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女总想抢我气运 > 第86章 按照协议,我不能让你没面子……

我的书架

第86章 按照协议,我不能让你没面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鸣琛这么示范, 余团长也紧随其后,站台阶面冲着韩老师招手,“来?我也背你?”

韩老师拍他巴掌, 笑容舒展, 显然被这哄好, 余团长见状十分高兴, 也不管她的拒绝, 到她面前弯腰抄起她的腿弯就往前跑。

“你要死啊,这么大年纪的人, 干嘛呢!”韩老师羞涩的笑骂,脸上的表情却很甜蜜。

鹿鸣琛本来已经放弃的态度见状又蠢蠢欲动, 苏软生怕他也给她来出其不意,拔脚就往前跑。

跑出去后回头看着鹿鸣琛脸意外的模样不由哈哈大笑。

鹿鸣琛看着她不由也笑, 迈着大步追上来, “你不会以为你能跑得过我吧。”

说罢长臂伸, 苏软还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他拽回身边, 惯『性』脑袋差点撞他肩膀上, 又被他的大手按住,鹿鸣琛不由笑道,“看, 逃不出我的手掌吧。”

苏软愤愤的踢他脚, 也不由笑起来。

群人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回家。

苏软把自己扔床上, 看着鹿鸣琛过来, 抬起腿想绊他,鹿鸣琛条件反『射』的伸手把抓住她的脚踝。

两人都是愣,鹿鸣琛很快就松开手, 故作自然的道,“我去烧水。”

苏软坐起来,不由『摸』『摸』自己的脚腕,上面似乎还残留着灼热的温度,引得她脸颊都有些发烫。

鹿鸣琛这水热就是半多小时,进屋时身上带着层薄薄的水汽,显然已经先洗过澡。

他用『毛』巾擦着头发,也看苏软,“水好,你也去洗吧。”

因为房间都收拾,平房并有暖气、水道和淋浴等设施,所以他们洗澡就用最东头的间空房,放上两大澡盆简单的冲洗,索『性』是夏,要是冬就得去澡堂洗。

不过到底还是不太方便,苏软边擦着胳膊边想着鹿鸣琛今浑身轻松的模样,他这里显然很放松,也许确实应该把院子修修,暂住以将就,但常住的话还是要便利舒服才。

把头长发用『毛』巾包起来,苏软换宽松的衣服出去,就见鹿鸣琛正站院子里眯着眼睛『色』不善的看着对面。

苏软就听见陆晨明的声音,“啧,这女人的衣服洗起来就是麻烦。”话说的嫌弃,语气却别提多嘚瑟。

苏软循声望去,就见那家伙正院子里晾件大红『色』的裙子,正是今米护士穿过的。

苏软猜能是米护士酒醉吐,这陆晨明倒是勤快。

眼见着鹿鸣琛的扫过她身上新换的衣服,目光落东间,苏软连忙阻止,“住手!”

换的脏衣服里有她的内衣呢,这家伙发什么疯。

推着他回房间,苏软哭笑不得,“人家是真夫妻,你跟人家比什么,幼不幼稚。”

鹿鸣琛道,“按照协议内容,我不能让你别人面前丢面子。”

苏软愣愣,雀跃的情犹如盆冷水兜头浇,本来还团『乱』麻的脑袋瞬间清醒。

她忽然捂着脸笑起来,“真是……”傻透啊……

鹿鸣琛疑『惑』的看着她,“怎么?”

苏软抹把脸,笑道,“事,你做的非常棒!不过,以后用不着这么迁就我,只是说恩爱夫妻,也不需要你做到这种地步的。”

鹿鸣琛看着她的笑容,总觉得不太舒服,“关系,本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也用不着。”苏软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道,“以后不用对我那么好,反正已经离开东林市,我也不随军,你就还跟你以前样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不用想着我,同理,我也是,我也该去忙我的事情。”

鹿鸣琛愣,只觉得胸口发堵,是苏软似乎说的又错。

苏软看着他,轻声叹,拿起『毛』巾被滚进床里面,“好,今累死,我先睡,晚安。”

