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08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鸣琛找了个人去叫黄海威开车出来接人, 结果半分钟后陆晨明的吉普先停在了他们面前。

降下车窗,陆晨明带这个墨镜, 看着鹿鸣琛一脸惊讶,“我说鹿团长,你怎么回事,竟然要让嫂子走回去吗?”

他这会儿也不怀疑苏软是被请来做戏的了,开始攻击鹿鸣琛作为男人的失败,“你不会是把嫂子当你的兵训练吧?”

“这好几公里呢,自己走就罢了, 竟然让嫂子走!唉,所以你也就是长了一张好脸,怪不得人家都说你又冷又硬不体贴。”

他语重心长的对苏软道,“嫂子, 他要是哪儿做的不好,你告诉我, 我帮你教他。”

然后对对副驾上的司机道, “小王赶紧的,米护士要下班了, 她家离医院八百米呢,这马上就要结婚了, 别累着了。”

一边说还一边用得意小眼神瞄着鹿鸣琛, 意思是学着点。

苏软哭笑不得, 鹿鸣琛冷笑一声, “怪不得人家都说,好好个人, 可惜长了张嘴。”

陆晨明显然已经听到过这话了, 当下表情一变, “果然是你!鹿疯子,你卑鄙!”

鹿鸣琛懒懒的道,“我建议你赶紧走,再不走米护士就要走八百米回家了。”

陆晨明一噎,愤愤的指了指他道,“鹿疯子,你给我等着!”

陆晨明虽说放了狠话,但之后却没有时间再来挑衅鹿鸣琛。

马上就是婚礼,他非常忙碌,连带着左右邻居们空闲也都去帮忙。

鹿鸣琛也不情不愿的被张团长和余团长叫走了。

苏软就一个人在家里做首饰。

年初从申市回来的时候她专门让鹿鸣琛绕路去义乌批了好多材料回来,工具也备齐了,大头都和行李收拾在一起,让李若兰半个月后帮忙托运了。

行李箱里她也带了一小包。

因为不知道这边的事情什么时候会完,部队里又不好乱跑乱晃,她担心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呆着无聊,就随身带了一点打发时间,也为开学后摆小摊做准备。

没想到正好派上用场。

她打算给米主任做一套首饰做为结婚礼物。

不对,现在还米护士。

且不说陆晨明这次帮鹿鸣琛找心理医生的事情,苏软上辈子其实和米主任更熟悉。

那时候她生病住院,陆师长托了自己的爱人米主任关照她,没找到李若兰之前,米主任是少数真心陪伴开解她的人。

对方漂亮自信,爽利又亲和,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裴智明嘴里现实又功利。

不过在经历过鹿鸣琛“鹿神”变“疯子”;裴智明“寡言军官”变“轻浮小白脸”;陆晨明“冷面阎王”变“铁憨憨”之后,苏软也有点习惯了,现在就是有点好奇年轻时的米主任是怎么样一个人。

不过不管怎么样长相应该是不会变的,米主任皮肤白,柳叶眉鹅蛋脸,很标准的古典美人长相。

苏软翻了翻带来的材料,打算以月光石为主,点缀一些小珍珠,做耳环、项链和手串一整套首饰。

中间张老太太和韩老师还一起过来串门。

看到苏软做首饰还惊叹了一番,张老太太听说是给米护士做的结婚礼物,直叹苏软大气。

显然也听过米护士追求鹿鸣琛的事情,韩老师倒是有些替她愁,“这小陆团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什么都要跟鹿团长比,还故意追求了米护士,这以后你们就住对门……”

像她这样想的人估计不在少数,不过苏软并不担心,她始终记得米主任偶尔闲聊,提起“我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嫁给我们家老憨”时那种幸福的表情,即便四十多岁,提起陆师长时眼里都是亮光。

两个人定然有着别人不知道的故事。

张老太太笑道,“当姑娘的时候和结了婚可不一样,要是我年轻个四十岁,没结婚之前我怎么也的撵着鹿团长追一圈,甭管人家看不看得上我,撵一圈不后悔,万一就成了呢?”

“但知道撵不上,那就老老实实找个人过日子,等嫁了人呐……就算鹿团长这样的,我也还是更稀罕我那满脸褶子的老头子。”

苏软被逗的哈哈大笑,张老太太笑眯眯的问韩老师,“在你眼里,余团长好还是鹿团长好。”

韩老师也被逗笑了,知道自己刚刚说错了话,立刻笑着弥补,“那必然是我们家老余,鹿团长我就当个明星看了。”

远远听到外面热闹起来,张老太太和韩老师不约而同的起身。

“应该是都回来了。”张老太太道,“该做饭了。”

苏软送他们出去,正碰到鹿鸣琛回来,手上还提了好几个袋子。

苏软好奇,“这是什么?”

鹿鸣琛道,“帮了忙给分的。”

苏软惊道,“这么多?你们不是把人家明天宴请的菜都拿回来了吧。”

隔壁刚进了门的张团长提起手里的一个塑料袋道,“就他拿的多。”

路过的余团长补充,“都是抢的小裴他们的。”

鹿鸣琛道,“裴智明说这几个都好吃。”

张老太太听得直笑,“这谁说鹿团长不体贴的,出去帮忙带个菜都想着媳妇儿呢。”

苏软难得被说的有些脸红,不由嗔了鹿鸣琛一眼,“你拿了人家别人怎么办?”

