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03章 倒打一耙

我的书架

第103章 倒打一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着纸条真是被气笑, 折几折塞进床头的收纳盒子里躺下睡觉。

外面雨声沙沙,苏软望着头顶的床板,很困, 却有些睡着。

强迫自己闭上睛, 劲蜷起身体, 终于酝酿出睡。

在越来越大的雨声中, 苏软久违的梦到很早之前的事情。

是一这样的大雨天, 她像疯子一样扔掉伞冲进一房间,抄起门口的花瓶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砸向那抱在一起的男女。

霍母和霍向美跑进来, 一人一边抓住她。

霍母非常气愤,“苏软, 你冷静点,她只是我娘家那边的老乡, 过下去才来投奔我们的。”

苏软到一歇斯底里的自己, 霍家一家三口拽住她, 她捡起地上的碎瓷片直接划伤霍向阳的胸口。

那女人捂着肚子倒下去,霍家人大惊失『色』, 霍向阳一脸焦急的抱着那女人往医院跑, 霍母跟在身后,唯有一霍向美转身,还是充满厌恶的骂她, “苏软, 你这疯子!”

她捂着肚子着他们跑远, 她好疼好疼啊……

最终那让她觉得世界温暖, 给她力量,她无数次幻想和期盼的小生命还是离开她……

身体里巨大的力量似乎要生生的把她撕成碎片,然而她的头脑却异常的冷静, 她无比清晰的识到她错,她该沉溺于那种虚幻的感情,一人应该毫无保留的付出一切给人践踏的机会。

梦境纷『乱』,画面再转,深更半夜,破旧的出租屋里,她靠在床头,着得阑尾炎的霍向阳狗一样的跪在她床前挣扎着求饶:

“软软对起,我以后听你的,求求你,送我去医院……”

霍母和霍向美听见动静冲进来,焦急的着霍向阳,气得破口大骂,“你这疯子,魔鬼!”

“我们向阳真是倒八辈子霉娶你这魔鬼!”

然而最后的结果是她们同样跪着在她面前哀求,“苏软,求求你,我们错,我们错,我们保证以后再敢。”

“妈……我,我以后一定着他,绝对让他再跟任何女人来往,小莲我们立刻送家去。”

画面再转:

霍母小心翼翼的,“软软,你这月的生活费……”

她直接扔两百给她,面有菜『色』的霍母敢怒敢言。

……

霍向美红着睛,“是说好给五千的嫁妆吗?”

她淡淡的道,“我心情好,给。”

霍向美只敢悄悄的哭。

霍向阳『舔』着脸卑微讨好,“软软,孩子我们会再有的,我……”

她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乳』『液』瓶子砸过去,霍向阳痛叫一声捂着脑袋恐惧的着她。

她冷冷的道,“会有,我没资格做母亲,你会有机会做父亲!”

她抬起头到镜子中的自己……

苏软猛地睁开睛,霍家三口充满恐惧和憎恶的脸仿佛还在前,更让她心悸的是镜子里那张脸:双目赤红,两颊凹陷,唇『色』苍,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避开小腹,苏软默默的转着手上的佛珠,她会再变成那副可怕的模样……

“哇,这一觉睡的太爽,希望接下来天天下雨。”李娟在床上惬的伸懒腰,舍友们陆续醒来,从床上探头出来说话,热闹的声音让苏软的身体渐渐暖和起来。

宿舍的门打开,对床的李娜提着水壶进来,又说起八卦,“那张诗诗,今天丢死人,哈哈。”

赵燕燕顿时来兴趣,“又怎?”

李娜道,“刚刚下去打水,又碰到咱们教官在下面借钱买伞。然后张诗诗买把伞,说要送给教官。”

“还说什鹿教官太可怜,女朋友怎能一分钱的零花钱给之类的,那样子,恨得她做教官的女朋友才好。”

“哎?你们说她会信封师兄说的,觉得鹿教官是假装深情,要在咱们学校里勾搭女生吧。”

赵燕燕顿时道,“有可能,她显然是觉得和封师兄没有希望,所以转移目标!”

生军训期间,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鹿鸣琛和封景烨,其实对于生来说,鹿鸣琛要比封景烨更胜一筹,只过大家知道和鹿鸣琛可能有什,所以才盯着更有机会的封景烨。

但能否认,要是能做鹿鸣琛的女朋友,那绝对非常风光,参考众人对他神秘女友的关注度。

赵燕燕似乎已经想到张诗诗计谋得逞,怒道,“教官要是敢找他做女朋友,我就诅咒他们俩。”

苏软听得哭笑得,还是李娟头脑清醒,没被带跑,“人家鹿教官有女朋友,过是张诗诗的自以为是而已。”她着李娜急切的道,“后来呢,后来呢?鹿教官怎说的?”

李娜想到当时的情景,“扑哧”一声笑出来,她把暖水壶放好,面『色』一肃,学着鹿鸣琛的神态,双手掐腰,睨着懒洋洋的道,“所以你是因为没有男朋友可以发零花钱,就到处撒钱吗?”

