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22章 一更:垂死挣扎的白可欣……

我的书架

第122章 一更:垂死挣扎的白可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礼堂里, 白可欣脸『色』发白,她一把抢过校报,抖着手上下左右翻看。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这样?这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内容……

“不对, ”她情绪有些激动, “许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她话音刚落, 许雯就走了进来, 晚会的事情新闻部也是要跟进的, 第一次组织的会议她要过来看看。

白可欣眶发红的盯着许雯,“你明明跟我说要报道当代大学生虚荣心的问题……”

“有啊, ”许雯似乎不明以,“你说的确实是个深刻的问题, 就在最后一版呢,怎么了?有么问题?”

白可欣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翻到最后一版, 盯着【警惕虚荣心对大学生精神的侵蚀】那个小小的版面, 抬看着许雯, “你耍我”三个字到底没敢说出来。

许雯仿佛没看到她的表情,指着主版面对她道, “这一版的报道还要多谢你, 感谢你为我提供了这么有价值的新闻素材。”

“我觉得这个主题非常深刻,已经往市报投稿了。”

“往市里……”白可欣捏着报纸的手指发白,这份报纸就像一个巴掌狠狠的拍在她的脸上。

其他的耳光也随之而来:

“以, 她还找了新闻部举报苏师妹?结果没想到家的摊子这么有意义。”

有不可思议的道, “就算这摊子没么意义, 苏师妹不偷不抢, 碍着她么了?还要登报纸嘲讽?”

“对啊,要不是苏师妹足够坦然,这不是要把一个『逼』死吗?么仇么怨啊?”

“以家苏软根本就没有冤枉她吧, 就因为看不起家摆地摊,就要让家在学校里抬不起来吗?”

“唉,职业不分贵贱,但分的,有些就是出身再好,也掩盖不了其卑劣的事实。”

……

不屑鄙夷的话和嘲弄厌恶的目光面八的涌过来,白可欣紧紧的捂着胸口喘不上气来,这不对,这明明应该是苏软的待遇,到底是哪儿出了差错!

不行,不能这样,冷静,冷静,白可欣捏着报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咬了咬牙对着苏软示弱道,“抱歉,是我误会你了,我在医院里认识了你的堂妹,她跟我说了你为了更好的生活陷害你爸爸的事情……”她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我没有调查清楚情况就先入为主的讨厌你,我给你道歉。”

说着还给苏软鞠了个躬,倒是堵了众的嘴。

然而苏软却不准备放过她了,直接戳穿了她以退为进的把戏,“没有调查清楚,也就是还不确认我是好是坏了?”

“白师姐,你这到底是误会还是故意针对?”

“我摆个摊,师姐就觉得我是一个品行低贱,虚伪虚荣的。按照你的说法,摆摊之前你不认识我,甚至不了解我。”

“我雇佣个,你就觉得我是在压榨残疾,在座的这么多同学,哪个想到那儿去了?”

“你单单只是恶意的揣测我呢,还是你的心理就是那么阴暗,觉得大家做事是别有目的。”

之前那个心直口快的生道,“说一个心里想么,看到的就是么,怕不是以己度吧。”

“怪不得没朋友,之前还以为是体弱的缘故,原来家谁看不上。”

白可欣辩解,“不是的,不是的!她堂妹就是那么说的……”

旁边的主持师姐明娇娇看不下去了,“白可欣,我记得清楚,你说的是在集市上偶然碰到的,现在又扯么堂妹,你到底哪句话是真的?”

苏软道,“不过是因为摆摊的事情没法做文章,再换个话题而已,要是堂妹的事情站不住脚,白师姐是不是还准备去我老家调查一下我的祖宗十八代。”

她冷冷的盯着白可欣,“我就问你一句,我堂妹说我么也好,我摆摊也好,这些事情关你么事儿?”

“还是说白师姐有么必须让我品不堪的理由?”

这句话问出了众的疑『惑』,对啊,就算苏软不好离着八杆子远,关白可欣屁事,为么要这样针对?

庞策也道,“那个,我早想说了,哪个偶遇校友摆摊会想着拍照?”

有道,“以她就是早有预谋。”

白可欣怒道,“我没有!”

然而大家又不是傻子,也许偏听一大家会被『迷』『惑』,但双一对峙是非曲直清清楚楚。

“啧啧,苏师妹到底怎么得罪她了?这么处心积虑,也太可怕了。”

“我不是,我没有!”白可欣气愤的辩解道,“我拍照片只是想让她替我澄清谣言,是想私底下给她的!”

“我来没想过拿照片害,布告栏上的照片不是我做的!顾俊飞可以作证,照片和底片我给了顾俊飞的,他知道。”

一直躲在角落里观察情况的张诗诗闻言忽然一震,猛地看向白可欣。

有道,“之前她说的是把照片扔了吧?”

