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07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到甜, 那就先从甜食开始吧。

苏软拽着鹿鸣琛去了市场,“今天咱们干了一场大事,必须搞点好吃的庆祝一下。”

鹿鸣琛微顿, 在她眼里,今天的事情竟然是好事吗?难道不应该害怕?

然而苏软不仅不怕, 还把他胳膊挽的紧紧的, 卖鸡蛋的老板娘见她连掏个钱抱着人家的胳膊不撒手,不由调侃, “挽的那么紧,怕他跑了啊。”

“可不是?”苏软做出一脸头痛的样子,“您是不知道他有多招人,长得好看就算了,还聪明能干, 特别疼人,我可是千辛万苦才抢到手的,跑了我得哭死。”

老板娘被她逗笑,苏软就发现这老板娘的笑声有些魔性, 嘎嘎嘎的让人不由也想跟着笑。

旁边卖粉丝的老板已经咧开了嘴, “可别给她说笑话了, 这人本来就爱笑,还笑的贼怪, 一会儿惹的大家都笑。”

苏软却觉得有趣, 她故作不信, 然后指着鹿鸣琛道, “你看, 他就不笑, 知道为什么吗?”

老板娘一边嘎嘎嘎一边调侃, “难不成是因为被抢来的不高兴?”

“错了。”苏软摇头,“是我不让笑的,不笑就很勾人了,一笑那可了不得,我得去少林寺学几年功夫才能把人留住。”

老板娘又嘎嘎大笑,周围听到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苏软却警惕嘱咐鹿鸣琛,“哥,你千万别笑!憋住!不准勾/引老板娘,知道了吗?”

鹿鸣琛看着年过四十,膀大腰圆的老板娘:……

坠在沉郁里的心脏被这姑娘的胡搅蛮缠的一通搅和挑上来,耳边嘻嘻哈哈嘿嘿嘎嘎的吵闹里,那些令人窒息的东西也晃晃悠悠的退避开。

脑子里一时间全是嘎嘎嘎的笑声。

他叹了口气,从老板娘手里接过鸡蛋。

苏软见状得意的朝老板娘炫耀,“看见没?怕我累着。”

老板娘又嘎嘎的笑,大声夸赞,“嗯,好男人。”

鹿鸣琛有种扶额的冲动,不由分说拽着苏软就走,短时间内他都不能来这个市场了。

走的远了一些之后,苏软跟在鹿鸣琛身边开始学老板娘的笑声,“这个是怎么笑的,好有趣,哈哈……嘎嘎嘎……”

鹿鸣琛忍无可忍,伸手捂住她的嘴,“安静。”

“好的,嘎嘎嘎……”

鹿鸣琛:……

苏软看着他的表情充满了成就感,学的更起劲了,终于成功把鹿鸣琛逗笑了。

之后又买了蜂蜜和葡萄干,本来苏软还想买个打蛋器,不过这年头蛋糕也不普及,打蛋器人们更是听都没听过,苏软只好买了瓶矿泉水,打算回去自己做个。

回到家,把东西都放下,苏软拽着鹿鸣琛去卫生间洗了手,然把他按在餐桌前摆开架势,“今天做一个保证你没吃过的好吃的,软香可口,吃了会感觉非常幸福。”

她拿出六七个鸡蛋,把蛋清和蛋黄分开在两个盆里,然后拿着蛋清那个盆,对鹿鸣琛道,“我能在不加热的情况下让这个蛋清凝固变成白色,你信不信?”

鹿鸣琛这会儿脑子里都是“嘎嘎嘎”的余音,听了这话看着透明的蛋清倒是勾起了好奇心,“用冷冻?”

“no,no,no,物理方法,大热天的又没冰箱,怎么冷冻。”

她把买回来的矿泉水倒到碗里,然后把矿泉水瓶拦腰剪开,留下上面的一半,尾部剪下细长的三角形,呈现锯齿状,一个简易的打蛋器就做好了。

她往蛋清里加了两大勺白糖,连同打蛋器一起提给鹿鸣琛,“请顺时针快速搅拌,你会见证奇迹。”

鹿鸣琛将信将疑,这样就能让蛋清变成白色?

