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08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年头普通人家的双人床都是一米五的尺寸, 虽然不如东林市家里一米八的大床,但是并排躺苏软和鹿鸣琛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明明昨晚睡下之前两个人中间还隔着半人宽的距离,今天怎么就抱在一起了?!

苏软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姑娘, 她沉着的压下了心中的惊慌, 打算在不惊动鹿鸣琛的情况下躺回去。

然而还还没等她动作, 旁边的人先有了动静,苏软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也许鹿鸣琛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苏软很快就失望了, 鹿鸣琛似乎受到了比她还大的惊吓。

虽然闭着眼看不见,但苏软的感知却十分清晰, 贴着的身体整个都僵硬起来, 显然慌得一批。

很快,他就做了和她相同的决定, 轻手轻脚的把胳膊收回去,动作十分小心的起床,应该是打算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听着对方的脚步声快速远去,直到出了房间,苏软才悄悄的睁开眼睛。

左右看了一下, 很好,她直接睡在床中间, 床边就留着不到半米宽的位置,鹿鸣琛不侧身抱着她睡估计得掉床底下去。

所以罪魁祸首竟然是她自己吗?苏软却不太能接受这个结论。

东林市家里的床是比这个大, 但她和鹿鸣琛一起睡的时候也是一左一右。

她睡觉喜欢右侧身睡,所以面朝鹿鸣琛是很平常的状态,但是除了年初时鹿鸣琛担心她害怕主动抱着她, 她可从来没往人怀里滚过。

而且她自己知道自己, 她睡觉从来不喜欢挨着人的!

苏软总觉得肯定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问题, 她干脆起身认真扫过床铺,然后目光一凝,角落里好像是她的毛巾被啊?

她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盖的确实是鹿鸣琛的被子没错。

因为在郊区的缘故,这儿半夜的时候还是有点冷的,所以是她蹬了自己的被子,跟鹿鸣琛抢被窝了?

就算这样,鹿鸣琛那么警醒的人也应该叫醒她才对啊。

正想着,脚步声再次传来,苏软急忙躺下去重新闭上眼。

很快,就感觉到有人在床边坐下来,然后,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难道是坐在床边发呆吗?感觉过了十分钟那么久,苏软快装不下去了,正想假装睡醒的时候,忽然感觉头上的头发被动了动。

鹿鸣琛应该是担心惊醒她,动作十分小心,苏软虽然感受不到多少动作,但大抵知道他是在帮她整理睡乱的头发。

很快,她终于捕捉到了他手的位置,几乎就靠近她的脸颊,倒不是因为触碰,而是皮肤上传过来的温度,近在咫尺,只要她稍微侧一下脸就能贴上去。

苏软总觉得那只手随时会落下来,但好久之后依然没动,她实在装不下去了,直接睁开眼睛,然后就撞进一双盛满柔情的凤眸里。

她不由愣了一下,忽然有种感觉,刚刚鹿鸣琛可能不是在发呆,而是一直这么看着她。

鹿鸣琛显然没料到她突然睁眼,整个人僵了一下,飞快的垂下眼睑,装作刚起床的样子,之前放在苏软脸颊边的手也无比自然的帮她把滑到也腰间的毛巾被提上来,“你再睡一会儿吧,张团长他们叫我一起去帮忙,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苏软说话,利落的起身离开,刚刚的柔情又仿佛是错觉。

可是……

苏软把毛巾被从脸上拽下来,他的心中真的平静无波吗?毕竟谁家盖被子还盖半张脸啊!

苏软忍不住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两个滚,然后盯着房顶发呆,事情好像变得有些麻烦了。

她可是早就计划好了的,这辈子不会把心交给任何人,她不要把自己变成让自己都讨厌的人,她要为自己而活着,光鲜漂亮,潇洒恣意的活着。

鹿鸣琛应该也是吧,目前为止他都没有想要真正结婚的想法。

所以,肯定是她想多了,他只是没有男女相处的经验,所以才对这样的突发状况有些慌手慌脚而已。

人家一直抱着合作的态度呢,毕竟前天还想着给她找对象呢不是吗?

