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89章 你会真正和她结婚吗?

我的书架

第89章 你会真正和她结婚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鹿鸣琛吓一跳, 飞快跑过去。

却想到苏软在看到他瞬间站直身体,抬手拒绝他搀扶,“事, 别动!”

鹿鸣琛动作一滞。

苏软紧紧靠着墙面, 看着小草被医生们放病床推, 才对鹿鸣琛笑笑道, “事, 可能是因为昨天睡好,有些低血糖。”

她语气和缓, 刚刚那一瞬间冰冷疏离仿佛错觉。

鹿鸣琛看着她苍白脸和鬓角冷汗,绝对不是什么低血糖, 可苏软显然什么都不打算说。

米护士跑过来塞给苏软一瓶葡萄糖,“先喝点这个, 鹿团长, 你扶着她找个地方休息一吧。”说罢就匆匆忙忙追着推车跑。

鹿鸣琛要来扶她, 苏软依旧拒绝,“真事, 喝点葡萄糖就好。”

鹿鸣琛抿抿唇, 目光发沉,“要不抱你去?”

苏软叹口气,把胳膊伸给他。

鹿鸣琛终碰到她, 掌肌肤果然凉, 他伸出另一手几乎半拥着她楼。

还是刚刚那个办公室。

鹿鸣琛扶着苏软在沙发坐, 转身去帮她倒热水, 苏软接过来捧着笑道,“让你担心,真事儿。”

鹿鸣琛张张嘴, 她莫名拉开距离,让他连更多关心话都无法说出口,仿佛多问就是越界。

苏软道,“鸣琛哥,王政委那些话,你别有负担,他不知道咱们俩真实情况,才会那样说。”

鹿鸣琛愣一,“你听到?”

“嗯,”苏软笑道,“还听见裴智明撺掇你追求。”她说着笑来,“知道你当初其实是为帮才答应和合作。”

“也想到王政委会这么重视,也想到小裴会当真,果你实在觉得有负担话,咱们提前终止协议也问题,反正该解决问题都解决。”

“妈那边会说清楚。”

鹿鸣琛脸『色』微变,“有,什么负担。”

他抿抿唇问道,“你是不是在生气?”

“那天有想着不告而别,是收到任务时候恰巧在面。”

“哦,”苏软抱歉道,“是误会你,也是第一次遇到那情况,有点着急,就发脾气,对不,以后不会。”

他是期待能解开误会,可是他这样轻而易举原谅又让他堵慌,敷衍而客套模样,仿佛他对她来说是个无关紧要人。

苏软身,“你是不是马要再出任务?好好休息一吧,正好也还有事要忙。”

鹿鸣琛皱眉,“苏软……”

“哦,对。”苏软回头,“对你就一点要求。”

鹿鸣琛目光微亮,“什么?”

“好好活着,不许受伤。与其总是想着随时会牺牲连累别人伤心,不别给大家伤心机会。”

“果你真牺牲,别人不知道会怎么样,反正肯定要悲痛欲绝,把自己哭死。”苏软笑道,“果不想让哭话,就好好活着。”

鹿鸣琛得这话像是再告别,仿佛一秒她就要离开再也不回来。

他情不自禁前一步,然后发现他好像什么都不能做,能干巴巴站着回答她问题,“不会那样想。”

“那说好啊!”苏软笑来,苍白脸不知道为什么看来有些脆弱,“任务加油!”

在她转身离开瞬间,鹿鸣琛身体先意识,一把抓住她手腕。

苏软疑『惑』看着他。

鹿鸣琛顿顿,“送你回去。”

“不用。”苏软笑道,“面有车,自己能回去,你时间不多,就别『乱』跑。”

鹿鸣琛皱眉,苏软佯装虎脸,“呆着休息!自己回去,不许跟来,不然生气啊!”

鹿鸣琛看着她坚持目光,能松开手,看着她消失在房门。

等楼道里脚步声消失,他还是忍不住追出门去。

“建议别追。”一个温和声音从旁边传来。

鹿鸣琛愣一,回头就看到一个温尔雅青年靠在墙,他温和提醒,“鹿团长,你现在状态还是别去找她,不然会弄巧成拙。”

鹿鸣琛皱眉头,“你怎么会在这儿?”

温医生笑笑,“记得介绍过,职业是医生,医院邀请来做个心理讲座。”

他指指旁边休息室,“分给休息室。”

见鹿鸣琛一副不打算理会他样子,温医生道,“你现在追去,以后就再也有追求她机会。”

鹿鸣琛意识停住脚步。

温医生嘴角不易察觉勾勾。

鹿鸣琛皱眉,“你什么意思?”