苏软笑道,“真的,五分钟你就大概能看到效果了。”她睨了他一眼,轻哼,“我可跟你不一样,我不骗人的。”

鹿鸣琛抿了抿唇,有点怀疑苏软是在故意给他找事儿做,但还是按照她的要求开始打发。

苏软则在蛋黄加了一点盐把蛋黄打散。

她打算做个舒芙蕾,甜品能让人的心情变好,苏软本来想到的是蛋糕,但是这年代蛋糕店很少,有也大部分都用的是劣质人工奶油。

自己做的话装备又不齐全,她就想到了简单又好吃的舒芙蕾,这个在家里就能做,而且蛋清打发还能让鹿鸣琛有参与感,非常完美。

本来还消极应对的鹿鸣琛五分钟后看到蛋清中产生的绵密的泡沫脸上露出一抹惊奇。

苏软笑,“没骗你吧?”

鹿鸣琛没说话,但手上的速度又快了一些,没一会儿,蛋清在他手底下彻底打发成白色的奶油状。

苏软把蛋黄和蛋清倒在一起搅拌好,然后去厨房找了个平底锅出来,刷了些植物油,把混合好的蛋清蛋黄倒进去用铲子抹平,开最小火焖。

鹿鸣琛主动跟进来看着,三分钟后,苏软揭开锅盖,一股醇厚的浓香飘出来。

她问鹿鸣琛,“香吧?”

鹿鸣琛看着她晶亮的目光点点头。

撒上一层葡萄干,苏软用铲子把成型的舒芙蕾折叠起来,轻轻的拍了拍,黄色的糕坯就像果冻似的□□弹弹的扭动起来。

出锅后再淋上蜂蜜,葡萄干的舒芙蕾就做好了。

她迫不及待的舀了一勺递到鹿鸣琛嘴边,“尝尝。”

鹿鸣琛顿了一下,张嘴。

苏软换了个勺子自己也来了一口,“嗯~太好吃了……”

鹿鸣琛看着她一脸满足幸福的表情,口腔里松软的食物忽然也漫起一股令人愉悦的香甜。

苏软看着他舒展的眉眼不由弯起了眼睛。

晚上洗漱完,鹿鸣琛回到次卧正要关门,苏软抱着毛巾被钻进来。

鹿鸣琛无奈道,“我不走。”

苏软脸上明晃晃的写着“我相信”,嘴里却道,“我怕鬼,有你在才有安全感。”

鹿鸣琛叹了口气,也知道自己拗不过苏软,只好抱着毛巾被跟着她一起转移到了主卧。

主要次卧的床太小了,两个人躺上去几乎人贴人,夏□□服少被子薄多少有些不便。

然而等躺在主卧的床上的时候,鹿鸣琛发现,和在次卧睡也没什么区别,苏软直接用纱巾将他和她的手臂绑在了一起。

他满脸无奈,然而谁让他有前科呢,苏软压根不信任他,躺下的时候还警告道,“你最好别乱动啊,我腰上的伤口还没好呢,万一崩了线你负责。”

鹿鸣琛看了眼她和胳膊毫不相干的腰,忍不住道,“那你怎么不把我绑你腰上呢?”

苏软瞪大眼睛,警惕的捂住自己的腰,“我说,你别得寸进尺啊,想占我便宜呢?”

鹿鸣琛:……

拗不过,也说不过,鹿鸣琛闭眼躺平,用沉默抗议。

苏软“啪”的一声关上灯,告诉他抗议无效。

房间里陷入黑暗,不久之后那些令人窒息的潮水在安静中再次弥漫上来。

鹿长河那双充满恐惧绝望的眼睛代替母亲的脸出现在眼前,苍白的嘴巴一张一合,仿佛再说:你是个杀人犯。

好多双眼睛厌恶的盯着他:

鹿满祥和林薇薇的儿子是个杀人犯……

他是鹿家的种,和鹿长河他们一样留着肮脏可怕的血,也和他们一样是杀人犯……

杀人犯……

忽然,一道清亮的声音划破那些可怕的嘈杂,直指他的耳边,“鸣琛哥,你今天简直是正义的使者,帅呆了。”

鹿鸣琛睁开眼睛,侧头看着苏软,声音微哑,“你不觉得可怕?”