想到这里,苏软猛的坐起来,愤愤的锤了下枕头,狗男人不打算负责任却使劲勾/引人,让她一个人在这里纠结,渣男!

“小苏!”门口传来张老太太的声音,苏软赶忙起床迎了出去。

张老太太手里端着一碟子饼和菜从墙上给她递过来,“你家鹿团长走的时候专门说的,今天他们都忙,怕顾不上你,早上先随口吃点,中午咱们再去食堂吃席。”

苏软这次跟着鹿鸣琛回来算是暂住,她一直没想着随军,鹿鸣琛以前更是连觉都不回来睡,所以这房子还是他们来时的样板间模样,他俩一直也没开伙。

每天要不然是鹿鸣琛自己从食堂打饭回来,要不然是有勤务兵送来。

今天陆晨明结婚,要在食堂那边摆席,估计忙的厉害,鹿鸣琛昨晚倒是跟她提过一嘴,苏软都说了不用他管,她会自己找点东西填肚子。

没想到他竟然拜托了张老太太给她做一份饭。

苏软愤愤的咬着饼,不在跟前都要勾引她,渣男!

吃完早饭刷洗完盘子给张老太太送回去,看时间不早了,苏软抓紧时间洗漱化妆,然后换上一身石榴红的长裙。

果然没一会儿对面陆续到来的亲戚和朋友们就有过来串门的。

显然都对她十分好奇,鹿鸣琛长着一张招蜂引蝶的脸,二十五六都没结婚本来就是家属区讨论的话题,再加上各种桃色绯闻,最后又听说被家里包办娶了个乡下姑娘,十个人都忍不住想来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来的人多了,不乏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有个胖胖的女人就笑呵呵的道,“还说鹿团长娶的是乡下媳妇儿,这看着可不像。”

张老太太帮腔,“别听那些人乱说,人小苏马上就是大学生了,厉害着呢。”

那女人又道,“有米护士厉害吗?听说米护士漂亮能干,也追求了鹿团长三年呢,这门对门的,小苏你可得防着点。”

张老太太微微皱眉,真想着怎么打圆场,却听苏软笑呵呵的道,“阿姨您真逗,您住这片,证明您家团长也是年富力强,事业有成人吧,那您岂不是得防着全院子的女人?”

众人一愣,苏软这话的意思,可不是说这女人谁都比不上?

那女人也反应过来,脸色微变,正想说话,就听苏软笑眯眯的道,“所以这人和人哪儿有什么可比较的,何团长能娶您,必然是因为您有什么过人之处不是?”

“不说别的,就像咱们都是乡下来的,但我没您年纪大,您过过的日子,多长的年岁,那都是我比不了的,难不成让何团长在您和我之间选,您觉得他会选我吗?”

是说她不仅是乡下来的,年纪还大!

那女人涨红了脸,偏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人苏软话里话外都是夸她的,她敢说他男人会选苏软,那就是承认自己谁都不如,还容易给她男人扣上一个作风不正的帽子。

她语气发虚的道,“那当然还是得跟我过日子,多少年了都。”

苏软笑眯眯的道,“我觉得也是,所以啊,这各人有各人的缘法,米护士人家是护士,我呢是个大学生,大姐您又是家庭妇女,这怎么比?家庭妇女管着一家老小,那也不比大学生和护士奉献的少啊。”

“长相就更不能说了,爹生娘养的,圣人还说人不可貌相呢,也就情人眼里出西施,各家人看各家的漂亮,不信你们去问问小陆团长,看看米护士是不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

张老太太立刻道,“那可不是,我家老头子说我最好看呢。”

众人哄堂大笑,顺势七嘴八舌的揭过这个话题,当下心里都明白,鹿团长家的这个新媳妇儿可不好惹,那些想着欺生的都暂时歇了心思。。

上午十点半的时候,门口终于响起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外面传来小孩子们的欢呼声,“新娘子来咯!新娘子来咯!”

