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101章 好羡慕鹿教官的女朋友

我的书架

第101章 好羡慕鹿教官的女朋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托鹿鸣琛的福, 苏软并没有心思去想什么『乱』七八糟事情,满脑子都是鹿鸣琛会展开什么攻势,她要怎么抗住这波攻击。

她现在分庆幸, 教官有禁止和女生肢体碰触的规定……

呃……

苏软捂着脸, 这个好像都没影响他发挥。

不过除了在她站军姿的候帮她挡太阳扇风, 停止间转法和步的基础训练都已经完了, 他应该没什么花招了吧……

第二天『操』场集合的候, 他们方队的同学们看到带队的鹿鸣琛发出小小的欢呼声。

倒不是不喜欢孙教官,是家已经习惯了鹿鸣琛, 况且他的长确实更加赏心悦目,也是难熬的训练间中的一点乐趣。

赵燕燕跟苏软八卦道, “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咱们鹿教官看起来简直容光焕发。”

李娟也道, “不知道教官的爱人是什么样的, 肯定非常优秀吧。”

苏软默默的不敢说话。

所有人都看出来鹿鸣琛的心情不错, 因此当他带着方队往属于他们的训练场地走的候,张诗诗胆的道, “鹿教官, 您的终身事这么快就办完啦。”

鹿鸣琛闻言转过身,双手卡在腰带上一边倒着走,一边扫过众人的表情, “这么好奇?”

众人点, 教官的八卦, 当然好奇。

鹿鸣琛的目光在苏软脸上停留了两秒, 忽然勾唇一笑,一双凤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应该算是吧。”

苏软心中一跳。

同学们都被他这一笑晃花了眼, 倒是没有注意到他是对着苏软放电,当他是好看到那儿。

而他这种惬意放松的姿态,让同学们胆子了不少,整队的候有人忍不住出了心中的疑『惑』,“教官,怎么是应该算是?到底解决了没有啊?”

鹿鸣琛凤眸微弯,“是第一阶段的胜利而已,都说了是终身事,那是要做一辈子的事情,两天就搞完了还叫什么终身事。”

同学们顿发出一阵唏嘘声,显然没想到自家魔鬼教官说出这么浪漫的话来。

赵燕燕感叹道,“妈呀,我之前还说完全想不到鹿教官对女朋友好的样子,没成想这就看到了,羡慕死了。”

李娟也是一脸艳羡,“这么帅又这么认真的男朋友,鹿教官的女朋友上辈子积了多的德啊!”

显然这样想的女生不少,后面有人道,“真好奇是什么样的姑娘。”

苏软默默的捂住脸,她万万没想到,孙教官造的谣,最后却要让她承担后。

就听张诗诗又高声提,“鹿教官,女朋友是什么样的?”

苏软立刻死死的盯住鹿鸣琛,生怕他说出个什么一二三来,她可不想在学校里被围观。

这要是让这些人知道了,她接下来的日子怕是安生不了了

这回鹿鸣琛倒是没看她,是眉眼忽然温柔,嘴角徐徐绽开一个笑容,如夏花灿烂,又如朗月入怀,开口的声音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愉悦,“是什么样?不太好形容。”

他什么都没说,却又告诉了所有人,那个姑娘非常值得……

赵燕燕捂住胸口,“生平第一次,我有点嫉妒那个未曾谋面的姑娘,这到底是什么神仙男朋友啊!”

王红感叹,“应该非常优秀吧。”

“好了,全体都有,立!军姿四分钟!”鹿鸣琛经起来,“以为我不知道们想干什么,趁机拖延间,是吗?”

众人的唏嘘又变成了哀叹,好在七八天下来,家也都习惯了这种强度,一个个身姿笔挺的站好,然后找机会偷懒。

鹿鸣琛又拿起纸板一边扇风一边绕着众人溜达检查,就在众人以为他不会回答的候,鹿鸣琛站在苏软旁边,惬意的扇着风笑道,“都好好站,等征得了她同意,也许有机会介绍们认识。”

说完俯身侧看着苏软笑道,“行吧?”

苏软咬紧嘴唇暗暗瞪了他一眼,旁边的赵燕燕已经疯狂点,“行行行!教官,是我们的荣幸!”

一间又把众人的胃口吊了起来,苏软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传说中的人物。

鹿鸣琛笑弯了眼睛,他的愉悦影响着众人,四分钟的军姿间过的倒是比平快了很多。

军姿后又训练了两轮步走和立定,鹿鸣琛宣布解散休息五分钟。

赵燕燕挽住苏软的胳膊迫不及待的讨论,“我才知道咱们教官这么爱笑,天呐,我真的太想知道他女朋友是什么样!”

“他不会是敷衍我们吧,咱们怎么可见到他女朋友?”

“感觉不像,我看鹿教官巴不得拉出来炫耀呢,他女朋友肯定很美。”

苏软听她们把她想的天上有地下无的,忍不住朝着不远处教官们休息的地方瞪过去。

那边鹿鸣琛在跟教官们说着什么,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苏软却看到了他眼睛往这边斜了一下,然后嘴角非常明显勾了起来。

苏软:……

到了树荫下,封景烨包里拎出一个塑料袋,“都累了吧?来补充一下糖分。”

女生们都是精神一振,高兴的道,“谢谢封师兄。”

张诗诗拿到糖之后,赞叹道,“哇,还是白兔『奶』糖,师兄对我们也太好了吧。”

