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05章 苏青青眼中苏软的上辈子

我的书架

第105章 苏青青眼中苏软的上辈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青青地点定在解放路的一家西餐厅, 她到的时候正看到鹿鸣琛推门出来,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

苏青青疑『惑』,“鹿哥?你这……”

鹿鸣琛皱眉看着她, “我以为你并不想谈。”他抬手看了下表, “已经超了约定时间十分钟了。”

才十分钟已, 哪个生约会按时啊, 苏青青暗暗撇嘴, 忍不住问道,“你跟我姐约会的时候都不会等她吗?还都她等你?”

鹿鸣琛冷冷的看着她, “你这当约会?”

苏青青被他看的心中一凛,连忙道, “没有没有,不好意, 下次不会了。”

鹿鸣琛没理她, 哪儿还有下次。

人重新坐下, 服务员来,苏青青不无显摆的点了牛排、沙拉和咖啡, 又问鹿鸣琛, “鹿哥你吃什么?”

鹿鸣琛有些不耐烦,服务员道,“我不需要, 谢谢。”

苏青青有些尴尬, 但不敢忤逆他。

鹿鸣琛并不来看苏青青吃饭的, 他开门见山, “你说你梦到了苏软的上辈子,上辈子她什么样的?”

苏青青显然已经打好了腹稿,说的很顺畅, “嫁人前,都还正常,就从跟你谈婚事开始有了变化,在我梦里她因为听说你瘫痪,急急忙忙的嫁给了向阳哥的。”

“然后她就和向阳哥一起去南打工了,后来她在东林市开了一个服装店,向阳哥在南进货,她在东林市卖衣服。”

“后来,向阳哥救下了一个贵人,那个贵人为了报答向阳哥,就扶持他开了厂子,苏软,我姐,她就关了东林市的铺子一起去了南,不久后向阳哥就在那个贵人的扶持下开了厂子,她自己还进了那个贵人的珠宝公司,据说关系特别好。”

说到这里,苏青青不屑的道,“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反正最后她用自己的名义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和珠宝品牌,标榜自己什么新『性』,反正向阳哥做起来的厂子就都到了她手里。”

“向阳哥有本事,厂子给她后,自己又重新投了房地产什么的,生意做的更大了,但家里的钱全在她手里,向阳哥要应酬都赊账,她来还钱的。”

说到这里,苏青青还有些可笑,“向阳哥一个大老板,身上竟然不装钱,她的控制欲得多强啊。”

鹿鸣琛淡淡的道,“你刚不说霍向阳宠她吗?那许他自己愿意呢?你怎么知道苏软的控制欲。”

“宠她一回事,但她那么强势就分了吧,我看她就不能生孩子,心里害怕才那样的。”

鹿鸣琛却想到苏软次面孕『妇』时不正常的情绪,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她不能生孩子。”

苏青青道,“我梦里,她到死都没有孩子。”

鹿鸣琛冷不丁问道, “梦里你嫁给了谁?”

苏青青立刻闭紧嘴巴,了息才开口,“没有梦到我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我姐的一些视角。”

骗鬼呢。

鹿鸣琛又道,“那你怎么会知道我?”

苏青青道,“毕竟一个村里的,又差点嫁给你,我姐,我姐差点嫁给你,所以免不了会关注吧。”

“且鹿家后来出了大事。”说到这里,苏青青看了鹿鸣琛一,她前还一直想不通,上辈子鹿鸣琛为了她报复鹿家,这辈子鹿家怎么还出了事,现在想来,肯定苏软又做了什么。

按照后世苏软强势又跋扈的『性』格,肯定忍耐不了鹿老爷子和另外房她的指手画脚,婚前又因为彩礼闹的那么不愉快,能鹿家收拾了当然最好。

鹿鸣琛继续问,“鹿家出了什么大事?”

“就鹿大伯和叔丢了工作,后来你爷爷生病住院瘫痪,后还没到腊月就死了……”

“鹿鸣珺呢?我爷爷死了,他没回去?”