鹿鸣琛不自觉的看着她微红的脸颊,口中随意道,“他们都吃的少。”

韩老师也听笑了,当兵的胃都是无底洞,怎么可能吃的少?

不过心中忍不住惊奇,还说这个鹿团长不顾家不会疼人,这不是挺疼媳妇儿的吗?

苏软到底把菜又给张团长和韩老师家分了分,毕竟是夏天,吃不了也是坏。

吃完饭苏软坐在书桌前继续做手链的收尾工作,鹿鸣琛好奇的凑过来,还伸手拨了拨旁白做好的项链和耳环,“挺好看,明天带?”

苏软横了他一眼,“明天人家米护士当新娘,我带这么花哨做什么。”

她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明天给小陆团长上多少礼金?”

鹿鸣琛嗤了一声表示不屑,随即忽然想到了什么,摸向口袋。

苏软还当他又打劫了人家什么东西,却见他掏出一沓钱来递给她,“这两个月的津贴。”

苏软哭笑不得,“你把津贴给我干嘛?”

鹿鸣琛道,“我存不住钱,你帮我攒着。”

苏软却知道他还是担心她贷款背债的事情,想帮他的忙。

她领了他这份好意,不过还是抽出五十来递给他,“明天你问问张团长和余团长随多少礼,你跟着随。”

鹿鸣琛撇撇嘴,显然还记得陆晨明挑衅他的仇,“不用给,我结婚他也没给啊。”

苏软把钱塞给他,强硬道,“必须给!”

她现在发现,鹿鸣琛其实跟陆晨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难兄难弟,鹿鸣琛不通人情世故,陆晨明嘴贱,他俩没被人打死全靠一身高强的本领,鹿鸣琛的话,可以再加一项长得好。

苏软语重心长的道,“和陆晨明打好关系,适当保护一下他,留着那张嘴替你拉仇恨。”

“有他在,人家能少骂你。”

鹿鸣琛却忽然打开了新思路,对着苏软竖起了大拇指,“上了礼,可以更好的揍他。”

苏软哭笑不得,她发现回到部队之后,鹿鸣琛明显比在外面要放松的多。

鹿鸣琛看着苏软十指翻飞的把一个水滴状的的漂亮玉石包进金线里,不由道,“这个是不是很值钱?”

“其实交情一般,用不着送这么好的东西,这个你可以留着自己带,随便给他们做个就行了。”

显然很舍不得给陆晨明送好东西,蠢蠢欲动的想把桌上的月光石收起来,指着桌上几颗琉璃小珠子道,“这个已经够好看了,串一串得了。”

苏软拍开他的手,“别在这儿捣乱,去给我打点浆糊,把那个鞋盒和红绒布拿过来。”

首饰做完了还需要个装首饰的盒子,那东西她没带,只好自己手动做一个,鞋盒和红绒布都是下午的时候找张老太太和韩老师借的。

鹿鸣琛打好浆糊的时候,苏软正好把手链做好。

两个人又趴在桌上开始做首饰盒,苏软画好尺寸,鹿鸣琛帮她裁纸壳子,剪红布,涂面糊,苏软负责把组装起来。

鹿鸣琛先做完,就好奇的看着苏软一双巧手组装成一个方形的盒子,看着看着,他的目光不由落在她纤细灵巧的手指上,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特别想抓在手里的冲动……

“怎么样?漂亮吧?!”苏软兴奋的看着他。

鹿鸣琛看着她晶亮的双眸有些发愣,苏软轻咳一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发什么呆呢?”

鹿鸣琛回过神来,也轻轻咳了一声,“没什么。”他目光落在摆好的成套首饰上,顿时更觉得舍不得了。

这可是苏软一点一点自己做出来的,他再次提议,“要不就送大链子……”苏软眼瞅着他的指头从项链上又挪到手链上,“这个小链子也行,或者这俩最小的?”

他连首饰的名字都叫不上来,链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给狗狗送东西呢。

苏软横了他一眼,忽然逗他,“人家米护士追求你一场,你这么小气不太好吧?”

鹿鸣琛一副完全听不懂苏软说什么的样子,随意道,“没有的事,都是谣传。”

“女人多的地方谣传多,看一眼就说喜欢,那喜欢你的人岂不是更多?”

“哟?”苏软有些惊讶,“这是得哪位高人指点了?”

鹿鸣琛自然不承认, “我说的是真的。”

苏软却不信,“黄海威吧。”

鹿鸣琛目光游移了一下,起身道,“我去看看床。”

裴智明那家伙今天才把一米五的双人床送来,不仅这样,还把那张单人床拉走了。

苏软一看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裴智明是唯一知道他俩结婚是合作的人,不过他还是低估了他家老大的正直,苏软早就跟鹿鸣琛一个床上躺习惯了。

完全心如止水……个屁啊!

苏软感受着头顶温热的呼吸,脸颊挨着的坚实胸膛,还有腰上男人的手臂,差点尖叫出声。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