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94章 六亲不认的教官

我的书架

第94章 六亲不认的教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送鹿鸣琛上学的事情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束了。

不过送苏软上学就不一样了。

一家人站在燕京师大的校园里, 看着熙熙攘攘的学生和家长,李若兰道,“这才像大学嘛。”

这里每新生后面至少跟着一家长, 有的不仅是爸爸妈妈, 有爷爷『奶』『奶』呢, 苏软这样的一点不稀奇。

学校的一条主干道两旁摆满了桌椅, 是学校各学院为了方便迎接新生们设立的咨询处。

苏软新奇的看着这一切, 她上辈子听很人讲大学生活,不过那些听来的故事, 跟亲身经历的感受完全不同。

那些朝和热情仿佛让她也变得年轻起来了。

“姐,外语系在这里!”言少时在前方朝他们招手。

一家人快步往那边走, 到了跟前言成儒忽然笑道,“看来哪儿的外语系一样。”

苏软也不由笑了, 外语系的咨询处确实有些显。

现在的师范大学男女比例失调没有后世那么严, 主要现在很地方有男轻女的思想, 像他们这年纪的女孩子能上学的是不,别提上大学。

所以一路走来, 看到的男生并不少, 但外语系这边,却几乎全是女生,就连咨询处坐着的也是两师姐。

苏软听旁边一姑娘看着旁边经管系的咨询处羡慕的道, “他们的新生有师兄帮忙拿行李啊。”

外语系这边给她们查宿舍的师姐抬头看了苏软, 把写着宿舍和宿舍号的纸条递给她们, 淡淡一笑, 提高声音道,“请谁有空,来帮忙带一下这几师妹去宿舍。”

左右瞬间有几男生走过来, 师姐见状道,“不用这么,两就够了,后面也需要呢。”

苏软看到几男生隐蔽的猜了几下拳,之后就有两男生朝他们走来。

一子瘦高的男生径直走到苏软面前,伸手来接她手里的包,“师妹,我来吧。”

苏软推辞道,“我提的动。”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姑娘道,“师兄您帮她吧。”

这姑娘就是刚刚羡慕旁边经管系的新生,苏软记得她刚刚报名字是叫张诗诗。

张诗诗长相清秀,看起来『性』格很开朗,听苏软这样说,立刻笑呵呵的把她手上的箱子递给了那位师兄。

苏软看着身后她爸拎着的两大箱子……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另一壮壮的男生则接过一单独来的姑娘手里的行李,带着她们五新生一起往宿舍楼去。

知道她们住的是七号楼后,瘦高的师兄笑道,“们那是混合楼啊。”

跟在他旁边的张诗诗疑『惑』,“混合楼?”

“嗯,就是男女混住的宿舍,一到二层住男生,三到五层住女生。”

这种宿舍很学校有,倒也没什么稀奇,只是进了宿舍楼,苏软一家人脸上『露』出了痛苦表情。

走在前面的张诗诗忽然回头看她,“不就是楼吗?不至于这么娇吧?”

苏软没说话,言少时已经不乐意了,“我们前天去爬长城了,腿疼而已,跟娇有什么关系?”

张诗诗吐了吐舌头没再说话,倒是两位师兄一脸的了然,瘦高的师兄笑道,“不应该急着去爬的,这样,明天军训怕是要吃苦头了。”

苏软一愣,“军训明天就开始了?”

她是知道要军训的,很人聊起大学军训印象深刻,但她一直以为是要开学一段时间后才开始,原来同学不认识就要直接军训?

张诗诗道,“我知道,我有哥哥就在哲学系,他跟我说过了,咱们一来就要军训,军训完也就认识了。”

壮壮的师兄笑道,“嗯,晚点会发军训服,们临时的辅导员师兄,哦,们应该是师姐会通知们的。”

张诗诗立刻道,“那师兄们这么称呼啊,有什么不懂的我们可以们吗?”

