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13章 苏软是不想负责的渣女?……

我的书架

第113章 苏软是不想负责的渣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霍向阳是看光鲜, 但是一钱二办法负责任,你觉什么样女人会愿意他生孩子?”

“就算是一开始天真被骗,□□年时间忍来, 甚至要倒贴钱养孩子给他零花钱, 她们图什么?”

鹿鸣琛道, “所以, 那两个孩子不是他?”

苏软道, “有一个确定不是,那个纯粹是那个女人给她真正情人打掩护, 另一个不确定,两个女人同时吊两三个男人, 我也懒查。”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来时候, 她们都是冲霍家家产来。知我绝症时候, 她们可高兴坏了。”苏软说到这里又笑起来, “霍家也是啊,霍家三口恨不每天开香槟庆祝。”

“给了他们最大希望之, 再把他们打入地狱, 真是特别爽。”

鹿鸣琛心道,果然是苏软风格。

“我一知自己绝症之就学你,把所有东所有财产都捐了, 霍家想养私孩子?那就养啊, 只要他养起。”

“况且把他耍团团转, 还放那么长线女人, 怎么可是省油灯?而且还是两个,就唯一留给他们住那套房子,最都不让他们安生。”

苏软说完, 看鹿鸣琛,“我是不是很可怕?”

“感情容易让人失理智,而我是格疯那个一个。”

鹿鸣琛看苏软表情,终于明白了她想法,她不仅仅对感情有安全感,她还讨厌那样偏激自己,也害怕某一天会伤害到他。

鹿鸣琛忍不住『摸』了『摸』她脸,“真是个傻姑娘。”

上辈子她高中一毕业就被最依赖父亲出卖,周围亲人又乎全都冰冷刻薄,就霍向阳唯一这一丝温暖都在她怀孕时候狠狠背叛了她,甚至还带走了她最期盼孩子。

鹿鸣琛一想到那个时候她也不过二十岁,遭逢那样巨变,却连一个说话倾诉人都有,只一个人倔强竖起尖刺,张牙舞爪攻击身边人,就觉满心怜惜。

身处深渊时候只有让自己显更可怕才保护自己,可实际上无时无刻不在战战兢兢。

他倾身抱住她,“苏软,不要这样想自己,如果你真是一个可怕人,就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想法了。”觉不爽了直接手不就可以了?

苏软却那个自信,“可是很多事情,理智想是一回事,真正遇到时候又是另一回事。”她推开鹿鸣琛,认真看他眼睛道,“我无法确保自己到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阻止了他开口,继续道,“就退一步来说,假设不会发生那样事情,但我也许办法像你一样毫无保留付出。”

“可是感情是互,如果不给予对等感情,时间久了,付出那一方终究会累,在消磨完所有激情美好之,一地鸡『毛』分开。”与其那样,不如不开始。

“而且……”苏软终于慢慢抚上肚子,眼神里出现了一丝悲伤,“我害怕当母亲。”

鹿鸣琛忽然捏了捏苏软脸,“渣女。”

“哈?”苏软眨眼看他。

鹿鸣琛轻哼道,“所以你是提前告诉我,你不会全心全意爱我,未来还有可会欺负我,最也不一定会对我负责到底,是这个意思吗?”

苏软:……

她很想反驳,然而发现他说好像错……

鹿鸣琛看她难噎住模样忍不住笑起来,额头抵她额头,“软软,这辈子上辈子不一样了,你找到了妈,把苏家踩在了脚底,嫁人也是我。”

“即使你办法信自己、信我,你也应该信你妈,信国家。你太低估咱们婚姻了。”

他有说自己会永远包容她,爱她,经历过背叛苏软办法信这些,比起感情,她更信规则。

“军婚可是受国家保护,你伤害不了我,我也伤害不了你。你妈王政委都虎视眈眈盯呢。”

鹿鸣琛把巴搁在她肩膀上,“你要是敢对我不负责任,我就找你妈告状。”

苏软哭笑不。

鹿鸣琛又道,“你要是觉委屈了,也可以找王政委,你也知道,他特别向你,肯定会狠狠教训我。”

“至于孩子……”他大掌轻轻放在她肚子上,覆住她有些冰凉手,“我也信心当个好父亲,我觉可以先试把你养好。”

苏软推了推他,“你什么意思?当我孩子啊?”

“不是吗?”鹿鸣琛直接伸手把她抱在自己腿上,真像抱孩子一样抱她,“只要人看,不是被人欺负就是做傻事,不是孩子是什么?”

