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07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彩霞能在鹿老爷子势利又重男轻女的思想中, 在婚前几乎不落两个哥哥的下风什么都有一份,靠的就是这份蛮不讲理的霸道和混不吝的泼妇做派。

用在自家人身上是让人恨得牙痒,但是用来对付外人却也是利器。

林美香给她出主意, “你就直接去她学校找她,别骂人,就求,就求她给你一份工作就行,把亲姑姑害成这样,难道不应该给点钱, 找个活儿?她要不答应, 你就天天蹲她教室门口,她总不能看着你饿死。”

鹿满意也道“你们家郑家和那个玻璃瓶厂现在不是也没多少活吗?他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也拿不到多少工资, 不如请个长假去做那个工程,言家那边要是觉得能干就一起干,不能干他们也别想干。”

搅和事儿这方面鹿彩霞当然具有相当丰富的经验, 只是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警惕道,“不犯法吧?”

鹿满意显然研究过了,“不打架, 不骂人就不犯法, 鹿鸣琛是军人不能随便对上, 其他人又不是, 否则的话,村里的无赖泼妇们早就都让警察抓起来了,监狱里恐怕都关不下。“

鹿彩霞总觉得这话有理,却似乎哪儿不对。

林美香赶忙补救道, “不说泼妇无赖, 平常亲戚朋友哪儿有不闹矛盾不拌嘴的, 警察还能管家务事?”

鹿彩霞眯起眼睛,“今天周天,明天那死丫头就上学了吧?”

鹿家人脸上都浮现出笑意,鹿彩霞现在没工作也被婆家嫌弃,确实没什么好顾忌的了,苏软就好好等着吧。

正高兴的想着,就听外面传来一个清脆明媚的声音,“阿姨,鹿长河和鹿主任是住这栋楼吗?”

鹿家人愣了一下,不由面面相觑,这不是苏软的声音吗?她现在不应该躲着他们吗?怎么似乎是专门来找他们的?

鹿家最近正在家属院里出名,哪个不知道?当下就有好事的邻居问起来,“好俊的姑娘,你找他们干什么啊,是鹿家的亲戚?”

苏软不好意思的笑道,“嗯,我是鹿家的孙媳妇,去年年底刚结婚。”

“鹿鸣琛的媳妇儿?”有人了然,“怎么没见你来过啊?”语气里显然有了八卦的意味。

苏软羞愧的道,“鸣琛哥受了伤身体不好,结了一场婚第二天就累倒了,我也没什么经验,手忙脚乱的一直顾不上。“

有人惊讶的插嘴,“都没人帮你吗?”

经过前段时间警察的调查,家属院里不太了解鹿家情况的人都了解了,当下有人道,“帮什么帮,我记得他们结了婚的第二天还坐在家里等着鹿鸣琛和新娘子上门呢?”

“可不是,还到处说花了大价钱娶的媳妇儿不孝,呵呵,长辈慈爱小辈们才能孝顺,样子做的倒是好,侄儿瘫痪了都没见他们谁关心一下。”

“关心什么啊,天天嚷着花大价钱给鹿鸣琛娶媳妇儿,表现的多重视似的,结果呢,没给娶媳妇儿之前还时不时的有人过去看看,等结了婚见他们谁去看过?”

“说白了不就是花两万块钱把老二家的儿子分出去了?”

“呵呵,沾着烈士的光,等烈士的儿子瘫了就赶紧分出去了,这两万,花的可真值得。”

“就这都不甘心呢,前段时间鹿彩霞不是还专门给人家小夫妻送孩子去了吗,还死盯着人家的津贴呢。”

“唉,论算计,咱们大院儿里谁家比得上他们。”

鹿彩霞专门找人送孩子的事儿做的实在缺德,众人说起来都是一片骂声。

苏软看着他们几乎毫无顾忌的议论,就知道鹿家现在在家属院是个人人喊打的处境,不由心情畅快。

有人问苏软,“你不在家过你们的小日子,跑来做什么?小心又被他们扒皮。”