两人然没有拒绝,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楼上走。

苏软哀怨的看着李若兰。

李若兰也慢慢扶着楼梯艰难的抬腿,“没事,这是运动后的腿疼,听说军训训练强度大,到时候就不觉得疼了。”

言成儒笑道,“妈说的对。”

言少时哈哈笑,苏软也没了脾。

他们一家人艰难的爬上楼,那叫高小飞的瘦高的师兄已经带着张诗诗去了零五宿舍,苏软看了看己手中零三的号码松了口。

虽说集住宿免不了『性』格不合,但她是暗暗祈祷她的室友相处,那张诗诗看着『性』格开朗,但她总觉得怪怪的。

宿舍的铺位就贴在门上,苏软看了下,是八人间,她的位置在里面靠窗的下铺。

“这位置不错。”李若兰道。

进了门,那壮壮的像是叫刘正峰的师兄在里面,原来他帮忙提箱子的女生跟苏软一宿舍,而且就是她的上铺。

两人互通了姓名,苏软知道对方叫王红,她见她一人来的,以为是本地人,这会儿才知道原来是偏远县城的姑娘,父母是农民,为了省下路费,所以她独一人来报道。

李若兰佩服道,“姑娘,可太出息了。”

王红不意思的笑了笑,她虽说有些拘谨,但骨子里却并不卑,『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笑道,“听说上了大学能给城里人做家教,我赚了钱,明年带我父母一起来燕市看看,他们一辈子没出过我们那儿。”

苏软挺喜欢这种独立豁达的女生,“肯定可以的。”

之后她们就结伴去领被褥脸盆,铺床后又按照刚刚师兄的建议去宿舍区的小市场买生活用品。

宿舍水房对面有一排商铺,一些日用百货、方便速食和零食什么的能在里面买到。

李若兰看到实用的就给她买了,除此之外买了些零食之类的小东西,王红然是精打细算,只买了暖水瓶、肥皂和卫生纸。

一通忙『乱』的收拾完后已经到了中午,苏软叫了王红一起去食堂吃饭。

言成儒请客,请他们吃了一顿的,吃完后在校园里转了转,认认路什么的,下午三点,李若兰和言成儒他们就准备回去了。

苏软有些舍不得,言少时舍不得,”姐,我觉得我可以再住一礼拜,下周来看。”

李若兰揪住他的耳朵冷笑,“我看是不想上学了吧?”

李若兰和言少时已经开学了,跟学校请了一天假,言成儒没暑假,直接请了一礼拜的假,这会儿确实也该赶紧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李若兰想起了什么,“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是我觉得以防万一吧,防着点苏青青。”

苏软愣了一下,“苏青青?她不是在南方吗?”

李若兰道,“早回来了。”

说起这,李若兰只觉得一言难尽,“那丫头有些邪门儿。”

苏软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有些疑『惑』她到底干了什么?

“我听胡婶子说,年初的时候她跟着霍向阳去南方进货,结果把钱全买了那什么股票。”李若兰道,“霍家那在开云县的铺子愣是着他们又在南边打工打了一月,拿着工资才进了一点货回去,不过因为货少又不丰富,那铺子开的半死不活。”

“得霍向阳他妈天天在家里骂说娶了丧门星,恨不得两人离婚才。”

“结果前段时间又高兴了,说是那股票现在涨的可疯,一天就能赚几十一百,当初的三千现在已经涨到六七千了。”

这苏软倒是知道,八月中旬的时候,申市股票涨停限制取消,现在开始到明年二月,股票会疯涨。

“霍向阳他妈说,苏青青说了,那些股票会涨到三万。”

如果能那样,一年赚两万七,对于霍家来说可是非常大的一笔买卖了。

“所以霍向阳他妈就把铺子也转出去了,换的钱又让苏青青去买了股票。”

“然后那苏青青买完股票也不打工了,直接跑了回来,说是明年要用炒股票的钱在燕市发展,在燕市开铺子赚的。”