“那你要找单身的撒才行,那样可能还有些机会,撬墙角的话就有些自量力。”

“哇,你们没到教官那神,仿佛再说‘你这种货『色』连我女朋友的一根指头比上还妄想撬墙角!’”李娜大笑,“我当时张诗诗恨得找地缝钻下去。”

赵燕燕抚掌大笑,“很好,鹿教官果然还是我心目中的鹿教官。”

苏软嘴角翘翘,下表,已经五点半,想一下,从钱包里抽两百块钱出来,打着伞出门。

因为下雨的缘故,路上的行人很少。

走出宿舍区的时候,苏软到一浑身淋得湿透的姑娘,狼狈又伤心的走在大雨里。

她由摇头叹息,所以说谈感情的人容易疯魔,这大的雨,这姑娘这样搞,下次大姨妈怕是要疼死。

她撑着伞快步往学习林走,久之后就到一更疯魔的。

那是身材大修长的男生,体恤牛仔裤,大雨天的靠在一棵树上,一手撑着一把黑伞,一手还捧着一本书在。

这显然是为吸引哪女生而故耍帅呢,虽然姿势确实很赏心悦目,但这行为实在像正常人。

苏软再次叹息,然而随着慢慢走近,苏软瞄过对方手臂上流畅的肌肉线条,笔直的大长腿,隐约结实的腹肌,总觉得隐隐有些熟。

应该是听到她的动静,那男生合上书本,抬起头来,随着黑伞抬,一张英俊的脸『露』出来……

苏软:……

和那双漂亮的凤眸四目相对的瞬间,苏软很想掉头就走,谈感情果然令人疯魔,鹿鸣琛这样的人变……

鹿鸣琛已经笑起来,正要说话,面『色』忽然一肃。

苏软还没反应过来怎事,就被一把拽住手腕往树林里走,他一边走一边收起苏软的小黄伞。

把刚刚的书递给苏软,然后揽住她的肩膀,把她拖进自己的黑伞之下。

苏软一脸懵『逼』的被他揽着在树林里七拐八绕的走一会儿,最后在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后面停下。

她着他紧张的样子,“怎?”

鹿鸣琛把伞压低些,将两人罩在下面,小声道,“有人跟踪你呢,大概是你们方队的同学,你想让她们知道咱俩的关系吗?我倒是无所谓。”

苏软一想到宿舍里的几位谈起鹿鸣琛时的模样,急忙摇摇头。

她觉得还是活在传说中比较好,而且未来……她鹿鸣琛一,还好说呢……

鹿鸣琛没说话,很快就听见雨水砸在伞上的声音越来越近,苏软赶紧靠到背后的树干上,鹿鸣琛疾手快把手垫在她身后,“湿的。”

随后他整人靠上来,把苏软严严实实的罩在身体里,黑伞低低的压下来。

从背后,就像是一对亲热的小情侣。

对于正常人来说,下雨天在小树林里呆着肯定有病,但谈恋爱的人是疯魔吗,什样的情况正常。

就像现在的小树林里,除他们,还有好几对情侣,倒突兀。

那声音中途拐弯去另外一对情侣那儿,迟疑的开口,“苏软?”

苏软愣一下,竟然是张诗诗的声音,这人可真是闲得慌。

估计是确认那边的人是,张诗诗又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苏软有些紧张,今天中午的时候已经差多撕破脸,要真让张诗诗撞上,怕是要有麻烦。

鹿鸣琛着她的表情小声笑道,“这怕?”说完等苏软说话,就俯身靠近。

苏软感受着脸颊旁温热的呼吸,下识的抬手抵住他的胸膛,鹿鸣琛的身体僵一下,这次却没有后退,垫在苏软背后的手反而力把她压向他。

苏软瞪大睛,却敢发出声音,鹿鸣琛把她按在怀里,苏软抵在他胸膛上的双手,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胸腔愉悦的震动,他小声道,“放心,经过你的同,会随便碰你的。”

可是这一方黑伞罩起来的小天地里,空气却因为他的姿势而变得粘稠起来。

旁边张诗诗故技重施的叫两声,声音离得很紧,苏软却没有心思紧张,脖颈上灼热的气息让她的脑袋发懵……

张诗诗虽然脸皮厚,但到底还是年轻的姑娘,并敢上前来确认,徘徊一会儿之后就离开。

苏软听到她走远的声音,赶忙伸手想推开鹿鸣琛,鹿鸣琛却没动,轻声道,“她没走。”

说话时气息喷在她的脸颊和颈侧,苏软由吞吞口水,侧过头去尽量避开他的呼吸。

鹿鸣琛着近在咫尺的纤细脖颈和锁骨,眸渐深,只要他稍微再往下压一点点,就可以品尝到令他日思夜想的美味……

苏软又感受到那种熟悉的危机感,过头来正到鹿鸣琛滚动的喉结和仿佛要吃人一样的目光,吓得伸手捂住脖子,警惕的着他。

鹿鸣琛盯着她,半晌忽然揽着她的腰转方向,他自己靠在树上,让苏软靠在他怀里,声音暗哑,“别勾我!”

这一耙倒打,苏软气结,推着他的胸口要起来,却又被他压去,偏偏他还直气壮的训她,“说别勾我,再动我就客气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