苏软叹了口气道,“听说小姑已经出来了,过来看看,我也没想到他经常骂的那些话竟然都是犯法的。”

“明明他们更过分的时候都没事,唉,这事闹的。到底是鸣琛哥的姑姑,因为这个连工作也丢了,我们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有什么过意不去的,要我说,你干得好,那种人早该抓起来好好教育教育。”

“对啊,自作自受,活该。”

“你啊,还是要小心一点,可千万别被那鹿彩霞沾上了。”

……

鹿家就在三楼,单元楼门口众人说话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

一家人站在在阳台的窗户边上个个脸色铁青,却也没一个人敢开口叫人。

过了好一会儿,楼下来凑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自己讨论起来,苏软才慢悠悠的上了楼。

鹿彩霞气的胸脯起伏,咬牙切齿的道,“她绝对是故意的。”

听到房门敲响后立刻气势汹汹的冲过去一把将门拉开,正想发怒,就见面前站着的不是苏软,而是一个身材异常高大,浑身腱子肉的光头男人,顿时吓了一跳,“你,你找谁?”

苏软才从男人身后探出头来,“小姑,你竟然也在啊,太好了,不用我多跑一趟。”

林美香皱眉看着男人道,“这是谁?你们来干什么?”

苏软和龙哥不客气的进了门才慢悠悠的解释道,“这是龙哥。”

她看向鹿老爷子和林美香,“上次我给武胜利贷款二十万的事情你们还记得吧,就是找这位龙哥的老板贷的。”

苏软做的那件大事鹿家人自然非常清楚,要不是因为那件事,他们家也不至于被讹走两万的彩礼。

看着进门后就四处打量的龙哥,鹿家人心底都有不太好的预感。

鹿老爷子沉着脸问,“你来做什么?”

苏软惊讶的挑了挑眉,“我以为你们准备找我呢。”她似笑非笑的扫过整整齐齐的鹿家人,“难道不是?”

鹿家人不由绷起脸,鹿彩霞冷声道,“确实要找你,现在我丢了工作,也没地儿去,你说怎么办吧。”

“我还当什么事儿呢,”苏软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我猜您是准备去学校找我?”

她笑眯眯的道,“哪儿用那么麻烦,我这儿其实正好有活想找你们,大伯和三叔有公职不好去,爷爷奶奶我看身体也硬朗,不如都来帮帮我?”她财大气粗的道,“钱也都好说。”

鹿家人是打着去骚扰苏软的主意,但苏软这么殷勤的提出来,他们反而惊疑不定起来,虽然才接触几个月,但他们已经在苏软手上吃过好几次大亏,可不相信苏软会对无缘无故的对他们这么好。

鹿彩霞不客气的冷笑,“你打什么鬼主意呢?”

苏软有些腼腆的道,“确实是有些难处。不知道你们听说了没,我包了个大工程。”

鹿家人自然是知道的,鹿老爷子沉声道,“你胆子不小,才多大就敢随便拿二十几万去祸祸,要是赔了,你怎么跟鸣琛交代?”

林美香也道,“不是我说,你胆子也太大了,你自己还在上学,就敢拿二十几万包工程,敢情钱不是你们家的你不心疼是不是?”

鹿满吉趁机补充,“要我说,你趁早把那工程退了,或者我们给你找个有经验的人接过来,那些东西都是鸣琛姥爷给他留下的念想,是要做传家宝的,赔了你可担待不起。”

苏软笑道,“爷爷和大伯三叔大娘说的是。”她掏出贷款合同来,笑眯眯的道,“我也知道轻重的,所以我没敢动鸣琛哥外公的东西,是跟银行贷的款,先贷了十五万。”

鹿家人闻言齐齐倒抽一口凉气,“你干了啥?”

苏软把贷款合同往鹿三叔那边推了推,“上次帮武胜利贷款的时候我了解了不少贷款政策。”

“只要有项目,像国家工程这种,只要有合同就能贷款,金额的话能贷工程款的一半。”

“这个工程预算五十万,所以我最多能贷二十五万,不过我还是有些害怕,就先贷了十五万,等不够了再说。”

鹿老太太见鹿满意看了合同点头,忍不住瞪大眼睛,“贷十五万你还害怕?”