他一一抚苏软脊背道,“咱们慢慢来,不急,就像年这会儿,我一心想我归宿是战场,而你一心只想跟我合作。”

“可是现在我最想让我闺女幸福健康……”

苏软还反应了一他哪儿来闺女,看到他眼底坏笑才明白他说是什么意思,忍不住抬手打他,“你占便宜上瘾了吧?谁是你闺女?”

鹿鸣琛抱紧她不放,“那你不当我老婆,也不想当妈,除了当我闺女还当什么?”说哄孩儿似,把脸凑上来,“来,亲爸爸一口。”

苏软一巴掌糊在他脸上,“想屁吃。”

鹿鸣琛抓住她手,啧了一声,“不要说脏话。”

苏软挣扎要从他怀里起来,鹿鸣琛压不放,苏软就用空手挠他痒痒,鹿鸣琛激灵了一,手臂一松,苏软趁机想跑,却被反应过来鹿鸣琛反手压在了沙发上挠痒。

苏软忍不住放声笑,心中那紧紧缠绕枷锁,不知不觉中松动了不少。

“哈哈哈,不敢了,放开我!哈哈哈……鹿鸣琛!”

鹿鸣琛动作一顿,苏软也终于停了笑,这才发现两个人姿势有些危险,她轻咳一声撇过头,想坐起来。

鹿鸣琛双臂撑在她两侧动,目光却越来越深,苏软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她觉她嘴唇脖子像是要被什么烧了,推了推他,“让开。”

鹿鸣琛却反而倾身来,“刚刚话好像说完,现在我最想让我闺女幸福健康,而你也开始思考你我未来……”

苏软忽然道,“当你闺女未来吗?”

鹿鸣琛一滞,苏软笑起来,“这么想想也挺好,不过……”

她看他侵略极强动作,意有所指,“你这样当爸爸不对吧。”

鹿鸣琛:……

单纯正直鹿团长觉自己似乎失策了,好像给自己挖了个坑?

苏软却忍不住笑起来,鹿鸣琛咬牙按住她头,愤愤把她头发『揉』成鸟窝。

分钟,鹿鸣琛又拿梳子笨拙给苏软顺头发,苏软看镜子中对方认真侧脸,抿了抿唇,“鸣琛哥,谢谢你。”

鹿鸣琛睨了她一眼,轻哼道,“你以少气我就行了。”

苏软又忍不住笑起来,鹿鸣琛唇角也不自觉勾起。

整理好头发衣服,两人一起准备楼,出了办公室,苏软手上忽然一热,她愣了一,扭头,却鹿鸣琛看前方,绷脸一本正经道,“牵手,别摔了。”

不知道是悔了,还是怕别人听,倒是不加爸爸头衔了,

苏软噗嗤笑了一声,倒也松开。等楼人多时候,鹿鸣琛就自觉收回了手,改牵扶。

看到米护士苏软还是多问了一句苏青青情况。

米护士道,“救护车来那个吗?还好来及时,孩子应该保住,倒是前头那个叫莲,流产了。”

苏软愣了一,“她真怀孕了?”

米护士道,“嗯,只是月份浅,她自己好像都不知道。”

莲是霍母娘家那边亲戚,嫁人才两年丈夫就突发疾病世了,婆家那边觉她是丧门星,娘家这边也不想要她,上辈子她也是丈夫死不久就跑出打工了,只是跟霍向阳一起。

这么算来,她竟然怀了遗腹子,上辈子这个孩子也并有生来,而这辈子在这种情况了孩子,苏青青怕要麻烦了……

正想,就听到莲哀恸哭声,“我对不起鹏哥……我,我竟然不知道……我孩子……”

苏软往前走了两步,就看到了旁边病房里莲,而霍向阳果然有陪苏青青,而是呆在这里,一脸愧疚怜惜,“莲,你……唉,这件事是青青错,我,我会替她补偿你……”

米护士并不知道苏软跟霍家恩怨情仇,反而说起了另一件事,“那个白可欣,你心一点。”

苏软听耳熟名字,“谁?”

“白可欣。”米护士道,“就刚刚一心往你们家鹿团长身上栽那个女。”

“她是白可欣?!”苏软瞪大眼睛,猛地看向鹿鸣琛。

鹿鸣琛可记苏软对他之前那些桃花态度呢,当条件反『射』道,“我不认识她。”

米护士:……

之前还跟人家打招呼说话呢,当大家是傻瓜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