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11章 鹿鸣琛的绯闻女友

我的书架

第111章 鹿鸣琛的绯闻女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可欣是他们学校英语系大四的师姐, 燕京师大的校花之一。

“超级优秀!”赵燕燕,“还是咱们系的学生会副会长呢,大一到大三都带着咱们学校杀进了全国英语竞赛的总决赛, 这还是身体不太好的缘故, 否则的话, 估计不输燕大和华大呢。”

“不过去年做了个大手术, 休学了调养了一年。最近才刚回来。”

“听说长很漂亮, 仙气飘飘的。”

李娟,“孙教官都说了, 是个仙,想知肯定漂亮啊。”

“怪不教官说有机会介绍给咱们认识, 我当时还想着他都走了,哪来的机会, 原来玄机在这呢, 谁想到他象竟然是咱们学校的。”

苏软忍不住问, “她亲自说了自己是鹿教官的女朋友?”

“那倒没有。”赵燕燕,“是今午管系的牛莉在图馆的时候不小心把她的撞到地, 然后看到了里掉出来的她和鹿教官的合照!”

说到这里, 赵燕燕激动起来,“跟白师姐一起的朋友看到照片还调侃说她咱们教官几年如一日,听那意思好像是她追的咱们教官吧。”

李娜疑『惑』, “真的吗?看咱们教官那样子, 我还以为是他追他女朋友呢。”

“那就是白师姐追了, 两人修成正果了呗。”李娟感叹, “不过话说回来,就咱们教官那样的,要最后追, 追个三年五年值啊!”

赵燕燕点头附和,“,要是鹿教官追人,谁拒绝啊。”

正说着,宿舍的电话铃响了,看了下表,正好十点半,众人都揶揄的看向苏软。

赵燕燕,“到底是谁啊,这么神神秘秘的,苏软你什么时候介绍给我们认识?”

李娜,“这明显还在追求阶段呢,咱们家苏软哪是那么好追的,咱们系和管系还有好几个排队的呢,还是好好挑挑才行。”

苏软已接起了电话。

赵燕燕突发奇想,忽然一拍巴掌,“苏软,要是鹿教官追你,你坚持多久?”

苏软无语,李娟已开始代入,“我挺一个小时!”

李娜不屑的,“看你那点出息,要换做我?挺一分钟!”

众人顿时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苏软被逗笑了,电话那边幽幽叹,“要说出息,还是你最出息。”鹿鸣琛,“我觉你挺半年。”

苏软呵呵,“挺半辈子说不定。”

鹿鸣琛语气惊喜,“所以说我是有机会的吧。”

苏软:……

鹿鸣琛又问,“是发生什么事了?”

苏软疑『惑』,“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鹿鸣琛,“好端端的提起我,而且总觉说话有阴阳怪气的……”

苏软翻了个白眼,“谁阴阳怪气了?”

鹿鸣琛直觉问下去没好事,直接说起了正事,“我约了个全的体检,下周日的时记空出来。”

苏软不知为什么有气不顺,哼,“不去!”

鹿鸣琛,“那我去你们学校接你。”是陈述句。

苏软知事关她身体,鹿鸣琛不会让步,不过本来就是拌嘴而已。

周日一早,鹿鸣琛开车来接了苏软去解放军医院。

领了体检表后苏软按照的项目一个科室一个科室的查过去,鹿鸣琛一直陪在她身边,抽血的时候苏软刚坐好把胳膊伸出去,鹿鸣琛就前把她的头按在他怀里。

苏软愣了一下,听到周围的轻笑声,她还有不好意思,然而鹿鸣琛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解释,“她晕针。”

苏软不是晕针,只是有怕锐器刺入肌肤的感觉,倒没想到鹿鸣琛还记。

埋首在他胸腹,苏软眼前一片黑暗,却意外的不觉害怕,那种尖锐冰冷的恐惧仿佛都被后脑那一下一下抚慰她的大掌赶走了。

直到棉签按在胳膊,鹿鸣琛才松开她,苏软转头就看到护士嘴角的笑意,她调侃,“不疼吧?”

“鹿团长瞪着我,生怕给你扎坏了,我今可是超水平发挥。”

苏软难有不好意思,后一个年轻女人是丈夫陪着一起来的,看着苏软羡慕,“我爱人要是有你家的一半体贴就好了。”

他男人不耐烦的,“就知看人,来来来,我把你抱在怀里抽行吗?”

