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96章 杜绝居心叵测的学长接近女生!……

我的书架

第96章 杜绝居心叵测的学长接近女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中午两个半小时午休时间, 苏软睡醒之后发现自己腿又倒退回了昨天状态,她呲牙咧嘴活动了半天才能正常走路。

出了宿舍,感受着面大太阳, 赵燕燕愁死了, “咱军训要天天是这天气, 我就要成黑炭了。”

赵燕燕皮肤本来就有些黑, 这会还没有防晒概念, 化妆品柜台都找到防晒霜,护肤都是简简单单香皂洗脸, 涂点大宝了事。

苏软也只能入乡随俗,把帽带严实了, 用帽檐遮一遮。

如果说上午大家还新鲜,下午时候就只剩下痛苦了。

整完队第一件事就是站军姿十分钟, 用鹿鸣琛话说是先给醒醒神。

九月初, 中午两点半烈日威力依旧小, 鹿鸣琛虽然已经尽量让大家背对阳光,但苏软还是能感觉到半张脸被晒着, 热辣辣, 加上帽带严实,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热炸了。

汗水很快顺着脸颊流下来,偶尔能有一丝风过来, 真是像和了口冰水一样惬意。

可惜天气太好, 一阵小风都是奢侈。

本来上午时候女生还能稍微松快一点, 毕竟教官对她完全没办法, 但下午教官来时候竟然人一个工具。

有路边树枝,有知道哪捡木头条,还有衣架, 鹿鸣琛里拎着根三指粗木棍。

就听懒洋洋对后排女生道,“这时拖厕所拖把上面拆下来。如果你实在做好,我就只能用这个纠正你了。”

赵燕燕忍住小声尖叫,“啊啊啊,真是个魔鬼。白瞎了那张帅脸!”

苏软心道,就是,而且她非常怀疑,教官拿工具主意就是出。

为了被厕所拖把柄在身上戳,女生也都站规规矩矩。

身上又热又痒,苏软只好盯着坐在『操』场树荫边师兄师姐转移注意力,能吃冰棍,能坐着,还能扇风真是太好了。

她要求高,就来点风就好了。

正想着,就觉得头顶一暗,直『射』在脸上热辣阳光消失,然后有丝丝风从旁边吹过来。

苏软下意识闭了闭,舒服叹了口气,才察觉到似乎太对。

余光瞄见鹿鸣琛就站在她旁边,里拿着个知道从哪捡来硬纸板,惬意扇着风。

过苏软还没感受两下,就见一拎着木棍,一拿着纸板扇着风开始绕着方队溜达,纠正众人动作。

走过地方,同学都由屏住呼吸,想蹭点凉风,过走很快,估计没几个人能蹭上。

苏软盯着那个纸板,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她会这么渴望一个破纸板呢?

好在鹿鸣琛后又回到了原点,一边扇着风一边训话,“都站直了,还有五分钟。”

“这才哪到哪呢,一周后,每天早上下午军姿半小时是惯例。”

众人顿时发出痛苦哀叹声。

鹿鸣琛道,“要借机偷懒,都给我站好!然再延长五分钟。”

这样喊着,倒是没再挪地方。

苏软被罩在阴影里,感受着旁边扇出热风,再看着其同学,忽然觉得舒坦多了。

果然幸福都是对比出来。

熬过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十分钟,鹿鸣琛走到方队前面,复习了一遍早晨立正稍息基础口令,又开始教停止间转法。

总有人分清左右,跟别人来个面对面,逗得众人嘻嘻哈哈,时间总算那么难熬了。

一个小时后,众教官宣布解散,休息十五分钟。

赵燕燕她欢呼着往树荫那边跑过去,位置有限,她跑过去占地盘。

苏软因为腿疼,一瘸一拐慢慢往过走,正走着忽然感觉胳膊被人扶住。

她愣了一下,回头竟然是封景烨,“你腿怎么了?要要跟教官请个假?”

语气十分自然,苏软如果拒绝话倒显得刻意了,是笑道,“用。”

她也非常自然挣脱了,“爬长城后遗症,多活动活动就好了。”

封景烨了然。

对面已经传来同学抽气和窃窃私语声音。

封景烨也扭捏,还从树后面拿出自己小板凳给苏软,“你先坐吧,坐地上然一会起来了。”说完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赵燕燕要疯了,摇着苏软胳膊道,“啊啊啊啊,封师兄扶你了,还跟你说话了!”

苏软淡定道,“只是照顾师妹而已。”

赵燕燕忽然道,“你说我崴个脚封师兄会会扶我?”

另一个活泼李娟道,“那我还晕倒呢,会会……”抱我。

后面实在好意说出来,只留给大家意会,众人顿时推搡着哄笑起来,“哇,没想到你这么正经。”

旁边张诗诗忽然道,“苏软,封师兄是是喜欢你呀?你这么漂亮也是没可能哟。”

苏软懒懒抬了抬下巴,示意大家看对面,“张诗诗你意是封师兄好『色』又花心?”

张诗诗一噎。

对面封景烨正在给经管系一个看起来有些难受女声扇风。

李娟道,“封师兄好温柔啊,当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赵燕燕现在特烦张诗诗,耐烦对她道,“你自己喜欢封师兄就自己追,又没人笑话你,你老扯苏软做什么?”