张老太太爱凑热闹,一马当先,“赶紧走,去看新娘子!”

于是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出了门,整个巷子各家都有人跑出来,浩浩荡荡的往巷口走。

新郎新娘的婚车被拦在了离家五六百米之外的地方,从这里就要开始闹新郎新娘了,众人会起哄让新郎以公主抱、背、或者跑跳、转圈等方式把新娘子带回家。

张老太太笑道,“之前谁家结婚的时候也有个缺德的,让人家抱着新娘子往前走三步,往后倒四步。”

苏软疑惑,“那不是越走越远了?”

韩老师笑道,“新郎也有办法啊,人家大跨步往前走三步,小碎步往后挪四步。”

反正就是新郎新娘和闹腾的人们斗智斗勇。

没一会儿就看到前面围着一大堆人,笑闹和起哄声从里面传来。

苏软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个挺拔的身影,而对方似有所觉,转过身来,竟然精准的捕捉到她的目光,灿然一笑。

笑的苏软心律不齐。

张老太太在旁边捂着嘴偷笑,韩老师却郁闷的道,“还说人家鹿团长冷淡,人家一眼就能看到小苏,我家那个,哼!我看我站在他跟前他都不认识我。”

余团长就站在鹿鸣琛旁边,此时正高兴的看着热闹,不时的冲着里面拍手叫好。

韩老师气势汹汹的走过去,能看出来是真的生气,张老太太无语的摇了摇头,“这计较什么呢?”

可是爱情中,不仅会计较,最后恐怕还会演变成争吵和无理取闹。

所以才说,动了感情很麻烦。

鹿鸣琛冲着苏软招了招手,苏软暗暗叹了口气走过去,也不再看他,只探着头看向里面,“新娘子呢?漂亮吗?”

正要说话的鹿鸣琛看见旁边被韩老师揪住耳朵质问“新娘子漂亮吗?”的余团长,立刻警惕道,“没看见,我只看到你了。”

苏软:……

而听到这话的韩老师更是恨铁不成钢,拧着余团长耳朵的手更用力了,余团长五官痛苦的拧成一团,满脸控诉的瞪着鹿鸣琛,仿佛在说“这是哪儿来的祸害”。

苏软真是要被他笑死了,人家新娘子那么大个人在那儿,怎么可能看不见。

苏软踮了踮脚,很快就看到了被陆晨明公主抱在怀里的米护士,白色的婚纱,精致的妆容,比二十年后自然是年轻漂亮。

不过气质确实有很大的不同。

周围的人也在评估,毕竟是新来的邻居,好不好相处跟大家以后的生活也都有些关系。

“这面相,看着是个厉害的,不吃亏的。”

“不过能在鹿团长受伤的时候放弃,又选了小陆团长,我看是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的。”

“听说在娘家那边就精明的很,姊妹四个,就她过得最好,就这还因为彩礼的事情跟娘家妈吵架呢,好像带回来一半呢。”

“难道是要给她弟弟娶媳妇儿?”

“她弟弟还小呢,才十三,好像是想给妹妹?”

苏软听着他们的八卦若有所思,她是从来没听米主任提过她娘家姐妹的事情,这么一看难道是关系不太融洽吗?

正想着,就听到一个女孩儿清脆的声音穿透人群,“咦?那个就是我姐追过的鹿团长吗?”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苏软循声望去,就见一个和米护士眉眼六七分相似的姑娘笑吟吟的看着鹿鸣琛。

人群有些安静,谁也没想到亲妹妹会为难新娘子

娘家那边也有人觉得不妥,拽着那姑娘不赞同的道,“芳芳!别乱说话!”

米护士冷冷的盯着她,然而那叫芳芳的姑娘却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问陆晨明,“姐夫你不介意啊?”

也不等陆晨明说话,又歪头疑惑的看着鹿鸣琛,“我怎么听我姐说鹿团长特别冷淡啊,怎么还过来看热闹,不会是看我姐嫁人后悔了吧?”

