸣琛道,“我觉得咱们可以先买楼房再买车。”

苏软被他逗的哭笑不得, “放心吧, 咱们楼房买不起。”

鹿鸣琛:……

抑郁。

他先送丁久和赵雷回合院, 然后送苏软回校。

车在校门口停下,鹿鸣琛, “你们的元旦晚会是在下周五对吧?”

“嗯。”苏软朝他张开手要抱抱, 鹿鸣琛轻笑,解开安带倾身过来抱住她,吻吻她的额头, “想我?”

苏软蹭蹭他的脸颊, 算是回应, 几天没见, 当然想。

鹿鸣琛叹口气道,“下礼拜我可能得出一趟任务,时间会比较长。”

苏软心中陡然升起不舍, “需要多长?危不危险。”

鹿鸣琛『摸』『摸』她的头,“快的话许一个月,慢的话两三个月是有的,不管危不危险我会回来的。”

这种没有时间计划的任务,反而是真刀实枪的任务,所以才会有变数。

苏软紧紧抱住他,“明天我就去办走读。”

这一刻她无比清晰的意识到,他们比平常人的时间要少很多,经不起一点浪费。

她想在他任务回来的时候能第一时间见到他,无论是白天还是三更半夜。

鹿鸣琛扳过她的下巴,低头啄啄她的唇,笑道,“真乖……”

两天后,苏软的走读手续办下来,然而鹿鸣琛却没时间,几乎完不见人影。

苏软只能让自己沉浸在忙碌里分散注意力,正元旦晚会到最后的阶段,她每天中午和晚要排练舞蹈,有些空闲还要和主持人一起串词。

合院和铺子那边是每天电话回去情况,在她一开始就规划的很清楚,大家各司其职没什么大题。

转眼就到元旦晚会当天,燕京师大的大礼堂里挤满人,光座位是不够的,生会又搬很多凳子放在后排和过道里,观众们挤得满满当当。

苏软在后台换她的旗袍,主持人的装没有硬『性』要求,大家就穿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就,明娇娇是一身红『色』的修身长裙,两个男生是一黑一白的西装,个人站在一起,风格不同却又和谐统一。

罗老师他们笑道,“,咱们燕京师大的门面绝对可以。”又苏软笑句,“而且后继有人,未来几年不用发愁。”

大的晚会是开放式的,校外的人会来,高校之间甚至还会有攀比,所以校比较重视。

苏软笑笑却有些心不在焉,鹿鸣琛昨天抽空个电话,说他今天有时间,会过来她的晚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刚想,就听有同道,“苏软,有人找。”语气带揶揄。

苏软心中一喜,转身果然到高大挺拔的男人站在门口,“鸣琛哥!”

她跑过去,鹿鸣琛她眼底是惊艳,但碍于周围是人,他克制的『摸』『摸』她的脸,“很漂亮。”

苏软他笑。

“啧啧,眼里只有你家鹿团长,没有我们啊。”旁边传来一声调侃。

苏软扭头说话的人,惊喜道,“米护士!你们怎么来?”

米悦笑道,“你第一次主持的晚会,怎么得来啊,只是之前我们家老陆时间不确定,就没跟你说。”

裴智明探出头来,忍不住感叹,“一段时间不见嫂子更美呀。”

后面黄海威和郝旦跟她招呼,苏软面笑,心里猜测这些大概是要一起去执任务的人,估计这是最后的放松。

“苏软,开始准备!”明娇娇叫她。

“知道。”苏软回一声,握握鹿鸣琛的手道,“那我先过去,你们可以去找牛师兄,让他给你们安排个位置,我跟他过招呼的。”

米护士道,“不用你管,赶紧去吧。”

他们没去找牛师兄,就挤在同们中间,很热闹。

明娇娇苏软兴奋的模样笑道,“这么开心?”

苏软笑,“你到牛师兄不开心吗?”

庞策道,“,该台。”就你们有对象是怎么的?

说来很怪,只是因为知道鹿鸣琛在台下,苏软整个人精抖擞,主持比平时练习要顺畅许多,单独报幕的时候甚至妙语连珠,逗的观众大笑。

米护士台艳光『射』的苏软,再次感叹,“鹿团长,你真是捡到宝。”

旁边的陆晨明伸手搭在米悦的肩膀,一本正经的道,“这话不用你说,我知道。”

米护士一顿,忍不住笑骂,“我说的是人家鹿鸣琛鹿团长,又不是说你,你现什么宝。”

陆晨明不赞同的道,“要说捡到宝,那是我捡到的更宝贝,他那个在我面前不算什么。”

米护士被逗笑,推他一下,然而下一秒却挽住他的胳膊,靠在他肩头,笑嗔,“憨样儿~”

陆晨明扫过旁边的战友,满脸的得意。

鹿鸣琛面无表情的他,裴智明咬牙道,“可以把他俩撵出去吗?”

黄海威虽然还不知道虐狗这个词,但不影响他感到受伤,摩拳擦掌的附和,“我可以。”

米护士笑道,“,专心节目,燕京师大的晚会真挺不错的。”

这倒是,他们的最多的就是文工团的表演,和大生们青春靓丽,活泼新『潮』的节目风格还是不太一样。

众人得津津有味,时间过的飞快。

不知不觉中,米护士下节目表,“下一个就是苏软的节目,这就要完?”

