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15章 nbsp; 白可欣大型社死现场

我的书架

第115章 nbsp; 白可欣大型社死现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可欣答应了澄清谣言, 顺势问道,“你们要回学校吗?”

苏软挽着鹿鸣琛的胳膊笑的甜蜜蜜,“难得有时, 当然要去约会啊。”

鹿鸣琛直接告辞, “那我们先走了, 你那个追求者的事情, 你要实在解决不了就找软软, 她很能干的,一定能帮你解决。”

白可欣咬着唇道, “不用了,她还是我学妹呢, 怎么意思,我自己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米护士和鹿鸣琛和苏软一起走出才忍不住让自己笑出, 朝着苏软竖起大拇指, “苏软, 真有你的的。“

苏软得意,“这才哪儿到哪儿呢。”

鹿鸣琛看着她笑。

身白可欣看着鹿鸣琛那未见过的温柔目光, 只觉得喘不上, 明明,明明鸣琛哥只对她不一样的。

“那个,你没事吧?”旁边有人温和的问道, 语充满了担忧。

白可欣回头, 见是之前扶她的那个男人, 她皱了皱眉不想理他, 正准备离开,就听男人问道,“你认识苏软和鹿鸣琛?”

白可欣顿住脚步, “你也认识他们?”

霍向阳笑道,“我老婆是苏软的亲堂妹,算起我和鹿鸣琛算是连襟……”

……

医院出,鹿鸣琛先带苏软去吃饭,她早晨空腹体检,这会儿肚子都要饿扁了。

车子七拐八拐的钻进一个巷子,找到一家不起眼的饭馆。

菜上之。苏软吃了一口,顿觉惊艳,“味道真不错,你怎么知道这个地的?”

鹿鸣琛看她高兴的模样,嘴角也勾了起,“高峰告诉我的,那家伙爱吃爱玩,知道很多不错的地,下次再带你去别的地儿。”

苏软垂眸,鹿鸣琛是个几乎完全没有物欲的人,什么事都简单便为主,如今的这一切显然都是为了她。

“高峰说这家的鸡汤一绝。今天抽了血,补补。”

看着放在面前的鸡汤,苏软也给鹿鸣琛夹了一块儿咕咾肉,“这个也吃,你尝尝看。”

鹿鸣琛顿了一下,看着苏软嘴角眉梢都漾起笑意。

苏软被看的莫名有些不意思,“赶紧吃你的。”

鹿鸣琛低头吃饭,苏软微微松了口正准备喝汤,就感觉脚上有什么东西靠过,低头瞥见那黑『色』的皮鞋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人。

然男人就跟没察觉一样,吃饭吃的贼香。

苏软扫过他粉红的耳根,抿了抿唇,没说话,也没躲开。

两人几乎是默默的吃完了饭。

结账的时候老板娘疑『惑』道,“是屋热吗?你们脸怎么这么红。”

苏软面不改『色』,“喝汤喝的,你们家的汤真喝。”

老板娘眉开眼笑,“欢迎下次再。”

饭馆出,鹿鸣琛道,“这附近有个电影院,去看电影?”

苏软睨着他,这家伙还真是会打蛇随棍上。

跟着他轻车熟路的找到电影院,苏软道,“你这准备充分啊。”

鹿鸣琛笑,“机会都是有给准备的人啊。”

只要她点头,一切都是准备的。

也正是因为这种踏实感,她才忍不住想要试着面对这段感情。

恰逢一场电影结束,很多姑娘紧紧的靠在男生身边,苏软听到一个男生安慰女朋友,“电影已,没事的,我一会儿送你回去。”

旁边排队买票的男人了然笑道,“啧啧,现在的小伙子……”

见鹿鸣琛的目光落在旁边黑板上展示的《僵尸至尊》上,苏软小声道,“敢选那个你就死定了。”

鹿鸣琛装无辜,“没有,我只是看看简介已,那咱们看《倩女幽魂》?这个是爱情故事。”

苏软呵呵,“你觉得我是傻瓜吗?”

