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04章 鹿教官违反纪律?

我的书架

第104章 鹿教官违反纪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鸣琛松开苏软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

苏软推着他的胸口站起来, 一直被她垫在中间的书『露』出来,虽然『色』已经有些昏暗,但苏软还是看到封面上的书名。

鹿鸣琛注到她的目光, 笑道, “你不是说学心理的人说话做事比较舒服吗?我学习一下。”

苏软无语, 学习?她倒是更相信他是为挤兑人家温医生, 哦, 还有为装『逼』。

过她没说什么,她还记得今来的目的, 从口袋里掏出百递给鹿鸣琛,“你造什么谣呢, 上个月的津贴你可没给我。”

鹿鸣琛只抽五十出来,闻言一笑, “你还记得我什么时候发津贴啊。”

“上个月我没回部队, 津贴没领, 等回领就给你。”

苏软噎一下,“我不要, 以后你己收着。”

鹿鸣琛道, “我己收着莫名其妙就没,要不每花一笔给你打个报告?”

苏软看着他晶亮的眸子,突然叹口, “鸣琛哥, 给我一点时间吧。”

鹿鸣琛立刻道, “需要多久?”

苏软被他的目光看的一顿, 怀疑鹿鸣琛看穿她的想法,垂下眼睑正想着说多久合适,就听他道, “算,反正是一辈子的事情,等一辈子可以。”

苏软心中暗叹,年轻人还是太真,爱情的保质期可没有么久。

不过她知道,在这种最情浓的时候说什么是白搭,荷尔蒙占据主导的时候人们是真的相信个人会一辈子幸福的,以她没想过再多说什么,一切交给时间就好。

反正军训马上就要结束,等他回学校,个人分开不见面,感情总会变淡,消失。

聊一会儿,眼见着雨越下越大,夜『色』降临,个人准备回,出于谨慎,苏软道,“我先走,一会儿你再出来。”

鹿鸣琛看着苏软的背影,眼底是思量,和苏软在一起这么久,他当然解她。

她想用拖字诀,但他可拖不起,必须趁着读研还有些时间把人拿下,否则等以后归队开始执行任务,事情就更难办。

想到这里,鹿鸣琛不由叹口,终于明白当初养伤时王政委为什么跟他说段日子非常宝贵,应该好好珍惜,想到被他浪费掉的寒假和暑假,鹿鸣琛简直追悔莫及。

不过现在想什么没有用,当务之急是搞清楚苏软的心结,好对症下『药』,争取今年寒假的时候就可以如愿以偿。

不管是回东林市过年,还是申市卖股票,是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鹿鸣琛看着消失在视线里的姑娘『舔』『舔』后牙槽,以为军训完他们就没机会见面?真!

鹿鸣琛还想着要好好珍惜剩下的时间,却没想到后就被人举报,理由是军训教官私下约会校女生。

燕京师大收到举报后第一时间停他总教官的职务,跟国防大学边求证调查。

高峰和孙超当时正在宿舍休息,听到消息之后震惊。

高峰瞪大眼睛,“什么?他会勾搭女生!卡拉ok几个姑娘是冲着他的,他理不理人家。”

孙超道,“要真有么个人,得是个什么仙?他们王政委估计要激动哭吧。”

人还想着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就接到鹿鸣琛打来的电话,“孙超,打开我的柜子,最右边有个放证件的文件袋,帮我把结婚证送过来。”

孙超怀疑己听错,满脸号,“送什么?”

“结婚证。”

旁边的高峰和他对视一眼,人同时冲向鹿鸣琛的柜子,很快就按照他的要求找到结婚证。

孙超眼疾手快的拿起来,打开一看,一句国骂忍不住脱口而出,“卧槽?”

高峰凑过来,不可思议的道,“妈呀,真的是他,这疯子竟然结婚?姑娘还真的挺漂亮!什么时候的事情?”

孙超抹把脸,喃喃语,“原来我真的不冤枉。”

高峰疑『惑』,“什么不冤枉?前几疯子揍你的事情吗?”

孙超指着结婚证上另一个名字。

“苏软?”高峰疑『惑』,“这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啊……”

很快,他瞪大眼睛的看着孙超,“你?燕京师大……”

孙超沉痛的点点头,“就是我杀鸡儆猴选的个鸡。”

高峰怜悯的拍拍他的肩膀,“你可活该!我说鹿鸣琛盯着电话恨不得爬过打你一顿的模样……”

“真没想到,他媳『妇』儿竟然就在燕京师大,怪不得么积极的要当总教官。”说到这儿,他忽然道,“这个调查最少得半吧,他的学生岂不是没人带?我!”