“他当然回去了,没赶上,回去的时候老爷子已经闭了,还大哭了一通,说老爷子最疼他,他在西北军区……”

说起鹿家的事情,她聊的明显非常顺畅,还不经意的夹杂了细节,显然她鹿家非常熟悉。

鹿鸣琛结合他了解到的信息,大概可以还原出事情的真相:

上辈子的苏青青应该看上了鹿家的家世,所以从苏软手中截了和他的亲事,苏软大抵不愿意的,苏文山担心苏软的脾气不受控制,又急于依靠鹿家升职,便顺势答应了苏青青嫁鹿家,苏软则顺着鹿长河的要求,张罗着让她尽快嫁人。

那时候的苏软没有李若兰,唯一的依靠就苏文山,所以就懵懵懂懂的任家里人摆布嫁给了各面条件看起来还不错的霍向阳。

至于苏青青说的霍向阳深情专一有本事的话,鹿鸣琛心中冷笑,他倒更倾向于那些都苏软做的,所以她才能握着财政大权,控制着霍向阳。

不爱鹿鸣琛不确定,但最终的目的绝不想让霍向阳给她丢脸。

苏青青应该嫁给了鹿鸣珺,毕竟他不可能喜欢她,鹿鸣珺又从小就喜欢跟他争抢,所以苏青青纠缠他的时候,鹿鸣珺『插』手,最后苏青青跟着鹿鸣珺去了西北随军。

所以苏青青苏软的了解,都从亲戚们的口中得知,以苏软要强的『性』格,怎么可能在苏家那些人面前说自己的不好?

所以苏青青看到了苏软的风光无限,其实压根就不了解她的真实生活。

想到这里,鹿鸣琛觉得在苏青青这里应该得不到更有用的价值了,问了最后个问题,“她怎么死的?”

“病死的。”苏青青道,“据说劳,得了肺癌,在那个时候她才找到了她妈。”

“了,言家那个时候非常有钱,,开着好大的集团公司,所以我猜她想起自己上辈子后第一时间去找她妈并不想要嫁给你。”

“要知道,她从小到大都很恨她妈,她妈来找她她都躲着的,怎么可能主动去找她?”

鹿鸣琛问,“你说她死后霍向阳带回来个孩子,霍家后来怎么样了?”

“那个确实霍向阳的私生子。”苏青青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觉得霍向阳苏软真的太好了,“霍家那么大的家业总要有人继承,我姐又不能生,领养都不许。”

“至于霍家……”苏青青目光游移了一下,她其实不知道霍家后来怎么样了,她听廖红梅说苏软快死了,霍家带回来个私孩子。

她正赶着去医院看热闹,结果就出了车祸,重新回到了二十岁。

不想知道,“当然越来越好咯,没了苏软,向阳哥更能施展开拳脚,家公司合并成了集团公司,特别厉害。”

鹿鸣琛一嗤,以苏软那记仇的『性』格,要霍家真活的那么风光无限,她这辈子绝不可能这么平和的面霍家。

鹿鸣琛倒倾向于苏软已经痛快的报了仇,所以才能他们彻底丢开。

苏青青这里显然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了,鹿鸣琛道,“知道了,你慢慢吃。”说罢准备离开。

苏青青愣了一下,没想到鹿鸣琛竟然问苏软的信息,连他自己的都不关心。

“鹿哥,九八年的时候你还注意一点吧。”

见鹿鸣琛停住动作,她连忙道,“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任务,当时牺牲了,这辈子希望你能有个防范。”

“还有,如果你有钱的话可以现在去买些股票,虽然现在买晚了点,但到明年的二月份,还可以翻个五倍。”

“你要不便的话,正好向阳哥现在在南,可以让他顺便帮你买一点。”

说到这里,她又一脸懊恼,“可惜我的梦断断续续的,有些事情到了跟前才能梦的清楚一点,最近梦到了这一波牛市,以后的估计要到了跟前才会梦到吧。”

“如果再梦到了,我会告诉你的。”

