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10章 鹿教官的女朋友是咱们学校的!……

我的书架

第110章 鹿教官的女朋友是咱们学校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实苏软早道苏青青们的存在, 她家的发圈都是她自己选的花『色』,她当都认识,所以看有不一样的大肠发圈的时候, 她就猜是苏青青。

正好赵雷回也跟她说碰卖大肠发圈的摊子, 一听那三个人的特征, 可不就是霍家母和苏青青。

说实话, 这要是别人, 苏软可还会稍微有紧迫感,但苏青青和霍母, 她一都不担心。

苏软太解那两个人。

霍母所以是个pua中高手,是因她的内里实虚荣又清高, 自觉比别人聪明,架秧子拱别人的时候一套一套的, 她本人是一苦都不愿意吃的。

而苏青青那个人, 也许第一世当主播时被各种大哥们捧惯, 本就有些自负,加上穿书又生, 更是优越感爆棚, 自觉高人一等,认自己就是应该被男人捧在手心里宠爱。

这辈子本就是奔着当风光无限的霍太太的。霍母要是个英俊多金的男人,也许还pua她, 但苏青青骨子里都看不起霍母, 又怎么可被驯服。

也许短时间会被『迷』『惑』, 但霍母敢让她吃苦?像长年累月的踩缝纫机做大肠发圈这种, 那是绝对不可的。

苏软怀疑她连卖都不一定卖一天。

要道赶集卖东西可不是一个轻省活儿。整整站一天,说一天的话,应对各『色』各样的人, 一天下累瘫。

前苏软是要以上学主,不每天都卖货,才选赶集这种集中出货的方式。

实际上最理想的零售方式还是要有个稳定的摊位。

苏软打算等赵雷顺利出院,在集市上历练几次后,新的工人和销售也位,就开铺子。

可以养固定客户,每天工作量均衡,也方便统计营业数据,将拓展销售渠道,或者创建品牌找人加盟的时候,都有现成的模式和经验可以参考。

这样的话,现在也可以开始寻『摸』铺子,过一两个月人配备齐,正好开。

不过这年代也没有什么网络和中介,找铺子她得亲自去街上寻『摸』,还要谈房租类的,有的忙活。

想这儿,苏软不由头疼,说是不忙活不忙活,但一个小摊子要支起根本就没有闲暇的时候。

苏软正愁着,傍晚回家鹿鸣琛就递给一个红本本。

苏软愣一下,“这什么?你买房?”

鹿鸣琛笑,“打开看看。”

苏软打开后愣一下,竟是解放路上的一个铺子。

解放路是靠近大学城那儿的一条街,这会儿说起只算是热闹,但几年后随着有两个大学新校区建立,解放路会越越繁华,十年后会成燕市最热闹的街道一。

拆迁建后,那条街上的铺子,每年光租金少都有上百万。

苏软本计划过两年买完房子后去买个铺子的,没想鹿鸣琛竟提前就买。

“你怎么会想起买铺子?”苏软疑『惑』,这实在不像鹿鸣琛的风格。

鹿鸣琛倒也没瞒着,“前在申市的时候不是说过吗,苏青青她敢撞你面前,就新账账一起算,们这次租那间铺子,就先给们一小教训。”

苏软才想起上次苏青青学校找她的时候,鹿鸣琛说是苏青青的事情不用她『操』心,会解决,只是没想最后竟是用这么霸总的方式。

以苏青青对鹿鸣琛的惧怕,这警告足够。

苏软忍不住笑起,鹿鸣琛看着她的笑容,也不自觉的勾起嘴角,“她敢惹你,就告诉我。”

苏软是真的被逗笑,“当我小学生吗?有事儿还找家长告状啊。”

鹿鸣琛抬手『摸』『摸』她的头,“不是小学生,是大学生,大学生就该无忧无虑,一切麻烦交给大人解决。”

苏软微顿,鹿鸣琛也没注意,继续道,“你不是也要用铺子吗,正好一起给你用。”

苏软拿着铺子的房产证,忽发现,最近她似乎真的没什么烦恼,才稍微有些头疼的事情,鹿鸣琛就都帮她解决……

苏软这边是从未有过的顺当,霍家这边就没有那么舒坦。

霍母和霍向美满脸期待的看着苏青青的时候,苏青青腿忽抽筋,狼狈的坐在身后的小板凳上看着给她抻腿的霍母,苏青青忽意识,她干嘛要受这种罪啊。

苏软卖这些鸡零狗碎的东西不正是因她不受鹿鸣琛待见,所以才不得已自力更生吗?