两人最去看了《黄飞鸿》,昏暗的影厅,鹿鸣琛悄然牵住苏软的手,直到出了电影院都唇角带笑。

看完电影两人回了趟四合院,看了看福姨和黄小草。

她们俩显然相处的不错,黄小草面『色』红润,干劲十足,缝纫机也已踩得很熟练了。

福姨笑道,“每天基础圈能做五百个左右,照这么看,一个月能赚两三百。”

黄小草整张脸都在光,她没有自己赚过这么多钱。

苏软道,“还是要注意身体,孩子最重要。”

黄小草抚着肚子,幸福的道,“我明白。”

送苏软回学校的时候鹿鸣琛道,“赵雷明天就出院了,我去接他回,赶集的事情你就用不着『操』心了。”

“找人的事情也有眉目了,也许一两个礼拜就能到岗,你可早做准备。”

苏软点点头,她现自鹿鸣琛帮忙,她真的轻松了多,似乎只要做规划就行。

车子在交站牌旁边停下,两人依旧要在这分开,只是这次多了些不舍。

鹿鸣琛解开安全带,倾身过抱了抱她,“有事就联系我,下周见。”

苏软点点头,鹿鸣琛这才放开她,『摸』『摸』她的头道,“去吧。”

苏软下了车,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身,“哦,对了。”

鹿鸣琛还当她有事,“怎么了?”

就见苏软手口袋掏了掏,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给他比了比,“再见。”然转身走了。

留下鹿鸣琛一头雾水。

走了几步的苏软反应过自己干了什么之也不由捂住脸,真是……她怎么变得这么幼稚?

在现在还不流行什么比心,鹿鸣琛应该不明白吧?

晚上,国防大学研究生宿舍。

高峰回到宿舍就见鹿鸣琛捏着两根手指呆,问道,“怎么了?最指挥手势?有什么特殊含义?”

孙超摇了摇头,“知道就了,回就一直盯着想。”

鹿鸣琛转过身,学着之前苏软的动作,把手口袋掏出,分别跟高峰和孙超比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高峰道,“要钱?”

孙超道,“假装给钱?”

鹿鸣琛总觉得应该不是那个意思。

白可欣不知道是担心鹿鸣琛嫌弃她无能,还是害怕苏软会直接澄清,没几天,谣言就澄清了。

依然是消息灵通的赵燕燕最先知道的,“鹿教官的女朋友不是白师姐哎,只是白师姐的救命恩人。”

白可欣口他们相遇的故事要精彩的多,她出门如何被混混调/戏,怎么差点被拖走,鹿鸣琛是如何天降,怎么不顾一切的抱着晕倒的她飞奔向医院,救回她一条『性』命……

听得人心『潮』起伏,感人心脾,恨不得他们能有美的结局,然白可欣的最总结的意思是,因为体弱多病,不想拖累他,只能隐忍暗恋。

可是她现在鬼门闯了一遭,身体了,回却得知他已另娶她人。

如今就希望同学们不要再『乱』说了,鹿教官是军人,这种事情会影响鹿教官的仕途。

赵燕燕还在替白可欣遗憾,“……要不是白师姐有心脏病,说不定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听说白师姐的爸爸还是军区的师长呢,那可是门当户对,可惜真是造化弄人啊。”

李娟依然直指核心,“,鹿教官是已结婚了?不是女朋友,是老婆啊?”

“是的。”赵燕燕道,“师姐也认识,说是家给包办的婚事,那姑娘小县城的,长得是很漂亮,就是很有心机,鹿教官像是被对『迷』『惑』住了。”

苏软挑了挑眉,她料到了白可欣不会甘心,没想到会这样跟她然宣战。

要知道苏软和鹿鸣琛的婚姻是事实,只要鹿鸣琛亲自出面一澄清,白可欣那些小心思立刻就能戳破,到时候难堪的可是她自己。

能在病弱的情况下考上燕京师大,还被精明的米护士评价阴险,对显然不是个愚蠢的姑娘,苏软才放心让她自己澄清。

现在这么然挑衅,难道是有什么情况?