苏软的事情梦到了二十年后,股票却能梦到近来的,鹿鸣琛嗤笑,这打着长期联系的主意呢。

苏青青见他表情不屑,连忙道,“你别误会,我敬重你。”

“我从梦里了解到了你的一些事迹,觉得你这样的人应该没有后顾忧的活着,毕竟我们能现世安稳,都靠你们负重前行。”说到这儿,她又转了转珠,“了,我姐在后期的时候有一些军背景的,我猜大概跟你有关,你牺牲了,又和鹿家没联系,她一个老乡算很亲近的人了……”

“苏青青,”鹿鸣琛淡淡的道,“既然你在梦里梦到我,那么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苏青青乖巧的道,“我知道的。”

鹿鸣琛盯着她,“如果你想跟霍向阳好好,那就别再搞小动作,开云县任何人,包括你在内,如果敢来打扰苏软的生活,那我可以保证,这辈子霍向阳干什么都别想成。”

苏青青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确认道,“你担心我们会『插』手你处理我姐的事情吗?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们家里人都不会管,毕竟她骗你在先。”

鹿鸣琛冷笑一声,懒得解释,“苏青青,我记得在申市的时候就说,若你们再撞到苏软面前来,那就新账老账一起算,听说你们租了个铺子?”

“回去抓紧时间重新找一个吧。”

苏青青脸『色』微变,“你什么意?”

“意,那个铺子不会租给你们了。”

燕市的铺面从来都紧张,苏青青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个合适的,且都已经在装修了,要换地最少得再耽搁半个月。

苏青青不可置信的看着鹿鸣琛,“所以你不相信我吗?”

鹿鸣琛跟看傻子似的看着她,“我为什么要信你?”

“你应该知道我有钱,那铺子我准备买了,所以劝你换个地,不然等我买下来,你们的损失可能会更大。”

他漫不经心的道,“念在你今天这不知真假的信息上,这个警告,下次就不会这么便宜了。”说罢转身离开。

苏青青气得脸『色』发白,苏软真好手段!这样都能骗的鹿鸣琛团团转!

她就等着看,等他被骗的倾家『荡』产的时候追悔莫及吧!

转念想到家里的铺子,她恨恨的咬了咬牙赶忙起身准备回去。

“唉,这位小姐,您还没结账呢!”

苏青青胸口一滞,“多少钱?”

“二百。”

“这么点东西……”苏青青习惯『性』的说到一半,看到服务员鄙视的目光又话咽了回去。

然她根本就没带那么多钱,什么时候她跟男人出来吃饭还用掏钱了。

苏青青无奈好打了电话让霍向美送钱来,顶着好道嘲讽的目光,她难堪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心里忍不住大骂鹿鸣琛祖宗十八代,明明那么有钱,还他找她有事,结果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简直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长得帅有个屁用!一点都不体贴,谁嫁给他真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想到这里,苏青青忽然想开了,鹿鸣琛相信苏软?好,那就让苏软跟着他好好吧!

她倒要看看,苏软能的多幸福。

苏青青可太知道军队里的那帮男人了,成天训练不着家,难得回家又满身疲惫,后就大爷似的等着人伺候,别说甜言蜜语了,好话都不会说句。

看鹿鸣琛那拽样儿,怕还不如鹿鸣珺,且她就不信,鹿鸣琛知道了苏软上辈子的事情还能她毫无芥蒂?

苏软怕有的受了,倒她自己,苏青青想着霍向阳的甜言蜜语和温柔体贴,心底美滋滋的。

男人要有钱不假,但得宠媳『妇』儿,舍得给她花钱才行啊!

行,她以后不找苏软了,她要尽快帮霍向阳发家,到时候她倒要看看苏软能什么日子!

正好,鹿鸣琛绑住苏软还省的来破坏她和向阳哥的家庭。

苏青青越想越好,正做着美梦,就听到一声难的哭叹,“青青啊……你钱多的没处花了啊,竟然一顿饭花百?妈病了都不敢吃『药』,想给你们省钱,你……呜呜呜……”

……

“以后,家里的钱不能放在你手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