这显然是复制她上辈子的思路,只是上辈子她和霍向阳见识有限,东林市已经是他们觉得最繁华的地方,资金也确实有限,就那样也赚了不少钱。

后来能在南方开厂全靠那两年的积累,苏青青把格局提升到燕市倒也没错,但要到三万的本钱,那也是明年的事情了,而且,“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李若兰道,“就胡婶子提了一嘴,说是『奶』『奶』打听的在哪儿呢,我想着不会是准备赖投奔吧?他们那脸皮咱们也说不准。”

苏软倒觉得可能是苏老太太的一厢情愿,苏青青来找她,除非是哪一方面比她了,能压她一头的时候,否则不会出现在她面前的。

苏软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现在她满脑子是新鲜的大学生活。

再次回到宿舍的时候,舍友们全到齐了,有燕市本地的姑娘,直接掏出一包花生瓜子放在桌上请大家一起吃,几人的距离瞬间就拉进了不少。

就目前看来舍友们的『性』格挺相处,没什么特别让人尴尬的人。

苏软这边一切顺利。

国防大学军事指挥系的宿舍里,一麦『色』肌肤的青年探头看着旁边看书的男人一脸怀疑,“是传说中的疯神啊?这小白脸样儿,也不像啊?”

“不会是同名同姓吧?”

坐在他后面的青年吊儿郎当的靠在椅背上,普通的椅子被他坐成了摇摇椅,“张峰同志,是怎么考上指挥系的?就和我孙超这种名字可能同名同姓,鹿鸣琛,是中校,有大的几率能同名同姓。”

他叹了口,“本来觉得考上了朱上将的研究生,以后去神龙队能轻松点呢。”他看着鹿鸣琛郁闷道,“说这种人,干嘛要考研啊,在部队晋升不是也很快吗?”

鹿鸣琛这才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懒懒的道,“受伤了,没事做。”

高峰捂住胸口,感觉大受伤害。

三人正说着,一二十六七岁的青年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这帮孙子,仗着朱教授不在欺负我们呢!”

鹿鸣琛三人站起来,朝他敬了一礼,“吴师兄。”

吴师兄朝着他们摆了摆手,“不用客。”他说到这里,认的看向他们。

三人不约而同的坐下来,各拿起课桌上的书开始认研究,仿佛没看到他一样。

“嘿!”吴师兄敲了敲旁边的柜子,“我没说什么事儿呢?”

孙超道,“吴师兄,昨天坑我们的时候,这表情一模一样呢。”

“不是坑们。”吴师兄一副被冤枉的表情,“兄弟们,美差!”

张峰书里抬起头,“您看我们像傻子吗?”

孙超嘻嘻一笑,“那我们怎么能跟师兄争,您己去就是了,我们是新生,不敢『乱』出风头,是朱教授回来再说吧。”

吴师兄道,“哦,我就是来跟们说这事情的,朱教授被军区叫去开会了,暂时回不来,由我来带们几天。”

“我觉得他大学的学习氛围比咱们学校强了,可以给们换环境,不然天天听着外面那些兵蛋子们吵吵,哪儿静的下心来。”

鹿鸣琛睛没离开书页,懒洋洋的道,“不去!”

吴师兄瞪了他一道,“没听我说完呢不去什么不去?可是又漂亮的姑娘,们是不是没对象呢?”

鹿鸣琛懒懒的举手,“结婚了,媳『妇』儿很漂亮。”

吴师兄一噎。

高峰和孙超也猛的看向他,两人对视一,不约而同的道,“骗人。”

高峰道,“我们可听说了,疯神所有的时间在训练上,哪儿来的对象。”

孙超道,“我听见王政委跟我们家李政委抱怨了,鹿疯子死活不结婚,他恨不得给包办婚姻。”

鹿鸣琛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俩一,高峰忽然灵光一现,“吴师兄,我也有对象了!”

吴师兄吐槽,“看我像傻子吗?”

