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14章 白可欣吃瘪

我的书架

第114章 白可欣吃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看着他, “鹿团长,你知不知道狼来了的故事啊,天天说假话, 以后你说话可就没人信了。”

鹿鸣琛才思索了下, 顺势改口道, “时没她的名字, 不过认识是认识, 只是不太熟。”

米护士忍不住吐槽,“你觉得不熟, 人家可把你救命恩人,亲近的很呢。”

苏软道, “又是什么渊源。”

鹿鸣琛了道,“就年前碰到她被混混拦路出手帮了个忙。”

米护士发现鹿鸣琛可能是的不在, 话说的实在太过轻描淡写, 只帮忙补充道, “白可欣高三暑假的时候出门被群混混截住动手动脚,你们家鹿团长正路过, 就出手把那些人赶跑了, 又正碰上她发病晕倒,还送她来了医院。”

“所以白可欣直把他做救命恩人。”

苏软心道,怪不得么执着, 人们常说“救命之恩、以相许”实是有些科学道理的, 危险绝望中有人从天而降保护了自己, 那种得救时的感动确实能让人记辈子。更何况那个人还英俊『逼』人。

“反正你小心点就行了。”米护士道, “那姑娘心思有些阴。”

苏软笑了笑,并不在,她上辈子见过的阴险狡诈之徒多多了, 白可欣不定能排上号。

只要鹿鸣琛没歪心思,白可欣并不足为惧。

不过事情的来龙去脉得弄清楚,她问鹿鸣琛,“合照是怎么回事?”

鹿鸣琛愣了下,“什么合照?”

苏软道,“她有张你们两人的合照。”

鹿鸣琛满脸的疑『惑』,显然完全不知道件事,“我怎么可能跟她拍合照?”

倒是曾经作为情敌的米护士十分清楚,“……大前年除夕,文工团来慰问表演,鹿团长不是代表团上台献花了吗?”

“时台下哄闹,宣传部的干事看他形象,就拿了相机拍照,白可欣就是那个时候跟鹿鸣琛合了张影,可把她高兴坏了,住院的时候照片不离手。”

苏软看了鹿鸣琛眼,语调拖长,“哦~文工团啊~就是给台柱子献花的那次?”

鹿鸣琛:……

米护士看着鹿鸣琛的表情忍不住笑,不过还是给他开脱了下,“个倒不能怪你们鹿团长,谁让他长那样,又是兵王,首长们记得他,出风头的事情喜欢叫他,毕竟代表部队形象嘛。”

“尤是年纪到了之后他不结婚,王政委急的哟,到处要给他介绍对象。”

路过的丹姐接口笑道,“王政委是广撒网,结果没到鱼捞着了,就是鹿团长个不愿。”

苏软被她的比喻逗笑了,瞥了鹿鸣琛眼揶揄道,“捞着了多少?”

鹿鸣琛赶忙道,“没有。”怕苏软追根究底,他快速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那个什么合影?”

苏软就把学校的事情说了,“现在我们学校传她是你女朋友呢。”

米护士惊讶道,“你俩个学校啊。”

苏软笑,“不止呢,还个系。”

米护士皱眉,“也太巧了。”她还在发愁,鹿鸣琛却兴致勃勃,他目光晶亮的看着苏软,“我送你回学校吧,事儿得澄清下。”

苏软象下那个场景,觉得不能那么干,“我觉得我室友会吃了我的。”

鹿鸣琛叹了口气,幽怨道,“我是见不得人还是怎么着?”

米护士也支持苏软,“苏软还年轻呢,该享受的还是得享受下。”

虽然只要到了法定年龄就能结婚,读书期间结婚的人毕竟是少数,已婚到底还是容易显得特立独行。

鹿鸣琛不满的瞪着米护士,“你是不是该去干活了?护士么闲吗?”

米护士抬手看了下表,冲他皱了皱鼻子,冷哼声走了。

苏软看着鹿鸣琛气哼哼的表情失笑,不过她既然决定正面面对段感情,也确实不直么委屈他,“谁让你时那么高调的,等我先给舍友们做个心理准备。”

鹿鸣琛惊喜的挑了挑眉,苏软主动挽上了他的胳膊,“你不是说我可以慢慢来吗?”

鹿鸣琛看着胳膊上的手,瞬间被哄了,“没事,不急。”

苏软忍不住笑,两人正准备离开,就见刚刚离开的米护士又匆匆的跑来,“唉,你俩赶紧走吧,白可欣过来了,缠上了可麻烦。”

苏软笑,“至于吗?显得我怕她似的,不过来的正,学校谣言的事情还要靠她解决呢。”

米护士道,“她不给你疯狂扩散就算的了,怎么可能帮忙解决。”

苏软胸有成竹,“她会的。”

她话音刚落,白可欣就出现在楼道的拐角,眼睛来回张望,显然是在找人,看到鹿鸣琛眼睛微微亮,“鸣琛哥。”

似乎因为走的急,还有些不舒服,捂着胸口喘息。

然而鹿鸣琛不仅没看她,还立刻伸手覆在苏软挽着他胳膊的手上,苏软不由侧头看了他眼,见他满眼的求生欲的看着她,表示切交给她来处理。

苏软不由笑。

白可欣走近之后,米护士故作惊讶的道,“可欣,你不多休息会儿吗?“

白可欣柔柔的道,“我找鸣琛哥有些事情。”

米护士笑道,“那你得跟苏软说了。”她顺势介绍道,“苏软是鹿团长的爱人,鹿团长现在有家的了,你有事找她说。”

白可欣眼睛暗了下,很快又朝着苏软『露』出个无害的笑容,“你,我是白可欣,不思,刚刚没到你是嫂子,直听说鸣琛哥次结婚是包办婚姻,所以……”

