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20章 周刊要发行拉

我的书架

第120章 周刊要发行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回到宿舍, 苏软又被楼管阿姨叫住,说是有她信,苏软眼睛亮, 待到封面上歪歪扭扭字体后不由大失望。

舍管阿姨还闲话了句, “谁信啊?怎么像是刚学写字孩子写。”

苏软好奇, 不过等拆开信封, 到里面掉出来照片后苏软知道是谁寄了。

除了照片, 还有张信纸,不过上面没写字, 而是用从书本上剪下来铅字贴出来:

【我知道是你污蔑了可欣,劝你三天之内澄清谣言, 否则这些照片会贴满学校。】

苏软着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米护士说她阴, 大概不是指她手段多么阴狠, 而是说她手段全都上不了台面吧。

这点, 竟然连亲自来找她都不敢,暗戳戳用这种小手段, 打量谁是傻子呢?

这真是她追随者干, 肯定恨不『露』出痕迹邀功呢,会用这种方式?

不过这意思,竟然连替罪羊都都已经找好了?

只可惜, 她这个方案从最开始接收信息都是错误, 注定是失败。

苏软眼珠转了转, 虽然不太确定替罪羊是谁, 但有现成人可以栽嘛。

想到这里,苏软把信装进随带书包里,可欣爱怎么蹦跶怎么蹦跶吧, 反她蹦达越欢,以后脸打越响。

苏软现在可没什么空理她。

今天文艺部通知苏软通过了外语系主持人选拔,这两天为去校文艺部参加总选拔做准备。

下午课后还跟着系文艺部师姐学跳舞,王政委那边联系她说她人已经找好了,再过两三周能到位,让她提早做计划。

于是可欣等啊等,见苏软每天精神十足学习、跳舞,练习主持稿,完全没有丝想替她澄清动作。

不仅没有动作,在第三天马上过去那天,她们好在同层楼上课,苏软到她还故意退避三舍,表现出副绝对不会攀附挑衅动作。

可欣气咬牙,却完全无计可施,苏软太会做戏了,当时那种临时况她反应都那么快,现在有了准备,可欣担心自己直接去找她又被她下什么套,她决不能再丢回脸了。

然而三天过后,风平浪静校园已经是巴掌扇在了她脸上。

可欣气在房间里直转圈,不由迁怒张诗诗,那么好把柄,竟然不知道利用,校文艺部主持人选拔结果都出来了,没见到那些照片影子,真是怂货个。

实际上被可欣惦记着张诗诗并不是没有行动,相反,自从把照片贴满学校念头在脑子里滋生之后发不可收拾,她甚至花光了这个月生活费,洗了几十张照片出来。

下午上完最后节课,赵燕燕站在门口催人,“苏软,快点,迟到了。”

苏软飞快装着课本,有些发愁,“为什么跳舞和主持好撞起啊,燕燕,你帮我跟文老师请下假,校文艺部那边主持人会议今天是第天,我肯定过去。”

“行吧,那我先了。”赵燕燕道,“没,动作学会之后晚上回去我教你。”

“谢啦!”苏软背着书包兴冲冲往校文艺部那边去了。

张诗诗着她意气风发背影,下意识『摸』了『摸』书包,等等,再等等,等到她最意时候再给她致命击,不到她最狼狈模样,怎么对起她这两个月遭受切?

这边苏软刚进活动喽碰到了顾俊飞,对方好奇打量着她,好像她哪儿长跟人不样样。

苏软没理会他,径直往文艺部办公室。

顾俊飞直接拦住她,“苏师妹。”

周围不知道谁立刻吹了两声口哨。之前数次“偶遇”和“意外”都没奏效,顾俊飞没了耐『性』,发现委婉方式不行,最近开始打直球了。

他又是个张扬『性』格,把搞人尽皆知。

苏软对于他这种近乎绑架式追求非常不耐烦,“师兄,我有急。”

“另外,师兄不在我上浪费时间了,我已婚,不是骗你,等改天我空了回把结婚证给你拿来。”她直接反客为主,“还有什么说?”

顾俊飞被气笑了,“苏师妹,干嘛这样吊人胃口,你是什么况你当我不知道吗?我可认识可欣,”

苏软被他逗笑了,“以呢?你认识可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说不信,你信她?我跟她都不熟。”

“嘿,脾气还挺硬,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他左右了,俯低声道,“你什么时候澄清诬陷可欣。”

“哦,原来是你啊~”苏软做出恍然大悟模样,“我说是哪个阴暗小人干这种,主都没敢来找我,用这种暗戳戳手段。”

顾俊飞皱眉,“谁暗戳戳了?”

