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08章 鹿鸣琛做手工

我的书架

第108章 鹿鸣琛做手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作势要把存折还他, 鹿鸣琛果然又收了手,“算了,寒假的时候再重给一个。”

苏软愣了一, “还有?”

鹿鸣琛道, “总共买了万, 剩的我托人去帮我买股票了。”

苏软都被逗笑了, “这人竟然还还理起财来了。”

不他这个思路倒是对的, 苏软想了想,把存折还给他, “把这个也买了吧。”

“反正暂时也用不着,放在我这里也是放着, 不如拿出去赚一笔。”

今年到明年二月的股市,没有涨停限制, 可是千载难逢的一波牛市, 等到明年五月份再买股票的时候需要认购证了, 摇号中签什的,那才叫麻烦。

鹿鸣琛听她这样一说, 也不纠结了, 接存折打算明天把钱给丁久汇去。

他现在隐约有了些紧迫感,以前只想着把津贴攒起来,加上偶尔的奖金, 日子能的不错了, 但听苏青青说了苏软上辈子的生活后, 他觉得要养好苏软, 钱还是要越多越好。

至少物质条件不能比上辈子更差吧。

苏软怕他『乱』来,“小黄鱼算了,其他那些古董不要『乱』卖, 那些可是越放越值钱。”

鹿鸣琛虚心受教。

找人的事情交给鹿鸣琛,苏软连夜规范了一小作坊的模式。

隔天正好是周六,她上午带着缝纫机回到四合院的时候,黄小草正踩着福姨那台缝纫机做发圈。

她之前应该是没有用,还带着些小心翼翼,不走线已经像模像样了。

福姨夸道,“小草手挺巧,次赶集咱们能多卖点了。”

苏软看了几个她用缝纫机做出来的发圈道,“没什问题,今天咱们签个合同,算是正式上岗了。”

黄小草非常激动,她在家里劳作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当“工人”,不她不识字,索『性』苏软拟的合同也没多复杂,给她念了一遍,重点当然是黄小草的工作内容和工资。

“包吃住,所以底薪较低,三,完每个月基础任务量一千个之后,每做一个基础发圈是两分钱,升级款的三分……”之后还有手串、耳饰、编织手链、发圈和儿童发卡之类的一些小饰品,都是她昨晚整理出来她会做的小东西,根据难易程度了绩效。

不这些都不着急,等后面来了人再说。

在薪资待遇方面,苏软并没有给什优待,完全按照市场规则来的。

这是上辈子霍家给她上的极其重要的一课,在公事上,甭管什亲戚朋友,亲爹亲妈来了也都公事公办,想补贴私里处理,否则的话,搅『乱』的是整个公司。

不黄小草已经非常满足了,在福姨的帮助,她掐着指算了半晌,发现只要勤快一点,她一个月能赚三百多的工资,比以前赵雷的津贴都多了快一倍!

她红光满面的道,“我一会好好干的!”

苏软笑了笑,“这儿还有份兼职合同。”

“可以给家赵雷用,没有底薪,按件计费。”发圈有黄小草够了,但其他的东西也要配一些,耳环项链苏软打算自己做,但可以让赵雷穿手串。

赵雷如今主要是养腿伤,其他方面问题都不大了,苏软可没忘了他那双巧手,正好利用起来,也省的他养病期胡思『乱』想。

正好黄小草也要去医院跟赵雷分享今天的喜悦,苏软带着合同样品和材料一起去。

赵雷自然是愿的,对于他来说,渺茫的未来比失去一只小腿更加恐惧,能确自己有用,还可以工作养家,是对他最大的精神支持。

安顿好一切,苏软跟黄小草又回了四合院,然后打包了一些做首饰的工具和材料正打算回学校,迎面又碰到回来的鹿鸣琛。

他显然办完什事情匆匆赶回来的,见到苏软松了气,“幸好幸好,差点见不着了。”

苏软还以为他是有事要找她说,结果他只是接她手里的书包要送她回学校。

苏软哭笑不得,却也知道拗不他,只能随他了。

鹿鸣琛提了提发沉的书包,“这是背了是什东西?”

“做首饰的材料。”苏软跟他说了一今天的安排,然后道,“周去赶集的话,品类还是丰富一些卖的更好。”

“可惜工人有点少,黄小草和赵雷两个人,所以暂时也只能赶赶集了。”

鹿鸣琛疑『惑』,“除了赶集还能往的地方卖?”