“没到我么漂亮吗?”苏软笑道,“我跟鸣琛哥是个村的,能有他那样帅的人,自然也会有我样漂亮的。”

时人以谦虚为美德,白可欣大抵没到苏软么不要脸,时噎住,心不由愤恨,鸣琛哥怎么会娶样个浅薄的女人。

不过很快,她就笑了笑,说正事,“不知道鸣琛哥跟你说过了没,他曾经救过我,要不是他路抱着我跑来医院,我也许活不到今天。”

“嗯,他刚刚说了。”苏软道。

白可欣看着鹿鸣琛眼睛微亮,却听苏软笑道,“他了半天才来呢,他救过的人实在太多了。”苏软嗔了鹿鸣琛眼道,“他个人,看着冷冰冰的,特热心,等你们熟悉了就知道了。”

米护士差点笑出来,个苏软,是太促狭了。

鹿鸣琛被迫热心,然后听苏软继续编瞎话,“还米护士认识你,记得清楚点。”

“不过我认识你不是因为鸣琛哥哟。”苏软热情的道,“白师姐,你不知道吧,咱俩个学校,个系呢,我今年大。”

白可欣有些外,没到她竟然也是大学生,竟然还是个学校的,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办了……

她眼底划过丝暗芒,『露』出个为难的表情,显然是等人来问。

结果苏软跟没看见似的,上前亲热的挽住她的胳膊道,“师姐,我家鹿团长是你的救命恩人,那你是不是得关照关照我啊。”

白可欣浑僵,她很讨厌人的体碰触,然而着鹿鸣琛的面,她只能强颜欢笑,“应该的,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

苏软笑嘻嘻的道,“那我会经常去打扰师姐的,希望师姐嫌弃我。”

白可欣笑,“不会的。”

“那就。”苏软笑道,“说来,我知道你还是因为你跟鸣琛哥的绯闻呢。”

白可欣愣了下,没到到她主动提,

苏软道,“鸣琛哥今年因为担心我,所以来咱们学校军训教官了,同学们知道他有对象。你是不是有张跟鸣琛哥的合影?被我们届的同学看到了,还以为你是鸣琛哥对象呢。”

“那个啥,师姐,事儿你看你能不能办法澄清下?”

白可欣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思的道,“我正说件事。”

她看了眼鹿鸣琛,小声道,“我们学校体育系有个男生直在追我,死缠烂打的。”

“上次竟然跟踪我,我只跟他说我有男朋友,是他说没见到人就不相信,我实在害怕……就请鸣琛哥帮帮我。”

她说完立刻对苏软解释道,“师妹,你误会,我没有的法,我有心脏病,也不能结婚生孩子……”她说着语气低落下来,看来非常可怜。

可惜只有苏软个人怜香惜玉,她叹了口气拉白可欣的手道,“师姐,我知道你暗恋鸣琛哥的事情。放心,我不会误会,你不用觉得愧疚。”

“哪个姑娘不怀春,怪也只能怪鸣琛哥太优秀了。暗恋他的人多了去了,你个不算什么。”

米护士紧紧的捏住衣角才没笑出来,个苏软……

扭头就见白可欣果然气着了,手抚着胸口,脸上升薄怒,然而苏软仿佛没看见,继续道,“那个男生的事情包在我上,我帮你解决!”

“谣言的事情,也得请师姐你帮帮忙。”她仿佛怕白可欣误会,赶忙道,“我不是吃醋也不是小气,主要是事关鸣琛哥的前途。”

“你也知道,我们是军婚,鸣琛哥又在我们学校教官,因为举报的事情还结了个仇家,要是谣言传到领导耳朵,就成了鸣琛哥的作风问题,搞不要开除军籍的。”

“师姐你么多年把鸣琛哥救命恩人放在心上,定不让他受到伤害吧。”

白可欣抿着嘴,发现眼前个姑娘可厉害,竟然让她陷入的两难的境地,她要不澄清岂不是就是要害鹿鸣琛?

可是要她答应她怎么甘心?

苏软见她迟迟不说话,叹了口气道,“也对,虽然是小事儿,师姐体不,估计也办不了。”

“算了,事儿还是我来吧。”

鹿鸣琛道,“果然还是你能干。”

苏软得的笑,“要不是我能干你能娶我?”

被扣上无能帽子的白可欣:……

鹿鸣琛道,“我觉得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儿,我到时候亲自去趟学校,澄清下就行了。”

苏软看了白可欣眼道,“样会伤害到师姐的,毕竟是她自己说的你是他男朋友,结果被发现是骗人的,师姐会很难堪的。”

鹿鸣琛『摸』了『摸』苏软的头,“软软,你就是太善良了。”

白可欣:……

苏软感叹,“本来还低调点,要是大家知道我是你老婆,到时候肯定要引来群围观,怕是什么事情要找我了。”

“不过还是你的前途重要!”

“反正事儿确实也没什么难的,我把咱们的结婚照和结婚证拿去学校就行了。”

苏软看着白可欣,“要是人问来,师姐你就把错推到我上就行,就说我横刀夺爱,鸣琛哥爱上了我,无情的抛弃了你。”

“样来,鸣琛哥顶多道德瑕疵,不存在作风问题,师姐你也是被辜负的可怜人……”

米护士的护士服被抓的皱成团,神特么的被抛弃,可怜人。

果然就见白可欣咬着牙道,“学妹不是低调吗?件事还是我来澄清吧。”

苏软眼睛亮,“的吗?”又担忧的看着她,“你能行吗?”

白可欣看了眼鹿鸣琛,斩钉截铁的道,“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