她有通情达理的婆婆,有宠爱她的公,哪儿需要她做这些事?

她真是傻,跟苏软比什么个劲儿啊,就算苏软一个月赚十万又怎么样?那也是她自己累死累活的赚的,最后还不是比不过向阳哥?

想这里她伸直腿让霍母帮她按摩,后道,“妈,咱没必要跟她争这个,这种赶集摆摊累死,等向阳哥进衣服回,咱们卖衣服,一件最少赚几十块,一个月轻轻松松就赚两三万,轻而易举就压她一头。”

霍母给她按摩腿的手一顿,眼底闪过一丝不满,抬头却依笑呵呵的,“向阳回还得一个多礼拜呢,反正这段时间咱也没事做,你手那么巧,顺手做一,你要是累就在家休息,时候妈和向美卖。”

“卖给你买只鸡,炖鸡汤。”

“现在起步阶段,咱们都艰苦一,不管怎么样先把债还上,你不是还想在燕市买房子呢吗?蚊子肉小也是肉。”

她才不要吃这蚊子肉。

苏青青叹气,她这个婆婆确实不错,只是还是思想,一辈子就道奉献,她也差被带沟里去。

苏青青语心长的道,“妈,咱们还是要对自己好一,您年纪大,我这怀着孩子呢,万一累病,咱拼死拼活赚的这最后都添医院里去。”

“向美也是啊,常年在外面风吹日晒的,晒黑,起皱纹,以后上年纪得给美容院填多少钱?”

“所以人啊,从年轻时对自己好一,好好保养,就是给家里省大钱!”

霍母听得差绷不住,这是说的什么狗屁话,敢情好吃懒做还是给家里做贡献?

而苏青青已经完全转过弯,她扶着腰站起,“妈,我不行,我得回去歇歇,这一个礼拜都没睡好。”又体贴道,“集市还有两天呢,就剩这么儿,你们明后天俩卖吧,”

说罢直接就走。

霍母和霍向美面面相觑,霍向美不可思议的道,“她就这么走?怎么好意思?”

霍母抚着胸,气道,“听听说的什么话,咱家娶她真是倒八辈子霉。”

而苏青青早就听不见,霍母和霍向美两个人没办法,干巴巴的站在摊子前,人家问她们才答应一下,也舍不下脸面推销,两个小时卖出去二十几个,也实在累的不行,就收摊回家。

霍向美背着包袱无精打采的道,“妈,别让我嫂子做,我不想卖这个,累死。”

霍母今天却看这东西的利润,不肯放弃,“卖不卖的先不说,先让你嫂子做着,大不等你哥回去卖。”

“不你嫂子真成千金小姐,光等着我伺候。”霍母想起今天苏青青的话就生气,思量反正明天她把缝纫机买回,总想办法让她做。

回家却见苏青青一脸焦急的坐在门,吓一跳,“这是怎么?”

苏青青道,“刚刚租咱们铺子的那个人打电话,说的铺子卖出去,不租给咱们!”

霍母一听急坏,“那怎么行,这咱们都装修的差不多,们这么这么干?”

而她着急也就是动动嘴,连去找人撒泼都不会,苏青青心里清楚是什么回事,当更不会去找,反而松气,另一只靴子落地,她终踏实。

霍母也没心思让苏青青做什么大肠发圈,她们现在得赶紧寻『摸』个铺子,不一个礼拜后霍向阳带着货物回,们都没办法开张,又得耽误几天,可都是钱啊……

霍家焦头烂额的时候,燕京师大也出一则大新闻。

赵燕燕激动的冲进宿舍,“破案!!鹿教官的朋友道是谁!”

不仅宿舍的人都看向她,对面宿舍听动静的都呼啦啦的跑过,“啥?鹿教官朋友?是谁?”

苏软心中砰砰直跳,小心翼翼的道,“鹿教官都不在我们学校吧?你们怎么道?”

“鹿教官不在我们学校,但是朋友在啊!”赵燕燕激动死,“鹿教官的朋友就是咱们学校的!”

“不仅是咱们学校的,还是咱们系的!”

“怪不得要咱们学校做总教官,感情是有目的的啊!”

“快说快说,底是谁!”

赵燕燕目光灼灼的看着苏软。

苏软的心高高提起,目光左右瞟着,虽不道怎么暴『露』的,但她总觉得她得做好逃跑的准备。

“那个……听我……”

“是大的白可欣师姐!”

哈?

苏软以自己听错,看着赵燕燕道 ,“你说谁?”

“咱们系的白可欣师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