苏软眯起眼睛。

两天,大一英语系在求知楼上专业课,隔壁宿舍的人兴冲冲的跑进教室跟他们分享,“唉,我们看到白师姐了,真的漂亮啊!”

另一个姑娘道,“质仙。”似乎想到了她凄美的爱情故事,她叹了口,“跟鹿教官可惜啊……”

赵燕燕已凑上去,“白师姐也在这儿上课?”

“像是,就在最边上那个教室。”

众人顿时商量了下课组团去看看传说的白师姐,李娟叫苏软,“苏软,你去不去?”

苏软笑道,“当然要去。”

下课,赵燕燕他们叫苏软,苏软道,“你们先去,我去趟卫生。”

待众人走,苏软包掏了个什么东西装进口袋,才悠哉悠哉的去了卫生。

这年头的卫生都是半人高的隔板,基本上直接就能看到有没有人。

苏软找了个位置等了一会儿,等人走的差不多之,她刚起身,就看到白可欣进。

自米护士的情报,白可欣讨厌和人碰触,讨厌人多,就连上厕也要等大家都上的差不多之,课靠的时候才会。

白可欣也看到了她,脸上闪过一丝冷意,似乎想到了什么,重挂上柔和的笑容,“师妹,没想到在这碰到你,正有事找你,等我一下。”

苏软笑了笑,“啊。”

等白可欣解决完出,她一边洗手一边道,“你怎么没找我?我还一直等着呢。”

苏软笑道,“这不是了吗?放心,鸣琛哥交待我的事情我还记得呢,那个体育系的男生还『骚』扰你吗?”

白可欣听她提起鹿鸣琛,表情终于沉了下,两人一起走出卫生,白可欣看着楼道探头探脑看向她的人,忽然道,“苏软,你配不上鸣琛哥。”

紧接着她忽然换上了柔弱的面孔,蹙着眉轻蔑的看着苏软,提高声音,“这位师妹,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跟着我了,你的忙我帮不了你。”

她这话一说,楼道看她的人目光瞬都聚集在了苏软身上。

张诗诗可算逮到了机会,冷笑道,“哟,平时装的多清高似的,这就巴巴的攀高枝了啊。”

苏软一脸震惊的看着白可欣。

白可欣表情加轻蔑,心冷笑,今往,她苏软在学校就是一个虚荣势利爱攀高枝的虚伪小人!

她为跟鸣琛哥结了婚就万事大吉了?她这种人根本就配不上鸣琛哥!

苏软顶着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叹了口,口袋掏出一个东西,也不看旁边的人是谁,直接塞到对手,不卑不亢的道,“这是师姐在卫生掉的东西,我只是不喊,想着悄悄给你的。”

“只是不知道师姐历过什么,防备心竟然这么重,在师姐心,任何靠近你的人都是为了攀附你吗?”

“师姐到底有什么成就和力量,自觉这么高高在上?”

白可欣没想到苏软根本没有像她想的那样辩解或者揭穿,反顺着她当作不认识,看着众人崇拜的目光变成了疑『惑』,她捂住胸口。

然苏软洗净利落的转身离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那男生手的卫生巾上。

在这个保守的年代,卫生巾这种东西的杀伤力不亚于内衣裤。

一时场面异常尴尬,拿着那卫生巾的男生烫手一样把东西胡『乱』塞给一个女生,“麻烦你了。”

赵燕燕本身就义,非常清楚知道苏软是什么人,见她被这样污蔑有些不高兴,皱眉道,“白师姐,提前声明,我没有攀附您的想法,要不还是让您身边的人拿?”

白可欣脸『色』铁青,差点崩溃,“她胡说的,那不是我的东西!她陷害我!”

已走到教室门口的苏软回过头,“看在师姐眼,我们不仅都是喜欢攀高枝的小人,还是随时想陷害您的坏人。”

“在我们国家,师长并算不上什么王贵族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