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29章 可怜的苏青青和霍向阳

我的书架

第129章 可怜的苏青青和霍向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辈子霍向阳总是夸苏软贤惠干, 支持霍家公司崛起的两大贵人都是苏软结的善缘,中之一就是军方那边的背景。

霍家快速的在燕市站稳脚跟,都是军方领导的功劳。

虽然霍向阳没有细说, 但苏软辈子确实有个厂子专门收容伤残或者力受限的军人和军属, 还有一个保镖公司收的是健全的退伍军人。

苏青青怀疑苏软辈子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认识的那个军方的贵人。

只是这辈子有鹿鸣琛在, 她竟然还做这样的事情, 要知道鹿鸣琛年纪轻轻就是团长, 前途无量,真要认识贵人, 怎么看都是通过鹿鸣琛快吧。

苏青青的目光落在报纸文章最后的那段表白,不嗤笑一声, 辈子苏软在霍向阳前跟个公主似的骄傲的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对着鹿鸣琛倒是热烈大胆, 连在报纸表白的事情都做出。

她不想到那次和鹿鸣琛见, 对方虽然看起一副特别爱苏软的样子, 但苏青青不相信他心里会毫无芥蒂。

苏软应该也清楚,所以, 她又摆地摊又开铺子做出一副自力生的模样。

雇佣伤残退伍军人有可是为讨好鹿鸣琛, 但最大的可应该是想通过这个再遇辈子的贵人。

想通这一点,苏青青眼珠转转,这样的路又不是只有她苏软一个人走。

见霍家母子三人看着她, 苏青青道, “咱也雇两个伤残的退伍军人。”

霍母立刻道, “咱这不缺人呀, 雇什么人?”

在霍母看,不就一个小小的铺子,自家人就都干, 雇人那不是『乱』花钱吗?

苏青青道,“咱本也得雇人的,向阳哥不是常年得南方进货吗?”

“我看向美人一多就紧张,不是拉屎就是撒『尿』的,这样肯定耽误事,妈你体又不好,也就这两天过帮帮忙就算,以后还是在家呆着想清福。”

霍向美脸『色』有些不好,她的意是嫌弃她躲事?霍母也微微皱眉,不让她收钱?那苏青青偷偷把钱昧下怎么办?

苏青青还在继续,“至于小莲这刚没孩子,你不是说她也应该多休养吗?总不让我吧?”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再过两个月宝宝就要闹腾,咱霍家的长孙呢,我也得注意着点。”

小莲脸『色』发白,怯怯的道,“我可以的,我体经好,不用休养。”

苏青青淡淡的道,“就算不用休养你一个人也不,今天你也看到,就算客人人少一半,小莲一个人肯定也不的。”

“说不定后头拿个衣服的功夫,前东西就让偷,这铺子里至少得两个人看着吧?”

说说,就是要雇人。

霍母总觉得不得劲,这铺子刚开,虽然生意好两天,但哪有一开始就雇人的,再说,肚子大怎么,不就是给人拿拿衣服,收收钱的事情,累到哪呢,怎么苏青青倒是摆少『奶』『奶』的做派。

苏青青还有话说,“而且咱雇佣伤残军人就也报纸,那个可比打广告省钱多。”

霍母看到都市报对苏软的报道,不有些心动,先不说宣传不宣传的,如果报纸,到时候寄回老家,让那些暗地里嘲笑他家的人都好好看看,羡慕死他。

小莲又小声道,“咱卖的是女装,雇男人不好吧?“

苏青青一顿,斜睨她一眼道,“谁说军人就是男的,你不知道有女兵吗?”

“况且,伤残军人只是个说法而,那些牺牲军人的军属也可以啊。”

小莲下意识的咬咬唇,怯怯的不敢说话。

霍向阳看她一眼,叹口气道,“青青,小莲她没读过天书,又从没出过县城,你对她耐心一点。”

苏青青心中火大,也就霍向阳感情专一,不会多想会认为小莲是个单纯无知的小姑娘。

若真单纯无知会回到燕市不让霍向阳霍家,拐着他什么酒店?

说什么亡夫百天祭拜不好意在家里,呵呵,当她是傻子呢,她张小莲要真跟亡夫感情好,会前脚人一死,后脚就跟着他出?