白兔『奶』糖在这个还算是比较奢侈的糖,一般水硬糖都很受欢迎了,而且封景烨这么多人发,可谓是手笔,由此可见对方的经济条件应该很不错。

苏软见张诗诗看着封景烨的目光又热络了不少。

封景烨挨个女生们发过来,到了苏软她们面前的候赵燕燕几个都笑嘻嘻的伸手,苏软也随流。

结封景烨突然停下,口袋里掏了什么东西,苏软还没反应过来,手里就多了几颗巧克力,封景烨的手指放在唇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笑道,“这个不多,和舍友们分一下。”

这明显的区对待,让赵燕燕激动的挽着苏软的手臂直摇,封景烨走后,她小声道,“哇,封师兄好像真的对不一样唉,他是不是想追。”

苏软下意识的抬,然看到某人虎视眈眈的目光,莫名觉得手里的巧克力有些烫手。

她连忙道,“估计是之前看我晕倒所以才重点照顾吧,们分了吧。”

然而赵燕燕却不肯多拿,苏软留了两颗。

不远处张诗诗似乎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忽然凑过来道,“唉,苏软,的怎么是巧克力?”

她看着封景烨嘟着嘴巴故作不满道,“封师兄也太偏心了,以咱俩的交情,怎么也该我一颗吧。”

封景烨笑了笑,口袋里掏了一下,又『摸』出一颗来递她,“行,有这一颗了,。”

张诗诗开心的跳了跳,语气分欢快,“谢谢封师兄!”

封景烨淡淡的笑了一下,低看着苏软,“怎么不吃,不喜欢吗?”

苏软要说话,就听见口哨声响起,家赶紧站起来跑去集合。

然后众人发现,休息了五分钟后,鹿教官的心情好像不那么好了。

他目光淡淡的扫过队伍里的女生,见她们部分嘴里还都含着糖。

“好吃吗?”他漫不经心的道。

女生们嘻嘻哈哈的笑道,“好吃!”

鹿鸣琛道,“本来还想着们累了咱们来点轻松的,现在既然量补足了那咱们来高强度的吧,来,步抬腿练习!”

“啊——”众人顿一阵哀嚎,有男生道,“女生吃糖了,我们又没吃?”

鹿鸣琛道,“那们找们师兄去,他为什么光女生不男生,这是小气呢,还是作风有题。”

苏软:……

这眼『药』上的,也是没谁了。

“好了,步——”

鹿鸣琛口令一出,众人齐刷刷抬腿,他倒是不慌不忙的一排一排的调整,同学们都累的够呛。

待走到苏软面前的候,他忽然拄着那根拖把杆儿道,“真是要被们气死了,我也没力气了,得补充补充量,还有吗?”说着直接朝苏软伸出手,四根手指一屈一屈的,表达着主人的情绪。

苏软趁机放下腿,口袋里掏出两个巧克力乖乖放到他手心,鹿鸣琛这才斜睨她一眼,满意的走了。

鹿教官心情多云转晴,家的训练又轻松欢快起来。

所幸之后封景烨应该是有事走了,苏软没机会再碰到他,顺利结束了一天的军训。

隔天一早,外面飘起了雨丝,天气预报说有中到雨,军训的内容就改成了整理内务。

众人忍不住欢呼雀跃。

收到师姐的通知后,赵燕燕又打听回来不少小道消息,“军训完内务之后,以后就会不定检查了,最难的一项就是把被子叠豆腐块儿。”

“我听上一届的学姐说,有幸被教官选中做示范的被子,是最好叠的,都被教官压平了,或者干脆就放起来不盖。”

“反军训也没剩几天了,将就着盖个『毛』毯什么的,等军训完了再拆。”

苏软第一次知道自经常看到的豆腐块儿竟然这么宝贝。

李娟激动,“那我的被子岂不是很容易被选中?”

她是靠门的下铺,确实是最容易被选中的,赵燕燕睡她对面,“我觉得我更有可。”

教官还没来,她们俩倒先争起来了。

没一会儿楼道里就传来脚步声,赵燕燕探一看,“来了!”

很快宿舍的门被敲响,赵燕燕打开门,鹿鸣琛和临辅导员师姐站在门口。

苏软她们都在各自的床边笔直的站好,“教官好!”

鹿鸣琛点点走进来,目光八张床上扫过,舍友们都殷切望着他,希望自的被子被选中做示范。

鹿鸣琛转了一圈,停在苏软的床前,似乎仔细打量了一遍她的床铺才指了指她的被子道,“的?”

苏软点点,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鹿鸣琛伸手抖开她的被子,招呼宿舍的人过来看,“就教一遍,好好学。”他扫了苏软一眼漫不经心的道,“我可是第一次叠姑娘的被子。”

苏软:……

是一个被子而已,被他这么一强调,忽然就变得有些不同起来。

众人已经笑起来,赵燕燕玩笑道,“那教官女朋友会不会吃醋啊?”

鹿鸣琛道,“等我回去她吧。”又看向苏软,“要是吃吗?”

苏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吃。”

鹿鸣琛笑了笑,“也是,她很方。”

苏软咬了咬后牙槽。

鹿鸣琛已经把她的被子展开,跟她们讲解叠豆腐块儿的要领。

然而也不知道是他刚刚特地强调的原因,苏软看着他那张骨节分明的手在她被子上抚过去的候,总觉得有些的意味。

就连修长的手指整理棱角的候都带着些缱绻的味道,表达着一种强烈的意识——这是她的被子。

他在叠她睡过的被子。

苏软『揉』了『揉』额角,觉得自是被鹿鸣琛搞的精神紧张了,叠个被子都脑补什么烂七八糟呢?

然而瞄到鹿鸣琛粉红的耳根,苏软有些炸『毛』,这家伙想什么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