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07章 鹿鸣琛亏大发了!

我的书架

第107章 鹿鸣琛亏大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军训完后, 学校就开始正式上课了。

不过学的课程不像高中那么满,苏软就趁着昨天下午没课去看黄小草,结果探望变了带人出院。

到底有些不放心, 正好今天只有上午一节课, 就回来看看, 又顺便赶了个集, 把福姨做出来的发圈卖了。

所以把时间安排这么紧, 就是不想周末回来碰上鹿鸣琛。

却没想到竟然还是被他堵了。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他为什么能在非周末随出学校,“你是违反纪律了?或者有是什么任务?”

鹿鸣琛伸手把的小本拿过来, 一边看一边道,“猜对了, 确实是任务。”

然后抬眼看着,“追媳『妇』儿的任务。”

苏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鹿鸣琛这才着解释, “国防学不能随出学校是本科生的纪律, 我们研究生没那个限制的。”

苏软瞪眼睛, 那鹿鸣琛岂不是只要有空随时都能出来?

鹿鸣琛看着的表情得的挑眉,“失策了吧。”

“所以说, 计划赶不上变化, 未来的事情谁能说的准呢,你要学接受当下。”

苏软冷哼一声,“随时想着自己未来某一天牺牲而想当和尚的人没资格说我吧。”

鹿鸣琛一噎。

苏软把本拿过来, 继续低勾勾画画。

却鹿鸣琛把下巴搁在桌上, 看着嘟囔道, “那你不是说不对吗, 还拉着我改,我现在听你的话还俗了,你却又让我当和尚, 你就是欺负我呢吧?”说到最后语气委屈巴巴的。

这下轮到苏软噎住。

鹿鸣琛状反而却好就收,探看了眼苏软的小本岔过这个话题说正事,“需要人?”

苏软点了点,本来是想找赵雷的,但实在怕他再跟委屈撒娇,直接道,“你有可靠的战友吗?脑灵活,能说道的;还有战友遗孀,心灵手巧的,有的可以介绍给我,前者有一个就够,后者一两个都可以。”

概说了下工作待遇,“只要认真做,一个月两三百的工资没问题,如果做的好,能赚更多。”

苏软一开始开这个作坊是想给黄小草和赵雷一个安稳的工作,也给福姨找个陪伴。

不过现在既然开来了,就有必要维持它的良『性』运转。现在看靠着赶集一年内应该没什么问题。

但是一年后附近的市场肯定相对饱和,竞争对手也出现,到时候销售量下降,黄小草和赵雷的收入必然要缩水。

而且黄小草一个孕『妇』,也不能全负荷工作。

所以丰富饰品的品类,增加产量和拓展销售渠道是必须要做的,现在就可以找一两个手巧的工人和一个能说道的销售养来了。

正好本来也准备把退伍军人的事情提前做来,干脆就把这当做第一个项目。

鹿鸣琛似乎想到了什么,“你有想要的人吗?”

苏软愣了一下,不明白他的思。

鹿鸣琛道,“你上辈是不是做过类似的事情,有可靠的人手吗?”

有倒是有,不过,“你按照你的式找吧,我上辈开始管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是九八年了,中间变数多着呢,不是人命天的事情,还是不要随便改变什么吧。”

鹿鸣琛点点,“什么时候要?”

苏软道,“三个月内找到就行,慢慢找,但一定要找可靠能干的。”

毕竟现在这不是司,员工和也没什么亲缘系,做事很程度上要依赖人品。

这么一想,这种什么都没有的小作坊真要做还是有限制,得尽快把司章程、人力体系和员工的薪酬绩效体系规范都拟定出来。

等年底工程款到了,注册一个司,这个年代注册司和后世可不一样,需要实打实的注册资金,最少得有两万块。

苏软不由叹了口气,还说要攒钱买房呢,等注册司的话,可能还要租场地,买设备,总不好把人家的四合院搞工厂。

总觉得两三年内,的房是不着了……

不对,苏软看了鹿鸣琛一眼,即有了自己的房,以这家伙现在这个状态,也依旧没得清静了吧。

苏软疼的按了按额角——自从来了燕市,的计划似乎没有一个按照设想来的……

鹿鸣琛状不由皱眉,“人我给你找,你还愁什么呢?”

苏软心道,愁你。

可惜不能说,只好随口道,“愁钱啊,要养那么多张嘴。”

鹿鸣琛道,“我还当什么事。”

苏软睨了他一眼,这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有钱呢。

却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存折推过来。

苏软以为是他的津贴或者奖金什么的,前他似乎又立了功,“不要,你那点钱好好存着吧,还不够塞牙缝的。”

说这个,苏软也想了一件事,转身去想去拿钱包,“你的津贴以后自己拿着吧,我以后还要管这作坊的帐,怕搞不过来了。”

鹿鸣琛啧了一声,知道这是想跟他划清界限呢,伸手拽住,把存折拍在手里,“小看人呢不是,看看再说。”

苏软着他的表情,迟疑的打开存折,看到上面的一串零,顿时愣住了,“你哪来这么多钱?”