那通电话是偶然打到她那的?还想把孩子流产的事情栽在她,利用霍向阳的愧疚赖着不走。

不过看着霍向阳的样子,苏青青也没有点破,既然暂时撵不走,她不会傻到告诉霍向阳小莲对他有意呢。

苏青青亲密的挽住霍向阳的胳膊撒娇,“哎呀,我没有不耐烦,就是你也知道的嘛,怀孩子情绪总是不稳定。”

“小莲抱歉啊,我真的没有嫌弃你的意。”

小莲听到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孩子,眼眶终于红。

霍向阳叹口气,在苏青青看不到的地方抱歉的看着小莲。

小莲故作坚强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霍母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没说什么,只是问苏青青道,“那你准备怎么报纸啊?咱也不好找苏软吧?“

苏青青皱眉道,“别找她,次在医院人家的嫌弃表达的还不够明显吗?就当没这个亲戚。”她哼一声,“没有她咱还找不着人?”

霍向阳『摸』着她的脊背给她顺气,“知道,不找她,你也别生气,那你有什么法子?”

苏青青得意的扬扬下巴,指着报纸的联系电话道,“这不就是现成的吗?”

“到时候给报社打电话,或者直接过,就说看到这篇报道,也想尽一份力,但是不认识军属,希望登报招工,把条件,地址一登。不仅有军属关注,说不定就有引起哪家报纸关注呢?”

霍向阳眼睛一亮,“青青,你可真聪明。”

苏青青靠在他道,“知道我的好吧,我帮你的多呢。”

霍母也笑呵呵的夸道,“青青就是干。”

……

十二月中旬的天『色』暗的早,七点半之后外的铺子陆续打烊,霍家人也收拾收拾准备回家。

他住的地方虽然不远,但坐公交也得三站地。

霍向阳拉下卷闸门,牵着苏青青的手没走两步碰到苏软一,在满大街臃肿的棉服和军大衣中,唯有她穿着一件红『色』轻便的羽绒服,让人一眼就注意到。

米『色』的『毛』线帽把耳朵也包住,显得一张脸巴掌大,瓷白的肌肤在昏黄的路灯下仿佛在发光。

注意到霍向阳有些发痴的目光,苏青青心中警惕,只是这只有一条路,也避不开,她一手『摸』肚子,可怜巴巴的道,“向阳哥,我有点累。”

霍向阳回过神,连忙扶住她,另一只手撑在她的后背帮她『揉』『揉』,温柔道,“怎么样,坚持吗?”

苏青青靠在他怀里,笑得甜滋滋的,“有向阳哥在我当然坚持,还好有你陪着我。”

霍向阳微笑,余光却不的瞟向苏软,这么晚,她竟然一个人忙碌,鹿鸣琛想也不体贴她,不知道她有没有后悔。

苏软乎一眼就看出这俩货在想什么,白眼都懒得翻,这是不敢明目张胆的挑衅,就开始暗搓搓的的刺她,真当自己是什么大宝贝,人人稀罕呢。

霍向美一想到今天他花钱发的传单招的人都被苏软卑鄙的引过占便宜就觉得非常不爽,故意道,“苏软姐,这么晚,你怎么一个人呀?”

叶明和赵雷无语,他不是人吗?

叶明刚要说话,就听苏软懒洋洋的道,“我怕半个人吓死你。”

叶明和赵雷不笑出声,连霍向阳和小莲都忍不住笑,霍向美气结,正要挑明说,就见远处传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两个大灯渐渐靠近。

众人都自觉地靠右让路,结果车子在他对停下,灯光一暗苏软看清是辆吉普车。

她心中一动,有些小小的雀跃,果然车门打开,鹿鸣琛从车下。

“鸣琛哥!”苏软是真高兴,送丁久过之后,鹿鸣琛就开始忙碌,他经好天没见。

鹿鸣琛大走到她前,先『摸』『摸』她的脸,发现有些凉,“冻坏吧,赶紧先车。”

叶明和赵雷经自觉地朝着吉普车走过。

苏软看着『色』不怎么好的苏青青一眼,伸手挽住鹿鸣琛的胳膊,故意道,“鸣琛哥,有你在我真是太幸福,不然这么冷的天,还得挤公交。”

跟苏青青刚刚的语气乎一模一样。

鹿鸣琛啧一声,“挤什么公交,我不你就打车回。要不有空我给你买辆车吧。”

苏软差点笑出。

这下不仅苏青青,霍向阳的脸都黑。

然而鹿鸣琛还嫌不够似的,转过半蹲下,“,背你过。”

苏软又矫『揉』造作的道,“哎呀,我都没说你就知道我累啊,我看别的男人都是老婆说知道呢。”说着趴在鹿鸣琛后背。

鹿鸣琛听她这话就知道有事情,轻松的背起她道,“你拿我跟别的男人比?”

苏软在他肩蹭蹭,甜腻腻的道,“也对,那别的男人也不会背老婆,也不会给老婆买车啊,啧啧,他好可怜。”

可怜的苏青青和霍向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