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24章 打脸完毕!+初吻

我的书架

第124章 打脸完毕!+初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强烈的压迫扑面来, 苏软莫名觉得些危险,不过鹿鸣琛的眼神告诉她,她要敢后退一步就真的死了。

苏软站着没动, 鹿鸣琛走过来张开双臂一把将她抱住, 在被熟悉的气息包围的瞬间, 什危险, 什不好意, 苏软忽然都不想了,连她自己都不知, 她如此想念他。

躁动的念仿佛找到了出口,苏软伸手回抱, 周围传来兴奋的起哄和欢呼声,苏软埋首在鹿鸣琛的怀里, 也不想管了。

顾俊飞弹吉他的手顿住, 愣愣的着在他面前相拥的两个人, 再周围为之加油呐喊的同学,一脸的茫然。

然后对上了同一脸茫然的白可欣, 怎回事, 他们不是来帮他的吗?

鹿鸣琛抚着苏软的后脑,将她按在怀里,扭头着顾俊飞, “唱的不错, 继续。”

他的语气懒散, 又那理当然, 一瞬间让顾俊飞自己都觉得他是来给他们来表演助兴的。

那边高峰立刻带头鼓掌,“同学,唱的不错, 给你呱唧呱唧!”

孙超和调查员紧随其后,热闹的同学们也不管三七十一开始起哄鼓掌。

唯白可欣急,“不是的,不是的,是顾俊飞在跟苏软表白。”她几乎是魔怔般扭头对着调查员,“苏软和顾俊飞搞暧昧,顾俊飞今天要给她一个浪漫的告白。”

孙超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着她近乎崩溃的情绪,啧,破案了。原来是鹿鸣琛的桃花债。

高峰,“你知的倒是听清楚,你安排的?”

白可欣说不出话来,目光落在顾俊飞身上。

然顾俊飞的脸『色』也不好,室友终于在人群中探听到了什,赶紧上前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

他们几个一上午兴奋的忙碌,根本就没时间报纸。

顾俊飞听到苏软竟然真的已婚,还在校报表白丈夫的消息后心中一震,再对上男人的目光,暗暗咬了咬舌尖压抑住心中的恼火。

他不想让自己太狼狈,很快扯起一个笑容,“刚刚唱错了了,重来。”

吉他声再次响起,这次《爱的路上和你》变成了《爱的路上他和你》,虽然调子稍显硬,但总算告白变成了祝福。

鹿鸣琛眯了眯眼睛,对他的识趣到满意,然后到怀里了一点动静。

“赶紧想办法离开啊,要在这儿呆多久?”苏软拽和他胸口的口袋羞愤的。

她几乎不敢抬头,在其他事情上胆大嚣张的苏软,这会儿倒是害羞的很,鹿鸣琛着掩映在乌黑头发中的粉红耳尖,喉头微滚。

他改抱为揽,带着苏软往外走,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对顾俊飞,“多谢。”

苏然也求镇,以落落大方的姿态朝着顾俊飞笑,“顾师兄,谢谢你啦。”

此时的苏软不复平时嚣张倔强的模,脸颊脸颊微红,妩媚的桃花眼里仿佛盛满了璀璨的星光,连语调都是俏皮轻快的,像是一个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娇艳小姑娘。

这些众人从来没见过的子,都是因为揽着她的青年。

顾俊飞心底犯上苦涩,他发现自己竟然比想象中的要难受,却也只站起来笑着送上祝福,“今天是莽撞了,抱歉。”

回想之前的种种纠缠,只希望她不要真的以为他是一个傲慢轻浮的人。

苏软正要说话,男人的大掌忽然抚上她的后脑,苏软回头,“怎了?”

“没什,”男人温柔的她,但目光向顾俊飞的时候却带着凛冽,语气虽然散漫,却带着不易察觉的攻击『性』,“没关系,她这个人很大度,这些小事不会放在心上的。”

顾俊飞胸口一哽,这个人!都已经是胜利者了,还这小气!

眼着鹿鸣琛揽着苏软要离开,白可欣喃喃,“不是的,不是这的。”

她近乎魔怔一般站出来,“鸣琛哥,她是到你才改主意的,她在学校一直都没说过自己结婚,勾的好多男追求她。”

众人都惊讶的着白可欣,白可欣紧紧的捏着衣角已经什都顾不得了,苏软今天这离开,她才是彻底完了!

她急切的对调查员,“不信你们好好查查,说的都是真的。”

“今天顾俊飞就是要跟她表白的。”她着顾俊飞,“对吧,如果她没给你暗示,你怎会做这种事。”

她以为今天顾俊飞丢了脸,应该会趁机找个台阶下,把错都推在苏软身上的,然顾俊飞却已经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从始至终,白可欣针对苏软只是因为对方是鹿鸣琛的妻子,她什都知,却怂恿他去勾引苏软。

顾俊飞站起来冷冷的,“苏软跟说过很多次她结婚的事情,他们系的同学应该都听到过,毕竟婚戒一直带在手上呢。倒是你,”顾俊飞着她,“一直暗示她单身,鼓动追求她。”

众人哗然,白可欣脸『色』霎时间苍白,不可议的着顾俊飞。

赵燕燕也忍不住把报纸举到白可欣面前,“白师姐,您随口给人安『插』罪名的『毛』病不改改?”