白可欣道,“我只是不想牵扯顾俊飞才那么说的。”

苏软道,“那你现在怎么又牵扯了?”

白可欣噎住。

有厌恶道,“满嘴谎话,一句不可信。”

白可欣捂着胸口喘气,“那些照片如果是我贴的,天雷劈!”

她刚说完,忽然有道,“照片是我贴的。”

众是一愣,就看到一个着装干练,化着妆的生站出来,她继续道,“但是是白师姐让我贴的!”

苏软惊讶的看着张诗诗,实在没想到狗咬狗会来的这么快。

白可欣显然也没想到这混『乱』的时候张诗诗竟然落井下石,表情不由狰狞,“你在胡说八道么?你干么要诬陷我。”

真正的诬陷她!

张诗诗紧张的捏了捏手指,强做镇定的道,“苏软诬陷你,我也诬陷你,白师姐倒是说说我有么理由要诬陷你?”

白可欣当然说不出合理的理由,大一大,八竿子不着的学妹为么要诬陷她?

倒是张诗诗这边却有她指使自己的理由,“你知道我和苏软不对付,就故意找到我。”

“是你说因为你撞见苏软摆摊,觉得她想攀附你,你不想理她反而被她倒一耙诬陷,就把照片和底片给我,说让我帮你。”

张诗诗完一副受骗者的模样,“你说只要让大家看清她的真面目,就可以洗刷你的冤屈,我就信了……”

白可欣指着张诗诗,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想栽赃我!”

白可欣这次说的是事实,可惜她之前撒了太多的谎,反而没有信她了。

而且张诗诗也是个狠,逻辑非常清楚,“那你要怎么解释我能拿到那张照片和底片?”她直接道,“你刚刚说有的照片和底片交给顾俊飞师兄了,又怎么到手里的?”

除了她给的之外,没有别的可能。

白可欣再一次被自己撒的谎堵住了。

张诗诗看着她说不出话来的模样心中才暗暗松了口气,她必须把这件事栽给白可欣。

有校报给苏软正名,白可欣明显要完蛋了,如今她也反应过来,自己是被白可欣利用了。

而且白可欣这个完不讲究,许雯、顾俊飞之类的随意攀扯,最后大概率会咬她,就算不咬……

想到苏软在布告栏那里说的那些话,张诗诗只能先下手为强。

之前军训她随意举报已经被学校教育过,说再有下次就要记大过,这次贴照片可比举报严重多了,绝对不能是她的错,她没有违法!

有看着白可欣,白可欣仿佛感觉自己被怪兽包围,无路可逃。

她神经质的『揉』捏着手里的报纸,不不不,她有路的,她还有压轴的计划,正思索着要不要说出来,小礼堂的大门再次开,文艺组织部的部牛俊到了,“罗老师有些事情,今天我自己先走一遍流程。”

罗老师是这次晚会的总策划,这次会议本来应该由她主导,她没到,文艺部部牛俊就准备先开始了,走近后他疑『惑』的看着礼堂里古怪的气氛道,“怎么了?有么事吗?”

明娇娇看了白可欣一,道,“没事,罗老师为么来不了?”

牛俊面对朋友,不由多说了一些,“好像是军区有么来调查么事情,罗老师被叫过去了。”

还在绝境中纠结的白可欣听到这话睛一亮,上前一步道,“军区的调查员,你确定吗?”

牛俊被她急切的模样吓了一跳,不知道她为么这么兴奋,“反正看到军车了,具体不太清楚。”

“一定是的!”白可欣的表情忽然容起来,她看着苏软,“你其实知道我为么要针对你对吧?”

“还有大家。”她环顾一周,对上那些鄙视她的目光,一副忍辱负重的模样,“是,我确实不是因为她摆摊而针对她,那只是我替她找的一个更好听的理由而已,毕竟我要顾忌……别的颜面。”

“比起她真正的问题,虚伪虚荣这事情可要轻多了。”

众面面觑,她这底气十足的模样又让惊疑不定起来,她目前针对苏软的理由确实说不过去,难道还真有么内情?

苏软简直服了她的强盗逻辑,忍不住道,“以,你就是觉得我做了么特别可恶的事情,但是你就是不用光明正大的手段,还要给我套一个不那么坏的名声,然后让我身败名裂?”

“以,给我换一个不那么可恶的名声是为了么?体现你的善良?”苏软看着她的睛,轻蔑一,“还是掩饰为了掩饰你见不得的心思。”

白可欣脸『色』微变,她冷着脸道,“你别急着来攻击我,到底怎么回事,大家快就会知道了。”

说罢抬脚准备离开。

苏软拦住她,“既然快会知道,那不如一起坐下来等着,我也想知道,你针对我真正的理由是么?”

