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08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 苏软不由捂住脸。

鹿鸣琛小心翼翼的看着她,“这两年咱们都回东林市过年,应该见不着文工团。”

苏软看着他的模样一时又有些心软,“知道了, 吃饭吧, 我这两天脾气有些奇怪, 你也不用太在意。”

虽然这样说, 鹿鸣琛还是去厨房给她冲了一杯姜糖水, “一会儿我要去一趟部队,你今天好好休息, 中午我让人给你打饭回来。”

“知道了。”

看着鹿鸣琛不放心的样子, 苏软心想, 果然不能这样,你看自己不爽也就罢了,还搞得人家鹿鸣琛也提心吊胆的不舒坦。

鹿鸣琛又做错了什么呢?他只是长的太帅,招桃花而已,苏软淡定了喝了一口姜糖水,以后这都不关她的事。

中午吃完饭, 裴智明来接苏软去了办公楼,他得意的跟王政委邀功,“我就说嫂子肯定把老大带回来吧!您看着不是轻而易举。”

王政委看着苏软的目光特别慈祥,“温医生说这是非常好的兆头。”

“温医生?”

“对。”王政委道, “这次请了一位挺厉害的什么心理医生,就专门给人治心里的毛病。”他疑惑的嘟囔, “现在厉害了, 还有专门治人胡思乱想的毛病的医生。”

苏软失笑, 王政委道, “我们这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本来还怕逮不住鹿鸣琛那小子,多亏了你。”

苏软让鹿鸣琛带她回来当然不是为了所谓的澄清谣言,反正她又不准备随军,这里的人怎么看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带他回来的主要目的是想让鹿鸣琛接受心理治疗,不过王政委担心鹿鸣琛知道了会抗拒,毕竟那人情绪上来直接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他人又能打又能跑,怕到时候心理医生没有办法,才让苏软想办法把人带回来。

只是没想到这么简单,王政委再次欣慰,“鹿疯子娶你真是娶对了。”

裴智明撇嘴,“政委,您这话应该跟陆晨明说一声,我今天听到他说什么我们老大是怕丢人专门找了嫂子来做戏的。”

“我看他就是看米护士比不上我们嫂子,故意搅混水呢,王政委,到时候您给我们老大和嫂子作证!气死他。”

王政委失笑,“你们的事情我才不管。”又对苏软道,“陆晨明那小子说话你就当耳旁风就行了。”

“不过他人不坏,这次的温医生,就是他听他表姐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千方百计打听后请来的。”

“他虽然看着总和鸣琛过不去,实际上把他当做目标。”

裴智明有些意外,“竟然是他请来的?”

苏软倒是不太意外,毕竟上辈子那位陆师长一直以鹿鸣琛的知己好友自居。

只是叹道,“挺好个人,可惜长了张嘴。”

王政委和裴智明琢磨了一下,发现这话说的十分之妙,裴智明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显然是准备用到他本人面前去了。

“上午温医生跟他闲聊了一上午,一会儿也需要跟你聊聊,看看以后他这个毛病怎么治。”苏软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心理治疗一般都需要家人和朋友的配合、

温医生是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身材清瘦,入乡随俗的穿了一身夏季常服,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气质尔雅,说话时语气温和舒缓,让人不自觉的放松。

王政委专门找了间屋子让两个人聊,温医生询问了苏软鹿鸣琛平时的一些做事习惯和表现以及鹿家的事情,最后分析道,

“六岁到十八岁,正是一个人树立人生观和世界观的年纪,然而他周遭应该全是鹿家人的谩骂和诅咒。”

“从他们的做事风格可以推测,在他们的眼中鹿鸣琛必然做什么都是错的,更别提犯错,对于普通孩子来说小小的错误,可能在他们口中都会被夸大成滔天大罪。”

“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久了,难免会有自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认知,这是他厌世的主要原因。”

“说实话,要是一般人也许早就堕落或者直接站到社会对立面了,但鹿鸣琛有着非常令人佩服的意志力。或许是靠着小时候母亲或者父亲留下的一些记忆,但他一直熬到了现在。”

“不过这也让他对自己非常严苛。”

“只要是人都会犯错误,包括我们长大之后还会犯一些大错,但是我们都有自我和解的能力,不管是下意识的美化,还是推卸责任,还是用一套不那么有理的逻辑让它看起来合理化,最后告诉自己也没多大错,其实也还好,这是每个人都会的自我调节。“

“但鹿鸣琛不会,由于鹿家人的关系,他一丝一毫的错误都会被放大,让他觉得仿佛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常年累月会摧毁他的精神和做人的自信,因此一点点的错误都容易让他情绪低落。”

“而且对于美好,让人有幸福感的东西,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排斥和远离,觉得自己不配拥有,迟早会被毁掉。”

苏软搓着手,真是恨不得把鹿家人全搞死一次。

温医生看着她笑道,“也幸亏他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在这里他非常优秀,他的功勋会给他自信,让他觉得自己生存是有意义的,这本身也是一个治愈的过程。”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你,”温医生笑道,“而听王政委描述的症状,他和你结婚之后,已经变得好了很多。”

“我今天上午跟他聊了聊,正常情况下,他严重的自厌情绪已经没有多少了,想来都是你的功劳。”

“他愿意听从你的分析和见解,并尝试代入,以后渐渐就会学会开解自己了。”

苏软:……

她强词夺理,胡搅蛮缠的开解办法?