孙超立刻道,“我!队伍我带过,熟悉。”关键是得功赎罪啊!

个人想看看能把鹿鸣琛拿下的姑娘,最后一起跑燕京师大……

苏软他们的方队直到站完军姿没等到鹿鸣琛出现,休息期间才听到一些风声。

赵燕燕震惊,“鹿教官真的勾引女生?他没有女朋友?”

李娟的思路依旧清奇,“是谁?我就想知道是谁,谁这么能耐能被鹿教官看上?”

张诗诗看苏软一眼嘲讽道,“什么能耐不能耐的,他这是违反纪律,恐怕要被开除军籍,这种,连转业做不到吧,只能退伍。”

“退伍的军人可没什么前途,有什么好羡慕的。”

苏软眯眼看她,这个举报的人是谁显而易见。

还是被张诗诗看到?苏软倒是倾向于她是胡『乱』举报,毕竟这种事情就很难证明有或者没有。

等调查清楚需要几的时间,时候鹿鸣琛早就背着一身污名离开,同学们哪儿还在乎事情的真相。

这不,赵燕燕和好多人如今已经是一副偶像塌房的崩溃模样。

封景烨走过来,对着她们叹道,“被我说中吧……”

他这样说着,目光却瞄着苏软,显然是觉得上次苏软误会他。

还指望着她给他道歉呢?

苏软轻哼一声,“调查结果还没出来呢,毕竟不能排除小人祟,等确定有个女生再说吧。”

“学校为保护女生估计不会公布是谁。”张诗诗看着苏软道,“不过只要鹿教官回不来就变相证明他违反纪律。”

军训只剩下的时间,一般这种调查根就出不结果,以张诗诗才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鹿教官要是能回来呢?”苏软反唇相讥,“是不是就证明有些人心思阴暗,因为勾引被拒就给人家按个莫须有的罪名陷害?”

众人一愣,张诗诗怒道,“你什么思?”

苏软慢悠悠的站起来道,“又没说你,激动什么?还是说你勾引过教官,以做贼心虚?”

赵燕燕精神一震,“以说,鹿教官是被陷害的?我觉得他是被陷害的。”

苏软睨张诗诗一眼,“等着看就是,学校还没说结果呢,有些人就急着下结论,好像她多解教官似的,还知道什么开除军籍和退伍,想来是做不少功课吧。”

同学们又惊疑不定起来,觉得苏软说的有道理。

张诗诗来就喜欢出风头,但她又不是靠己的事和魅力,有不少女生挺反感她,因她在鹿鸣琛儿吃瘪的事情,早就传遍,以她是有动机举报鹿教官的。

张诗诗显然想到的事情,涨的满脸通红,瞪着苏软还想说什么,就听教官吹口哨。

众人起身集合,隔壁的孙教官还想着要连着他们方队一起训,就见有个青年出现在『操』场。

孙教官看见人立刻立正敬礼,“首长好!”

孙超和高峰回一礼,孙超道,“这个方队我来带,你回吧。”

“是!”孙教官隔壁。

赵燕燕见这情景有些焦虑,“大孙教官级别这么高吗?不会是来调查咱们鹿教官的吧?”

李娟担心,“还来个……”

显然不少人这样认为,张诗诗得,高声道,“孙教官,我们鹿教官怎么没来啊?”

孙超依然是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瞄过苏软道,“没事儿,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他没回来之前,你们暂时跟着我。”

苏软松口,孙教官这样子显然是知道什么,变相的安慰她。

虽然知道不会有事,但没有确切的消息到底有些不踏实。

边张诗诗见孙教官避重就轻,直接道,“我们听说他被举报违反纪律,私下勾引女生,是不是真的?”

孙超听到这题忽然盯住张诗诗,满脸“破案”的表情,“同学你这消息够灵通啊,我们才收到通知呢,你就知道,连举报的内容这么清楚,以,是你亲看到他勾引女生?”

过来看情况的封景烨见他面『色』不善,皱眉道,“你们不会是准备维护他吧?”

旁边的高峰笑,“我们还没查呢,你帽子给我们扣好,怎么?你看见?”