苏软笑道,“这不也是没办法吗,鸣琛哥外公的东西都是金条古董,就像各位长辈说的,都是鸣琛哥的念想,况且古董那些东西都是越放越值钱,这会儿卖了太不划算了。”

“正好知道工程能贷款,就先贷了十五万打算先开工。”

一听苏软现在负债十几万,鹿家人心里同时升起警惕,鹿老三鹿满意道,“你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苏软笑道,“我这不是听说小姑出来了吗?想着工作肯定都没有了,我那个工程正好缺人,不如来帮我?”

“姑父那个玻璃瓶厂是不是也不太行?也可以来。”

“你们放心,虽然现在发不出来工资,但我已经打听过了,包了工程就是底垫难,有了钱,随便干干都能赚,等工程明年结款,赚了钱肯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鹿家人都是一脸冷笑,他们说好好的怎么会来找他们,敢情是想让他们去打白工的。

苏软笑眯眯的连活儿都给他们安排好了,“小姑,我看你还年轻跟着干点体力活肯定没问题。我给你开男人一样的工资!”

“奶奶你身子也还硬朗,在工地上给工人做饭什么的,我一个月给你开一千!怎么样?”她财大气粗的道,“反正你是我奶奶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这明显是说好听的诓人呢。

不过……鹿彩霞眯起眼睛,既然不是用他鹿家的钱,这事儿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全赔了才好呢。

她珠子一转,“行,你给我开男人的工资,咱们签合同。”

“哎呀,咱一家人签什么合同?”苏软道,“我这是私人操作,要签了合同,别人该说我扰乱市场秩序了,还有我舅舅他们呢,我要是都一个人开一千的工资,一年光亲戚们的工资十万就出去了,这哪儿行。”

鹿满吉冷笑,“反正就是让我们给你打白工呗?”

“不会的。”苏软笑眯眯的道,“你们要是不放心,我给你们打欠条。咱们就算亲戚也要明算账不是?”

鹿家才不相信她会给鹿家送钱。

果然就见她扭头对那位龙哥笑道,“看到了吧,我跟我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和姑姑们的关系都很不错的。”

“就算工程干赔了,他们都能替我还钱的。”

鹿家人脸色顿时一变,鹿老爷子道,“什么替你还钱?”

“唉,大家别紧张啊。”苏软笑道,“我这不也是第一次包工程吗?虽然知道的包工头都赚了钱,但也听说有人捣乱的话,工程会血赔。”

“就市最东那边的一条路,听说就是包工头的本家和丈母娘家闹起来了,谁都要当领导要分钱,不给就不让干,反正就是‘我干不成,你也别干’那个路数,最后那个工程就全赔了。”

鹿家人不由对视一眼,感觉苏软似乎猜透了他们的心思。

就听苏软继续道,“结果等赔了钱两家人又互相推卸责任,谁都不认,那老板也是贷的款,银行就把他们家所有的房子和财产都强制回收了,逼的老板差点自杀。”

“所以我也要做好万一遇到事情赔了的打算。我那房子可是新的,不想被银行收回去。”

鹿老爷子皱眉,“所以呢?”

“所以我就备了一个后手,银行的钱不能欠,我打算到时候找杜老板借钱还银行。”

苏软笑眯眯的道,“杜老板,爷爷和大娘你们应该也熟悉,他虽然利息要的高一点,但不跟银行一样看项目什么的,他看家底,只要有还债能力,都给贷。”

然后就继续给龙哥介绍,“这个是我大伯东钢厂的采购部主任,他油水可大了,你看他这房子就知道。”

“这个是我三叔在市政委做领导的秘书,也在市机关单位分了房子,不比这个差。”

“这是我小姑,我姑父也是玻璃瓶厂的工人,虽然现在收入不高,但是他们要来干活的话,工资给他们开的高,一年两个人加起来至少有个两三万。”

“就这三家人凑个二十万绝对轻轻松松。”

鹿彩霞反应过来,“我说怎么突然好心给我们送钱,一开始不开工资,打个欠条最后还要用来替你还债?”

