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92章 是你教我的

我的书架

第92章 是你教我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鸣琛几乎睁着眼熬到天亮。

床号响后, 他床洗漱、训练,食堂吃完早餐后,犹豫了一下, 脚步转了方向回到了家属院。

苏软只带走了她自己的东西, 他的东西都整理好放柜子里, 桌上还摆着他没看完的《战争史》。

鹿鸣琛坐书桌前, 只翻了两页, 目光就被书桌上的一个小坑吸引,他记得她米护士做首饰的时候, 钳子没抓稳掉下来砸的。

她当时吓的龇牙瞪眼的模样十分有趣……

鹿鸣琛『揉』了『揉』额角,又有些坐不住, 奇怪,明明以往休息日他都这样过的, 但现他总觉得空的厉害, 房子空, 心空,迫切的想要做些什么。

他站来转了一圈, 突然很想吃鱼丸, 想着去买条鱼,出了房门却发现他院子里没有厨房,更别提厨具。

以前这些琐事都苏软『操』心的, 他想做任何事情的时候, 她总能把需要的东西放他手边。

如今想来, 生活上他似乎一直坐享其成。

“鹿团长回来了?”隔壁张老太太看到鹿鸣琛惊讶了一下, 又问,“小苏呢?”

鹿鸣琛不道该怎么回答,指了指她家的两个小房子道, “那个要怎么盖?”

张老太太回忆了一下道,“我记得我儿子去后勤申请的材料,盖我儿子自己盖的,那时候正好有空。”

“对面余团长家请的前头徐营长他爹帮忙盖的,他爹个泥瓦匠,工钱就行了,两个小房子几天就盖来了。”

张老太太道,“早就跟小苏说了该盖一个,你一直没动静,还当你不打算这儿常住呢。”

鹿鸣琛愣了愣,苏软生活上其实很不爱将就,就像东林市那个家里,当时道住的日子不会很长,但她依旧把房子收拾的舒舒服服。

可这里她将就了将近一个礼拜,她不从来没想过跟他一这里生活?

另一边韩老师看到了鹿鸣琛,惊喜的道,“鹿团长回来了?小苏呢?她什么时候回来?”

鹿鸣琛顿了下,“她四合院那边,马上要学了,要整理行李,暂时回不来。”

韩老师反应过来,“都忘了,小苏大学生,该上学了。”

“我听我家老余说你要读研究生?那你俩岂不要等寒假才能回来?”

鹿鸣琛想了想道,“寒假大概要回老家。”

韩老师有些遗憾,“那样的话一时半会儿都不着了吧?”

张老太太道,“要这样的话,这小房子暂时还别盖了,鹿团长你过两研究生毕业就要升职了吧?该去前面的小二楼住了。”

“小苏没提这事儿估计心里有数,你还别『乱』弄了,问问小苏再说。”

“对了!”张老太太道,“你一会儿要去找小苏了吧,帮我捎个东西她。”

不等鹿鸣琛说话,她就快步跑回屋里,没一会儿拿了两个万紫千红的盒子出来递他,“这我自己做的薄荷膏,小苏前还专门问了做法说要她妈做两盒,她妈要来了吧,不道她做成了没,要没成这两盒先她。”

鹿鸣琛发愣,张老太太叹了气,语重心长的道,“不出任务前吵架了?比盖房子,先去讨好丈母娘更要紧。”

“有丈母娘帮你,比你盖十个房子都强。”

鹿鸣琛道张老太太误会了,却想,李若兰确实计划学前来燕市,亲自送苏软上大学的。

他立刻装好薄荷膏出了门,想了想,还先福姨打了个电话,才道李若兰他就今天到,苏软已经去火车站接人了。

福姨电话里笑呵呵的道,“你安心做的任务,家里的事情不用『操』心了,我一定会替你把亲家招待好的。”

鹿鸣琛没说什么,挂断电话直奔火车站,按照合协议,他本来应该这个时候她撑场面的。

今天的火车晚点了,苏软火车站等了快两个小时,才等到东林市来燕市的火车进站。

“姐!”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言少时像只灵活的猴子钻来钻去,很快跑到她面前高兴的抱住她,“姐,我好想你啊!”

苏软忍不住呼噜了一下他的脑袋。

言成儒和李若兰没一会儿走出来。

苏软问,“少昱哥怎么没来?”