“你要是看见,我现在立刻打个电话让军区的人来接你过证,但你想好,污蔑和侮辱军人,你大学的学历就可以不要。”

封景烨脸『色』不好,“你们威胁我?”

高峰道,“我说,你这理解能力怎么考上燕京大学的?算,我直接点,你要提供鹿教官勾/引女生的证据吗?如果是,我立刻给学校纪检部打电话接你过证。”

封景烨看向张诗诗,张诗诗抿着嘴不说话。

孙超一脸的滑稽,“这可真是太可笑,堂堂鹿鸣琛竟然栽这么一帮小人手里。”

封景烨和张诗诗没想到孙教官会直接骂人,脸『色』很看看,同学们是面面相觑。

孙超可不管他们想什么目光扫过众人,“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封景烨冷着脸给己挽尊,“难不成他还有什么不得的背景不成?”

孙超理没理他,直接道,“普通的人当兵,表现优秀的三年以后才可以当士官。士官要升尉官机会渺茫,能升上来的寥寥无几,快要四五年。”

他指着『操』场上的教官们道,“而这帮人,是考上军校的之骄子,四年出来直接是中尉军衔,连级军官。”

普通学生对于部队的军衔并不十分解,但军校难考众人却是知道的,二十几岁的连长在他们心里就已经很厉害。

再听孙教官这么一说,更觉得他们不起。

孙超接着道,“军校的研究生正常情况下毕业是上尉。”

“你们鹿教官今年刚考上的研,你们猜猜他是什么军衔?”

赵燕燕惊讶,“鹿教官竟然是研究生吗?好厉害啊!”

李娟听着孙教官的口,大着胆子开口,“什么军衔?少校?”

孙超不卖关子,“中校,而且有何能很快就可能成为上校,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即表现很优异,普遍获得中校军衔年龄要在35岁左右,你们鹿教官今年不过二十五岁。”

孙超瞥封景烨一眼,“你我他有什么背景?他十八岁进入军校到现在七年的时间,他上过战场,立过功!他己就是背景!”

孙超扫过众人冷笑,“他之以会在这里训练你们,是因为他一年前执行任务的时候重伤,几乎瘫痪,现在还处于复健期。”

同学们震惊之后,忽然沉默下来,他们万万没想到,个他们只关注长相的鹿教官竟然是这么不起的人物。

孙超继续,“以你们感到荣幸吧,知道他平时训的是什么人吗?”他指指『操』场上散落在各个方阵的教官,“些人不够格的,何况你们。”

张诗诗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垂死挣扎,“就算他是大英雄,勾引女生是违反纪律!”

孙超和高峰人像是听到什么大的笑话。

高峰道,“你说的这么笃定,要不现在就送你我们纪检部给做个证?”

“我看你知道的挺多,知不知道污蔑军人是个什么后果?”

张诗诗紧紧抿着唇一句话不敢说,一脸心虚的表情,众人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竟然还真被苏软说中。

高峰好笑道,“真该让我们军区的人来听听这个笑话,你们鹿教官在我们整个军区是出名的不近女『色』,我们文工团的团花倒追几年没成功呢,就你们……”

他说到这里,被孙超暗暗捣一肘子,高峰看着人群中的苏软,连忙改口道,“有几个比得上的?”

“他们政委花好几年才给他寻『摸』到一个仙媳『妇』儿才把人拴住。”

苏软明显看到他们投来的目光:……

这种时候这种马屁就没必要吧。

这么大个瓜砸下来,众人不由窃窃私语。

偶像不仅没塌房,还么牛『逼』,赵燕燕简直要感动的落泪,“我就说,从今以后,鹿教官就是我心中第一偶像,坚决不动摇!”

李娟小声叹句,“封师兄……就算吧。”

李娜道,“突然觉得他不帅。”

讨论鹿鸣琛的人不少,但是鄙视张诗诗的人更多,些来还不太清楚情况的男生被科普张诗诗前几想撬墙角而被鹿教官下面子的事情,顿时觉得这姑娘可怕,这是得不到就要毁掉吗?

“行,再训一个小时,差不多就会有调查结果。”孙教官扫眼张诗诗和封景烨,“查别人还麻烦些,查你们鹿教官,简单的很。”

个人脸『色』不好,尤其是张诗诗,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果然,下午的时候鹿鸣琛就回来,他刚走到『操』场口,留下来看热闹的孙超和高峰忽然一正经的朝他敬礼,“首长好!”

