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25章 鹿鸣琛的小心思

我的书架

第125章 鹿鸣琛的小心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是的要被吓死了, 身因紧张而崩的紧紧的,情急之下咬了鹿鸣琛一口。

鹿鸣琛嘶了一声,放她, 朝着门外道, “福姨, 我们没吵架, 找东西呢。”

这家伙, 不仅听到了,甚至理由都想好了。

鹿鸣琛『摸』了『摸』苏软水光潋滟的眼角, 笑道,”我怎么舍得跟她吵架啊, 福姨您有就来?”

苏软瞪眼睛,下意识的挣扎着要起来, 鹿鸣琛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门外福姨果然并没有来的意思, 听到鹿鸣琛语气愉悦, 笑呵呵的道,“不是吵架就好, 那一会儿中午在家吃?”

“好的。”

听着门外福姨的脚步声离, 苏软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气得打了鹿鸣琛一下,“起!”着翻身就要起来。

然而还没离床面, 就被鹿鸣琛扳住肩膀又压了回去, 苏软双手抵着他的胸膛, “鹿鸣琛!”

鹿鸣琛『舔』了『舔』唇, 意犹未尽的盯着苏软娇艳欲滴的红唇,苏软赶紧的捂住嘴瞪他,“你差不多点儿啊, 不要得寸尺。”外面有人呢。

鹿鸣琛笑着『揉』了『揉』她的头,站起身朝她伸出手。

苏软不疑有他,手搭上去顺着他的力道站起来,然后也不道他是怎么用的力,苏软忽然被拽着朝着他怀里扑过去,手臂被他反手拧在身后,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送到鹿鸣很身,头下意识的仰起,鹿鸣琛微微低头就轻松的吻住了她的唇。

苏软:……

不过他并没有得逞,才刚刚吮住她的唇瓣,就听外面传来赵雷的声音,“鹿团长回来了?”

鹿鸣琛啧了一声,只能飞快的啄了她一口,哑声道,“你收拾一下,我先出去。”

苏软不由想笑。

不过走到镜子面的候她就笑不出来了。

她虽然道肯定被他搞的有些狼狈,是看到镜子中头发散『乱』,脸颊通红,眼睛水润像哭过似的自己还是被吓了一跳,这样子一出去人家肯定道他们干嘛了。

她假装在屋子里找东西,等过了十分钟,她重新梳过头发,脸上的热度全都退下才出了门。

黄小草挺着微微凸起的肚子正在摆碗筷,苏软吓了一跳连忙上,“你坐着吧,我来。”

“没,”黄小草笑道,“这孩子不闹腾,省心。”

一边一边又去搬凳子,行动确实利落的完全不像一个孕『妇』。

苏软到底还是不放心,“定期去医院检查一下,工作别那么辛苦,少做点没关系,孩子要紧。”

黄小草却觉得如今的生活已经跟天堂一样了,非常珍惜,“没关系,我不累的,总要让赵雷够卖。”

到这个,苏软道,“这个你不用『操』心,王政委找的人快到了。”

“等来两个女工,咱们作坊到底产量就能上去了,到候赵哥一个人肯定卖不完。”

跟鹿鸣琛话的赵雷听到苏软这话,想起了什么,有些担忧道,“我看咱们卖的发圈集会上已经有家了,咱们卖的也不如以了。”

黄小草也是一脸的忧愁,她可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苏软笑道,“放心吧,这东西是半消耗品,不会嫌多的。”不然后世卖这种小饰品的商家成百上千家,也没见多少人垮掉。

唯一就是要做好产品样式和客户流量,不过这些现在跟他们他们也理解不了,可以先做着,以后就懂了。

苏软直接道,“赵哥,最近天气也要冷了,你理一理货送到铺子里去,我明天有空教你怎么摆货,以后你就别去赶集了,直接盯铺子就行。”

鹿鸣琛买下的那个铺子苏软去看过之后就找了木工打一些架子和陈列柜,最近都交货了,只是她学校的情太多没顾得上,都是赵雷盯着放去的。

黄小草听到这话倒是很高兴,赵雷到底行动有些不便,赶集摆摊有些辛苦,每次回来腿和腰都会疼,尤天气转冷之后,他那条伤腿疼的特别厉害。

在铺子里卖的话,定定点,工作量分散,收入也不会太低。

黄小草自己不怕辛苦,却心疼赵雷,宁愿他找赚一点也不想他太受累。

赵雷显然也是一样想的,这夫妻俩互相贴,日子倒是和和美美。

吃了午饭鹿鸣琛接了个电话回来,就要拐带苏软一起回军区。

“刚回来还没来得及汇报任务就遇到了要出发的调查组,因关咱俩,当就跟着调查组直接去学校了,还没来得及去汇报任务。”

见他目光总是似有似无的扫过她的唇,苏软警惕道,“你去汇报任务,带我去干什么?”

鹿鸣琛眯了眯眼睛,“王政委不是给你找好人了吗?你不过去问问?”

实苏软也不太舍得跟他分,还是忍不住逗他,“人不是还没到吗?等王政委通我再去,今天不去。”

鹿鸣琛叹了口气,“是一点都不乖,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给你吃罚酒好了。”

完不由分把苏软抵在墙上……

意『乱』情『迷』中,苏软模糊的想,这家伙就是了这个故意找茬的吧?很快她就确定了这个想法。

半晌后,鹿鸣琛抵着她的额头,再问,“去不去?”