鹿鸣琛呆呆的看着苏软的背影,怎么觉得这刻她离他好远,这让他有些慌……

……

身体燥热,鹿鸣琛觉得口渴,想起来倒点水喝,却奇怪的怎么都睁不开眼。

【鸣琛哥?】只手搭他的胸口,他身上热的更厉害。

【是要喝水吗?】那声音继续问道,【怎么喂不进去?】

很快柔软的唇就压来,他终于喝到水,是却越喝越渴,胸腔疯狂鼓动,察觉到那人竟然要离开,他几乎不受控制的翻身将人压住,死死的钉着那唯让他解渴的源头不许对方逃。

不够,不够……总觉要把怀里的人全都吞吃掉才能解那骨子里的渴意。

知道对方开始嘤嘤的哭泣,不应该让她哭的,鹿鸣琛终于睁开眼睛,就见苏软几乎衣不蔽体,两只手拢着破碎的红裙遮住胸口,哭的梨花带雨:【鹿鸣琛,你要吃我!?】

!!!!

鹿鸣琛猛地睁开眼睛,入目无边的黑暗,是场梦……

他努平复着喘息,抬手看手腕上的夜光表,半夜三点。

旁边的苏软翻身,鹿鸣琛顿时激灵坐起来,匆匆起身出去。

半梦半醒间,苏软被细碎的嘈杂声惊醒,『摸』『摸』身边,鹿鸣琛不见踪影,她吓跳赶忙开灯,凌晨四点刻。

外面有灯光闪过,苏软赶紧床推门出去,鹿鸣琛正站门口。

左邻右舍都亮着灯,空气中弥漫着股紧张的气氛。

“发生什么事?”苏软有些慌。

鹿鸣琛身体僵,转身往外,“有紧急任务。”

苏软追上去,出院门就见对面的陆晨明紧紧的抱抱米护士,“抱歉,今让你。不过别担,我回来定好好给你补上婚假。”

东边余团长难得柔情也『摸』着韩老师的头,“家里就辛苦你。”

苏软看着鹿鸣琛咬牙道,“虽然说咱俩各过各的,但好歹也是朋友吧,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打算不告而别?”

鹿鸣琛冤枉,“有,我打算告诉你的。”

苏软气道,“骗鬼呢,起床叫我,我要是听见动静你是不是直接就。”

鹿鸣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收到任务的时候他床/上,而是东边的屋子里洗裤子的事情,目光落她的脸上又想起自己禽/兽不如的梦,喉结滚滚道,“我真的打算告诉你的。”

“集合!”那边已经喊。

鹿鸣琛抬起手,似乎想『摸』『摸』苏软的头,最终只是挥挥手道,“事的,不用担。”

说罢就匆匆转身离开,其他人也陆续跟他身后钻进吉普车,陆晨明频频探头望着米护士,苏软却看到鹿鸣琛半影子。

她转着手腕上的佛珠,忽然自嘲笑,她真特么有病。

车上,张团长对陆晨明叹道,“你们家米护士受委屈,结婚第。”

陆晨明也是咬牙切齿,“看这次老子不把他们打趴!”他碰碰鹿鸣琛,“你呢,你家苏软是不是也吓坏?”

鹿鸣琛想起刚刚她眼中的惊慌,中忽然有些焦灼,刚刚应该跟她好好说两句话的。

余团长叹口气,“别说你们,这都多少年,我家韩老师也都还习惯呢。”

“她们嫁给咱们不容易啊,我有时候想,要是她随便嫁外头的人,只要不是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的,都比嫁给咱们强。”

“咱这成让她们提吊胆就不说,哪突然间……”

“啊呸呸呸!”陆晨明怒道,“你会不会说话?我才结婚,别说不吉利的话,我还要跟我家米护士白头偕老呢!”

“况且有鹿疯子呢,他还能让他媳『妇』儿守寡不成?”陆晨明问鹿鸣琛,“是不是?鹿团长?”

鹿鸣琛怔怔的看着前方,眼中的温度逐渐消失,垂眼睑沉默不语。

这边众人面面相觑,留守的军嫂们也难以安宁。

送他们,米护士也回家,而是直接到苏软这边,“你家鹿团长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张老太太也过来,她到底经历的多,点都不慌,“他们做什么任务家里人都不说的。”

“不过你们也别担,这些任务年里少也有三四次。”

“我看我儿子的表情还,应该不算多严重,估计有两礼拜也就回来。”

说是这样说,即便理智知道是回事,但感情上还是避免不煎熬。

米护士第二就直接去医院上班,如果真的任务回来,医院反而是最先收到消息的地方。

苏软想想,也收拾李准备离开。

人家鹿鸣琛都把合作贯彻的那么彻底,她这样黏糊太不像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