“为什么可怕?”苏软疑惑,“那老头子坏得很,今天终于遭报应了。”

鹿鸣琛沉默了一会儿,艰涩的开口,“今天的事情不是巧合。”

苏软道,“我知道啊,要不怎么说你帅呢!干的非常漂亮!”

鹿鸣琛以为她没听明白,继续道,“他今天的心梗突发是我设计的。”

“我先让他在路上受惊吓,又故意让他走了很长的路,他藏起来的东西也是我告诉鹿家三兄妹,想让他受刺激。”

“从知道他得了冠心病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在谋划着这一天。”

原以为苏软会害怕了,却没想到她继续夸道,“不愧是团长啊,果然有勇有谋还有耐心。”

“要是我估计只能直接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了。”

鹿鸣琛叹了口气直接道,“我今天差点杀了他。”

苏软猛的坐起来。

鹿鸣琛的心一沉,就听苏软气道“你什么意思?”

鹿鸣琛语气淡淡的道,“就是我计划杀他的意思。”

苏软忽然冲着他吼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杀人犯,我是你的帮凶喽?”

鹿鸣琛被她的脑回路搞得一愣,下意识的辩解,“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鹿鸣琛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苏软气坏了,“你果然就是那个意思!”

“所以你很久之前就计划着要谋害鹿长河,今天差点就成功成了杀人犯,而陪着你一起看他垂死挣扎的我不就是帮凶吗?”

鹿鸣琛噎住。

苏软越说越气,“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个杀人犯帮凶是不是?”

鹿鸣琛有些头疼的按住额角,“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你说啊!”

鹿鸣琛发现他压根说不出来,只要他是杀人犯,那苏软就一定是帮凶。

“来,我来问你!”苏软使劲拽了拽胳膊 ,把鹿鸣琛也拽起来,怒问,“我来问你,他的病是你给他下的毒?”

鹿鸣琛气势不自觉的弱下来,“不是,自己得的。”

“你今天怎么吓他的?”

鹿鸣琛小声道,“就出现在他面前。”

“哦,那你出现在他面前犯了哪条法律了?你又是怎么刺激他的?”

鹿鸣琛道,“告诉他们兄妹他藏了我母亲的遗物。”

苏软问,“那他是不是藏了你母亲的遗物?你想要拿回你母亲的遗物有什么错?”

“我妈看到你惊喜都来不及,鹿长河为什么看到你就受惊吓了?他自己儿女没教好刺激到他跟你有什么关系?他的儿女你教的?”

“桩桩件件,哪个不是他自己的原因,他自己干了坏事种下恶果,你作为最大的受害人还不能还击了?”

“那犯人被警察追捕逃亡中自己滚到车底下被撞死了,司机就成杀人犯了?”

“就说拿药那个事儿,有哪条法律规定心脏病的人倒了之后看到他的人必须给递药的,给递是情分,不递也没错!”

“那要是不给药就算杀人,他们当年早该被枪毙了,轮的着你现在当杀人犯?更别说你最后还救了他。”

“还是你觉得你为你母亲报仇是错的?你是滥杀了无辜好人了?还是损坏了家国利益了?”

苏软连珠炮似的轰了他一顿,最后愤怒的总结,“你竟然还愧对仇人,把我变成了杀人犯的帮凶!”

鹿鸣琛被她吼的脑子发懵,苏软已经火大的躺下去,这次直接选择背对他。

然而因为两人的手臂绑在一起,鹿鸣琛的胳膊直接搭在了苏软腰间,苏软又扭头凶他,“别碰我!”

鹿鸣琛连忙抬起胳膊,结果又把苏软的胳膊也提了起来,苏软气道,“你今天就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呢吧?!”

鹿鸣琛:……

他忽然觉得,鹿长河好像并不是什么难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