苏软被亲的气喘吁吁,也不敢闹了,“去。”

鹿鸣琛轻啧一声,遗憾道,“你的倔脾气呢,应该跟我顽抗到底啊。”

苏软忍不住踹了他一脚,鹿鸣琛反应迅速的躲,然后又抵了过来……

苏软推着他,“都去了!你这人讲不讲道理。”

鹿鸣琛捏着她的下巴道,“刚刚是罚酒,这回是敬酒。”

苏软:……

这是哪儿来的无赖。

苏软抵不过他的力气,还以又要被他得逞了,就听黄小草又在外面叫她,要让她教她编发绳。

再次被打断的鹿鸣琛:……

他替她整理了着头发忽然道,“之后还要再接三个人回来?”

“对啊,”苏软笑眯眯的道,她忽然觉得在这个院子里呆着她也挺安全的,正房窗户很,隔音也不好,鹿鸣琛想干坏可不那么容易。

直到两人出门回军区,鹿鸣琛都没再有机会和苏软亲近,眯着一双凤眼不道在想什么。

苏软看的直笑。

到达军区后,鹿鸣琛去汇报工作,苏软去找王政委。

到王政委办公室的候,发现里面已经坐着三个人了,苏软愣了一下,这么巧?

王政委笑的特别慈祥,“苏同志来了?这是按照你的要求找的人,你看看合不合适。”

苏软笑,“看来我来的正是候。”

王政委愣了一下,“什么叫你来的正是候?”

苏软也眨了眨眼,一脸疑『惑』。

王政委道,“我刚打电话给你们家了啊,今天人到了,让你下午有空过来,鹿鸣琛那小子接的电话,会转达。”

苏软:……

王政委也疑『惑』了,“他没告诉你?那他带你来干什么?”

苏软问道,“他的任务汇报完了吗?”

“当然完了,回来的第一件就是汇报任务。”

苏软暗暗咬牙,了骗吻,那家伙还是处心积虑啊。

王政委看着苏软的表情,反应过来什么,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鹿鸣琛竟然逗你玩儿呢?”完竟然笑起来,这还是那个一点情趣都没有的鹿鸣琛吗?

王政委见她表情愤愤,连忙转移话题,“好好好,咱们不他了,来,给你介绍一下。”

沙发上的两女一男连忙站起来看着她,眼底都是期盼。

苏软的目光落在那个年轻男人身上微微怔了一下,正好王政委先介绍的他,“这是叶明,这孩子很能吃苦,脑子活,学东西也快。”

苏软点点头,如果是她道的那个叶明的话……

然后王政委指着一个看起来快四十岁的女人道,“这个是牛春芬,做儿麻利,手特别巧。”

最后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姑娘,“这个是余小丽,也是个勤快能干的姑娘。”

第一次见面自然什么都看不出来,苏软和他们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准备先带回去,不过也提好,“会给你们两个月的试用期,如果不合适的话,我会把你们再送回来的。”

三人都连忙应是。

苏软领着三个人办公楼出来就见看到不远处靠在车边等她的鹿鸣琛。

仗着有外人在,这家伙迎着苏软瞪视的目光也不不闪不避,还笑的特别灿烂。

苏软只能偷偷的拧他一把。

因是早打算好的,三人的住处已经提安排好了。

回到四合院后,赵雷和黄小草帮忙安顿。

不过再住三个人后,四合院里就挤得满满当当了,就连苏软和鹿鸣琛这两个主人,也只有一间正屋属于自己,他都是公用。

鹿鸣琛想到今天除了门之后痛痛快快的尝了一回味道,之后就总是被打断,忽然有点想念东林市的楼房,非常私密,也非常自在,他看着苏软,“咱在燕市也买个楼房吧。”

苏软一没反应过来他打的什么主意,“好端端的,怎么想着买房。”

燕市的房子当然是要买,并不是这个候,现在离房价涨还有好长一段间,钱用来买房反而成死的了,这个候投资或者用来扩生意才是更好的选择。

至于买房,六七年后再买不迟,那个候房子的户型之类的也会好一点。

当然要是自住那就另当别论了。

可是他俩两年内两个人都住校,之后军区那边会有房子,完全没必要买房啊。

鹿鸣琛轻咳一声 “既然你已经都跟老师同学们都公了,那就不用在宿舍住了吧?”

苏软终于反应过来他的什么意思,脸『色』爆红,“一晚上都要查寝的!”

鹿鸣琛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娇艳的脸颊,“学校针对已婚学生是有政策的,已婚学生是可以住自己家的。”

他一副“你怎么这么不正经”的模样,严肃的道,“我只是想多和你相处相处,毕竟以后要执行任务,咱们能在一起相处的间就没这么多了,你想哪儿去了?”

苏软拍他的手道,面无表情的道,“行啊,那咱们住四合院吧。”

鹿鸣琛冠冕堂皇的道,“离学校太远了,你跑到的多累啊,在你们学校附近买个楼房就可以。”

苏软笑眯眯的使出杀手锏,“可是咱们钱不够呢。”

鹿鸣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