她说完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好像是替米护士出了一口气似的。

然而鹿鸣琛不管回答后悔和不后悔都会让米护士难堪,陆晨明那边也是同样的道理。

众人面面相觑,米护士紧紧抿着唇,眼眶忍不住红了。

陆晨明正要说话,就听一个娇媚的笑声传出来,“米护士说不准,但如果是你的话,那我们鹿团长肯定不会后悔,估计还得庆幸呢!”

那叫芳芳的姑娘笑容一滞,“嗯?”

苏软挽着鹿鸣琛的胳膊,对她笑眯眯的道,“我说,要是是你的话,肯定是不后悔的,我们家鹿团长不太喜欢你这种天真的小姑娘,说话做事没什么分寸,过日子可麻烦了。”

“至于米护士嘛……”

鹿鸣琛和陆晨明同时警惕起来,不管苏软说后悔还是不后悔,两个人都麻烦。

米护士更是紧紧的盯着苏软,下意识的咬住嘴唇。

却没想到苏软对着她和善一笑,“我是不会让我们家鹿团长后悔。”

“小陆团长,你不会让你们家米护士后悔嫁给你吧?”

陆晨明冷哼一声,“开玩笑!”

然后低头对怀里的米护士道,“这人长着一张狐狸精的脸,本事又跟我不相上下,喜欢过他又不丢人,不然的话,那得有多少姑娘都不敢出门了。”

米护士愣了一下,没想到陆晨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就听他继续道,“不过这么些姑娘里,就你最聪明,一眼看出他不是良配。”

米护士冰凉的心因为这一句话有了温度,她伸手攀住陆晨明的脖子,小声问道,“你真这么想?”

“当然,”陆晨明高兴的道,“放心,等你嫁给我就知道了,我肯定不能让你后悔。”

“你不知道他老婆多可怜,训练基地到家属区几公里的路,他都让她老婆走回去。”

一开始还看着苏软有些不舒服的米护士顿时被逗笑了。

苏软:……

鹿鸣琛懒懒的睨着他,嘲讽道,“陆晨明,你们两口子长嘴就是为了给我造谣的吗?真本事拼不过,就用这些卑鄙手段。”

陆晨明呵呵一笑,“谁造谣了?我可是亲眼看到的,你别不承认,要不让大家评评,看谁更宠媳妇儿!”

说罢抱着米护士就往前跑,“有本事你也别让你媳妇儿脚沾地啊!”

苏软正哭笑不得,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忽然腾空,跌进一个坚实的怀里,然后快速的向前移动。

鹿鸣琛竟然真的把她打横抱起朝着陆晨明追了上去。

苏软反应过来后赶紧攀住鹿鸣琛的脖子,又气又笑,“你干什么呢?伤还没好!”

鹿鸣琛道,“没事,别担心!”说着竟然抱着她直接超过了陆晨明。

周围的人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和哄笑声,呼啦啦的追上去。

陆晨明也没想到鹿鸣琛竟然跟他较真,被超过之后愣了一下,随即一脸兴奋,低头对米护士道,“媳妇儿,抓紧了!看我的!”

米护士也被这变故弄懵了,她完全没办法想象鹿鸣琛生活中竟然是这个样子。

不过真看着两个人你追我赶,又不由紧张起来,不想让自家人落后,她紧紧攀住陆晨明的脖子给他减轻负担,“晨明,加油!”

陆晨明顿时打了鸡血似的跑起来,鹿鸣琛也不甘示弱,苏软本来还心惊胆战,但发现他抱的特别稳,也不管了,“快点快点,超过他!”

后面闹婚的人才反应过来,“不好!让那小子跑了!他们是故意的吧!”又都追着来拦人。

彻底把新娘子几个娘家的人扔在了原地。

芳芳还因为被苏软骂了抹泪,之前拽她的姑娘道,“你疯了,那是你亲姐姐,她丢了脸你能光荣?”

那芳芳不肯承认自己是故意的,狡辩道,“我也是好心嘛,这不是想替我姐试试我姐夫的真心吗?还有那个鹿团长,欺负我姐,就该让他后悔。”

旁边一个人冷冷的道,“你当人家是傻子呢?不就是怨恨姐没用嫁妆给你买自行车吗?”