“当然了,”苏软道,“要光赶集卖,那怕要饿人了,周边这多人,卖上一年该买的差不多都买了。”

“将来可以开个铺子,也可以给全城的小商品的铺子发货,这是我需要一个能说会道的小伙子的原因了,将来这拓展渠道的事情要靠他。”

听到苏软说铺子,鹿鸣琛中闪一丝得,因为打算给苏软个惊喜,他什都没有说,只是问道,“所以这是打算自己做?还上课呢,能做多少。”

“早晨早起一会儿,课不满的时候,晚上再晚睡一会儿,反正闲暇时能做多少是多少吧,这个比发圈更吸引人流,必须得有。”

鹿鸣琛却不赞同,“早起可以,但睡太晚,熬夜伤身。”

苏软笑,“这年纪轻轻说话跟老子似的。”

鹿鸣琛也不管,忽然道,“段时得空了我陪去做个全面的体检吧。”

苏软觉得,自从听说她上辈子是病的之后,鹿鸣琛比她自己都要紧张。

不这不是什坏事,她这辈子确实想要长命百岁的,便也也没拒绝,“行,等看看哪天有时去。”

到了公交站之后,鹿鸣琛自觉停脚步跟苏软告,他倒是想把苏软送到学校,但是肯会遭到苏软的坚决拒绝。

苏软当然要拒绝,他军训时炫耀女友的那一顿『骚』『操』作,加上张师师的举报后那一系列连锁反应,他到现在都是燕京师大这一届生中的传奇人物。

而他的女朋友更是传奇中的传奇。

在没有智能手机获取各信息可以分散精力的时代,一点小小的八卦都能造大大的轰动。

像隔壁张诗诗,都已经被人组团围观了,苏软想到那个场景只觉得可怕,她只想安稳的完她的大学生活。

好在鹿鸣琛虽然攻势猛烈,但是会对苏软造困扰的事情绝不会做。

苏软才这样欣慰的想完,晚上差点被打脸。

她到了宿舍后,在床上支了个小桌子开始做首饰,因为开着台灯做的全神贯注,也没有注时的流逝。

宿舍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她也没在,躁动的年纪,女生宿舍的电话算半夜响都是正常的。

离得近的赵燕燕伸手接起电话,“苏软,找的。”说完,她疑『惑』了一,“我怎好像听见了鹿教官的声音?”

苏软一愣,赶忙地,跑去接起电话,“喂,好。”

“嫂子好!”两个异同声的声音吓了苏软一跳,连忙捂住听筒生怕宿舍的人听见,不不知道为什,苏软总觉得他们的声音似乎有些……悲愤?

“们好。”苏软才说完,电话那边换了鹿鸣琛的声音,“是不是还做首饰呢?”

苏软道,“怎了?”

鹿鸣琛道,“已经点半了,去洗漱睡觉。”

苏软无语,“打电话为了这个?”

鹿鸣琛道,“这个很重要,医学研究表明,熬夜容易缩短寿命。”

苏软不知道为什想起了后世年轻人吐槽他们这一代人的朋友圈,各食物致癌、熬夜伤身、膳食大补之类的。

“哥,请不要大惊小怪,真不至于。”

鹿鸣琛道,“那些首饰才不至于。”

“反正现在去休息,我保证次赶集的时候够卖行不行?”

苏软以为自己听错了,“什?”

鹿鸣琛却没再说什,“去睡觉。”

“以后我会天天打电话查岗,如果听室友说没睡觉,那我直接在电话里喊了。”

苏软:……

算狠。

之后鹿鸣琛真的是说到做到,每天点半都会让孙超或者高峰打电话来,问她有没有休息。

搞得她们宿舍都觉得点半不睡觉充满了罪恶感。

苏软这边整天被鹿鸣琛监督早早休息,苏青青那边却正相反。

终于又缝完一个发带,苏青青『揉』了『揉』有些红肿的手指,这针线活的技能还是上辈子嫁给鹿鸣珺,后来有了孩子没办法才渐渐的熟练起来的,饶是那样,她也没这一天到晚的缝。

看了看手边的布条和松紧带,苏青青打算明天再说,她的腰也要废了。

霍母端着一盆热水来,“哎哟,青青,累坏了吧?”

“来,泡个脚解解乏,把这个枕垫到腰上,这样舒服一点。”

苏青青对于婆婆的殷勤很是受用,上辈子鹿鸣珺他妈可没对她这好,她客气的推辞道,“妈,您忙活了,我自己来行。”

“那怎能行。”霍母蹲身帮她把脚跑上,“可是咱家的大功臣。”她看了旁边的布条,夸道,“哟,这还有来个缝完了?”

“可太能干了,咱们娘仨数缝的又快又好。按照这个速度,等大后天赶集的时候也能攒小一千个发圈了,到时候妈去集市上卖!”

霍母道,“要是这生能做,妈给买个缝纫机,哎哟~”她一脸心疼的看着她的手指,“真是让吃苦了,赶紧的,缝完这几个去休息!”

苏青青想要马上休息的话却再说不出。

只能和国防大学某个研究生宿舍里一边哀嚎一边拧耳钩的两个人一样,熬夜为大后天的集市做准备。

高峰气道,“鹿疯子,我诅咒!”

鹿鸣琛一边穿着珠子,一边漫不经心的警告,“小心点,拧断了,坏一个赔一块。”

孙超小心的挑着珠子,“以前是杀人不见血,现在是吃人不吐骨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