孙超靠在椅背上,用一支椅子腿保持着平衡晃晃悠悠的道,“这时间,漂亮姑娘,师兄说的不会是大学军训教官吧?”

高峰顿时一脸警惕的道,“这是想坑我们呢?军训跟女生谈恋爱那要开除军籍的,姑娘漂亮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吴师兄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们,“谁叫们军训的时候谈了?只是让们一见识姑娘的机会,到时候人家毕业了,们想结婚的时候,也有姑娘们能追求是不是?”

高峰不接受他的忽悠,“不去,那些大学生娇贵的很,男生也就罢了,那些女生说不得碰不得,得看着她们歪歪扭扭的走正步,闹心死了。”

孙超疑『惑』的道,“给大学生军训怎么也轮不着我们去吧?”这不是大材小用吗?

吴师兄道,“给大学生军训确实用不着们,主要是有人去看着大三的那些家伙们。”

“咱们学校传统,大三开学,就分配去燕市各大学校做军训教官,也算是提前练练手了。”

“但是,把这一堆血方刚的家伙们放进是漂亮女大学生的学校里,不是担心他们违反纪律吗?”

“所以,就需要一压得住他们的人做总教官,今年抓阄就轮到咱们指挥系去了。”他说到这里,一脸怀疑的道,“我总觉得他们合起伙儿来坑我了。”

三人表示听不见,跟他们没关系。

吴师兄又我安慰,“不过分到外国语学校『操』心,那学校据说百分之七十是女生,燕京师大的话也行吧。”

鹿鸣琛听到这字忽然抬起头来。

吴师兄看着那双狭长的凤,有些『摸』不着头脑,半晌迟疑道,“去?”

鹿鸣琛满意的点点头,“什么时候出发?怎么去?”

吴师兄总觉得不太对劲,强调道,“那,不许跟女学生过接触,不许谈恋爱啊。”

鹿鸣琛迟疑了一下。

吴师兄见状顿时警惕,“这是要接触女生是要谈恋爱啊?不行,不能去,我是换别人。”

孙超突然朝着鹿鸣琛竖起大拇指,“高!”一招以进为退。

然后他也对着吴师兄摆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我觉得师兄刚刚说的对,我可以先挑十八漂亮女生记下来,军训完再去追求。”

现在轮到吴师兄惊疑不定。

毕竟指挥系的学生,故布疑阵什么的,待看到鹿鸣琛又低头看书,觉得他可能的是在『迷』『惑』己,于是,最后鹿鸣琛是“被迫”当了燕京师大大一新生军训的总教官。

并且以此为交换拿到了吴师兄跟朱教授研究课题的笔记……

苏软这边,快点的时候,充当临时辅导员的大师姐来通知她们五点去教室集合开班会。

宿舍里一行八人往教学楼赶,到教室的时候不少学生已经在了,张诗诗正坐在几男生中间不知道说了什么,笑的花枝『乱』颤。

看到她们捡来高兴的招手,“苏软,这边。”

那些男生一瞬间看了过来,赵燕燕疑『惑』的道,“她谁啊?认识?”

赵燕燕就是在宿舍里大方分享零食的本地姑娘,『性』格大大咧咧。

苏软朝着张诗诗淡淡的点了点头,对赵燕燕道“不认识,就是报道的时候碰到了而已。没想到也是咱们专业的。”

然后和宿舍的女生们一起坐在了后面一排。

张诗诗也不尴尬,专门扭头过来想跟她说话,不过苏软直接装作没听见,侧头跟王红聊天。

新生的班会没什么稀奇,主要是我介绍,苏软知道了英语专业一共三班,每班二十五人,她是一班,班里二十女生,五男生。

之后就是军训后竞选班干部的事情,最后告知军训注意事项,发放军训服。

捧着军训服出来,大家有些兴奋,毕竟平时也没机会穿这种『迷』彩军服。

赵燕燕道,“唉,那边,是不是明天给我们军训的教官们?”