“你这是想养肥了杀猪呢?你贷款,凭什么我们给你还钱?”

苏软老神在在的道,“就凭我是你们鹿家的媳妇儿,在你们鹿家的户口本上啊。”

“那要不然凭什么我给你们开那么高的工资,不都是看在亲戚的份上吗?总不能要钱的时候有份,我缺钱的时候你们都袖手旁观吧?我苏软这儿可没这个理呢。”

“而且我妈那边,你们都知道,亲戚倒是多,但最有钱的也就我妈家里,两人一年能存下五六千就不错了,我舅舅们就更别提了。逼死他们也拿不出二十万来。”

“杜老板要催债的话,当然还是鹿家更有效。”

怪不得这个龙哥进来眼睛跟x光似的四处扫,竟然是在评估这个房子的价值。

苏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龙哥道,“啊,鹿家的除了单位分的房子,其他所有的财产都在爷爷名下呢,说不定找爷爷一个人就够了。”

鹿老爷子大怒,“苏软,你别太过分!”

苏软安抚道,“您看您,激动什么呢,我都说了是以防万一。”

“只要工程能赚,这事儿自然是没有的。还是说……”她笑眯眯的扫过鹿家人,语气中却带着寒意,“各位长辈已经确定我肯定要赔了?”

鹿彩霞已经变了脸色,其他人都趁着脸不说话。

苏软继续笑,“没事,反正如果真的赔了,为了赶快还债,我只能继续贷款,银行贷不出来就找杜老板,我觉得以咱们鹿家的家底,一定能撑到我赚钱,最后把爷爷奶奶和大伯们的房子赎回来。”

鹿彩霞怒道,“你威胁我们!”

苏软笑道,“小姑这话说的,我这是跟你们说我的打算呢,你们不是都特别关心我的钱嘛,我跟你们说清楚。”

鹿满意冷声道,“要是你们做的不好,到最后堪堪不赔本,也用不着贷款了吧。”

鹿彩霞眼睛闪过一丝亮光,对啊,不给她彻底闹黄不就行了,让她能还上贷款,但也别想赚!

苏软笑道,“还是要贷的,工程那么多,这次没赚到钱就再包一个呗。”她扫过鹿家人,“正好这次吸取了经验教训,下次肯定能赚。”

“反正鹿家的家底足够我包几次工程了,这些可都是我公公牺牲换来的,我用着也不亏心。”

这是把鹿家的路堵的死死的,鹿彩霞黑着脸道,“苏软,你别想的太美,法律上我们可没替你还债的义务,你还能叫黑涩会把我们直接从房子里赶出去不成?那可是犯法的。”

苏软惊讶的看着她,“哇,小姑你竟然懂法律了!就冲着一点,进去一趟还挺好的,恭喜啊。”

鹿彩霞气的手都抖了,“你!”

苏软却笑嘻嘻的道,“法律上你们确实没有替我们还债的义务,但杜老板不是银行,也不是法院,他不管法律只要钱啊。”

“不过你们也尽可以放心,杜老板做的是正经的民间借贷生意,催债的手段都合法合规。”

她看着鹿家人道,“这逼人掏钱的套路,你们应该都很熟悉啊?”

“比如去学校、去单位堵人,我表哥表姐,堂兄弟们都有工作呢吧?鹿家也没多少人,堵的过来的。”

“还有爷爷奶奶。”苏软一拍手道,“我听龙哥说催款的小弟们最喜欢这种在家里催债的方式。”

“不用风里来雨里去的蹲守,就在家里想看电视看电视,想打麻将打麻将,而且一般债主家里什么东西都有,他们也不用人家给做吃的,自己都会做,好酒好烟的都能享受。”

“不过就是有些邋遢,为了防止债主逃跑什么的,厕所都不敢去,一般都是就地解决的,债主家里最好多备几套碗筷,每次吃饭用新的也没事。”