李若兰道,“本来票都买好了,但前天公路局那边有人通说明有个项目,你哥就赶紧去打探消息了,想底的时候试着竞标。”

苏软很替言少昱高兴,“看来我哥做的不错。”

“大学生做和普通人做还有区别的。”李若兰骄傲道,“咱家那个工程,工地安全措施做的好,还被记者专门报道了,要不然这次项目怎么会通他。”

苏软失笑,总觉得她内涵高强。

李若兰却没再多说,而左右看了看,“鸣琛呢?还出任务没回来?”

苏软道,“可不,他向来这样,来无影去无踪的,时间说不准。”

李若兰不由叹了气,正想说话,就听言少时突然惊喜的叫道,“姐夫!”

苏软愣了一下,就言少时已经朝着一个方向高兴的挥手。

苏软一眼就看到人群中高大俊的青,他朝她望过来,四目相对的瞬间,苏软下意识的移目光。

鹿鸣琛抿了抿唇,大步走过来,他人高腿长,几步就到了他面前,伸手接过言成儒手中的行李箱,对李若兰和言成儒道,“妈,叔叔,抱歉,我刚完成任务,来的迟了点。”

“不迟不迟,这不正好吗?”李若兰很高兴,“道你任务辛苦,咱一家人,不计较这些。”

苏软不说话,鹿鸣琛把薄荷膏递苏软,“这隔壁张老太太你的,说你前提过要妈?”

李若兰看过来,“我的?”

苏软接过薄荷膏道,“张阿姨真太客气了。”

“这薄荷膏提神醒脑,我就提了句您老师,想您做一点,没想到就直接送来了。”

李若兰立刻拿过来好奇的试了试,“还真不错,下次咱做点东西人家。”

苏软点点头。

因为李若兰一家人,她不方便和鹿鸣琛多说什么。

好言少时第一次出远门兴奋不已,扒着苏软问这问那,言成儒和鹿鸣琛聊天,倒没觉得不自。

回到四合院福姨看到鹿鸣琛又一阵惊喜,“刚刚打电话我,我还以为你交代我招待好人呢,我说跟我打听火车到站的时间。”

李若兰一听对鹿鸣琛的用心十分满意,“有心了。”私下里果然又嘱咐苏软不要跟鹿鸣琛闹别扭。

苏软简直哭笑不得,她妈真火眼金睛,所以她才不想让鹿鸣琛过来。

她实害怕她妈的念叨,赶紧钻进厨房去他准备晚餐。

期间鹿鸣琛和李若兰他一参观了下四合院,对,这院子虽然鹿鸣琛的,但他其实只认个门而已,压根不道里面具体什么样儿。

等逛到主卧,李若兰看到床底下那一大堆没有拆封的行李,忍不住吐槽,“懒丫头,行李都寄来多久了,怎么还没收拾呢?”

鹿鸣琛却有些发怔,她连这里都不准备久呆吗?即使他几乎不回来。

如果她连这里都不住了,他间就不会有任何交集了吧……

“吃饭了!”苏软厨房门吆喝了一声,鹿鸣琛抿着唇快步走过去。

目光扫过灶台,完全不她的下厨习惯,她显然只把自己当一个暂住的客人。

前空落落的胸又仿佛被巨石堵住,呼吸都觉得难受。

考虑到一家人坐了一天的火车,晚饭并没有做太多硬菜,都些清淡好克化的。

吃完饭苏软就赶紧安排他去休息,“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带你去看□□。”

“言叔叔、少时还有鸣琛哥,你三个睡这个屋吧,我跟我妈睡旁边那个屋。”她挽住李若兰的胳膊笑道,“想我妈了。”

李若兰看着时不时要瞄苏软一眼的鹿鸣琛,横了她一眼道,“睡觉的事情不用你管了,我才不跟你睡,要跟福姨一睡。”

“少时和他爸爸就睡这里,鸣琛刚执行任务回来累坏了,你早点休息,去吧!”

苏软什么话都来不及说,就被李若兰不由分说的推回了主卧,鹿鸣琛紧跟着被推进来。

眼看着房门都被关上,苏软无奈的看着鹿鸣琛,小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鹿鸣琛垂下眼睑,他还记得温医生说过的话,害怕哪句话说错了让苏软更加疏远自己。

谨慎的道,“你妈和言叔叔来了,你一个人带着他多累,而且东林市的时候叔叔阿姨帮了我很多,我该尽尽地主谊。”

苏软笑了笑,“不错,还懂人情世故了。”

鹿鸣琛抿了抿唇,“你教我的。”语气中竟带了些委屈。

苏软怔了一下,看着他孩子似的模样,觉得自己应该笑,却发现完全笑不出来,只能长长的叹了气夸道,“嗯,做的不错,谢谢你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