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07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鸣琛架着手, 已经完全没心思思考自己是不是杀人犯这个问题了。

他现在想的是如何在不惹这位姑奶奶生气的情况下,解除这个进退两难的别扭姿势。

好在作为一个通情达理的人,苏软并没有为难他多久, 很快就重新翻过身来,重新问鹿鸣琛,“我是不是帮凶?”

鹿鸣琛这次果断摇头, “不是。”

苏软这才满意的哼了一声, 然后缓了语气问道,“我就问你,鹿长河死了没?”

鹿鸣琛顿了一下, “没有。”

苏软道,“那不就结了?”

“你不能因为想弄死一个人,就把自己归结成杀人犯,要那样的话, 我敢肯定,全天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得是罪犯。”

“况且鹿长河不仅仅是害死了你妈妈,他还想杀我呢。”

“最可怕的是他很会钻法律的空子, 就说前几天那件事情,如果没有你,我估计就被那混混捅死了,到时候那混混判个过失杀人住几年就出来了,而鹿长河都没有任何嫌疑。”

“这样一个毒瘤,你对付他有什么不对?如果你真想杀他?为什么会那么及时的救他?”

“鹿长河会死, 那也是死在他自己的贪婪和恶毒中。你为什么要为这样一个人自责自毁?”

她盯着鹿鸣琛, “现在你告诉我, 我说的对不对?你还有什么想不通的, 我来给你解答解答。”

鹿鸣琛盯着苏软, 忽然有点想不起来他之前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个杀人犯了。

苏软也不让他多想了,她承认她偷换了概念,但这本来就是个无解的问题,鹿长河故意不给林薇薇药害她去世是事实,从小虐待鹿鸣琛也是事实。

鹿鸣琛难道能放着母仇不理不睬?

至于谋划杀人,那不是最后没死吗?法律也看证据和结果呢。

“没问题就躺下睡觉。”

看着鹿鸣琛乖乖躺下,苏软翻身面向他,“鸣琛哥,从头到尾你都没有做错,换做是我,可能得亲自把他折磨死才能解气。我是不是有点可怕?”

鹿鸣琛无奈道,“别胡说。”

苏软道,“所以不要对自己那么严苛,这件事换做任何人都不会比你做的更好了。”

鹿鸣琛抿了抿唇,轻声道,“苏软,谢谢你。”

“别光口头谢。”苏软哼道,“我可不是什么好人,都是要回报的,差点做一回你的帮凶,这恩情可大了,得还一辈子。”

鹿鸣琛哭笑不得,“我已经知道错了,别说这个了成不成?”

“睡吧。”苏软把手搭在他的胳膊上,拍了拍道,“别想了,做个好梦。”

鹿鸣琛轻轻抬了抬手,“好梦。”

第二天苏软醒来,难得见鹿鸣琛还闭着眼熟睡,她蹑手蹑脚的起身开始解绑着两人胳膊的丝巾。

然而才解了一个结,鹿鸣琛忽然往外一翻身,苏软的胳膊直接被他带走搭在了他的腰上。

苏软还以为他是睡的沉,跪起来倾身过去正准备解结,低头就看到了鹿鸣琛唇角的坏笑。

看来是真的没事了,竟然敢想着报复她了,苏软危险的开口,“鹿!鸣!琛!”

鹿鸣琛装作一副刚刚醒来的样子,还打算直接伸个懒腰,然而苏软本来就是倾身跪坐着,重心不稳,被他的胳膊一带,整个人都朝他跌过去。

即便鹿鸣琛及时扶住了她的肩膀,苏软半个身子也结结实实的趴在了他的胸膛上。

鹿鸣琛身体一僵,触电似的就要起身,又被苏软“嘶”的一声吓住,紧张道,“扯到腰上的伤口了?”

苏软捂着腰瞪着他,“你说呢?”

鹿鸣琛慢慢的扶着她坐起来,撩起她的衣摆看了下,大大松了口气,“线没崩开。”

苏软愤愤的想拧他一下,奈何这人身哪儿都结实的跟石头一样,没有一丝赘肉,费了好大劲才提住了一块儿。

鹿鸣琛也没敢躲,“嘶嘶”的忍着痛,飞速的解开丝巾逃也似的跑了。

苏软这才不着痕迹的揉了揉胸口,脸色微红,妈蛋,这人石头做的啊,真硬,撞的她有些疼。

卫生间里,鹿鸣琛的耳朵已经完全红了,他匆匆洗了个冷水澡,才把胸膛上那种柔软的异样感压下去,整理了一下表情才出去。

苏软像是什么都没发现,早晨简单吃了点,然后又拉着鹿鸣琛做了一次舒芙蕾,打算给李若兰送一些过去。

结果他们没去,李若兰先来了。

她还带着两个菜,“你伤口还没好就别老乱动了,蒸点米饭,这菜够你们俩吃了。”

又拿出几个咸鸭蛋,“之前的鸣琛帮着腌了一回也没吃上,这是新腌的,尝尝。”

苏软去蒸米饭的时候李若兰跟进来,“鸣琛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俩又闹什么别扭呢?”