苏软道,“对啊,你去追吧,我都会支持你。”也等张诗诗说话,她继续道,“我就算了。我喜欢封师兄这一款。”

赵燕燕瞪大睛,“封师兄这样你都喜欢,那你喜欢什么样?”

什么样都喜欢,过这样说肯定行,苏软道,“现在还没遇到,过帅肯定是第一位。”

她说坦『荡』,大家又嘻嘻哈哈起哄笑起来。

说起来,谁喜欢帅哥啊,要大家目光怎么都在帅哥身上呢?

军训期间大家都熟悉,可就是看长相看气质了嘛。

“唉,说起来,说起来哲学系那边也有一个好有气质男生,你注意到了没?”赵燕燕道。

她提那个男生,还真有好几个人有印象,李娟道,“就是高高瘦瘦,皮肤很白那个?”

“对对对,我看看啊……”赵燕燕站起来往哲学系那个方队瞄了一下,“哎哎哎,就那个,就在第一排,跟一个小个男生说话那个。”

女生都顺着她说方向看过去,确实见到一个气质出众男生,长相能说帅,就是一让人很舒服感觉,气质斯文干净,满满书生气,确实很引人注目。

王红道,“要说帅,我觉得还是咱教官帅。”

众人又顺着她话转了方向,教官就在哲学系方队旁边。

苏软也看过去,远远竟然也和鹿鸣琛四目相对,对方目光有些犀利。

苏软莫名心虚了一下,很快又反应过来,她有什么好心虚,就是看个帅哥,关什么事?

是是还要帮她把关对象吗?

赵燕燕还在感叹,“这还用觉得吗?那肯定是啊,我迄今为止还没见过比教官更帅人,但是教官属我,咱就要做切实际幻想了。”

说是这样说,末了又忍住道,“你说教官结婚了没?看起来和我年纪差多,应该也都没对象呢吧,毕竟当兵都没机会接触女生。”

“做女朋友知道什么感觉。”说起拿厕所拖把杆对待她模样,“……魔鬼一样,完全没办法想象对姑娘好样。”

苏软想着给她扇风,由心想,其实……也还行吧。

她这边到处寻『摸』着看帅哥,殊知教官那边也在讨她。

孙教官看着她伸脖张望模样笑道,“肯定是看哲学系叶知文呢。”由感叹,“大一新生可真活泼啊。”

另个一教官羡慕,“你带那个方阵是有很多语学院?女好多吧。”

孙教官道,“确实有几个挺漂亮女生,我看已经有男生盯上了,说准军训之后就要展开追求。”

“就刚刚封景烨扶那个姑娘吗?”

孙教官道,“还别说,我看那个封景烨确实对那姑娘有点意,要然一个经管系辅导员,干嘛老管语系事情。”

“我看站旁边老往那姑娘那边瞅。”

转头问鹿鸣琛,“鹿中校,你发现没?”

鹿鸣琛垂着睑淡淡道,“一个大三学长,利用职务之便接近女生,你看到了记得阻止。”

孙教官迟疑了一下,“也是军人,而且也是人之常情吧,爱之心人皆有之,毕竟那姑娘长得好看,气质也挺特别……”

“我带一天就要对负责,总之杜绝居心叵测人接近女生。”

鹿鸣琛说着,忽然站起来,众人吓了一跳,就见把哨放在嘴里吹响,“集合!”

教官约而同看了下表,还有三分钟呢。

孙教官下意识看向语系那边,见封景烨正朝着那姑娘走过去,鹿中校是为了杜绝俩说话吧?

赵燕燕正激动摇着苏软胳膊,“封师兄过来了,你快去跟说话,谢谢人家板凳!”

苏软无语,过确实要感谢人家帮忙,然而还没等对方走近,集合哨声就响了起来。

封景烨也愣了一下,苏软只能匆匆说了一句“谢谢师兄”就往集合方队跑去。

集合都知道是是苏软错觉,鹿鸣琛情绪似乎怎么好,看人时候冷冷,吓众人噤若寒蝉。

停止间转法面对面都敢笑了,队伍中除了喊口令声音就是大家转向时衣服摩擦声音。

也会帮她挡抬扇风了,反而站到了另一边,离她远远。

苏软皱了皱鼻也在意,她已经放弃猜心了,爱咋地咋地,理她更好,方便她整理心情。

方队整体转向训练后,又换成单排训练,后竟然直单个点名。

“三列四排,向左转!向左转!向后转!”

“列一排,向后转!向左转!向右转!”

……

这单独点名练习让人压力非常大,苏软默默想着自己位置,现在大家都面朝东站着,她就是第四列后一排……

刚想着就听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鹿鸣琛点到了她,“四列八排,向后转!”

苏软精神一紧,赶忙按照要求猛地向后一转,然后鼻尖直接就贴上了一个坚实胸膛……

她下意识就想后退,头顶鹿鸣琛淡淡道,“站好了,许动,战场上遇到什么情况都能后退。”

然后对苏软身后同学吆喝,“都给我站好了,一个都许动!”

苏软忍住抓狂,之间就隔着到十厘米距离,她几乎能感受到说话时胸腔震动,

她敢肯定,这家伙是故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