苏软抬头,就见一队橄榄绿的队伍整齐的朝着男生宿舍楼那边跑去。

王红她们忍不住踮着脚看,苏软却不太奇,她在部队家属院的时候看过军人们出『操』训练,只是不知道她们己训练是什么感觉,据说很累。

不过苏软依旧期待,这些是她没能验过的。

隔天舍友们吃完早饭后换上军训服,兴致勃勃的朝着『操』进发。

『操』场上已经按照学院划分了地盘,各院系的学生按照划分的位置站队,也不讲究什么身高,基本上是一宿舍一宿舍的站在一起。

苏软她们宿舍来的早,站在英语系的最前面,一边看着隔壁经管系的帅哥师兄,一边听赵燕燕八卦人家的情况。

这会儿的大学生大部分抱着在大学里邂逅美爱情的期望,对于周边的男生女生然免不了关注。

当然主要也是那位师兄比较帅,一米八的身高,身材有些清瘦,五官深邃,看人的时候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是时下流行的忧郁男神。

昨晚查寝来过一趟之后把赵燕燕她们几人的魂要勾走了。

然后赵燕燕正有双胞胎弟弟在经管系,就连夜让对方打听了。

“叫封景烨,是学生会的副『主席』,咱们学校的校草之一,没有女朋友哦!”赵燕燕说的两放光。

跟前听到的女生不由主的看过去。

苏软看着她们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烂漫又无畏的青春,。

旁边的张诗诗忽然道,“苏软去追呗,这么漂亮肯定能追上。”

她的声音不小,引得经管系的同学看过来,连那位封景烨也看了过来。

张诗诗倒是捂着嘴先红了脸。

苏软没来得及说话,赵燕燕就怼了回去,“己想去追就己去,的扯别人做什么?”

张诗诗涨红了脸道,“谁说我要追了啊,我才不追。”

苏软淡淡的道,“这话的意思,只要想追就能追的上啊。”

她声音也不低,不少人看向张诗诗,张诗诗看着看过来的封景烨,显然说什么不对,正尴尬的红了脸。

苏软心中冷笑,想拿她做筏子,也得看她有没有那本事。

“唉!教官们来了!”王红忽然道。

大家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朝着『操』场的入口处看去。

就见一身材高大修长的青年喊着口号,带领着一队英姿飒爽的兵哥哥们走过来。

随着整齐的队列走近,赵燕燕已经激动的要跳起来了,“天呐,帅!帅!咱们总教官这么帅吗!”

苏软也不由惊讶的瞪大了睛,鹿鸣琛不是读研究生去了吗?怎么会来这儿当教官?

然而鹿鸣琛跟没看见她似的,目不斜视的带着队伍她面前走过,最后在『操』场正中的位置停下来的时候没有看她一。

苏软莫名有些不爽,要知道每次出现的时候,他的目光总是一时间看向她的。

想完又觉得己矫情,不看才对啊,况且全校几千学生,他能看见她才怪吧。

“立正!”

“稍息!”

“各班长带队,散!”

随着他命令落下,几十教官整齐的跑到各负责的学生队伍面前开始整队。

鹿鸣琛也和另一教官一起朝着外语系走过来。

苏软抬看着他,他始终目视前方,一副六亲不认的模样。

另一教官简单介绍了一下,说己姓孙,叫他孙教官就行。

因为外语系女生,经管系男生,所以他们两学院需要打『乱』排成两方队。

孙教官看了一会儿,就指挥着两学院学生交换位置,叫到的人去他那边的方队。

很快就叫到了苏软,苏软悄悄松了口,她没办法想象己被鹿鸣琛训练是什么样子,不过他这完全不认识她的模样,应该也不想训她吧。

结果孙教官把男女比例和人数弄的差不了,准备整队的时候,鹿鸣琛走上前来,“不错,去整那边。”

孙教官:???

苏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