“也愿意尝试一些好吃的东西,谈起食物能具体说出写味道,这都是他开始愿意接受美好事情的表现,虽然暂时都是被动。”

苏软越听越不对劲,“所以接下来我们要怎么配合您给他治疗?”

温医生笑呵呵的道,“你的方法就非常好,你继续就行了。”

果然,所以你来跟我聊了个寂寞?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温医生笑起来,“爱是治愈一切心理创伤最好的药物,鹿鸣琛很幸运的已经找到了可以包容他的爱。”

苏软怀疑他就是个骗子。

临走的时候,温医生道,“苏小姐也是个内心十分强大的人,不过我看你的心结也不比鹿鸣琛的轻。”

苏软非常积极的问道,“那您能看出来是什么吗?能不能治?”

温医生哈哈大笑,“等你治好了鹿鸣琛,他也会治好你的。”

苏软道:……

这绝对是个骗子,想想陆晨明那憨憨,能找到什么靠谱的人才是怪了吧?

温医生往窗户外瞄了一下,忽然道,“不过我好歹来一场,什么都不做似乎也不好。”

“一会儿要不要配合我一下?”

苏软疑惑,就听外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敲响。

苏软看着温医生陡然深情的眉眼,心道演技真好。

“请进。”

推门进来的人果然是鹿鸣琛,他看到温医生愣了一下,“温医生,您怎么也在这儿?”

温医生笑道,“来找你们政委,正好碰到苏小姐也在,后来你们政委忙,我俩就在这儿聊聊。”

鹿鸣琛也没多想,对苏软道,“政委说没事了,咱们回家吧。”

苏软点点头,刚刚起身,就听温医生忽然开口,“我猜你们两个的婚姻应该不是真的吧?”

苏软和鹿鸣琛不悦不约而同的瞪大眼睛。

温医生看着他俩的表情笑道,“看来我猜对了。”

“是搭伙合作,直到一方找到喜欢的人?还是协议解决麻烦之后就分开?”

看着鹿鸣琛警惕的模样,温医生笑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他看向苏软,“我只是想知道,你们的合作时间是多久?我想追求苏小姐可以吗?”

苏软下意识的看向鹿鸣琛。

却见鹿鸣琛直接走到苏软身前将人挡住,面色不善的盯着温医生道,“我记得你刚才说这是你第一次见到她。”

“对啊,”温医生笑道,“我也是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应该会认真履行协议。”

鹿鸣琛皱眉,“不可以。”

温医生道,“为什么不可以?而且我只是追求,到时候如果不合适还可以分手。”

鹿鸣琛凤眸陡然凌厉,沉声道,“你把她当什么?”

温医生道,“当然是当漂亮优秀的女孩子来追求啊。”

他自我介绍道,“我在法国留学三年,职业是一名医生,家中小有资产,本人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自觉还是有资格追求苏小姐的。”

鹿鸣琛抿唇想了想,“你年纪太大了。”

温医生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鹿鸣琛会说出这个理由,不由失笑,“鹿团长,你大概不知道,年纪大的人才会包容人,苏小姐这样的小姑娘是应该被捧在手心里疼爱的。”

“油嘴滑舌。”鹿鸣琛心情十分不爽,直接拽着苏软往外走,“我不同意,你想都别想。”

温医生追问,“鹿团长是以什么身份不同意的呢?”

鹿鸣琛顿了一下,没说话,但拉着苏软的手走的更快了。

苏软看着他气呼呼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翘起。

到了楼下安静的地方后,鹿鸣琛才松开苏软的手,“你要找对象可以,但那个人不行。”

苏软嘴角拉平,眯起眼睛盯着他,“你说什么?”

鹿鸣琛以为他不高兴自己干涉他,

紧紧抿着唇,半晌还是艰难的坚持道,“那个人绝对不行,虽然看着不错,但对第一次见面的姑娘就说什么追求的话,可见不太可靠。留学回来的人并不是都好,听说国外都很开放,人都很轻浮!”

苏软淡淡的道,“所以除了他之外都可以?”

鹿鸣琛默了一下,垂下眼皮低声道,“人好才可以。”

“协议虽然是互不干涉,但咱们好歹是朋友……”后面他似乎也说不下去了。

苏软被气笑了,“那我是不是还要多谢你给我把关啊?”

鹿鸣琛不说话,但样子好像还挺坚持。

苏软特别想踢他一脚,可惜没有名分。

所以说,恋什么爱,还没恋就要把人气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