鹿家人脸色更黑了,就像鹿满意之前跟鹿彩霞说的,不打不骂,但这种无赖警察也是没办法的。

说到现在,工程压根不是苏软的软肋,反而成了他们鹿家的把柄,他们不仅不能去搅和,还得给它保驾护航,确保它赚钱才行。

她确实是来警告他们的。

鹿家人一个个憋着气却毫无办法,看着眼前的贷款合同,想想武胜利的下场,他们完全相信苏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哦,对了。”苏软道,“还有一件事,我贷了这么多钱,现在穷的都揭不开锅了,想跟大伯和三叔借点钱。”

鹿满吉和鹿满意都被她的理直气壮惊呆了,异口同声的道,“你说什么?”

“我是说,我要借点钱。”苏软叹了口气道,“您不知道,现在外头的人也不知道我贷了款,还以为我特别有钱,总是来找我借钱。”

“您说亲戚朋友们的上门来找我借钱,我说没钱,他们说我看不起人,我一个新媳妇儿为了以后的日子,多少得借点儿是不是?”

她直直的盯着鹿老爷子笑道,“说起来,这不是爷爷奶奶出的主意吗?”

“还是你们老人家有智慧,知道用钱能尽快的和大家打成一片,现在大家对我可亲热呢,邻里邻居的都处的特别好。”

“放心,我也不多借,有个五六千就行,等那些亲戚朋友们还了钱,我立刻就还给爷爷奶奶。”

这还要转嫁债务,鹿老爷子看着苏软,发现这丫头是一点亏都不吃,他们所有的手段她全都要报复回来。

不过这种时候还要他们拿钱就太搞笑了,“苏软,你欺人太甚,回去好好做你的工程是正经。”

苏软委屈道,“看您说的,我哪儿欺人了?你们总不能看着我们饿死吧。”

“家里又不是没钱,我也不多借,三五千就行了。”

林美香冷笑,“想得挺美,没钱!”

苏软道,“怎么可能没有啊,就我知道的,三叔你去年好想安排了一个关系户顶替了秘书处笔试第一名的那个孩子,理由是什么来着?哦,身高不够,差一厘米?”

“那个,您是收了两万块对吧?”

“大伯也是啊,您去年厂子里换设备不也收了两万三的回扣吗?”

看着众人都变了脸色,苏软笑道,“放心,放心,我不会举报的。”

“举报了我还怎么好意思开口借钱?”

“你们每个人借我三千就行,或者你们今天要是没有的话,我明天请假去你们单位要?”

“龙哥帮我去要也行。”她漫不经心的玩笑,“要是我花不着,大家就都别花了,一家人就应该同甘共苦嘛,对不对?”

完完全全都是鹿家刚刚商量对付她的办法,如果不是苏软确实从外面进来的,他们都要怀疑她藏在家里哪个角落偷听他们说话了。

而现在无奈的人成了他们……

最后苏软心满意足的“借”到了六千,起身准备离开。

鹿家人一个一个黑着脸站在她身后,恨不得一脚将她踢出去。

却见走到门口苏软忽然回头对着鹿满意道,“哦对了,三叔,我还有点正经的事找你。”

鹿满意眉头皱的死紧,“还有什么事?”

苏软笑的意味深长,“放心吧,不会举报你的,我的工程还要靠三叔你保驾护航呢,改天我会去找你的。”

最后晃这钱欢快的朝着鹿老爷子和鹿老太太笑道,“爷爷奶奶再见,我以后会常来的。”

老两口黑着脸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苏软稍微站了站,果然听到里面鹿彩霞撒泼“不行,你们也要借我钱!不然我也去你们单位借!”

苏软微微勾起嘴角,这才对嘛,既然他们这么喜欢勾心斗角,一家人斗个够多好。

她拿着手里的六千块,兴冲冲的想跟鹿鸣琛分享这个好消息,突然想起鹿鸣琛今天一早就去燕市研究生复试了。

苏软看着陡然间空荡荡的屋子,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事情好像真的有点不妙啊……
sitemap