温医生道,“意思是,她现在正在对你关闭心门,果你不先搞明白自己想法,贸然追去说不定那一句话说不对。”他说着,做个两掌相击动作发出“啪”一声,“最后一道缝隙也会关,再也撬不开。”

鹿鸣琛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难道感觉到吗?”温医生道,“她在疏远你,而且这是开始而已。”

鹿鸣琛心中微微发慌,“为什么?”

温医生看着他眼睛问道,“你会真正和她结婚吗?”

鹿鸣琛垂眼睑,“这不关你事。”

温医生道,“记得说过要追求苏小姐,所以这当然关事。可是个绅士,不做第三者。”

鹿鸣琛抬眼,杀气腾腾瞪着他。

温医生却一点都不怕,依旧直视着鹿鸣琛眼睛,“所以坦坦『荡』『荡』跟你谈一次。”

“你是不是担心苏小姐会像你牺牲或者是退伍战友那些妻子一样?”

鹿鸣琛抿紧唇不说话。

温医生笑,“所以你与其说觉得她应该有个更好归宿,不承认自己懦弱,害怕给不她幸福。”

“既然这样,苏小姐现在也在帮你做出选择。”温医生道,“她脾气倔,自尊心极强,别人但凡有透漏出一点拒绝意思,她就会主动后退绝不纠缠。”

鹿鸣琛一怔,忽然想去年苏软追着他合作时候,他不过反问一句话,她便立刻放弃,她早就做好两人不会合作准备。

“她察觉到你心思。”温医生道,“鹿团长,爱意是办法隐藏,她察觉到你感情,因此在明白你顾虑之后,先一步后退。”

“表面是进退有度,让别人舒适,实际也是不允许自己难堪狼狈。”温医生不由感叹,“『性』子真不是一般要强。”

“所以,”他看着鹿鸣琛,“她不会允许自己爱一个不愿意爱她人。”

“觉得你大抵也是想要保持这样友好关系,能保护她多久就保护她多久。”

“直到某一天,出现一个男人可以在她虚弱时候理直气壮拥抱她,可以在她因为受伤而故作客套时候强行撕破她伪装,可以在她脆弱难过时候陪着她,你就可以放手。”

温医生看着鹿鸣琛捏紧拳头,笑道,“既然你有勇气去做这些,那注定你们注定有结果,你现在追去,也是让她更难受而已,不就按照她要求,保持距离。”

“抱歉,这个人职业病有点严重,见到人就忍不住想分析。”温医生笑道,“不过跟你说这么多,是想告诉你,既然你做不到就不要『乱』挑刺,虽然不一定最后能给她幸福,但总要试一试。”

鹿鸣琛道,“你把感情当什么?”

温医生道,“人生中最好东西,所以会认真对待,至最后结果,谁能说得准呢?就像你总是担心自己随时会牺牲,但万一就活到八岁呢?”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苏小姐是个聪明人,果不合适她会自行甄别,大不就分手,都是成年人,这点事情还是经住。”

温医生笑道,“对你来说最好结局也不过是苏小姐谁也看不,自己一个人过呗,就像今天一样,难受,害怕都自己一个人消化,你在旁边默默围观就行。”

鹿鸣琛攥紧拳头。

“不过相信,她内心其实强大,这些她都能好好消化掉。”

温医生抬手看表,“好,一会儿还有讲座。”

“苏同志事情你不用担心,一会儿忙完会去安慰她,你就放心去执行任务吧。”

温医生后,鹿鸣琛狠狠闭眼睛,脑海中都是她苍白脸和摇摇欲坠身体。

半晌咬着后牙槽狠狠锤锤墙,“去他妈强大!”

大步流星朝去,裴智明正好迎来,“老大?”

“钥匙给。”

裴智明把车钥匙递给他,鹿鸣琛飞快踪影。

裴智明挠挠头,看到不远处办公室温医生探头探脑,过去打招呼,“温医生你气们老大?脸『色』好可怕。”

温医生捧着被子老神在在,“这才哪儿到哪儿,还会有更可怕时候呢。”

吉普车一路风驰电掣回到部队家属院。

鹿鸣琛推开房门顿时愣住,房间里空『荡』『荡』,要不是角落里摆是一张双人床,他都怀疑他们有回来住过。

张老太太声音从隔壁传来,“鹿团长?是你回来吗?你找小苏吗?小苏说是回四合院去!”

鹿鸣琛看手表,黑着脸转身往。

才刚开出基地,口袋里bb机就响,鹿鸣琛忍不住狠狠锤一方向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