苏软已经从书包里掏出信封递给她,“没有做过我不知道该怎么澄清,你喜欢贴话,去贴吧。”

“师姐自己都没说什么呢,顾师兄这么上杆子。”她语重心长道,“喜欢人勇敢追,做这种小动作让人不起。”

说罢绕过他径直离开,顾俊飞还想再拦,苏软不耐烦闪躲,顾俊飞竟然拦了个空,他不由愣了下,喃喃道,“小丫头还挺灵活。”

见苏软已经快步跑进了文艺部办公室,他疑『惑』低头拆开信封,待到里面东西后他明了苏软意思,不由皱起眉头。

她觉这种上不台面是他做?

他有心去辩解,却发现这玩意儿完全没办法辩解,还有……

知道这件人虽然不算少,但见过照片只有他和封景烨、可欣三个人。

顾俊飞眉头拧了起来,可欣明明说她亲自去找苏软,还说会用照片和底片做交易,而现在,不仅只有封信,而且还是单纯威胁……

被顾俊飞怀疑可欣到底没忍住再次“偶遇”了张诗诗。

两人唉声叹气,同仇敌忾批判了苏软会儿,交流了下近来报,当可欣听到张诗诗问到“主持人如果训练中期时候出了什么,到时候替换还来及吧?”

她瞬间明了张诗诗想法,心中当下是叹,她真是被苏软挑衅太沉不住气了。

这张诗诗够狠啊,现在把照片贴出来,苏软丢脸范围仅限于外语系和其他少部分人。

毕竟苏软再漂亮再有气质,开学只有两个多月,名声有限。

但她当了晚会主持人,除了主持,会参与各个院系节目组织和统筹,晚会筹备期间,组织部每天人来人往,认识她人会多,那个时候再把照片贴出来,苏软可以在大范围内出名了。

而且在她意洋洋,以为胜券在握时候,相当于直接把她从天上踩在泥泞里,光鲜亮丽

啧啧……不知道到时候苏软能不能跟现在样硬气。

知道了张诗诗想法后,可欣放心了,忽然心中动,又给她加了桩筹码,“其实她摆摊学校新闻部都知道了。”

“新闻部部长还专门在她赶集时候采集了素材,算算时间,校周刊应该在这周末发行了。”

张诗诗皱眉,“新闻部报道她?”

“嗯,这是可靠消息。”

“不过以新闻部许部长公严谨,许并不会认为这是件错,她只会当做件稀奇件报道,甚至可能还不会指名带姓。”

校刊不指名道姓没关系啊,配上照片大不都知道了?

张诗诗目光晶亮。

许这件许本只是稀奇,但是苏软最大诟病是,她在学校明明是副千金小姐做派,背地里却那么卑微……

“真是虚荣又虚伪。”

可欣忽然想起来什么似道,“文艺组织部般会在周末把人都聚集到活动楼这边来开会吧?”

“即便表演节目人不来,主干成员肯定是都在。”

张诗诗点点头。

可欣和张诗诗讨完还不放心,回去又给许雯打了个电话,“周末期刊出了吧,那个摆摊学生调查怎么样?”

许雯着面前苏软,淡淡道,“我都仔细调查过了,很谢谢你给我提供这么深刻素材。”

可欣试探道,“当代大学生过于虚荣确实是个非常严重问题,咱们作为建设社会中坚力量,怎么能允许这种虚伪人混迹其中。”

许雯嘲讽笑,面上却道,“你说对,我已经深刻挖掘了。”

许雯接电话都没有避开苏软,这让苏软有些意外,着她挂断电话后,苏软还是道,“谢谢。”

“你这样好吗……”

许雯嗤笑声,“有什么好不好,你不会以为我们是朋友吧?”

“不是吗?”

许雯直接道,“我不和小人做朋友。”

“你不用担心,只你行坐直,她那些小人手段……”许雯意有指了眼前报纸,“说不定反而会帮你呢。”

苏软笑起来。

这个姐姐脾气,很对她胃口。

“稿子你可以吗?”

许雯今天叫苏软过来是为了最后校稿,毕竟是采访她和赵雷,万有写不对地方做校。

苏软着稿子中对她介绍,心中忽然动,“这里,请改成‘军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