“《天竺少女》。”米护士又兴奋道,“《西游记》里那个玉兔精跳的舞,那个衣服漂亮,她们会穿那样的衣服吗?”

鹿鸣琛疑『惑』,“什么衣服?”

陆晨明不知道,只有常常陪妹妹和老妈的裴智明道,“我知道,很漂亮,就是有点少。”

鹿鸣琛还没明白有点少是多少,就见苏软她们出来。

他的目光落在苏软身,不由变深。

台十几个少女,一水儿嫩黄『色』的紧身衣和飘逸纱裙,头带比纱裙更轻薄的头纱,顺便把半张脸遮起来。

音乐响起的时候,姑娘们抬臂扭腰,纤细的腰身在衣垂下来的晶亮流苏中若隐若现,充满秘的异域风情。

米护士呆,“这就是传说中的水蛇腰吧,太。”

“哎,她是不是冲你笑呢?”米护士碰碰鹿鸣琛提醒道。

苏软是在对鹿鸣琛笑,即使昏暗中,她能准确的找到他的位置。

鹿鸣琛薄唇紧抿。半晌,她们快跳完,才起身道,“我去接她,一会儿你们先回去吧。”

众人然,距离他们出任务的时间越来越近,夫妻两个自然要说些体己话。

鹿鸣琛到后台的时候,苏软刚刚下来,到他愣一下,快速道,“稍等,最后一个谢幕,七八分钟就。”

英语系的《天竺少女》是压轴节目,之后就是个主持人一起台,带所有表演节目的同们在《难忘今宵》中谢幕。

因此苏软连衣服没来得及换,就又去主持,索『性』这衣服本身就很华丽,台的同们穿各种各样的舞台服,倒相得益彰。

谢完幕后,苏软直接朝鹿鸣琛跑过来,鹿鸣琛将搭在胳膊的军大衣抖开披在她身,伸手『摸』『摸』她『裸』/『露』的胳膊,“冷不冷?”

冰凉的胳膊被他火热的大掌一烫,不由哆嗦一下,表演的时候没觉得,这会儿却察觉到冷来。

苏软把大衣裹紧,“你等等我,我去换衣服。”

鹿鸣琛不少穿舞台服的人哆哆嗦嗦的往外走,“去哪儿换?”

“卫生间。”

礼堂后面的更衣室这会儿肯定挤满人,苏软不想浪费时间,算去卫生间换一下。

鹿鸣琛皱眉,“太冷,去外面车换。”

“车开进来?”

“嗯,今晚大门不禁。”

有舒服的地方,苏软自然就不将就,她就裹鹿鸣琛的军大衣跑去拿自己装衣服的包跟明娇娇声招呼跟鹿鸣琛往外走。

出后门果然有辆车停在那儿,苏软正准备往后座爬,鹿鸣琛却开副驾驶,“还是回去再换吧,不然你黑灯瞎火的不一定能到,一会儿就到家。”

苏软想想是,如今的汽车玻璃可是能到里面的,她要在车换衣服得关灯,还没安感。

反正车很暖和,回家换一样,于是苏软副驾。

车子一路开的飞快,苏软自己拆掉头纱和面纱,扭头见鹿鸣琛情严肃,“怎么?任务比较麻烦吗?”

鹿鸣琛道,“还,我不在你要是有什么麻烦事就电话给孙超或者高峰可以,电话你有的。”

苏软闷闷的道,“嗯,知道。”

鹿鸣琛又嘱咐,“我不在你就还住校吧,方便一些。”

苏软没说话,“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一早。”

苏软来没觉得时间这么宝贵,她忍不住伸手拽住鹿鸣琛的衣摆。

鹿鸣琛顿顿,再次踩下油门。

十分钟后,他们回到军区家属院,因为这儿离鹿鸣琛出任务更近,苏软不想他辛苦奔波。

回到家以后她还以为会很冷,毕竟平房没有暖气,没想到里面竟然还算暖和。

才发现屋子正中间摆一个铁炉子,粗粗的烟囱炉子的排烟口一直延伸屋外,充当暖气管的作用。

苏软提起铝茶壶,用铁钩勾起铁炉圈下,见炭火烧的正旺,“你回来过?”

“没,跟勤务兵招呼。”

勤务兵显然很周到,旁边的簸箕里还放一簸箕碳,够他们一晚烧。

苏软伸手烤火忍不住幸福的喟叹一声,“真暖和啊。”

鹿鸣琛道,“冷?”

“有点。”车暖气足还不觉得,但下车后就感觉腿凉飕飕的,这年头没什么肉『色』底裤有,为舞台效果,她们只能光腿。

说完,她鹿鸣琛,暗示他出去一下,她得换衣服。

鹿鸣琛扭头利落的朝门口走,苏软以为他要出去,就拿装她衣服的包去床边,然而她把衣服掏出来,却还没听到门响的声音,疑『惑』的回头。

结果就觉得手腕一紧,鹿鸣琛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苏软被他的力道拽的转身,直接扑进她怀里。

然而鹿鸣琛似乎还嫌不够,将她的手臂反拧,不知道怎么用的力,苏软被迫踮起脚尖,下巴高高扬起。

这情形和他们第一次亲吻的时候其相似,只是那个时候有福姨他们,而这次没人来救她,苏软感觉自己真的要被撕碎吃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