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88章 苏软的心结

我的书架

第88章 苏软的心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在集市上放大招, 别陆晨和米护士了,旁边的福姨都听的一愣一愣的,显完全没想到苏软竟这么豁得出去。

却不知道这是苏软上辈练就的一身基本功, 效果当也是显的。

女人漂亮的神器, 是女人都会奇, 一旦摊上有了人, 那苏软就更伸开拳脚了。

发圈的定价和她在东林市的时候定的一样, 基础款发圈一块钱两,加缀饰的一块五俩。

耳饰分了三块和五块和八块, 项链一律十块。

苏软梳头盘发和首饰搭配的绝活一施展,围观的人越来越, 付钱的人也不少,福姨收钱都收不过来了, 旁边卖胶水的大哥围观了一会儿忍不住道, “给我俩一块五的, 给我闺女用。”

苏软哈哈笑,“那您给我留一瓶胶水。”

“苏软?”

听到熟悉的声音, 苏软抬头, 惊喜的道,“米护士?”目光落在跟过来的陆晨身上愣了一,“你们执任务回来了?”

陆晨得意的道, “为了见我家米护士, 提前赶回来了, 鹿疯估计还得过两天。”

米护士用胳膊肘杵了他一, 对苏软道,“别听他的,你家鹿团长跟他任务不一样。”

苏软问, “没什么危险吧?”

陆晨笃定的道,“放心吧,没问题的。”

苏软整人都放松了不少,“谢谢。”

摊前的人越来越,苏软送了米护士两发圈,后来也顾不上聊了,米护士就拉着陆晨告辞。

离开的陆晨满脸疑『惑』,“她不是要上大学了吗?怎么会在这儿摆摊?”

“不对,她都不关心鹿疯吗?还有心思在这儿摆摊。”

米护士横了他一,“难道像韩老师那样整天心神不宁的在家等着才是担心吗?”

“那你是不是觉得我也不关心你啊!我还天天上班呢。”

“怎么会?”陆晨着又心疼了,“上班就上班嘛,你那么拼干什么”

米护士叹道,“你为我想吗?只有忙起来的时候才不会总想着,不太折磨人了。”她回头看了苏软,“估计她也一样吧。”

陆晨愧疚的道,“抱歉,让你担心了,一会儿逛完街我陪你睡一觉。”

米护士甜蜜的挽住他的胳膊。

苏软脑里这会儿都是钱,这种大集的人流量不是盖的,午收摊的时候她们经卖掉了一千五百发圈,耳环项链也卖了一半。

回到家后福姨数钱,苏软检查了剩的材料,干脆直接去布庄直接批了十几匹布回来。

进门就见福姨目光晶亮,“卖了一千块钱呢,咱买布和松紧带之类的,成本也就不到两百吧?”

苏软把布搬进房间,“所这买卖很做,剩的估计不够后天卖了,我再赶制一点。”

福姨也来帮忙,大块的布虽成本要高一些,但做起来比碎布头的效率要高很,直到睡觉前两人又做了两百带缀饰的。

八点半,福姨去休息,苏软继续做。

第二天福姨五点醒来见苏软竟还在踩缝纫机吓了一跳,“你忙了一通宵?”

苏软似乎也才发现天竟亮了。

福姨道,“后可别这样了,这种大集每月都有,只不过不在魏村罢了,再隔三差五的还有小集,用不着这么拼。”

苏软笑了笑,“我就是有些睡不着,也没想就熬到这会儿。”

福姨也没怀疑,毕竟四五天就赚了七八百块钱,会兴奋也是正常的。

第二天集会上的人流量比第一天少了些,但苏软摊上的人却更了,有些是回头客,还有些是看到别人买了觉得看专门找来的。

不少人十八的买,苏软也会算便宜一点,有女人问道,“我买两百你便宜少?”

苏软心中一动,当没回复,只给了那女人一电,“这会儿不,我回去算算,你要是拿的,我给你低价,过几天咱们可细聊。”

如果批发自也一条销售渠道,苏软当不会拒绝。

直到午收摊,他们的两千发圈和首饰全都卖完了,只剩几百发圈,显不够第三天卖。

回到家后苏软本来还想着再赶制一批,却突接到米护士的电,“苏软快来医院!你家鹿团长他们回来了!”

苏软脸『色』大变,福姨也吓坏了,“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受伤了?严不严?”

苏软摇头,米护士完就匆匆挂了电,她似乎听见了有人叫着抢救的声音,想到这里她就心慌的厉害。

福姨腿脚不便,赶忙道,“你先去!我在家等你电,如果需要什么打电给我,我带过去!”