鹿鸣琛睨着他俩,“发什么神经呢?”

高峰小声道,“给你做面子呢,要让嫂子知道你不仅长得帅,还有能耐,以后能死心塌的跟着你。”

孙超道,“你看看嫂子看你的目光,能功赎罪不?”

鹿鸣琛扭头,一眼就看到苏软晶亮的目光,不觉的勾起嘴角,“行吧,原谅你。”

他朝着方队走过的时候,同学们热烈的鼓掌欢迎他,眼中是敬。

苏软胸口隐隐发热,她上辈子听过很多他的事迹,但些是存在于其他人记忆中的故事,现在她亲眼看着他,解他,觉得豪又荣幸。

之后同学们军训起来劲头格外大,事情传开,别的方队的同学羡慕死,经过孙教官的科普,他们非常清楚,要不是鹿鸣琛受伤,他们许一辈子接触不到这样的人物,以格外珍惜这段时间。

不过鹿鸣琛却明显跟他们拉远距离,除军训之外的事情他不怎么聊,似乎是被寒心,话变得很少。

军训检阅之后的的欢送会上,他没表现出太多的热情,不咸不淡的跟大家敬个礼,就带着众位教官离开。

赵燕燕非常失落,“怪个张诗诗,简直有病。”

鹿鸣琛回来后的当下午,张诗诗反而消失,第二再出现的时候眼睛哭肿,这下不用怀疑,证据确凿。

虽然学校可能念在她初犯的面子上没有给什么惩罚,但是同学们还是觉疏远她。

李娜道,“这样的人太可怕,她说人家教官女朋友的坏话,教官只不过反击一下而已,竟然就举报,还想让人家开除军籍什么的。”

李娟摇头道,“谁敢惹。”

张诗诗就这样被孤立,从夹着尾巴低调做人。

不过因为她造成的遗憾,即使军训完,鹿鸣琛依旧被同学们记在心里。

然而鹿鸣琛冷淡的原因和大家想象的完不一样,被举报到底还是他过于大,认真反省之后怕给苏软惹来麻烦,就变得规规矩矩。

至于欢送会,一想到之后再见不到苏软,当然开心不起来。

事实上,他之前觉得每见面却不能触碰简直是种折磨,但是回到学校之后发现见不到人才更折磨。

为能尽快解开苏软的心结,鹿鸣琛一回就立刻行动起来。

他拨电话给丁久,“查的怎么样?”

边传出有些沙哑的声音,“查到,苏青青不知道怎么说服霍家人用房子做抵押,贷一笔款来燕市做生。”

贷款?鹿鸣琛心中一动,“几月份贷的?”

“就上个月,贷三万。”

苏青青并不是个能沉得住的人,买股票的时候没想着贷款,这个时候怎么突然想起来。

以大概率是打听苏软事情的时候得知苏软贷款包工程,她学着贷。

由可见,她上辈子和苏软的见识差距应该很大。

边丁久继续道,“现在他们已经再解放路边盘下一个铺子打算卖衣服,霍向阳她妈和妹妹还有苏青青留守,霍向阳现在跟一个叫小莲的姑娘南方进货。”

鹿鸣琛想起苏软对感情的排斥,眯眯眼睛,“注一下霍向阳和小莲的关系,还有霍向阳的人际关系。”

丁久愣一下道,“明白。”

挂断电话,鹿鸣琛又拨出一个号码,他想知道苏软上辈子的事情。

苏青青接到鹿鸣琛的电话简直万分惊喜,她一直以为鹿鸣琛很快就会联系她呢,结果这么久过一直没动静,她还以为得等到年底鹿老爷子世才能有进展。

还一直担心苏软会不会趁机在这段时间搞事情,现在想来,鹿鸣琛这种睚眦必报的狠辣人物,收拾苏软肯定绰绰有余。

现在的苏软恐怕已经六神无主吧。

苏青青哼着歌,一边精心的化妆,一边想着鹿鸣琛这次来找她的目的,暗暗打着腹稿。

这次不能光说苏软的事情,她可以多透漏一些更有价值的信息,鹿鸣琛可是有不少钱的,稍微投资给她一点,就能赚钱。

等慢慢获得他的信任,他在部队出不来,她帮他打理财产,还能有军中的关系,这辈子她肯定会比苏软更风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