“和你姐夫关系打好了,别说自行车,摩托车都是有的,真是个傻子。”

……

米家人的争执在鹿鸣琛抢风头的事情中成了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这边两个人几乎同时冲进院子,在院子里等着的孩子和长辈们没想到会有两对人冲进来,准备好的碎花碎纸呼啦啦朝着他们撒过来。

鹿鸣琛眼疾手快的把苏软放下来护进怀里,

而陆晨明因为米护士没穿鞋,只能抱着人生受了这一击,两个人被撒了一头一脸,鹿鸣琛得意的瞥了他一眼,揽着苏软冲他轻哼一声。

陆晨明气的咬牙跺脚,“老子结婚,你抢什么风头?”

鹿鸣琛才不管,他看到陆晨明的表情,非常高兴,“不是你说的比赛吗,比不过就拿结婚压人,要不要脸。”

陆晨明干生气,而一向不爱凑热闹的鹿鸣琛竟然跟在人家身后看完了所有的流程,随时随地准备着陆晨明比下去。

去食堂吃宴席之前,一个全福人端着一碗小饺子进来,要喂给米护士吃。

陆晨明见状立刻抢过来,亲自拿了勺子喂她,然后朝着鹿鸣琛挑眉,满脸都写着“我会给媳妇儿喂饭,你能吗?”

鹿鸣琛立刻左右张望,一副也要找一碗饺子过来的模样。

苏软都要被他搞的没脾气了,“别闹!这是人家新娘子的待遇。你怎么这么幼稚。”

鹿鸣琛这才消停。

陆晨明喂完饺子,周围人嘻嘻哈哈的一起问新娘子“生不生?”

米护士含羞带怯道,“生。”

众人笑闹一场,就转战去食堂去正式吃席。

食堂里已经来了好些人,苏软才知道原来陆晨明的父亲竟然是军区的师长,宾客几乎都是军人。

苏软第一次见军中的婚礼,热闹又不失秩序,关键是还特别有趣。

年轻人起哄闹新郎和新娘,苏软生怕鹿鸣琛又过去跟人家攀比,死死的将人按住,“你给我好好吃饭,我不想玩那种游戏!”

鹿鸣琛这才不盯着陆晨明,不过这家伙显然也很记仇。

陆晨明带着米护士来他们这一桌敬酒的时候,鹿鸣琛端起一碗饺子就要喂苏软,不仅是饺子,还夹了各种菜和肉,苏软面前的盘子都要装不下了。

苏软被迫吃了一口饺子,气的拍了他一下,“你!给我消停一点,是想撑死我吗?”

鹿鸣琛乖乖住了手,把夹给她的菜又夹回自己盘子里。

米护士再次意外,她实在没想到鹿鸣琛在自己的媳妇儿面前是这样的。

她的目光落在苏软身上,想到她替自己解围,还有中午时她送给自己的那盒漂亮首饰,再想想自己以前说的那些话,忽然有些羞愧,又有些释然。

鹿鸣琛不是没有心,只是她配不上罢了。

“苏软对吗?今天谢谢你,这杯我敬你。”

苏软站起来,“不客气,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这话我爱听。”陆晨明接过米护士手里的酒,对着苏软竖起大拇指,“嫂子你人真不错,谢谢你送我媳妇儿的首饰,我也敬你一杯。”

他先替米护士喝了,又把自己的也喝了,还不忘补充道,“就是嫁给鹿疯子有些可惜了。”

鹿鸣琛直接踹了他一脚,陆晨明揽着米护士道,“米护士,你看着吧,我肯定不会让你后悔嫁给我的。”

米护士心中一暖,看着眼前的男人隐约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嫁对了人。

米护士最后竟然喝醉了,走的时候是被陆晨明背回去的。

鹿鸣琛竟然也站在台阶上,看着苏软,“来?”

苏软面无表情的道,“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