苏软确实也顾不得了,拔腿就往医院跑。

急匆匆的跑进医院大门,正迎面碰上米护士,米护士看到她的样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苏软努力平复着喘/息,着急问道,“鹿鸣琛怎么了?伤到了哪儿?”

米护士才知道她误会了,赶忙道,“他没受伤。”

苏软愣了一,米护士有些不意思的道,“哎呀,怪我没清楚,他没受伤,是战友伤的很,他是送战友过来的。”

“我就是想着你应该着急见他,就抽空通知你一声。”

“我刚听见王政委他没长的休息时间,天就要继续去做任务了。”

“你赶紧趁着这会儿见见他,不次见面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苏软听到他没受伤心就放了来,这时候反而不太想见他了。

但米护士经不由分的带着她去了顶楼的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门口,米护士悄悄的指了指里面,小声道,“他们就在里面商量事情呢,一会儿出来你第一时间就见到他,歹几句。”

苏软谢过米护士的意,却打算等她离开自己就走。

没想到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听到了她的名字。

“鹿鸣琛,你做那么危险的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小苏同志?”王政委的语气充满怒意。

“人家在家里本来就担惊受怕,你不完成任务赶紧回来,还敢深入敌营,这次是你运气,万一你有三长两短,小苏同志还那么年轻,你让她怎么办?”

“赵雷的模样,他老婆的样,你没看到吗?你也想要苏同志变成那样?”

王政委忽顿了一,迟疑道,“你不会还想着你随时会死,所不需要人关心的那一套吧?”

一阵沉默后,鹿鸣琛低沉的声音传来,“没有。”

“最没有!”王政委警告道,“不我真让你跟小苏同志离婚,别祸害人家姑娘,五小时的时间,抓紧时间去见见人。”

听着对方似乎要出来的样,苏软急忙闪身躲进对面的房间。

等王政委走后,苏软想了想,与其让鹿鸣琛『乱』跑不如去打招呼一声。

结果走到门口就听裴智叹道,“老大,你也别自责,要不是你当机立断,赵雷没的就不只是腿了,王政委也是心疼咱。”

他似乎是想活跃一气氛,笑嘻嘻的道,“老大,想嫂了吧,赶紧回去看看。”

“起来,老大你进展怎么样了?嫂动心了没?那协议是不是快撕了?”

鹿鸣琛沉声警告,“裴智。”

“到!”

裴智应该是被他的严肃吓住了,没再。

鹿鸣琛也继续沉默。

门的苏软无声的笑了笑,默默的转身离开。

楼之后,她先给福姨打电告诉对方是一场误会,后去找米护士,她要去看看赵雷,这可是她给福姨物『色』的徒弟,前几天才想到他,没想到这么快就碰上了。

“直接被炸断了一条腿。”米护士叹气,“这肯定要退伍了,我听我们家晨这人胆大细心,是兵,可惜了……”

苏软意,她印象中赵雷虽是一副北方大汉的长相,但胆很小,做事谨小慎微几乎到了懦弱的步,难道是这次创伤的后遗症?

苏软透过icu的玻璃窗看向病床上躺着的男人,身上到处缠着纱布,很还有血迹渗出,左腿膝盖往经没有了。

苏软只觉得胸口堵的喘不上气来,她见到他的时候是七年后,当时他拄着拐杖,视觉冲击并没有这么大。

即便见惯了这些的米护士也不由叹了口气,跟苏软示意了一旁边椅上坐着的女人,“赵雷的爱人小草嫂。”

叫小草的女人很瘦,是那种营养不良的瘦弱,脸『色』也憔悴的厉害,时双无神的望着病房的窗户,看得人揪心不。

不过她记得赵雷是光棍,从来没提过老婆的事情,难道是在他残疾之后改嫁了吗?

苏软也不知道该什么,不管之后她会不会离开赵雷,这一刻苏软感受到她真切的悲痛。

偏偏这时候她身边竟一亲人都没有,苏软正想着怎么搭,就发现女人脸上的血『色』迅速退去,整张脸苍白如纸,她惊了一,“嫂,你怎么了?”

小草也惊慌的捂住肚,“孩……我的孩……”

苏软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后脸『色』大变,尤其看到她身氤氲出的血迹,只觉得浑身冰凉,“你,你不要动……”

她的声音比小草的都大不了少,仿佛被什么堵住了喉咙,发出的都是气音,“千万不要动……”

苏软强迫自己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去叫医生,“医生!”喉咙里『逼』出的声音带着几分凄厉,“救孩——”

把不少人都吓了一跳,也终于引起了医务人员的注意。

正在楼的鹿鸣琛脸『色』陡一变,裴智跟着往跑,“怎么了?”

待看到楼道里站着的苏软时吓了一跳,“嫂,你这是……”

就见苏软的脸『色』苍白的几近透,扶着墙壁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倒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