竟然有三万,这对于鹿鸣琛来说可不是小数目。

鹿鸣琛表情有些深沉,“卖了几条我外留下来的小黄鱼。”说到这里,他垂下眼睑,情绪明显低落下来。

苏软皱眉,“怎么好好的想卖那个?”把存折推回去,“钱我年底就有了,你赶紧赎回来吧。”

鹿鸣琛没接,只恹恹的靠在桌上,似乎在回忆什么,语气幽幽的道,“其实,我一直很讨厌这些东西。”

“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这些,鹿长河也许就不因为觊觎它们而故拖延时间害死我妈了吧……”

苏软沉默,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么想的,难怪上辈他直到牺牲后才动这些东西,还基本上都是捐了出去,原来并不只是不想把东西留给鹿家。

看着鹿鸣琛蔫蔫的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有的语言在这个时候都显得苍白无力,也许一个拥抱更好,可是……

苏软犹豫了半晌,终究没动,就鹿鸣琛抬眼皮,忧郁的道,“你都不安慰我一下吗?”

苏软还没反应过来,鹿鸣琛就一副“山不来就我我只好来就山”的表情倾身过来,伸手抱住,委屈的道,“你前都抱抱我的。”

苏软:……

苏软伸手去推他,气道,“所以你是骗我的?!竟然拿这种事情开玩,你有病吧!”

鹿鸣琛抓住的手腕,叹了口气道,“没骗你,今天前我都没想过动那些东西。”

苏软抬对上他认真的眼睛,心下一跳,就听他继续道,“但是今天我想明白了,这些确实是外给我的宝贵财富。”

“以鹿家的作风,当时即没有这笔钱,光我爸的抚恤金也足够他们做出样的决定。”

“而这些东西的存在,至少一直吊着鹿家,也变相的保护着我,最后还让我顺利的报了仇。”

“现在,它们又可以让我用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鹿鸣琛『摸』了『摸』苏软的,认真的道,“软软,我现在很庆幸外给我留下了这些东西。”

“苏软,我这个人是不赚钱的,但你上辈那么功,我也不想让你受委屈。”

“我把这些东西我都给你,听苏青青的思,这些东西足够你舒心的活一辈,那你这辈就舒心的活。”

“你如果喜欢做这些事情,那就慢慢做,当做消遣爱好,不要发愁,不要焦虑,不要再像上辈那么劳累,长命百岁的活着好不好?”

苏软不自觉的咬住下唇,抑制着陡然冲上眼眶的酸。

上辈,霍母永远嫌弃做的不够,自己开的铺,因为生病想休息一天。

霍母表面上一副通情达的模样,然而买个『药』煎个『药』都要弄的人尽皆知,说什么不在乎一天损失了多少钱,身体要紧什么的,实际上就是告诉众人娇气吃不了苦。

几次下来,仿佛生个病都是错的。

至于霍向阳,从来也只是说的好听,说是不让累着,然而稍一松懈,他不是安『插』了捣『乱』的亲戚,就是跟他妈让了步,把苦心的经营搞得一团糟。

至于后来,是真的不敢生病了,要报复霍家人,折磨他们,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表面上看着胸有竹,但实际上只有自己知道,其实是在走钢丝,连觉都睡不踏实,就怕哪一天稍有不慎,迎来霍家的反扑,掉下万丈深渊。

每一笔钱都是费尽心思得来的,每个捧着钱到面前的人都是为了更的回报。

可是现在这个人不惜打破自己的心结,把钱捧到面前,只是想让活的舒心,想让不要劳累……

鹿鸣琛手掌微微用力,苏软顺从的靠在他的肩膀上,这种奇妙的踏实感,从来没有感受过……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暗,静静的抱着的鹿鸣琛道,“要洗澡吗?给你烧点洗澡水。”

洗完澡就可以睡觉了。

谁知苏软站来,“我得回学校了。”

鹿鸣琛震惊,“现在?”气氛这么好,这个女人是铁石心肠吗?

苏软道,“我们虽然没有平时不让出校门的要求,但一不准在校外留宿,要查寝的。”

鹿鸣琛一僵。

苏软睨着挑了挑眉,“失策了吧?存折要拿回去吗?”

鹿鸣琛竟然伸出手,“反正人还没找着,寒假的时候再给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