“们家苏软在报纸上写的清清楚楚,自己是军嫂,都跟鹿教官告白了,谁疯了人家结婚了还要跟人搞暧昧。”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恍然大悟,“哦,对,你会。”

白可欣愣了一下,目光终于移到报纸上,她之前只是粗粗扫过,根本就没仔细内容,这会儿才到了最后的那段话。

她不可议的向苏软,既然她军训的时候没说,现在又为什要说?!

鹿鸣琛也终于停下脚步,扭头她,白可欣捂着胸口艰难喘息,目光含泪,楚楚可怜的着他,“鸣琛哥……”

那模好像是众人欺负她似的。

然鹿鸣琛的目光疏离又冷厉,“白小姐,当初真的只是随手帮忙。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那做。”

他淡淡的,“这辈子帮过救过的人不敢说上千成百总是的,救过的人……”他低头向苏软时眉目陡然温柔,大掌从她俏皮的编发上轻轻抚过,语气是谁都听出来的珍惜,“只她一个。”

“你和那些帮助过的人一,没什特别,如果真要算特别的话。”鹿鸣琛语气带着冷意,“别让你成为唯一一个后悔救过的人。”

白可欣脸上仅的血『色』褪去,“鸣琛哥,不,不是的!”她几乎歇斯里地,“她救你,你怎知不?你连机会都没给过。”

鹿鸣琛嘲讽一笑,话都懒得跟她多说一句,揽着苏软大步离开。

“以,白可欣让大家等了半天,就是要告诉大家,她针对苏软的理是因为她自己上鹿教官了?”

“可真是无耻啊,抢人家的丈夫还理直气壮。”

“还鹿教官不给她机会,不用给机会也知她差苏软差的远了……”

“手段卑劣,指使张诗诗就罢了,顾俊飞平时对她多好啊,她竟然害他,亏得许雯师姐脑子清醒,不然也要被她利用。”

“啧啧,真是太可怕了,怎会这恶毒的人……”

调查员着近乎崩溃的白可欣,叹了口气,“白同学,跟走一趟吧。”

白可欣捂着胸口,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不过这些兵荒马『乱』鹿鸣琛和苏软都不在乎了。

离开小礼堂的范围之后,苏软到底不好意在学校里这高调,耸了耸肩膀示意鹿鸣琛收敛一点。

鹿鸣琛倒是松开了她的肩膀,不过改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脚步匆匆的往前走。

苏软跟在他身后疑『惑』,“要去哪儿?”

鹿鸣琛却抿着唇一言不发,径直带着她走向小树林。

然今天是周末,林子里的人不少,且这些人谈恋爱也没耽误八卦,到两人后目光都不自觉的追过来。

鹿鸣琛动作一顿,苏软莫名觉得他嘴角绷得更紧了,然后直接掉头,牵着她往校外走去。

在校门口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报上四合院的位置。

十分钟后,福姨惊喜的着回来的两人,“鸣琛回来了?”

鹿鸣琛点点头招呼了一声,就径直拽着苏软去了房间。

福姨着猛然关上的房门疑『惑』了一下,这是吵架了?

房间里,苏软着鹿鸣琛『插』上房门,也以为他是气,毕竟哪个男人回来撞见别人对自家老婆表白不气,反正换做她,她也是要气的。

苏软讪笑着后退,“那个什,你稍微冷静一下。”

“都是白可欣搞的鬼。”

“顾俊飞只是为了以后羞辱,根本就不是真心的。”

她一步一退,很快就碰到了床边,退无可退,只眼睁睁的着靠近的鹿鸣琛努解释,“你应该知的……”

然后她的话陡然淹没在柔软的薄唇里,苏软不瞪大眼睛。

鹿鸣琛倒是一触即离,却没离开,“知。”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苏软几乎觉到他柔软的唇在她唇上擦过,温热的气息仿佛带着眩晕效果,苏软的脑子忽然就转不动了。

鹿鸣琛深深的着她,继续问,“可以吗?”

声音低哑,尤其那双凤眸,仿佛要把她吸进去。

苏软晕乎乎的才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便不讲武德的压了下来。

没来得及闭上的嘴巴被对方不小心探了进来,苏软就觉面前的男人一顿,紧接着就迎来了猛烈的攻城略地。

苏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身体里的气瞬间被抽干,直接软了下去。

鹿鸣琛似乎轻笑了一下,揽着她腰的手臂顺势将她放倒在床上。

整个人被凶兽罩住的压迫让苏软脊背升起一股恐惧,她下意识的推拒着他的胸膛,却如蚍蜉撼树,只接受他的掠夺一条路可走。

房门忽然被敲响,福姨担忧的声音透过木门清晰的传进来,“鸣琛,软软,你们是在吵架吗?”

苏软几乎瞬身战栗,使劲推拒着鹿鸣琛。

然男人却似乎什都听不见,不仅没离开,反抬手捏住她的下巴,方便他的进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