苏软一头雾水,“谁说我俩闹别扭了?”

李若兰道,“没闹别扭他总小心翼翼的瞅着你?等你靠近了他又躲。”

苏软:……

她是察觉到了他有些躲着她,还以为是昨天黏太紧留下的后遗症呢。

“还有你,干嘛看都不看人家一眼?”

苏软疑惑,“我有吗?”

李若兰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看的清清楚楚,你别老欺负人家鸣琛。”

苏软无语,怎么在她妈眼里,总是她欺负鹿鸣琛啊?

李若兰来是有正事跟他们说,她问鹿鸣琛,“你外公留给你的燕市的房子能住吗?”

鹿鸣琛愣了一下,“可以,福姨一直住着呢,您想去看看?”

“不是,”李若兰道,“我时想你们要不现在就去燕市吧。”

“之前工地上那个事,我听你舅舅说了,越想越后怕,虽然警察都说是巧合,但我觉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高强就不说了,主要是鹿家,那些人闹事那天是不是就是鹿老三刚停职的没两天?”

“那家人心黑手黑,谁知道这次没得逞,下次还会出什么歪招,我想来想去,不如你们提前去燕市。”

“反正你们大学都在那边,正好也过去准备准备,房子长时间没人住,总要收拾,也不好让福姨一个人帮你们忙活。”

她还不知道鹿家出事,苏软想了想,把事情大概跟李若兰说了一下,当然没说她和鹿鸣琛做了什么,只说他们俩本来想就她受伤的事情探探鹿家的口风,结果就碰见了鹿家三兄妹为了争遗产,差点气死鹿长河。

李若兰闻言畅快道,“活该!我当初就说过,鹿长河有遭报应的一天。”

“那你们更得准备了。”李若兰道,“鸣琛你外公的那堆东西鹿家那些东西一直盯着呢。”

“之前他们为了工作好歹还有顾忌,这一下啥都没有了,谁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情来。就每天上门纠缠也烦人。”

苏软想了想,觉得这样安排也不错,她本来也计划着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就提前去燕市,除了收拾四合院,她准备去看看燕市现在的市场。

她这辈子也不打算开什么大公司,当什么总裁,但退伍军人的事情还是要管的,上辈子鹿鸣琛到死都惦记着这件事,证明在他心中分量极重。

而且她也觉得这是一件极其有意义的事情,上辈子她刚接手这事儿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人,尤其是因伤退伍的军人,混的很惨。

他们把青春和汗水都奉献给了军队,一身本领在社会上却不适用,习惯了军营的单纯环境,他们在外面没少受骗,还被黑心老板压榨。

这辈子她可以提前着手,能多做一点是一点。

还没等她和鹿鸣琛商量,就先接到了燕市来的电话,是裴智明,还指明了要苏软接。

“嫂子,我们老大有个死对头叫陆晨明,他过段时间要结婚了,现在到处嘚瑟自己要娶米护士,还造谣老大离婚了没脸见人,您快来给老大撑场子!”

苏软眯了眯眼,“米护士?就是那个说鸣琛哥要打一辈子光棍的护士?”

“可不是,她那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当初追老大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苏软挑了挑眉,“哦~~追过你们老大啊。”

裴智明嘿嘿笑道,“喜欢老大的姑娘们可多呢,不过老大一个都没理过,嫂子你放心!”

“所以她们才酸啊,说老大团花看不上,首长千金看不上,漂亮能干的护士也看不上,结果娶了个村姑,乡下姑娘土包子没文化还长得丑什么的……”

“偏偏老大还跑的不见人影,那什么,嫂子你来吗?”

苏软看了眼鹿鸣琛,“来!”

鹿鸣琛听不到裴智明说了什么,只是觉得她的目光有些不妙,警惕道,“怎么了?”

苏软笑眯眯的道,“你不去参加陆晨明的婚礼?”

说到这里,苏软莫名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鹿鸣琛语气懒懒的,但意思非常坚定,“不去。”

苏软道,“觉得离婚了没脸见人?”

鹿鸣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