“还是说师姐只是虚张声势,准备逃跑了?”

白可欣抬看着她,“好啊,我就在这儿等着,你别后悔就行。”

苏软了,“我是怕师姐最后会失望。”

刚刚来的牛俊,完不清楚怎么回事,等着两个小生拌完嘴,问明娇娇道,“她在说么?”

明娇娇了,“没事,我开会吧。”

元旦晚会的组织会议终于开始了,因为是第一次,多节目只是个雏形,以是走个场,主要是让主持熟悉节目流程,便主持稿,其他各个部门了解各自的分工内容。

以整体速度并不慢。

庞策和明娇娇还担心白可欣的事情对苏软有么影响,明里暗里的照顾她,结果发现,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这个小师妹不仅不需要他的照顾,甚至没有一点新的生涩和茫然。

与其说是落落大,不如说极具气场,比起他这两个有好几年主持经验的师兄师姐也毫不逊『色』,这就非常令愉快了,只要照顾好另外一个小师弟就行。

白可欣就坐在台下,看着众对苏软交口称赞的模样不自觉的将手里报纸『揉』成团,她何德何能!一切还不是鸣琛哥带给她的,她却不知道珍惜,到处勾三搭……

“天呐,礼堂外面好几个男生摆了一圈鲜花和气球,好像是要跟谁表白了。”

“这是学牛俊师兄呢吧,好浪漫。”

“不过比牛俊师兄的排场大多了,牛俊师兄当时是在宿舍楼下,这可是当着各个院系学生会干事的面啊。”

“不知道是哪个姑娘,幸福死了。”

听到后面的窃窃私语,白可欣的嘴角终于『露』出一点意,她定定的看着台上的意气风发的苏软,你看,老天在帮她,竟然就这么巧。

她计划中也只是顾俊飞把事情闹大,调查员来的时候容易能听到消息,却没想到事情可以这么巧,直接撞个正着。

到时候苏软可就百口莫辩了,顾俊飞可是不知情的,如果不是苏软蓄意勾引,和男生搞暧昧,顾俊飞能追求她,跟她表白?

反正就算她不承认,也少不了要被带走问话……

白可欣想到苏软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心情才变得轻快起来。

到时候就算她重新回来读书,被戏弄了的顾俊飞也饶不了她!

英语系的舞蹈走台完毕,一个生一脸严肃的跑回座位上,她拿起报纸又仔细看了一遍,『露』出一脸做梦的表情。

快她的目光落在了白可欣脸上,又『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紧接着目『露』鄙夷。

白可欣记得她是苏软的室友,心中不由冷哼,一个谓的帮助伤残军的摊子而已,至于吗?

她直接将手里『揉』成一团的报纸塞进桌洞才稍稍解恨,等着吧,等一会儿他该鄙视的就是苏软了。

想到那个场景,白可欣就有些忍不住,不停的抬起手腕看着时间,快两个小时了,也应该有来带苏软离开了吧……

赵燕燕也恨不得立刻带苏软去审问,她第五次确认报纸上最后一行字;【——给我的鹿教官】

她再次抬看向苏软,然而苏软就是不看她,一副完没注意到她的样子,但赵燕燕知道,那个家伙心虚了!

以这上面的鹿教官是她想的那个鹿教官吗?

“是吗?”

“真的吗?”

“确定吗?“

“啊啊啊啊!!!!!”

“鹿教官的老婆是苏软?!!”

“竟然真的是我学校的?”

今天好多大一的声宿舍里充满了这样的尖叫声。

托张诗诗把布告栏贴满照片的福,当众发现周报上有苏软的报道之后,非常迅速的去买了一份回来。

正被军的伟大牺牲和苏软默默的努力而感动的时候,陡然间瞥见“军嫂”两个字,是一惊,然而他还没“苏软已婚”的信息中回过神来,又被“我的鹿教官”几个字给镇住了。

尤其是大一的学生,鹿教官谁不知道啊,他最惦记的传说中鹿教官的朋友竟然就在他身边?!!

不过也有宿舍略有不同。

零五宿舍。

在反复确认过校报的真实『性』之后,李娜颤颤巍巍的道,“我是不是说过我老公是鹿教官来着?”

李娟跟她一起瑟瑟发抖,“对,当时我还说你是冒充我来着。”

宿舍门忽然砰的一声被推开,“鹿教官来了!”

当初两个狗胆包天的瞬间怂的抱在一起,李娜道,“啊啊啊,饶命饶命,不知者无罪!”

李娟道,“不会吧,这就来找我算账了?”

水回来的韩雪芳看着她俩道,“你干么呢?”紧接着就兴奋起来,“快点,鹿教官来学校了!”

“好像往小礼堂那边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