逗众人大笑起来。

苏软赶紧溜了,她按着棉签止血,鹿鸣琛拿着体检表看了看,“下一项是『妇』科。”

苏软脚步一顿,“这个就算了,换下一项。”

鹿鸣琛强硬,“不行,都做一遍。”

苏软轻哼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其实我倒是没什么,就怕到时候你有麻烦。”不行什么的。

鹿鸣琛显然并不明白,苏软不说多,她把体检表拿过来,“我去做彩超,你可以去『妇』科问问怎么检查,检查内容是什么。”

等苏软从彩超室出来的时候,鹿鸣琛已靠在墙边等她了,只是垂着眼睛不敢看她。

苏软拿着体检报告就往『妇』科那边走,鹿鸣琛急忙拦住她,“干嘛去?”

苏软看着他粉红的耳根,忍不住逗他,“去『妇』科啊。”说着就往那边走。

鹿鸣琛目光游移了一下拦住她,“这个不做。”

苏软作势要过去,“来都来了,还是做了吧。”

鹿鸣琛看着她挑衅的表情,忍不住一把勾住她的脖子,咬着后牙槽『揉』『乱』了她的头发,“这么想做,明年来做。”

“我的头发!”苏软去掰他的手,愤愤的挣扎,“你想什么美事呢。”

护士台那边,已工作了快一年的小护士站在不远处看着打打闹闹的两个人,一脸梦幻,“丹姐,你当初不是骗我的吧,你确定鹿团长不近女『色』,不解风情?”

丹姐是一脸神游外的表情,“你当初不是亲自见识过的吗?”

米护士凑过来,“哼,他倒是铁树开花,开了窍,害我被人嘲笑。”亏她当初还信誓旦旦的说鹿鸣琛打一辈子光棍呢。

丹姐正要调侃她,就听楼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谁铁树开花?”

米护士和丹姐视一眼,抬头看向楼梯,那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漂亮姑娘。

丹姐笑呵呵的看着来人,“鹿团长呗,以前多冷的一个人呀,现在老婆可体贴了。”

米护士笑,“我刚刚从化验科那边过来,还听人说给苏软抽血的时候,鹿团长还要把人家的眼睛蒙抱在怀里,跟小孩子似的。”

少女疑『惑』的歪了歪脑袋,“鸣琛哥不是一直都这么温柔体贴的吗?”

看着三人的表情,她抿了抿嘴柔柔笑,“你们大概不知,他其实只是慢热,不认识的人有距离感而已,熟悉了之后他很温柔的。”

这气语调,不知的还以为她是鹿鸣琛的什么人呢。

米护士淡淡的,“我们知呢,不用跟他熟悉,就看他现在他老婆那样就知了。”

“是吗?”少女表情不变,走下楼梯直接走向三人刚刚张望的向。

丹姐连忙探头看了一下,苏软已进了诊疗室,只有鹿鸣琛在外的椅子等着。

米护士的心都提了起来,“找机会提醒一下苏软,这丫头可有点麻烦。”

丹姐叹了气。

小护士疑『惑』,“那是谁啊?”

米护士,“白可欣。”

小护士想了一会才想起来,“就是那个一直追求鹿团长的白师长的女?”

“这么久没听到什么消息,我还以为是谣传呢,怎么没见过啊?”

丹姐,“去年做了心脏手术,去南疗养了大半年。”

小护士想到白可欣刚刚的语气,疑『惑』,“鹿团长她很好吗?”

丹姐表情有微妙,“是比人温柔一点,毕竟声音稍微她就晕倒,我猜他可是觉送她去病房更麻烦。”

小护士:……

苏软没想到,这么快就撞了鹿鸣琛的绯闻女友。

她做完心电图出来,就看到鹿鸣琛靠在墙边,正低头跟一个挺漂亮的年轻姑娘说话。

那姑娘琼鼻杏眼,皮肤带这病态的苍白,娇弱清瘦的身体罩在浅灰『色』的卫衣里,有种仿佛随时会羽化登仙的破碎感,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

她仰着头跟鹿鸣琛说话,整张脸都在发光一样。

鹿鸣琛的表情很温和,“看来南那边气候不错,这次就彻底好了吧?”

姑娘柔柔的笑,“嗯,只要不受刺激,再养两年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了。”

“恭喜。”他说完就注意到了苏软,那姑娘似乎还想说什么,鹿鸣琛已站直了身体朝着苏软走过来,“做完了?”

苏软笑了笑,“完了。”

鹿鸣琛接过她的体检表,“那走吧。”然后跟那小姑娘告辞,“我们走了。”

小姑娘眉头终于皱起来,“鸣琛哥?“

这个称呼……

苏软看向鹿鸣琛。

谁知鹿鸣琛跟没明白那姑娘的意思一样,揽着苏软冲点点头,“嗯,再见。”

走出几步之后,苏软正想问鹿鸣琛那姑娘是谁,就看到霍向阳抱着一个女人匆匆的跑了进来,焦急的,“医生,医生,快来救救人。”

身后还跟着霍母和霍向美,却不见苏青青。

看着这熟悉的配置,苏软表情沉了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